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悲哀

上一章:第一节 神之战 下一章:第三节 就这么办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尸王闻得幽幽此话,缓缓伸出左手,一把将幽幽拉近,双手紧紧将之抱在怀里,随即痛哭出声,泛滥的泪水,涌出,顺着美丽的脸庞流淌。

这不可思议的场面,并没有触动幽幽那颗仿佛永远冰冷的心,仍旧语气冷淡的询问着道:“你降服吗?”

你降服他吗?

降服一个亲手制造出来的工具吗?

尸王仍旧没有回答,只是一味的痛哭,如同一个受了莫大委屈的孩童般,只能通过泪水宣泄内心的委屈。幽幽伸出右手,轻抚着尸王那张美丽的面孔,片刻后,语气颇不耐烦的道:“哭什么啊?”

复又恢复冷淡,语气无波的道:“你很了不起啊。神王也不能力制造出一个比自己更强大的存在,但是你做到了。”

尸王愕然抬头,朦胧的泪眼紧紧注视着幽幽,半响,轻声着道:“你是在关心我吗?”幽幽闻言迅速收回原本抚摸着尸王脸庞的手,别过脸,冷冷着道:“神经病。”

复又补充着道:“是事实啊。”

尸王猛然发力,硬将幽幽的脸扭过面对自己,凝视着幽幽那对冷淡的眼睛,不甘心的追问道:“你是不是关心我?你刚才抚摸我脸庞的手明明在颤抖,你的手非常稳,从来不会抖,刚才你的情绪一定发生剧烈波动,是不是?”

幽幽一把挣脱尸王的紧拥,面无表情的道:“神经病。要发疯自己一边呆着去,我要练箭了。”

尸王哪肯就此甘休?一路追着幽幽不断追问,直到幽幽最后对其张弓举箭,才终于暂时做罢,临走却仍旧丢将句:“我知道肯定是!但是你无法接受自己对我生出这种情绪,让你觉得自己非常不正常是不是?我不逼你,总有一天你会自己承认!”

尸王说罢,自顾转身离去,不片刻后又折回,轻笑着道:“如果用人类和妖精的话来说,我是一个拥有人类外形,却不具备生理欲望的‘女人’,叫做性冷淡?”

回答尸王的,是一支翠绿色的快箭,却没有射中目标,尸王迅速的,及时的,先一步的缩回探出的脸,再没有折返。

是日,幽幽突然离开了死亡神大陆。尸王并没有使用契约将幽幽毁灭,幽幽的离开不仅没有导致尸王不快,反而让尸王一反常态的脸上每天洋溢着让人无法理解的笑容。

不久之后,尸王公然宣称,将于两月后亲自赶赴毁灭神城,降服追随侍奉于毁灭真神,死亡神印记将在同时双手奉送。

这一消息的传出,让杀神当即单指轻点额头眉心,痛苦的闭上双眼。

依郁却为这则消息,露出笑容。一切比想象中来的更快,影郁的手段也比许多人预想得更狠厉直接。毁灭真神,拥有一个捣得各真神大陆不得安宁的死亡神尸王,那等于什么?

更别说同时拥有死亡神大陆的所有战力,所有的王等等……

银幻区近些日气候变的颇为冷寒,一连数日天空均飘扬着雪花。红魅轻手将一颗宝石投进魔法生热炉中,补充着热炉所需要的能量。因为开着窗户的缘故,能量消耗的尤其快速,正常而言,一颗宝石原本是能供给七至十三日能量的。

但为了看雪,只能如此。况且宝石,两人并不在意。

“他下一步会做何打算呢?”红魅轻声开口询问着道,依郁微笑道:“如果换了你是银迷或魅惑,你能怎么办?”

“杀了他。”

是的,杀死毁灭真神。这可说是目前反败为胜的办法,倘若什么也不做,同样打着为放逐者圣战旗号的毁灭真神,理所当然的继续与杀神和银圣城维持着同盟关系,共同打击剩下的唯一放逐者敌人战神。

战神败亡之后呢?面对的便是圣战,圣战需要统一,统一只能有一主导,其它真神,都必须为圣战放弃贡献上自身的真神印记。做,是影郁的,不做,那便是展开放逐者之间的内战,拥有三座神城资源和战斗力量的毁灭真神,便是浑然不顾耗损的硬拼能量耗损,也不是底子本就薄弱许多的杀神和银圣神所能对抗。

唯一对抗的办法,那便是如今三神城联合共抗毁灭真神。但这不可能,放逐者与辛德文明之间的不可调和矛盾,注定这不可能。倘若杀神和银圣神强行为之,那结果便是尚未开战,已经落入必败之局。

除却将之杀死外,尚有何办法?

