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又是埋伏(下)

上一章:第二节 又是埋伏(中) 下一章:第四节 丢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承认,我就是依郁。”依郁摘下面具,一脸坦然真诚状的承认道。

“好手段,好手段!好个破坏王,好个依郁……想来当初我们的相遇一战,甚至连那一战都是你故意为之的吧?堂堂圣仙剑竟会驻于月铭楼那种地方,只怪我当初实在没料到!”

泣地又怒又自责的叫嚷着,神色变幻不定。对这番揣测,依郁不以为然,既然敌人要将自己和锋想象成神算,何乐而不为?依郁泰然自若的神态,让无良颇是犹疑的道:

“你既然敢来,也该想到过。凭我们之间曾经的瓜葛和熟悉,又岂会认不出你的身形?实在很好奇,难道破坏王借泣地直捣黄龙的计划,竟然安排由你一个人执行?这里是死亡神大陆,更是死亡神城。”

依郁身侧便是厅门,门外此刻被一群非者召唤的死灵怪物完全占据,怪物们并没有发动攻击,试图闯入,仅仅是在门外发出声音各异的吼叫,或撕鸣。

依郁本就微笑的那张脸,此时笑容更胜,轻声道:“又何不可?死亡神不在,四神军团早已离散,我一人,足矣。”

那黑紫唇的女人此时缓缓站起,行至无良身侧,右手不知何时多出柄刀,制式细窄的长刀。无良则幻出柄黑色长剑,手腕一抖,幻化出圈圈黑色能量圆纹,冷笑道:“你不要太小看我们,你可知道她是谁?”

依郁单手摸着下巴半响,沉吟反问着道:“莫非这美人儿就是放逐者中闻名天下的碎梦刀?”

无良笑道:“奇怪,你怎能一猜就着?”

七罪鼓掌赞叹着道:“难怪我妹妹无良谈及你时总是带着别样情怀,果然才智超绝!实话告诉你吧,锋在最后仍旧算错一着,那就是不该让你独身前来。凭你一人之力,不过是送死罢了。但我非常看得起你,只要你愿意跟我们合作,一旦打败锋,我七罪许诺,它日无论你要做什么,无不倾力相助!”

七罪话音方落,无良已然开口接话着道:“依郁,碎梦和泣地的分量倘若仍旧不足以让你感受到压力,那么再加上一把笑天剑又如何?放逐者中的笑天,其实便是七罪。”

依郁作惊讶状,望着七罪的眼神,也搀杂着不同的色彩,那神色让人一见便觉得,是一种注视入眼之人所特有的色彩。

“谣言果然十无一真。那些说什么笑天剑实际上是女人,之所以一直不曾跟泣地交手却是因为两人本就有感情瓜葛的是非者,倘若在此,一定会羞愧的夺路奔逃。无良,你说是吧?”

说到最后时,依郁的神态变的十分认真诚恳。无良便待接话,依郁的脸色突然变的不甚好看,瞬间又恢复常态微笑着道:“各位,非常遗憾。难得来一趟,又多年未跟故人相见,原本是打算在这里逗留些时日,跟大家吃吃饭,喝喝酒,谈谈心的。

可惜,突然发生点急事,不得不尽快离开。原本的愿望怕是没有机会了,笑天剑要多久才能赶到?如果不是太久,念在跟无良美人过去的情份上,我倒是可以再等等。”

无良轻笑出声着道:“依郁,你以为是假的?你以为我们是故意拖延时间等待有力援兵?”

对于无良的嘲笑,七罪和泣地失笑神色,依郁神色不变的继续道:“无良美人,记得当年刚涉足市场你我结识后,自由联盟成立前夕你曾经问过为什么在那笔项链生意上没有上当。

如果你曾经审视过仔细倾听对照过自己抱着目的欺骗别人时的笑声,你也就不会奇怪为何当初拿种状态下仍旧没能骗到我。无良美人,实在很遗憾,看你们的神色,笑天一时半会怕是赶不来了,而我也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等下去。”

无良神色丝毫不变着道:“依郁,你今天不可能成功。三分钟内,具备百分百能力的死神幻影就会赶到,投降吧!破坏王能给你的帮助,我们能做的更全面,更有效!”

依郁微笑道:“至今你们仍旧对锋无奈,却扬言能给予我极大助益?”

