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怪店

上一章:第一节 如果可以 下一章:第三节 理不清的头绪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棺材,在放逐者远古历史中,人的生命是有其限制的,当存在至身体机能老化时,将会不可避免的陷入死亡。这些死亡的人,都会用一种形如类长方形的木盒子装载,而后被埋入大地。

但是,这种东西早已经绝迹了。且不说棺材在放逐者历史上早已被骨灰盒所替代,拥有无限长度生命后,棺材这种东西,还有谁需要?

更别说在这个世界里面,便是当做工艺品摆放,也未免太大了些。开间棺材店,如果能赚到钱和宝石,相信没有谁会相信。银幻区的商铺无论购价还是租价无不昂贵,依郁是宝石太多,时间太闲,不在乎,难道这间棺材铺的主人也是如此么?

“十三天前,这里没有这样一间店铺。”红魅十分肯定的道。

很快,两人发觉,这新商区实在是个有趣的地方。棺材铺紧挨着的是间专门售卖悼文的店铺,再往后便是依郁的书铺黄金屋了。

“我有些好奇,这样的两间店,能赚钱?他们偏偏还请了几十号人在店里煞有介事的忙碌。”红魅的疑惑,只换来依郁的微笑,“我们的黄金屋似乎也是个赔钱店。”

红魅很认可这说法,黄金屋面积不小,甚至比之那间棺材铺面积更大些许,一间书屋内竟然请了三十多号人,偏偏也是个不可能在这里赚到钱的店铺,不仅会亏钱亏宝石,亏的还不少,不慢。

递上凭证,作为屋主的身份终得承认。三十多张男女面孔,三十多双透着期待或是好奇的注视,等来的仅仅是句;“一切如常。”让人好生失望,至少有一半的人认为,屋主在这里开办书屋,必定有让人想象不到的赚钱门道。如今看来,似乎是没有的。

事实上本来就没有。

那扇通往三楼的大门,自从两人进入后,两个余月除却侍从送入饮水食物外从没有被打开过。据说老板娘是个美丽的女人,这是由许多店内工作者从其身材和声音判断的,那般美妙的身材和动听的声音,岂会没有一张美丽的面孔呢?老板是个饿鬼,这是从老板数月闭门不出判断的,与那般美丽动人的老板娘独处这般时日,还能是为什么?

依郁无事可做,在这里实在找不到什么事情可做,除了练功和等待时间的流逝。原本是想过主意尝试让书店赚钱的,闲的,想了不少主意。红魅一句轻飘飘的话,却让这些主意全被抛弃。

“我们不是在这里安静休息吗?”

依郁于是失笑,休息是不该为这种无聊事情费精力的。与其想着如何让这书店赚钱,不如想想如何将拥有的宝石全部亏出去,似乎更具挑战性,也更有趣。对于这想法,红魅皱眉以对,继而轻声道:“如果你想这样,我会听你的。”

“傻子才会干这种无聊事。那女人又跑湖边发呆了。”倚靠在窗口的依郁轻声着道,抱贴在依郁背后的红魅轻应着朝窗边探前,以眼角余光打量着窗外不远处湖泊边的石头上站立着的白色衣群女人。

“等我恢复人形后,打探清楚她的来历,凭直觉认为她可能就是棺材店的老板。”

依郁轻笑道:“这女人真有点门道,开棺材店能发财。”

“谁竟料到放逐者们竟然这么有趣,对于战死的亚神同伴不惜花费大量宝石购买棺材装殓他们留下的遗物呢。还开那么有意思的悼念会,他们竟然不觉得悼念空气是件很愚蠢的事情。”

红魅说着笑了,这些日子尽管两人从未出门,但居处距离不远便是跟悼念堂商铺,两人有心倾听,自然免不了将前来的那些放逐者们悼念会上的交谈等内容一字不漏的听进耳内。这是很好笑的事情,每每这种时候,红魅总会忍不住轻笑出声。

棺材价格很贵,一具要价一百宝石,悼念堂的仪式举行更昂贵,宝石三百,悼文每篇十宝石,相关仪式等物品合计在内,举办一场悼念会,花费不会低于五百颗宝石,倘若是那些朋友较多的亚神死亡后,一场悼念会更有超过三千宝石花费的。更别说那些原本极得人心的亚神和同时身为某些势力领头者死亡来此的耗费了。

“放逐者们一样爱赌。”依郁轻声着道。

“放逐者的神城亚神竟然多至这种地步,真是匪夷所思。银迷竟没有以标准限制亚神的数量,她该很清楚,这样只会导致放逐者数量在残酷战斗中陆续的彻底的消亡。”