始料不及,仅仅因为幻影落败,对毁灭真神影郁和四神军团的背叛恨之入骨的尸王竟会选择降服追随侍奉毁灭真神,竟会选择献上在多少年前一直渴望而为能得到的真神印记和神城。

不可思议。

“一切的平衡,在一个意外之变后,竟让真神们陷入绝望。”

“多方因素的影响而已。”依郁轻声接话着道,红魅却似没听到般神情专著的盯着窗外,片刻后轻声开口道:“如果有人能轻易寻着我们的所在,你猜会是谁?”

“不是锋,便是幽幽。”

依郁话方说罢,红魅退离窗口,轻声着道:“猜对了的。”

房内的气流变的急快,从窗外涌入一阵快急的寒风,紧随着一条人影,穿飞进入。那头火红的长发,让依郁在还没看清来人面孔时,便已知道来人是谁。

幽幽踏入房内后,木然静站着,任由红魅替只将发上和身上的积雪尽数拍拂落地。依郁失笑道:“你还真本事,花了多少时候找到这里的?”幽幽语气冷淡的道:“本来就知道。”

红魅诧异道:“死亡神大陆有人掌握了我们所在?”尽管幽幽与依郁仍旧维持着结婚仪式关系,但主导权掌握在依郁手上,幽幽自是无法随意通过神之意义捕捉其所在的,却又偏偏知道,那途径必定来自于尸王。

“是啊。旁边棺材店老板是尸魔啊。”

“竟然一直没察觉到她的精神印记波动。”红魅说着话时,脸色微红,心下很是惭愧,在此地呆了这些年,竟然至今不知道那白衣女人便是死亡神座下鼎鼎大名的尸魔王,更不知道两人在这里的一切,一直处于被人掌握之中。

这不仅是严重的失职,更可说是耻辱。至少红魅却是这般认为的。

“只有你们会隐藏神之印记啊!”幽幽这话倒是说的干脆简单,红魅一时间却也无从驳斥。

依郁却没兴趣听两人为这事继续说下去,微笑着岔开话题道:“你跑这里来干什么?不是未满五十年之期吗?遇到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

幽幽沉默着却没作声,自顾将罕有离身时候的神赋启雅神弓抛将到一旁,继而紧挨着依郁坐下。红魅不由露出十分好奇的神色,幽幽的反常便是连红魅也产生了探知的兴趣。她实在太冷了,冷的让人以为永远不会有变化。

依郁不再追问,吩咐红魅去备些熟食,后者这才想到幽幽长途跋涉,一路上必然没有怎么吃上食物,当即轻声应着推门去了。

幽幽单手托着脸侧,突然开口着道:“你用摸其它女人的办法抚摸刺激我。”

依郁禁不住啊惊叫出声,一脸诧异状。

“啊什么啊!”

依郁压下心头的不解,却仍旧探出手,试探性的轻抚幽幽脸侧,耳根,脖子。

半响,幽幽那张冷淡的脸,没有丝毫动作,却也没有试图避离。依郁无聊的收回了手,幽幽脱口而出道:“试试抚摸别的地方啊!”

依郁自顾端起杯寒水,轻声着道:“算了吧。抚摸你跟抚摸冰块似的,一看你神色就知道跟过去一样,性冷淡没好。不用试了,别的地方我想想都下不了手,跟对着具冰冷的尸体有什么区别。你发哪门子疯?难不成有哪个男人碰你让你有正常反应了?”

吩咐罢了厨房返回房内的红魅恰好听见了这话,露出笑容道:“幽幽的毛病好了?”

“没有。”

幽幽低垂着头,双手交叠着横抱于胸前,沉默不语。

依郁没好气的道:“死女人。你有事来了又不说话,让我怎么帮你?不想说就走,别在这碍眼。”

幽幽这才开口着道:“我摸摸红魅好吧?”

“啊?”红魅单手轻掩红唇,惊叫出声。幽幽不耐烦的道:“啊什么啊!”

“你摸吧。”依郁听着这话,心下却已有了大概猜测,红魅却也没有拒绝,却一脸不甚自然的在幽幽身边坐下。幽幽初时尚有些犹豫,半响后,终于朝红魅伸出了手,从脸,至颈,至肩,最后竟拽落红魅黑裙,揉抚起那对傲人丰胸。

红魅实在有些受不了了,轻声着道:“幽幽,好了吧?”

幽幽闻言又揉抚一阵,终又收回了手,低垂着头,双臂交叠着抱放胸前。松了口气的红魅连忙将衣裙穿戴整齐,轻声着道:“你不会是发现你自己,对女人的身体有兴趣吧?”

依郁接话道:“算了,别追问了。事情很明显,他是对尸王的身体产生了强烈兴趣,才跑来这里验证。看她刚才抚摸你的神色,显然无异。”

红魅闻言不再说话,一时间也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幽幽不是个需要人安慰的人,来这里并非是为了寻求安慰,怕只是如过去般,为寻求一个决定而来的。

“怎么办?”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节 神之战 下一章:第三节 就这么办
热门: 仙侠世界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还剑奇情录 尼罗河上的惨案 挂剑悬情记 法神降临 奇货大结局:献祭井 欲望街头 五只小猪 你是我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