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旧仇(下)

上一章:第八节 旧仇(中) 下一章:第十节 埋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好!果然是我兄弟,胆识过人。倒是为兄,太杞人忧天了些。男人本当如此,一剑再手,何惧之有!干!”泣地神色愉快的拍桌叫好,首先举杯饮尽。

这场送别酒,足喝了半日方才告终。泣地并不是个拖拉的人,酒喝罢,人已行,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套着披袍的身躯,眨眼工夫已然消没在仍旧持续着的风雨中。

倚在窗边的红魅,仰头饮尽杯中酒,身形一闪,原地消没无踪。

离开月铭楼后,泣地径直朝最接近离开新铭区,接近前往冰封大陆的方向行去。如此行得大半日后,天色渐黑,来往的人群亦变得稀少。泣地突然闪身转进住宅区,全力施展着身法,穿没于街巷,如此游走半响,却又从另一条小道,穿入另一片住宅区域,最后闪没进一间平凡之极的小房屋内。

红魅正欲跟入探察,猛然收住势子,收缩全身毛发,鼻息闭目,别过了脸去。另一条巷道中,片刻后走出两个被披袍套着全身的女人,那两个女人全无观察打量周遭的小心谨慎举动,就那么旁若无人,自然之极的穿没入那间片刻前泣地进入的房屋。

红魅等了片刻,不见人出来,亦不敢过分靠近。泣地的感知能力虽然出众,但哪里能跟红魅相提并论?但后来而至的两个女人,却是不同。方才能逃过两人的感知捕捉,已可谓是侥幸,倘若在靠近,必定会被察觉发现。

好一阵后,仍旧不见再有人出入,红魅终于悄然撤离。

这是一间不太大的房子,主厅后有两三间小房屋,幽幽和尸进入后,便被一名女放逐者领着进了里间尽头的小房屋。床塌被挪开,倘若细心观察,可见地面石砖不易察觉的异样。

那是机关,在那女房租着触动后,地面下沉,而后朝侧平移开去,露出一条通往地下深处的狭窄阶梯。地下明显是机关隔离的特殊地带,事实证明了幽幽和尸王早先的猜测。

尸王随手脱去披袍,毫不犹豫的迈足,顺着朝下的幽深阶梯通道下行。幽幽亦没有迟疑,仍旧套着那身披袍,紧跟在尸王身后,朝地下更深处行入。

阶梯通道是由坚硬且颇具任性的厚金属所制,金属壁极厚,倘若靠寻常手段探测,决计无法察觉地板之下竟藏着这等玄机。这般规模的地下建筑,又无法大肆动工以免惹人注意,单是耗费的时间和工夫,便已让人惊诧。

透射着深绿色朦光的通道终于见着尽头,三条通道,赫然入目。在那女放逐者的领路下,两人几番拐折,终于穿过一道分开的通道壁口,进入一间圆室厅。

厅内仅有两人,一男一女。男人坐着,女人也坐着,不过女人却是坐在那男人腿上的,且全身赤裸。见着三人行入,那赤身裸体的女人,完全不急于着衣遮体,便那么泰然自若的跟随着领路的女放逐者一并,穿出圆厅门口。

男人神色肃穆,长身而起开口道:“我就是泣地,应七罪托付,专程在这里等候。早闻死亡神尸王具有不可思议的复制能力,倘若要复制许多个我,需要我如何配合?”

尸王冷眼打量面前自称泣地男人半响,冷声道:“不错。七罪很有眼光。幽幽,你可知道这人是谁?我知道你过去在战神大陆和破坏王他们身处无法无天的不少事情,他就是那时候,七罪军团那个神秘的杀人徽章拥有者。”

“哦。”

泣地语气带着自嘲的开口道:“七罪称呼我为杀人王,可是,我这么一个杀人王,偏偏始终无力杀死破坏王。如今更要被迫凭借这种手段,才有望成功杀死想杀的人,实在是对这称号莫大的讽刺!”

尸王轻身坐落,双手交叠,微仰起脸开口着道:“你们之间的这些事情,我并无兴趣。你是个不错的复制本体对象,这些年凭实力在放逐者闯出不小的名头。如果要复制三个你,在三个月内你只能动用五成力量,如果要复制五个你,三个月内你自身则无法跟任何人动手。如果要复制八个你,你自身能量和精神意识会受到20%幅度的永久性损伤。”

泣地语气轻松的开口反问道:“能否再多些?”

