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旧仇(上)

上一章:第六节 第一个朋友 下一章:第八节 旧仇(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泣地的公开宣言,让原本观战的人无不兴趣索然,原本希望的激战竟然如此告终,让人始料不及。

千剑缓缓收剑入鞘,轻笑出声着道:“佩服,佩服!笑天泣地,双剑傲绝天下。今日得见泣地快剑,果然名不虚传,倘若再战下去,恐怕五百招后,我终究是要落败的。却想到在下的剑能入得泣地之眼,实在荣幸,荣幸之极!”

原本颇是失望的观战众人不约而同的发出惊嘘声,继而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泣地之剑,无人不知其从未逢从其手中走出百招的对手,如今千剑这般说,岂非说两人的武功差之有限?

泣地爽朗大笑道:“千兄,未免过谦了,即使战至五百招,我亦不过能取巧略胜得半招而已。千兄出剑之快世所罕见,单论快剑两字,我是心悦诚服的自愧不如啊!”

互相抬举称赞的两人说话间行近,握上对方手掌,任由漫天暴雨打落发上,脸上,身上,长笑出声。

本已失望的众人,情绪再度程度不等的亢奋起来。新铭街区的第一快剑,竟得堂堂泣地剑公然承认其快剑更胜一筹,那便是说,单论出剑之快,千剑便是号称放逐者第一,只要不与那传闻中的神人相比,却也毫不夸张。

战果仍许多好事者失望,却也惊喜。在五楼观战的月铭,却是禁不住的喜上眉梢,随即又变的愁眉不展。千剑千影夫妻的武器之高,远非寻常高手所堪比肩,月铭早已看出,凭过往见识的各类高手一比较,便已能断定。

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高到这等地步。如此一来,两个跟泣地同等层次的高手,又怎可能继续留在月铭楼这种小地方呢?海阔天空,哪里去不得,哪里不能去?

无法留下的高手,便是再厉害,又有何用?即使念着这些日子的浅薄交情,震得住大组织帮会,却又哪里能长期威震那些不怕虎的初生牛犊?

握手结交的两人,笑罢齐齐原地拔高飞起,穿过窗口,飞落回五楼内。泣地大笑着喝道:“今天我泣地幸运结交第一个朋友,心情大佳。难得如此开怀,绝不愿受到任何打扰而坏了兴致,闲杂人等,该结帐的结帐离开吧!”

泣地这般发话,五楼的一众酒客又有几人愿意自找麻烦?

没有,原本虽谈不上热闹,却也有声色的五楼,很快变的冷清。泣地接过月铭递上的酒杯,笑道:“在下进入这里整整二百五十年。”千剑笑道:“我和影却不过数十载而已。”

泣地笑道:“好,那我就占个便宜,为兄了。今日实在高兴,如果千兄弟不嫌弃,不若我们干脆义结金兰如何?”

千剑爽然大笑,显然对此提议并无异议。千影举杯含笑着道:“泣兄闻名天下,不嫌弃我们夫妻之名知者寥寥,这般抬爱,我们岂有不愿之理?大哥,请!”

三人酒杯对碰,仰首一饮而尽。泣地大笑道:“哎!此事怎可如此草草了知,但为兄却独来独往惯了,却也没有需要邀请的朋友。不若便在此楼,拜托月铭老板替我们张罗准备一番。必要让天下人知道,我泣地亦有如此痛快的一天,遇敌手,逢知己!”

“一切由大哥做主便是。”

泣地开怀大笑,高声道:“来,再干!”

新铭街区,发生了大事。在雷鸣电闪,风雨交加的夜晚,放逐者中声名赫赫的泣地剑,结交了第一个朋友,同时公开举行结义金兰的仪式。这却不是件小事,尽管比起外面的真神继任而言,算不得什么。但对于放逐者群体来说,这却是了不起的大事。

放逐者们如同迷恋他们的特有的武功一般,所关注的世界面,总是自身所接受的,这跟辛德文明的模式是极为不同的,对于许多放逐者们而言,真神是很特殊的存在。但高手,更具分量。泣地是放逐者群体中无人不知的高手,被认为极有望追上杀王修为告诉的人之一。

能与泣地比肩的人物,哪岂是寻常?

放逐者群体中又多出这么两个了不得的高手,自然值得所有人关注。

是日天色黑沉时分,破坏王领地各街区,得知消息的组织帮会无论大小,凡是能赶到的,全都到了,即使赶不到的,也在拼命赶。泣地剑在新铭街区月铭楼结交义弟,这附近的组织帮会,谁敢不献上‘贺礼’祝词以示心意?

是日参与者,大多烂醉方归。十分高兴的泣地,似乎也喝醉了,被月铭扶着离去。同样高兴开怀的千剑千影夫妻,自然也是大醉而归。千剑和千影,让许多人留下深刻印象,黑色的面具,即使是在举行仪式时亦没有摘除,莫非两人都有一张丑得见不得人的脸?

