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引龙出穴

上一章:第四节 抢婚 下一章:第六节 行差踏错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屠神疯幽和尸王的盛大婚礼,最后终于还是圆满完成。这之后,引发了一场空前浩大的女性与女性申请结婚仪式热潮。原本不爱公开的事情,如今对于许多女妖精和女人类而言,成为一种骄傲,可挂着得意四处公然宣扬的骄傲。

这场空前的奇特结婚仪式,对于各真神追随者而言,是件大事,轰动的值得说道的大事。但对于真神而言,让人关注的却非结婚仪式问题本身如何,而是,毁灭真神又多拥有了怎样的力量。

勿说是放逐者,便是毁灭神大陆最智慧最低下的怪物,倘若能以毁灭神语与之交谈,询问它,下一个遭遇攻击的真神城是哪座。也必然会回答说:战神城!

是的,没有人不知道,死亡神城既已收归,既属联盟的杀神,银圣神,毁灭神马上便会展开对战神大陆的疯狂进攻。伟大的毁灭神,放逐者中最了不起的领导者圣仙剑的分身影郁,必定将创造一个神话,统一大陆,展开圣战。

没有人认为战神大陆能以一敌四,包括战神大陆的勇者们亦不相信能在如此严重实力比下,获得胜利。

前所未有的紧张氛围,笼罩整个战神大陆。

没有信心胜利,并不表示认为会失败。战神大陆长年积累的人力资源岂是寻常可比,高效用的职业划分,职业之间高度密切成熟的配合,等等,这些优势绝非其它任何真神城所能比拟。大凡对战神大陆有较深了解者,都不怀疑,在规模战斗中,战斗力最惊人的真神追随者,必是战神追随者无疑。

“如果靠硬攻,凭战神城深厚的基础,没有两百年根本耗不尽神城能量。”

听得影郁做出如此断言,地暗首先接话道:“父神。与其这样不如设计战神真神,一旦将之引出神城便有机会进行伏击,毁灭他夺得战神真神印记岂不是更省时间和精力?”

这让许多人认为是废话,谁都能想到。然而战神怎会岂是轻易可设计?欲让之离开战神城外出,必须一个诱饵,大凡知悉其人者,无不知道这是个没有弱点的神,唯一的弱点银璃,在多年前已经灭亡。

影郁面无表情的道:“暗,你有办法?”

地暗自信满满的道:“回禀父神,确实有。”

一众亚神等无不诧异投以注视,便是尸王亦露出感兴趣的神态,但与其它人不同的却是,注视的目光中搀杂着些让别人无法理解的异色。

“战神爱慕银璃多年而不可得,如今银璃早已死在父神和母神手中。看似此妖精的灭亡让黑龙变的再无破绽,但我却不这么认为。任何人都是有弱点的,便是连强大无比的父神因母神的缘故,每每望着天昏时,目光中亦总透着唏嘘。更何况是旁人?与银璃似极的银迷便是破绽!

战神黑龙已经失去银璃,内心对于银迷的安危和重视就是弱点。欲设计战神,必先取银迷,一旦能将银迷掌握在手,想要引龙出穴绝非难题。”

影郁闻言语气平淡的道:“银迷看似易取,实际上非常困难。其实力本就过人,当年与魅若非出其不意,在银璃有心防备下,也绝难得手。那之后战神秘密派遣为数百余高阶级护者和夺者亚神前往银圣殿,装扮成放逐者时刻不离其左右。如何得手?”

圣剑此时接话道:“地暗和小昏为帮助伟大的毁灭真神,早已对银迷的消息进行观察打探。如今整理出不少消息,每年的九月十三至九月十五,银迷总会独身潜出银圣城,赶赴冰封大陆某片区域,具体地点目前不得而知,跟踪之人能力有限。在这期间,就是神殿内的那些护者和夺者亚神亦寻不着其踪迹。”

地暗洋溢着自信笑容,接话道:“连战神黑龙都存在弱点,更莫说银迷。尽管根据目前所知无法知晓为何会有这般古怪现象,但根据调查,战神黑龙每年那几天均未曾离开过神城。因此该可确定,银迷有些属于自己的秘密,于每年那时候都赶赴该地,只需要我们动用实力足够之人加以跟踪掌握其前往的准确之地又不被其察觉,将之擒获绝非难事。”

一众人闻言无不沸腾,倘若真如地暗所说,岂非得来全不费工夫?

影郁沉声问着道:“此现象持续多久了?”