泣地接过话头道:“那只是因为形势,有些力量我们无法动用消耗于私人恩怨上而已,若非如此,无法无天若干年前就已经被除名了。”

七罪沉声着道:“依郁,放弃吧,两分钟内,你杀不死我们。死神幻影赶到,你只有被毁灭一途。”

“无良美人,念在往日情分,我会让你多活片刻的……”依郁神态仍旧挂着微笑,右手按上剑柄,千影剑缓缓离鞘……

月铭楼。

红魅独处千居,细心审查着清单。自依郁离开第三日起,红魅已然揣测可能的三个去处,然无论哪者,都决定在一段时间内,不可能返回。既是等待,红魅也不愿闲着,原本不打算考虑购买的较大型用具,便借着这空挡置备了。

这近十天时候,千雪依照吩咐已将几乎所有所需之物全部添购托送,倘若不出意外,千雪这趟购置完,也就能闲下来了。红魅轻手将审查确定再无遗漏的清单折起,收好。

端了杯散发着寒气的冰水,轻步走至窗边,朝下望去。月铭楼大门前,此时正鱼贯进入一批放逐者。月铭早几日时,便已招呼过了,说是一批曾经有不浅交情的朋友,将会在这日到达后留宿月铭楼一些时日,均是批高手,打算扎根定居于新铭区。

这批人中,无一具备亚神印记。红魅的感知得出的结论,这也让红魅放心下来,这批人的功力均不俗,具体实力高低,因身上价值不菲披袍遮挡的缘故,无法非常准确的定位,但既非亚神,也便不是敌人。

“月铭倒也本事,从哪里找得这么一众实力了得的角色……”红魅自语感叹着,房门亦在此时,被人敲响,从敲打声的力度来看,该是月铭,但从节奏感判断,却又大异与往日。

红魅眉头微皱,暗道不妙。月铭并非武功极高明出众的人物,但若论心境,其沉稳平静程度便是不少高手也难与之比肩,对之稍有认识者,必均会得此结论。是以,月铭的日常言谈举止几乎从不受情绪心情影响,往日每每抬手敲门,和别人有出入的节奏和频率,是恒定的。

但此刻,却于往日不同。最大的可能是月铭故意的,又或者是因为这批刚到达的人而引起情绪变化。示警,红魅顿时明白这批到达的人是谁所带领了,若无影迷和影魅,这批人的神之印记绝不可能被隐藏。

‘狡猾而犹豫的女人。’红魅心下如是想着,倘若月铭真心示警,这数日中多的是机会告知,至今才以这种方式通告,只是为了两头不得罪。

房门外,此时响起一个跟红魅一般无二的声音道:“不必敲了!红魅,我既然来了你今天绝无逃脱的可能。予你两个选择,与我独战一场又或是陷入被围攻的境地。”

月铭楼门外斜侧对面,幽幽早已趴倒在桌上,呼呼熟睡。幽幽实在喝了太多的酒液,尸王自酌自饮,满面春风,一切竟是如此完美。影魅和影迷竟会带领如此多亚神出现此地,值得如此劳师动众对付的人,还能是谁?

红魅和原毁灭神。幽幽一如希望那般醉倒,尸王轻手将指甲中残余的药剂弹净。‘放逐者的药物确实很有用,能让许多原本的难题变的简单。无怪放逐者们有句话叫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这实在是有趣的事情……’尸王如是暗自想着,随即又觉得,渔翁得利似乎更合适些。

“红魅,你既这般信任所选择的种子,便让大家看看,今天他又凭什么能救得你……”

月铭楼,一股狂暴的能量,溢散而出,继化旋风平地卷起,直上云霄。

原本微笑着的尸王,脸色却突然冷下来,意识飞返至死亡神大陆上一个能量形成的幻影上……

死亡神城上方黑灰色天空,突然现出无数电芒,继而电网交织组成一颗巨大紫色电球。几乎形成的同时,紫色电球爆炸,密密麻麻的紫红色的能量线芒,铺天盖地的朝死亡神城罩落。

紫红色能量线芒,无数建筑被轰成粉碎,无数在城内徘徊游走的非者以及死灵怪物被焚成灰堆,本就如同蒙着灰雾的死亡神城,刹时间被飘散的尘灰弥漫充斥,幸运不死的非者们无不以手掩鼻,咳声连连。

笔直的紫红色剑气从内朝外激射飞出,将偌大的七罪联盟酒馆轰的千疮百孔,仿佛经历极可怕的规模战争洗礼,透过那无数或大或小的孔洞,分明可见酒馆内一具具焦黑的尸体,惨不忍睹。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节 又是埋伏(中) 下一章:第四节 丢失
热门: 歪笑小说 亡灵颂歌 撩完偏执NPC后我跑路了 死亡街机厅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银色白额马 病弱大佬又骗我宠他[穿书] 影帝和营销号公开了[穿书] 最强医圣林奇 侯卫东官场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