月铭楼设施最为完备,面积格外宽敞的月字一号房内,搀扶着千剑千影夫妻的千雪和另两名侍女,退出房门离去,内间的宽大床塌上,和衣的两人,似因醉睡的正熟。长期服侍两人的侍女均知道,两人的梳洗工作,向来不许他人经人,即使需要,也只有千雪负责这类工作的。

千雪说是今日不需,谁也不再多作坚持。

当千雪领着两名侍女远去后,黑暗的月字一号房内,那张宽大床塌上,亮起四点朦光。原本该是正熟睡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坐起身来。

黑暗的房中,片刻后响起一声轻叹。

依郁轻手将红魅拥入怀中,轻笑着道:“怎么?”

后者轻声道:“我不是有怨言,只是为我们的遭遇叹气。安安静静的,只的我们两人平静相对,最是让人喜欢的。虽知这种日子本就没有太久,但自从你决定让出毁灭真神印记后,让我还不知觉中渴望,平静的日子能稍长些。谁料,才不过数月,凭空冒出这么一个麻烦。真是气恼的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

依郁五指穿过红魅一头黑长发,摩挲着,笑道:“无可奈何。杀了他,扰人清净的麻烦会更多。如今这样虽是仍旧无法避免日后遭遇各种因他而生的骚扰,却终究要少上许多。你的感受可以理解,好端端的冒出这么个煞星,便是我,也感叹命运无常,变幻难测。”

红魅沉默片刻,无奈叹了口气,轻声着又道:“确是无可奈何。好在此人倒也知进退,要是真杀了他。日后追寻我们试图扬名天下和证明自己的苍蝇,真不知会有多少。”

依郁失笑道:“很是难得啊,这人能活到至今不死,确实有其过人本领。以武功而论,其修为已接近人剑颠峰,假以时日一旦得悟,未必不可能成为人剑之最。今日他那最后一剑若不撤招,我便决意直接结果了他的。”

红魅轻手脱下面具,调整着姿势,舒服的倦缩在依郁怀内,轻声道:“接下来怎办呢?这人如此无赖,这般大肆宣传,要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知道我们和他结义金兰的事情。杀他又徒增烦劳,不杀他,以后还不知有多漫长的岁月里,不时得敷衍应付着他,想来都让人厌烦。”

“变了不少,学会有情绪和脾气了。只是不知,是真还是假。”

红魅红亮的双眼透出笑意,轻声着道:“我看许多放逐者的女人,都是这样的。我便学习着理解,让自己也变成一个放逐者男人的合格妻子。你若是不喜欢,我不再这样就是了。”

依郁轻笑道:“无妨。以后何去何从,再说吧。倘若因此招惹的麻烦实在烦不胜烦,那便改头换面再新生一次好了。”

红魅思索着道:“如果要离开这里,以后我们不若开间书店吧,既不会无聊,该也能避免躲都躲不过的找上门麻烦,又能天天服侍伴随于你左右,繁杂琐碎之事,大可交给千雪负责。”

依郁点头称赞着道:“好想法。”

见主意得到应允,红魅甚是欣喜,沉默片刻后又道:“这泣地,怎会突然跑来这里?按时间推算,若非他本就在这周遭,断然是不会听说我们名号,为增强实力而来。凭他的实力,即使要找,也不会到破坏王领地来找。比起外面潜修者而言,这里的高手上得台面又能有多少。”

依郁笑道:“当然不会是来这里找对手,他来这里一定有其它目的。放逐者中武功卓绝的人物中,许多被杀神和银圣神招揽座下,许多则在真神城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即使是笑天剑,也招收了大量徒弟,广泛建立起特殊威信。只有泣地剑,长年独来独往。

说他是个一心追求力量的人,却是不像的。以他目前的武功修为,与其靠杀戮增强内力,不如凭借超层次精神意识专心潜修。这其中效率差异,他不可能不懂。我倒是觉得,他更像个嗜杀之人,动手之际眼中释放的兴奋之色,明显便是那种为屠戮本身兴奋的人。

联系他的声名,可知这些年来他之所以杀人无数,早非是为修炼之故。虽如此,却又偏在追求杀戮快感中同时克制自身,至今虽有凶名,却未落入万人唾骂,无人不欲除之后快的田地,可见其智慧;面对一个无名之辈,全无轻视之心,可见其自知。

观其行,嗜杀,嗜酒,嗜色。这样一个人,除非已至空无心境,所言所行均属故意而为,否则,不该会如此多年来一直选择独来独往的生活方式。除非他有特殊的目的,如我们般,不愿惹起某些层次的人份外的关注,而不得不避免建立形成势力。”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六节 第一个朋友 下一章:第八节 旧仇(中)
热门: 镜浦杀人事件 生死翡翠湖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魔法学渣 玫瑰帝国5·白蔷薇之祭 不死神皇 我在女尊国养人鱼 豪婿韩三千 穿书后我成了一颗蛋 大完美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