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就这么办

上一章:第二节 悲哀 下一章:第四节 抢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很难过?”

幽幽语气冷淡的道:“练不了弓。一想起,双手发抖。”

“还用问我?控制不了就做。”依郁说着轻描淡写,幽幽却脱口道:“她是女人啊!”

“反正性冷淡也是不正常,喜欢同性也是不正常。没多少区别,就为这事跑这么远来找我,你都没救了。再不然就去死吧,死了后就不用难受也不用犹豫挣扎。你自己挑,不正常的活着和就因此灭亡。”

幽幽沉默片刻后,开口道:“我想在这里呆段时间。”

依郁失笑道:“行。回头让红魅替你收拾整理间屋子。”

“就住这里。”幽幽语气冷淡的道,仿佛没明白过来似的,依郁微笑道:“你住这里我跟红魅怎么办?”

幽幽面露不解之色,见红魅一脸不自然的神色,却又明白过来,语气冷淡的道:“有什么关系。以前在神殿都看习惯了。”听着这话,红魅的脸顿时红了,这些年,大概是受到放逐者们的影响,脸皮早就变薄了太多。

“倒也是。随你吧。”

“我去替幽幽准备些酒水。”红魅说着,匆匆推门而出,逃了。

“她干嘛?”幽幽不解道,依郁耸耸肩,“大概发神经吧。”

“哦。”

……

“毁灭真神,决战,定胜负。”

身在毁灭神殿内的影郁突然收到杀神以神之意识传递而至的信息时,并没有吃惊。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唯一为放逐者而成神的魅惑,眼下根本别无选择,唯一可能挽救的方式,便是约斗。

况且,如此一来也能避免在日后内战中放逐者之间的大规模自相残杀,如果始终是败,不若以自己作为筹码,去赌那未知的胜负。影郁并没有犹豫是否接受这邀战,这是值得接受和理当接受的挑战,节约大量时间的事情,当然是好的。

但毁灭神影郁,并不希望非到决战不可的地步,一是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二是,这不该是最好的解决途径。

“杀神。我虽是他,但也不是他。即使是原本一样的个体,但彼此都是独立的自己,不可能一样。我并没有立场,没有所谓为放逐者的立场,也没有所谓为辛德文明的立场,更没有他那种立场。因为这样,无论战立在什么立场,对我而言,都可以,都能变作真实。如果你愿降,在打败战神后,我愿意为放逐者圣战倾尽全力。”

影郁的话杀神魅惑陷入沉默。

“我不必拖延时间也亦无需如此。待你作出决定后再说吧,虽非如你般拥有热切真诚的心,但如果能为放逐者带来同样的结果,为何不可?你虽强大,但若作为肩负放逐者未来的承载者,非你所长亦非你所能做到。放逐者只有两个希望可期盼,你和我。”

毁灭真神最后的说辞,终于让魅惑脸上写满悲哀。

堂堂人类文明,竟然没有一个能在此时力挽狂澜领导者。耗费多少人力财力精力和时间才好不容易成功建立的两座神城,竟然因为分裂,内讧,阴谋者的煽动,落得如今三分的局面,真正为圣战坚持着的过去正义神城,如今杀神城所拥有的放逐者战力和数量反到不如旁的。

这怎不是莫大悲哀?到底还有多少人记得过去建立神城的初衷,到底还有多少人记得当初的信誓旦旦,还记得过去在寄存之地,放逐者们无家可归被排斥于神城之外的流浪?

平日无不机智骄傲的放逐者,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寻不着一个有能力肩负的人?为什么在如此短的时期内分裂成一盘散沙,过去的团结去了哪里,过去的坚持去了哪里?

真诚和热情总是不够的,虚伪和引导总是更有效。面对残酷的生存种种所需,再神圣伟大的目标也能变的不外如是。魅惑觉得过去确实错怪正义刀了,曾经认为正义刀变了,变的太多,沉浸与肉欲,如破邪刀般开始学着使用种种手段,对待追随的同伴亦不像当初那般真诚。

若非如此,当年又岂会避而远之,孤身躲回极北大陆埋头修炼呢?魅惑本以为倘若由自己来做,会更好。这些年,身边的亲信有多少?若论对神城事务执行的凝聚力和实际效用,反倒远不及当年正义刀在位之时。格格不入,对于大多数放逐者亚神或是追随者而言,杀神与他们格格不入。

诱惑此时轻声开口着道:“不应该放弃,更不能放弃。未必没有胜算,即使不战我们的未来也未必昏暗无光。”

“作为领导者,我所能展现的能力,你看得到。”

