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行差踏错

上一章:第五节 引龙出穴 下一章:第七节 惨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如果当年战死的那个其实是被灌输银璃几乎完全记忆的银迷,银圣神才是真正的银璃的话,从一开始就被调包了,那么所做的一切都只是针对你的一个尝试,银迷就是实验者,她等若是代替银璃战斗了那么久,代替她步入了原本不可避免的灭亡。

这一切,根本是为对付你布的局。战神黑龙很看得起你,银璃留下的唯一不是破绽的破绽,是要跟你赌第二次。从成为银圣神就开始的部署,到现在仍旧耐心的等待你踏入。”

红魅说罢,定定注视着依郁半响不语,后者自顾抽着燃烟,直到燃至尽头,方才微笑道:“我也知道。但是就因为都知道,才更要去。但是,我为什么非要在九月十三那天去?没有理由,我可以在九月十四,或是九月十五才到达。”

红魅闻言,略作思索后,笑了。

“如果银迷能变成一个完全的银璃,那么影郁也能变成一个完全的依郁,如果你一定会去,那影郁也必然会去。你说,影郁到时候还能活着逃脱吗?”

依郁轻笑反问着道:“既然战神黑龙和银璃这么看得起我,你认为如此漫长的筹划之会允许失败吗?”

红魅伸展个懒腰,靠进依郁怀里,懒懒答道:“不会。影郁是你,却也不是你。他再如何懂自己,也没有你的记忆,他根本无法整理出足够的信息,无法更准确定位所面对的‘故人’!”

“影郁不是没有弱点的,身为分体,身为复制体注定他有一个不可弥补的弱点,那便是超越我,他自己才能是唯一。我如果被别人所毁灭,他永远只能是个复制体,他的将会永远残缺。”

红魅闻言,又道:“他们会否想到去的会是影郁呢?”

依郁失笑道:“当然想得到,但是即使如此,即使明知道影郁会赶在我之前到达,他们也不得不发动。影郁不是去与银璃约会倾诉相思的,是去杀人……”

风雪弥漫的冰封大陆峰群,一行身着放逐者披袍打扮的人顶着酷寒,不急不慢的赶路前行。

其中一名男子,突然加快脚步行至带头者身侧并肩而立,凑近其耳旁压低声音,语气不无担忧的道:“父神,总是觉得此行有些古怪。看圣仙剑与银璃的过去,怎都觉得其中有些不对劲,尽管说不出来个所以然,但就是有不好的预感。破坏王那干人尽管给予的情报与别处调查的许多零拼事件几无出入,可是,他们本向着圣仙剑,怎会如此配合?”

影郁语气轻淡的反问道:“你认为可以不去吗?”

地暗沉默片刻,点头道:“父神,我明白了。”

影郁又沉声着道:“其实,父神也有不妙预感。但既无理由去推翻,如果因为预感而做出决定,如何算是领导者存在?又如何超越自我。”

地暗点头轻道明白。确实如此,不能因为莫名的预感到不妥便不去做原本该做的事情,也不能因为预感到极好而毫无理智的往敌人神城冲却认为必定能摧毁对方。哪怕这预感可能成为真实,始终不能代替主导理智和行动。

影郁沉默领路前行,心下沉吟半响,终究轻声招呼地暗靠近些许,左手将一枚黑色能量圆球和一枚真神印记迅速拍入后者额头眉心,轻声道:“死亡神大陆本就打算交于你接管,予你大展手脚的环境和机会,现今不过提前给予你罢了。”

地暗微愣,心下终于明白,父神的不妙预感其实比之自己更强烈。忙轻声道:“父神请放心!”

影郁也不接话,高声道:“众人各自按预定安排埋伏,神之波动一旦开启,立即动手。”

一众亚神纷纷领命散去。

地暗和小昏领着大队亚神,正行间,尸王突然凭空而现,出现在两人面前,将两点能量意识球分别塞放至两人手中,动作奇快无比,让后方一众亚神无一察觉。

“放入额间眉心,你们真正的记忆,以及你们追求的更强大力量全部都将得到,至于如何处之,由你们自己决定,但身为魔神王之后的你们,我相信那决定绝不会所有魔神族失望。”

尸王说罢这话,全不理会地暗和天昏的愕然,闪身消失复又离去。披袍下的那张美丽脸庞,满是笑意。倘若没有意外,银迷必定手到擒来。然而,当完成这一切,以为终于一统天地成为唯一真神王时的影郁,将会面对一种与自己同样的悲哀,被自己亲手培养的强者打败,或者选择降服,或者被毁灭……