红魅的疑问没有得到依郁的回应,本就是自说自话罢了。对于放逐者的了解和认识,两人都不算少。银圣城如此,杀神城必然也如此。追随于两神的放逐者们,不同于毁灭神大陆那般订立的是同盟性质灵魂契约,更不存在历史悠久的怪物和毁灭法术师等构成作为主导,倘若对于亚神进行硬性性质,必然导致放逐者们集体不满。

亚神通过逆神印记所能吸收的能量,要高上许多,爱慕虚荣的放逐者们,单是为了那亚神说道时能炫耀的高贵也会让许多人昏头。这其实是一种赌博,即使非神,一旦遭遇到比自己强的敌人,下场也罕有不是被人杀至几乎全无能量的地步。但这却无错,实力不俗的大多数人,都相信自己会是那个从杀戮中攀爬上高峰的人,都相信自己终究会成为天地间最耀眼且唯一的主角。

红魅的左手被依郁握着,右手动作轻缓的抚摸着依郁胸腹,早已不再对一身恶魔鳞甲暗自介怀了。

“天天听着他们的悼文,让我也想去趟冰封大陆悼念一个女人了。”依郁轻笑着开口道,后者轻声反问道:“银璃?”“是的,三日后,用放逐者们的习惯而言,是一个重要的纪念日。顺便也悼念另外一个曾经属于冰封大陆的女人。”

红魅听着,将唇间方点上的燃烟送至依郁唇间,后者深吸一口,吐出,轻笑着道:“其实最想悼念的女人是芙清,听说也是在冰封大陆灭亡的。”“我会很做很多事情,但偏偏不会她调制的饮。”语气中,不无遗憾。

一时间,气氛陷入沉默,只有燃烟燃烧着的些微声响在寂静中肆虐。

依郁夹着燃烟的右手微抬,伸直,几近熄灭的一点火星划出一道弧线,抛飞向窗外。湖泊边站立着的女人仿佛已成习惯,在此时回偏过头,朝窗口那对深紫色眼镜投望过去,嘴角微扬,脸庞上现出一个酒窝,展露出迷人灿烂的笑容。

“你制的寒水也是饮,无需着眼别处,你该仍旧相信,你拥有的才是最好的。”依郁轻笑说着,窗门紧闭,深色不透光的窗帘被缓缓拉上,隔断了观望窗外风景的目光,隔断了从窗外射至的注视。

银圣神城是个混乱之地,银圣神是个极得人心的真神,非常乐于听从追随者的声音。因此是处充满自由的圣地,自由带来许多让人称道的利一面,但弊端却也无可避免。比如,充斥的疯狂杀戮,同伴之间的不受限制的杀戮。

除却银圣神城内,任何地方,便是同为银圣神追随者之间也是能朝对方举刀拔剑的。因此之故,银圣城周遭也是小团队形态存在放逐者最为多的地方,无论走到哪里,都很难见到独来独往的放逐者,寻常的自信,绝不足以一个独行客长期存活。

当依郁踏出银圣城领地,穿越至可见远出连绵起伏的冰峰大陆时,共计踢断了三十七名放逐者的脖子,震碎五十六名放逐者心脏,轰爆二十五名放逐者的脑袋。因为这些人对于依郁这个独行客的兴趣实在太浓厚,这是极好的提升途径,大凡独行客无不对自身实力有这充分信心,往往本事过人,一旦能将之击杀,即使是十数二十号人分享,获得的力量提升仍旧可观。

这些人很幸运,遭遇到一个仁慈的放逐者,并没有吸净他们的力量,凡是自觉住手或逃散的,无一遭遇追击。却也很不幸,因为损失的力量幅度,远比被普通人杀死来的更高,因为依郁的神之印记级别是伪真神。

攀爬穿越冰峰,对于依郁而言实在不是难事,当年和银璃曾经逗留数日的冰锋地内本就也不远。待得接近之时,依郁脱下了袍帽,仰面迎接着漫天坠落的冰雪,神态极放松惬意的深吸了口寒气,过往的幕幕亦随之浮现脑海。

银色长发,七彩蝶翼,总是含笑稍显消瘦的面容,流动七彩亮光的眼睛。这是依郁记忆中的那个女人,银璃。

群峰环抱着的一片积蓄着厚雪的平地中,却站着这么一个女人,腰间扣挂着柄神赋波刃剑,一手轻别后背,微仰着脸庞,怔怔出神的眺望着雪空。见到这女人,依郁很有些惊讶,原本前进的脚步,就这么停下。

“你竟然会来这里。”那女人轻声开口说着,视线从雪空移落,迎上那透着惊讶目光的深紫色眼睛。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节 如果可以 下一章:第三节 理不清的头绪
热门: 被告 迁坟大队 村长的后院 牙医馆诡秘事件 逆转星辰:魔女五小姐 恶月之子 圣墓寻踪 死亡名单 三个人的双胞胎 半身侦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