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丢失

上一章:第三节 又是埋伏(下) 下一章:第五节 非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酒馆七层的大厅内,依郁手中那本黑色的剑,已不见,如今握着的却是柄雪亮的剑——雪饮神剑。

无良目瞪口呆。一声巨大的暴鸣声响,此刻才从天空传至,震的无良双耳发麻,震的神城内众多建筑剧烈颤抖摇晃。雪亮的剑刃,温柔的划破泣地的咽喉,抚过七罪的额头眉心,在碎梦刀和身扑出,刀未完全递出前,依郁已然转身,瞬间迎上,靠近,与其拥抱。

而雪饮,亦在拥抱时,从碎梦刀后背透出,剑身中的一指凹槽中,徐徐流渗着鲜血,打落地上,滴答有声。无良手中握着的剑,始终未曾动作,初是不及,后是不必。泣地和七罪,竟都没能接下依郁一剑,碎梦刀先行出手,到死却连递出的刀势都未尽。

碎梦刀那黑紫色双唇,微张,发出断续的痛苦呻吟,手中的刀,倔强的支撑着地面。任是如此,若非身体有所倚靠,仍旧是不可能站稳的。依郁侧脸,注视着碎梦刀那张妖邪抚媚的脸,语气温柔的道:“我会抱紧你,不必这么费尽力气的支撑,放松些吧。”

碎梦刀黑紫色的双唇几番张合,却终究没能说出话来。

无良逐渐回过神,神色木然的道:“她这样是因为你,刺入她要害的那柄剑是你的。”

依郁闻言一脸抱歉的道:“紫唇美人,真是抱歉,我忘记了。但现在记起还不晚,能量并没有受重创,现在仍旧有机会得救的,只看你是否愿意。”无良冷声接话道:“依郁!你别太小看人了,黑紫跟随我哥哥多年,绝不会选择背叛追随投身于敌人……”

依郁失笑道:“无良美人,难道你打算陪着七罪步入毁灭?如果是这样,看来我只能改变原本无条件留你一命的决定了。”

无良愕然,复又迅速恢复常态道:“是这样吗?如果是,我想不通为什么非要寻死陪哥哥。”

依郁微笑,转而对怀里的碎梦刀道:“是啊。为什么你非要寻死呢?七罪已灭亡,你对于他的忠诚已经尽到了最后,做到最好。如今你可以继续存在走别的道路,有什么理由必须寻死陪同呢?点点头吧,你会迎来新生命,你会脱离黑暗无尽头的灭亡深渊。”

“我……不要,灭亡……不要!”碎梦刀艰难的道出决定,无良哑然,依郁却十分愉快的笑了。左手快速封制黑紫受伤周遭的穴道,雪饮则缓缓拔出。伤势不轻,亦不算重的黑紫,被温柔的放躺在一侧,依郁微笑叮嘱道:“先歇息着,可别胡乱动弹。”

复又冲无良道:“无良美人,你一定不会介意帮忙治疗她的伤势。”

无良没有犹豫,快速念动起咒文,对黑紫施放起活力恢复法术,伤处,迅速愈合,血污亦被净化清理的一干二净。“为什么放过我们?你绝不会平白无故就这么放过我,有什么条件,直接说吧。”

依郁微笑着道:“只有一个问题请教无良美人你而已,何来条件之说?我这人对于美人,向来心慈手软,你该是了解的,我最经不起的就是色诱,当初全战神大陆市场的人都知道这毛病啊。”

“我却从来没有相信过。”无良脱口而出道。

依郁却没有反驳的意思,微笑道:“总之,两位美人在面前,能不杀我自然是下不了手的。其实这问题也不是什么让你难以回答的事情,赤炎过去是否根本便是天神军团的军团商人?在原战神使丝拉获得真神徽章后他一直负责着战神大陆的市场的经济调控,而过去的七罪联盟,根本就是为天神军团服务,进行许多天神军团不能做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无良沉默片刻,回答只有一个字:“是。”

依郁单手托着下巴,沉吟着道:“难怪当年七罪军团的财务无论我怎么分析都感觉大有问题,那杀人徽章犯下那般多事,随说是钻着空隙,但也不该那般多年始终无法因此借战神殿对你们发起强制军团战……无良美人,泣地,碎梦刀,笑天他们是由何人训练和传授武功的?他们绝非一般的放逐者。”

无良轻声反问道:“已经不止一个问题了吧?”

依郁失笑道:“当然,关于这个问题,是出于你我之间坚固的亲密交情作为基础提出,跟其它的全无关系。如果无良美人你不高兴回答,我自然不敢有丝毫勉强,何曾希望惹致美人不快过呢?”