尸王闻言冷笑着道:“再多哪怕一个,你的结果就是意识修为和能量修为尽废。”

泣地思索片刻,作出决定着道:“那就八个。听七罪说,这一次尸王你会亲自出手对付毁灭真神,并且选择破坏王领地作为散发动乱种子的根据地。倘若有你坐镇,有这些分身尚不能毁灭破坏王的话,恐怕再也没有比这更距离成功的机会了。”

尸王微微点头,冷声着道:“既然如此,就不必浪费时间,现在就开始吧。”

红魅赶返月铭楼后,详细讲述了跟踪经过。

依郁思索着道:“尸王不会有兴趣为七罪专门出手对付破坏王。”红魅点头着道:“不会。除非是顺便的情况下,尸王来一定是为四神军团,如果她要全力对毁灭神大陆动手,必然先用多年时间埋伏一批智慧够高的复制体。”

“破坏王领地是最佳选择,如果再得到七罪潜伏多年的势力掩护和帮助,即使是破坏王,也非常难察觉到异样。至于泣地,很可能此趟归返,是为了充当被复制的对象。”

依郁闻言,眉头微皱,倘若出现数个泣地,那决计不是好玩有趣的事情。

红魅见状连忙补充道:“但绝不可能是99%形态的复制体,那样的复制体对尸王自身的能量耗损影响太大,而且耗时极长。该是选择一月成形的,具备本体90%力量和智慧的复制体。”

“几只有什么用?”依郁疑惑询问道。

“用放逐者记载中的故事比喻形容来说,如同一种病毒,有了这几个复制体,他们会像病毒一样不断在周遭制造更多的复制体,尽管与本体之间的能力幅度比之他们自身更低,但数量却能再短时间内成次方形式增涨。变成一支,数量极可怕的军团,一支能在战斗中将被杀死敌人尸体变成底级复制体的可怕军团。”

红魅耐心解释着,依郁沉吟片刻,后又露出释然笑容开口着道:“那就是说,真正发动起码需要数年了?在这之前,这些复制体都会尽量隐藏不被人察觉处异样。那关我们什么事?他们的目标既然不是我们,我们自顾自过。”

“但破坏王恐怕不可能察觉,即使察觉亦不可能应付这等数量的敌人,假若尸王亲自出手,恐怕……”

依郁失笑道:“他们要全被干掉了好啊!少了他们,也就少了一些祸害。难道你认为我们应该为一群祸害,去找尸王拼命?或者是冒着被尸王疯狂报复的风险给他们通风报信?”

红魅微皱着眉头道:“……不应该。”

“当然不应该!管我们屁事。既然此地已成是非之地,它日无可避免的将要陷入大麻烦。叫千雪到银圣或是杀神城看看有无合适可用的好位置,过些时候我们就转移阵地。”

依郁懒洋洋的靠躺在宽大的椅凳上,语气理所当然,神态轻松,全无说笑之态。红魅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的脱口反问道:“转移阵地?”

“不是你说希望开间书店吗?”

红魅哑然,继而脸上挂起一抹甜蜜的微笑,欣然点头,起身离去。

幽幽和尸王离开那间地下金属圆厅,是八个月以后了。两人离开时,泣地仍旧陷入沉睡,大量的能量和精神意识修为遭受无可避免的损伤,如同硬生被更强大高手废去修为一般,精神上和身体同样痛苦难受。

尸王心情极好,完成一件这般长期枯燥的工作后,实在很难心情不好。尤其是这种擅长的杰作,只有尸王才拥有的特殊能力制造的杰作,每一次,都会有种特殊成就感,自豪感。

“卑鄙。”远离那房屋后,幽幽语气冷淡的脱口而出道。

尸王不以为然的道:“蝼蚁只能面对这种命运。不错,倘若我多花费那么一个月工夫,在抽取他能量和精神意识波动的过程中顾惜着他些的话,他的修为根本不会遭受永久性创伤。别说一个月,为这种蝼蚁本身浪费一分钟,我也不会。”

前行的幽幽沉默不语,似已无兴趣接话搭理尸王。

尸王却不愿就此打住,驻足拽着幽幽,手指不远处一间店铺,冷声着道:“蝼蚁只能如此。看那名女放逐者,资质根骨明显差极,倘若没有超人的勤奋刻苦,决计不会有所成。所以她明知道手边的工作是何等卑微和痛苦,却仍旧要去做。

看,就为一件商品任由别人喝骂,却仍旧要笑。便跟那泣地一般,他明明知道我若顾惜些便能让之修为不损,却不敢要求,不敢请求,也不敢!倘若他有我这般强大,或是强大的足够靠自身力量杀死破坏王,又何需如此?”

“废话真多,你不吃饭我得吃。”幽幽语气极不耐烦的回应着道,尸王轻笑应道:“那便去吃饭好了,那间月铭楼,颇具规模,就去那里。”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节 旧仇(中) 下一章:第十节 埋伏
热门: 寿衣裁缝 国王万岁 武帝 未来镜像 宠物天王 星纪元恋爱学院 新东方快车谋杀案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大国重工 四万人的目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