第七节 惨战

上一章:第六节 行差踏错 下一章:第八节 灭神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影郁百思不得其解,带着满心的惊讶环视周遭战场一圈,忍不住开口道:“这是为什么?你们不可能算计到我们会在今天伏击,倘若说这些本是为他所设,你又岂会?你存在至今,唯一接受的男人便是他……”

银璃右手握着波刃剑带起一团狂暴无比,无坚不摧的强劲能量风暴,卷带着无数雪花,掀起脚下数尺厚冰,将之摧成无数片碎屑,朝身前的影郁席卷扑上。含笑摇头着道:“我已说过,这不是你有资格踏入的局,你却偏偏踏入。”

影郁压下心头的疑惑不解,左手迅速拔出腰间雪饮,身形化光,全身覆盖着一层浓郁深红能量,手中长剑离手虚空高速旋转,迎着面前扑飞而至的狂暴能量气劲,幻起一片连绵不绝的剑气,发动雪覆硬生冲入能量巨浪之中。

冰峰高处,一个身着闪动深绿色翡翠铠甲,双手均无执兵器,背负六翼的男护者逐渐楼出那张与黑龙有几分相似的面孔。身侧一名双手握剑的神获者与之并肩而立,注视着正与银璃激烈交战的影郁,不无遗憾的道:“可惜,本以为能与拿剑的血神依郁战上一场,谁知来的竟是分神毁灭神。”

那神获者身旁,一名执法仗的法术系神获者闻言叹息着道:“颠疯大哥,你毕竟曾经亲眼见识过血神本事。我修炼法术至今,一直渴望能与疯神或血神交手一战,却连他们面都未曾见过。岂非更失望?”

那身着神赋翡翠铠的护者黑凤语气平静的道:“据说这分身的战斗力丝毫不亚于血神依郁,你们又何必太过苛求。”

那法术系神获者闻言接话道:“黑凤大哥,这可不对了。分身再厉害终究是分身,我就不认为自己会战胜不了自己的分身。血神依郁既然存在,当然只希望挑战他本身,他的分神再怎么厉害,也只说明本体更加强横而已。”

颠疯闻言接话道:“这话我也赞成,虽然有些不甚理智,但却无法动摇我根本的认知。”

两人正说话间,一名拍着巨大蝶翼的女妖精缓缓飞近,却竟是箭圣乱生。待得飞近,朝颠疯和那名法术系神获者分别略微点头,便算做招呼过了。颠疯礼貌性的开口招呼了横算做回礼,那法术系神获者却是语气恭谨的开口问好,显非是狂妄之辈,对于成名比之自己更早且具备真正实力的前辈,有着基本的尊重。

“影幽在四千米外,该已准备出手了。由我领两名夺者,再带小敏过去对付她吧!”

黑凤语气平静的回答道:“万全起见,多带一两名夺者。她的种族灭绝太过厉害,你这一去绝不能失败,否则我们这里再没有人能在对抗种族灭绝箭网的杀伤。”

箭圣否决道:“便是再带十个八个高阶级夺者,想要远距离射杀她也绝无可能。这种距离要在她种族灭绝箭网下靠近,哪怕多带一人我也无力照顾其安全,只是白白送命的半途罢了。”

黑凤不再坚持,点头道:“既然如此,一切你自行决定。毕竟对于箭道的认识,我们根本不能与你相较。”

颠疯沉声开口道:“小心,这场战斗的胜负你可谓是关键。”

箭圣冷着脸道:“像你们所说,尽管幽幽箭技确实超越了我,但如果连她的分体都无法战胜,我也不配为其师了。”

箭圣说罢,自顾飞移离去,黑凤目送箭圣离开后,沉声道:“动手吧,毕竟是血神的分体,想要留下也非简单之事。”

颠疯点头应着,双手拔出腰间神赋破坏者剑,拍动背后六翼疾朝谷地中央激战中心飞坠。

黑凤紧握着的双拳高举,一声低喝,直径足达两百米的圆球体能量力场,瞬间形成,将激战中的影郁以及周遭空气陆地上的放逐者亚神们尽数笼罩其中。黑凤身侧的那法术师高举手中启雅法仗,口中快速念动着咒文。

飞近激战中两人的颠疯一声轻喝,以其身体为中心,朝周遭疯狂扩散出直径与黑凤相差无几的能量力场,同时发动冲锋特技,连人带剑化光朝下方的影郁俯冲攻上。

银璃早已变作双手握剑,身形始终笼罩在狂暴内劲形成的旋涡能量中央,紧握的神赋波刃剑所释放的内劲与其说是剑气,倒不如说是法术。为何这般说呢?剑身持续不断的暴射出一道道白亮内劲光柱,其中蕴涵的剑气重重叠叠的紧密相挨,每每与影郁轰出的雪覆能量剑劲相撞时,单独一道与其破坏力极可怕的能量相接的剑气顿时被消弭。