无良轻笑出声,略作思索后,语气关切的开口道:“依郁,是一个很多人都认为你想不到的人——白云。此外,出于我们之间的故情,我另外再提醒你,如果你试图或卷入战神大陆的事情,原本不想对你出手的白云,怕也是不得不出手。不过,我却认为你早有过朦胧揣测,只是不能确定罢了。否则当年,我决计不相信银璃能从你手中硬夺去真神印记,你根本是不敢杀她,因为你没有战胜白云和幻璃两人的把握。”

依郁笑道:“哪有此事,未免将我想的太高明了。银璃智慧过人,当年那一手时机把握的极为准确,更完全算准了我的反应和选择,实是无奈之极。到现在我都想不通,白云怎会搀和进这些事情,凭他的本身,便是要当战神,怕黑龙也只有无奈拱手相让一途。便是过去因银璃之故而不得不收敛,如今银璃早已不在,尚有何惧?”

无良摊手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白云之事,也仅仅是从哥哥口中知晓,而哥哥却也是从赤炎处得知。我们是没有与白云直接接触过的,纵使是黑紫,笑天和泣地三人,与白云碰面次数亦是屈指可数,虽得其授业,却并无师徒之情。”

依郁闻言收剑入鞘,微笑道:“多谢无良美人相告,可惜我此刻尚有急事,否则必定留下与你好生叙叙。黑紫,我相信你确实已决心跟随,现在,我们该离开这里了。”

依郁微笑说罢,自顾转身穿出厅门,厅门外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焦黑的尸体,面前不远处,却站着一个女人,皮肤极白细的女人。却非真实,不过是能量所构成的幻影而已,女人似乎已经到达很久了,从其依靠墙壁的姿势来看,已经等的累了。

依郁注视着那女人的眼神,变的复杂,眼神中仿佛藏着千万年亦无法消散的彷徨和挣扎。幻影那原本沉静的目光,为之颤动。

“你只不过是个从不说真话的骗子而已,当初我不知道,竟数次遭遇你而手下留情。但主要,不过是因为没有必须杀你的理由。今天却是有了,你不会有命活着离开死亡神城,我很仁慈,如果你什么遗愿未了,大可对我说,再不影响的情况下,念在我的苏醒毕竟因你之故的份上,可以替你完成。”

死亡神幻影说着,站直了身体,那身材便如同其具备的强大能量般,傲立卓绝的让人不得不为之侧目。依郁亦看呆了,半响,方才唏嘘长叹着道:“不得不杀我的理由是什么?如果是因为我对你的神城造成程度不轻的破坏,我死而无言……”

“这算不得什么。若不是因为你这一击,我也不会在这里等你这般久。有实力的人,才有资格跟我面对交谈,你用事实证明了这资格。而理由,不需要亦不必给你。月铭楼的战斗快告一段落了,我没有时间在这里消磨太久,可有未了之愿?”

“我的心愿,你能替我了却得了吗?”依郁的语气,带着自嘲,藏着深深的讽刺。

尸王一时沉默,竟未接话。

依郁踏出厅门,厅内的无良,略为松了口气,继而面对缓缓站起,握刀欲随之离开的黑紫轻声道:“哥哥早曾对我说过,放逐者的忠诚,大多是一种冲动情绪。在这种情绪主导下,你会为哥哥而不惜步入灭亡,但恢复冷静后,你生命的唯一仍旧是你自己。”

背对无良的黑紫停下脚步,沉默不语。无良见不着黑紫的神态,自嘲着道:“其实我不该因此生出什么情绪,可却又偏偏忍不住。我实在很想知道,在未来你会如何对依郁表现你的忠诚,如同当初对哥哥那般,用你们放逐者的话说,献上你唯一的,坚定不移动的爱恋么?倾尽你的能力为之铲除所有能铲除的敌人?用你的身体和那放逐者对象唯一的高贵情感表达奉献么?”

“闭嘴!”黑紫轻喝出声,语气中藏着无法掩盖的愤怒,手中那柄雪亮的细长刀,在厅室中带出一道寒光,径直穿没入闪避不及的无良心口。

强劲的能量,快速摧毁着无良的意识,分解着无良的肉体,无良呵的轻笑开口着道:“依郁,你还是如过去那般狠毒无情。”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节 又是埋伏(下) 下一章:第五节 非情
热门: 赤龙 重回80当大佬 重生后怀了男主的崽 代号D机关1:JOKER GAME 宸汐缘 坟墓的闯入者 时光之轮9·寒冬之心(上下) 毛毛星球 神级美食主播 网游之天下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