原本尸王是不愿这般早将地暗和天昏的真实的记忆交付出去的,原本该等到两人各杀死或降服一名培育者之后,但如今等不得了,倘若此时再不让两人真正认识自身,此时不让两人赶往东海吸纳为他们留存的魔神王力量,待得影郁成为真神王,一切就晚了。

影郁行至那片群峰环抱的积雪平谷中时,一个满头银发,有着七彩色瞳孔的女妖精,已是在了。

当影郁行近之时,那女人含笑转身,轻声开口着道:“今年你来的比以往早了些,我总以为你终将有一天不会再来这里,每至临近九月十三时,总以为你便再也不会来了。”

影郁唏嘘长叹,渐渐行至女妖精面前,伸出左手,开口着道:“思念的折磨让我别无选择,银璃,让我握握你的手。”

那女妖精含笑摇头着道:“不能,要就拥抱我。只要握上我的手么?难道,你对我的思念已经随着时日的递增逐渐变淡了么?”

影郁语气诚恳的道:“何来此事?对你的思念不曾有一天减淡。”

说着,双手环上银璃的芊芊细腰,三指同时运劲,便欲发动,胸口却已先遭遇一股奇强巨力冲震,原本提聚的内力顿时泄去。影郁暗道不妙,迅速施展着短距离空间闪移,硬生切断遭遇攻击同时受到的吸扯之力,退避闪移至五步开外。

影郁胸前的披袍,碎裂了一大片,胸口的剧烈痛楚分明表示着胸口肋骨已被这一击轰碎数根,体内遭遇的内劲侵袭尽管已悉数化去,但直接重创右臂经脉的能量仍旧导致整条右臂抬举艰难。

“为什么?”

银璃含笑道:“你既然不是依郁,我又怎能让你拥抱?”

“我不明白。”影郁不明白方才的对话中到底露出什么破绽,本是不存在破绽的开场白,更无丝毫提及往事的对白,银璃怎可能如此迅速判断出面前的人真实身份?

银璃手中瞬间多出柄剑,极短的神赋波刃剑,闻言轻声着道:“分体终究是分体,你能辨别他的一切,便是动作步姿语气意识波动均能学的全无破绽,但你并非他,你根本不懂他,更不懂他的过去。我实在很不希望在这种地方遭遇到你,这本是充满不可替代回忆之地。”

影郁语气轻淡的道:“实在出人意料,原本以为即使是面对红魅,一时半会也不可能被辩识身份,却没想到在你面前瞒不过几个瞬间。”

银璃右手高举手中波刃,积蓄的内劲能量以旋转气流形式以极缓慢的速度朝外扩散,口中轻声道:“你不该来这里,这根本不是你够资格参入的局。你不该来这里,这片对我而言的圣地寄存无关的灵魂根本是亵渎。”

影郁轻声着道:“胜负未分。”

平谷地周遭,两色能量光幕几乎不分先后闪动,继而现出密密麻麻的大批人群,总数约两千六百许。其中近半为战神大陆背负六翼的护者,与者,或者,异者,更有四十余名神获者搀杂其中。

余下即为影郁带领而至的毁灭神大陆的亚神,其中除却三十余毁灭法术师和十数毁灭与者外,尽为放逐者。为对付银璃,所做的准备中,毁灭武士作用几乎全无,凭银璃的移动速度和战斗力,惟独放逐者的快方能对其具备强大威胁性。此刻,却成了致命错误。

现身的双方人马,纷纷高飞占据有利位置的同时,战神大陆的护者们纷纷发动冲锋特技,冲击着就近试图结队结阵的放逐者亚神阵形,这批实力强大的护者,无不活力属性过人,浑然无视放逐者们对自身的攻击,遭受到的非过度密集和高度集中连续的攻击,无需与者们的法术释放,便已快速进行着自我复员。

毁灭神一众亚神无不心惊胆颤,大凡战斗经验丰富的放逐者。无不知道,若小团队的战斗,放逐者凭其过人速度,除非面对能使用强大能量力场的佼佼护者,否则便是对方能量出众的强大也根本不存在多少还击之力。

但是,在规模战斗中,自我恢复能力极强且具有强大冲锋突击能力的高阶级护者产生的杀伤,绝非放逐者可比。倘若没有体形极高大,天生奇重身覆厚铠的毁灭武士以身体承载这些冲击,放逐者人马只有败逃一途。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五节 引龙出穴 下一章:第七节 惨战
热门: 饥饿游戏3:嘲笑鸟 魔尊为何如此妖艳 雪地上的女尸 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 银河之心·逐影追光 在逃生游戏中恃美行凶 和氏璧 就想和他谈个恋爱[娱乐圈] 豪气歇 七宗罪11:消尸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