诱惑轻声鼓励着道:“你有资质,过人的资质。只要愿意,能学习,任何事情都可以学习,你一定能做的比任何人都更好!我从不怀疑。”

杀神摇头,轻声着道:“不的。我只适合当一个强大的武者,有太多的固执不愿放下非要坚持着。即使明明知道作为领导者应该放下些什么,却也不愿意,固执的仍旧坚持,我是无法成为一个优秀领导者的。”

杀神说着,顿了顿,不待诱惑劝说又道:“我已经决定了,降服。”

“不!”诱惑喝阻出声,杀神却再不作任何回应。

‘我实在不愿意让你灭亡,但如今却不得不判定你是颗失败的种子……而我对你却是有着别样不舍情感的啊……’

诱惑颓然坐倒,痛苦的闭上双眼,第一次为理智上必须去做的决定而感到痛苦不堪。

“我已决定。战神败亡之日,便是我归降奉上杀神印记之时。”

杀神的最后决定,让影郁那面无表情的脸上,增添了一抹微笑。

……

红魅这日归返时,抱着一床新被,是替幽幽准备的。过去幽幽从不睡觉,如今虽然也不睡,但每天便是抱腿屈坐在床塌上,除却吃饭喝水,哪里都不去。如今的天候颇冷,若是不多准备床被子,有些时候,幽幽便只能独坐挨冻了。

“听说了些有趣事儿。”红魅脸上挂着抹笑容,说着这话时,目光瞟向沉默发呆着的幽幽。

盘膝打坐闭目修炼着的依郁闻言轻声道:“跟尸王有关吧?”

幽幽那对无精打采的眼睛,这才微微转动,落至红魅身上。

“是的。尸王蓄意宣扬着,闹的人人都知道在他奉送真神印记之日,将会同时与毁灭真神举行结婚仪式。多有趣儿,堂堂尸王竟然因为幽幽还如同许多放逐者般耍这种小心眼儿。”

红魅说着,自个忍不住轻笑了出声。幽幽语气冷淡的道:“她有病。”

红魅接话着道:“就算是好了。那你去不去阻止称她心意呢?一旦真的举行结婚仪式了,你想要对她怎么样,却也不行了。主导权一定是被影郁掌握着的。”

“无聊。”

依郁轻笑着道:“幽幽,你已经很久没法练箭了。”

幽幽继续沉默,片刻后又突然道:“你说,我该怎么办?”

“就这么办啊。她既然闹腾开了,称称她心意不就结了。影郁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跟你们两较劲的。回头我们两先解除结婚仪式吧,对了,到时候你得告诉尸王,贡献给众神之殿的解除仪式耗费,她得全部承担。”

“什么啊。”

依郁不甚耐烦的道:“死女人你也太麻烦了吧。迟早你不都还得去,拖着干嘛?你烦,我也烦,大家都烦。快滚,拿上你的弓。”

幽幽一动不动,片刻后轻声着道:“她要又发神经病没事找事怎么办?”

“拿弓射她啊!你怎么这么笨?”依郁气恼回答着道。

“哦。那我走了。”幽幽说着,抓起启雅神弓,就那么穿窗而处,飞远了去。

红魅颇有些郁郁的望着添置的新被,轻声着道:“我还道她起码会多留十来天的,否则就不买了。”末了又道:“尸王那样的人竟会对幽幽爱使小性子,幽幽怕是有得烦了。”

依郁重舒口气,缓缓收功,轻笑道:“不会。我已经较了她,发神经就拿箭射。”

红魅皱眉道:“你这不是害她吗?幽幽抓起弓就没换了个人,可不懂得掌握劲道,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大不了把尸王给灭了。一了百了,她也不用烦。反正就算我不较,就尸王这么爱折腾,早晚也得朝她发箭。你以为幽幽为什么决定过去?要不是影响练箭了,你看幽幽理她不!谁挡着她修炼,她就得灭谁。理她了还烦的话,你说幽幽灭不灭她?”

红魅思索片刻点头道:“我明白了。但你恐怕是担心幽幽以后反被尸王给压制着了吧?”

“那当然,幽幽的弓再加上个尸王那种近强大战斗力的变态,要是哪天冲我来,还打个屁啊!只有当靶子挨射的份。”依郁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却让红魅颇感不以为然。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节 悲哀 下一章:第四节 抢婚
热门: 血与火的赞歌 十宗罪5 七剑下天山 斗破苍穹 终极教师 荷兰鞋之谜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2:海神之子 虚拟歌姬的战斗 帝王的东北宠妃[穿书] 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