地暗连忙答道:“从其成为银圣神开始就已经如此。父神,我已经调查的十分清楚,这绝非在近期内故意为引诱别人上当而故意留下的破绽。消息获得渠道也并非寻常途径,准确说来自一名妖精。”

许多人心下顿明地暗所指的消息渠道,必定是通过精神意识功法从某名在银圣城内具备非同一般地位的女妖精身上获得,当下对其道出的主意增添数分信心。

影郁眉头轻皱,心知地暗绝非为表现而故意夸大事实,对这种事情因急功近利而缩小潜伏危机的人,既然这么说,那么必然具有足够把握。但影郁仍旧不解,银迷忠诚于战神黑龙人所皆知,结婚仪式的主导权自然是掌握在战神黑龙手中,便是银迷刻意为之,亦不可能瞒过战神精神意识的探查。以战神对其的重视,岂会不派人前往加以保护?

银迷这般,偏偏战神黑龙又对此全无动作,这又是何必?

影郁沉默独思,其它人却是炸开了。议论纷纷,有的仍旧对于消息真实性提出质疑,有的则认为这是大好良机,只有少数人维持着沉默。这部分人中,许多人心思与影郁一般无二,银迷这般多余的举动是为何?

议论的人群中不知谁突然暴出句“我看那战神也没什么了不起,过去银璃死在伟大毁灭神剑下,也不见他为之做点什么,还不是无能的沉默?”

顿时有人笑着接话道:“战神黑龙又非傻瓜,银璃明明倾心于伟大的原毁灭神,死都死了,难道还为之行不理智之事?”

“银迷行动这般古怪,莫不是也倾心于他人,每年那时候都前往与之相会吧?哈哈……”

“绝不可能,银迷对邪恶战神的忠诚之心谁人不知?况且又岂能瞒过掌握结婚仪式主导权的邪恶战神意识探查?”

……

正沉思着的影郁听得这些杂七杂八的议论声响,顿时沉起脸,瞳孔猛缩,高声着道:“肃静。有谁知道银璃与圣仙剑过去的事情?”

一众人面面相窥,最后有人小声开口道:“伟大的毁灭神,便是去战神大陆调查也难以获得充分信息,那时期能知晓其中详要的人如今无不身居高位或是成神战死灭亡,这种事情怕只有破坏王和屠神他们才可能知晓。”

地暗当即接话道:“父神,尽管不明白为何要调查一个已经灭亡的存在。但此事请交给我和小昏处理,不出十日,必能将其中详细信息尽数收集齐备!”

“好,就交给你们办。切记,不可通用非常手段触犯忠心耿耿的破坏王。”

“是!”

……

待得众亚神陆续散离,殿堂中仅剩毁灭真神和尸王时,影郁才道:“尸王神使,能否从屠神口中获取些许有用信息?”

尸王沉吟半响,轻声道:“不能。没有人能从幽幽嘴里撬出任何消息,你是否怀疑……”

影郁单手微抬打断着道:“待有更多信息后再说吧,如今只是一个荒谬的设想,谈之无用。”

尸王闻言轻笑出声道:“此话倒也有理。实在荒谬之极,我却是好奇,你的本体是否知道此事呢?”

影郁面色一沉,尸王每每在私下之事,总以本体代替圣仙剑之名,其用意自然分明。“多此一举,当年我诞生之时所说之事,现在已成事实。天地间最终不存在我的本体,一样会成为事实。不过你很幸运,若不是屠神,你每日都将如卑贱的仆从般服侍于我左右。”

尸王轻声冷哼着自顾离去,待得离开神殿后,轻声自语着道:“很快你会体会到同样的悲哀……”

“又快到九月十三了,今年你会去吗?”依偎在依郁怀里的红魅微仰着脸,懒懒询问道。

“去,为什么不去?”

红魅伸展着双臂,轻声着道:“当年银璃败亡时战神黑龙什么也没有做,幻迷什么也没有做,疯神本该出手的。”

“我知道。”

红魅继续着道:“如果有一个人精神意识修为强大到能引导银迷,给她灌输一份完全的新记忆,让她自己都认为自己是银璃,我相信在当时只有疯神才能办到,即便是尸王也没有如此可怕的精神意识修为。”

“我也知道。”依郁随手点上支燃烟,微笑着道。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四节 抢婚 下一章:第六节 行差踏错
热门: 老攻小我十二岁 燃烧的法庭 我在西幻开商场 刀尖:刀之阴面 腹黑和腹黑的终极对决 银河之心·天垂日暮 黑暗塔7:黑暗塔 五大贼王2:火门三关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