然而,瞬间又有无数道连绵剑气紧随攻上,红亮的雪覆剑气,瞬间遭遇到无数连绵气劲的攻击,能量高速耗尽,最后弥散。因此,两人的持续交手情形,乍一看来,是一道连绵射出的光柱,与成片的红色如雪花般的星芒气劲不断冲撞,继而消散,再现,如此不断重复上演。

颠疯俯冲攻至的同时,黑凤那特殊的能量力场所附带的强劲吸附力道,让全未曾见识过的影郁身形不由自主的朝前拉移动大半步,方才重新稳住身形,与之同时,另一股能量力场形成的交错冲撞撕裂性能量,如同无数道可撕裂一切的剑气般,冲击得影郁护体内劲剧烈波动,仿佛随时都会被这连绵气劲撕出缺口,继而被吸切割成无数段般。

颠疯那强劲,一往无前的高速挥砍攻击,同时逼至。

影郁无法以身体去硬生承受颠疯这一击,反击银璃的剑气不由放缓,身形快速挪移闪动,在颠疯幻起的一片剑影中穿梭,左手同时聚功朝之胸口抓将过去。覆盖着深红能量层的那只左手,浑然无视颠疯匆忙中的回剑砍击,竟硬生将颠疯砍中的右剑硬生震荡开至一侧。

下一个瞬间,颠疯胸口一阵剧痛,已被影郁那只无惧刀剑的左手硬生抓穿神获者厚铠,左胸心脏位置一阵剧痛,同时听见一阵轻微的爆裂声响。已知心脏竟被活生生抓爆开来,当即急挥手中双剑,同时抽身朝后急撤。

眼见颠疯遭遇陷入困境,银璃狂摧气劲,剑气以更高速的形态朝之涌出,影郁不得不放弃摧毁颠疯的念头,迎击暴增的压力。

获得喘息机会的颠疯碎裂的心脏快速愈合重生,原本被开了个血洞的胸口,眨眼便已恢复如初。再度扬剑发起疯狂进攻,却已不再过分靠近,全以能量制造剑气维持着两个破坏剑的距离,施以隔空打击。

如此一来尽管对影郁产生的压力要轻得极多,却也不致再让影郁得手陷入万劫不复的被毁灭境地。颠疯心下暗赞,即使是不再能使用血神洗礼,血神依郁始终是血神依郁,一个分体竟然已强横至此,心下不禁担忧,倘若军团长战神黑龙不能即使赶至,是否真能将之留下。

黑凤的能量力场尽管对毁灭真神存在些影响,但力场的吸附之力显然远不及其抵抗力,远不以让之身法动作崩溃,仍旧处于完全自我控制状态。这情形,黑凤也看出来,当即拍动六翼,急飞靠近,意欲加入战圈。

对于黑凤的能量力场影郁尽管十分陌生,但对于黑凤的过人能力却毫不陌生,是一个打不得,又不能让之靠近的异类存在。影郁实在不想在这种处境下,不但要对抗银璃的攻击,还要不时回避应付颠疯的剑,再多出一个攻击难以杀死,能制造出与自身出手速度一般无二剑气具备反弹能力的怪物,倘若不对其攻击吧,对方亦会试图以擒拿术限制自身动作。

影郁当机立断,将意识持续积蓄的能量尽数聚集于手中雪饮,一声轻喝,施展出剑式白耀。

只见周遭空间内,冰峰塌碎,雪花与气流被旋涡式能量带动,形成冰雪组成的能量场,大方身处其内的战神大陆亚神,铠甲,皮肤,毛发无不迅速结起一层冰霜,继而化冰,再过的瞬间,程度不等的被一层厚冰完全包裹在内。

便是颠疯,亦因为身体和铠甲上的冰层影响的举步维艰,勉强挣碎的冰屑,瞬间又被范围内无处不在的飞舞冰雪填补,再度化冰。

身处半空中的黑凤,更是整个被冻结成一块巨冰,径直朝地面急速坠落,一旦着地,遭受到能量冲击,必然会因被冰封的关系,碎裂成许多块,原本的自我愈合能力怕也根本无法发挥,过的片刻,随着意识和身体的非稳定状态,必然导致能量持续大量的耗损。

唯毁灭而已。

黑凤如此,其它战神大陆的亚神们无不如此。

这是白耀借助带动周遭气候形成的可怕范围性杀伤能力。然而,却也只是理论情况下,受招者并非不懂自我解救的死物,亦并非所有范围内的亚神全对此招无抵抗之力。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六节 行差踏错 下一章:第八节 灭神箭
热门: 怦然为你 大耍儿之西城风云 异域深眠 校园全能高手 时光之轮1·世界之眼·下 房产大玩家 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反派魔尊 只差一个谎言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在下天道,没啥卵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