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第一个朋友

上一章:第五节 热闹 下一章:第七节 旧仇(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面对那男人的询问,千影红魅轻声着道:“随便蹦出来一只小猫小狗,都要让我们认识吗?”

两名平日贴身保护月铭的女放逐者闻言脸色剧变,嘴唇几番张动,终究没能发出声响。

那男人却没有因此动怒,反倒拍掌赞叹着道:“好!你们并不认识我,也就是说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却能如此泰然自若,如此冷静,在我所见过的人中,已是极少数的个别了。这让我感到很欣慰,起码这一趟,并没有白来。”

那男人说罢,顿住,千剑和千影均没有特别的表示,那男人见状只得继续着道:“想必我来的目的让你们惊疑不定吧?不过是偶然路过,又恰巧听说了你们的事情。我这人有个不好的嗜好,对于有一定实力的对手能量,从来都不愿意放弃。能吃到的肉,我绝不会视之不存。”

“当然,你们会觉得我很嚣狂,不过,泣地从来如此。”

泣地两字一出,五楼所有酒客均色变,许多人面露惊恐之色,沉默着低垂下头。怕极了一身修为会成为被猎取的目标,其它人则又惊又疑的朝泣地投以注视。

泣地沉声着道:“废物不需要恐惧,让我感兴趣的从不是你们这些人,该离开的记得结帐,不愿离开的,最好别制造出让我讨厌的声响,我虽不爱静,却也不喜欢喧哗。”

一直眺望着窗外雨幕的千剑,此时轻手放落酒杯,冷哼着道:“泣地大名,倒是久闻了。到底有多少本事,却也让我难得有兴趣见识一二。彼此都有意交手,去外面战吧。我不愿稍后事了之后,见到这里沾染上败兴的血污。”

泣地大笑着道:“在我面前说这种话的人非常多,结果他们都死了。我很宽容,你的女人身材非常出众,罕见的好。让她伴随服侍我半年,我可以放过你们,让你们修为得保。如果你拒绝,废了你后,我相信你的女人仍旧是愿意跟随侍侯左右。”

千剑起身,冷哼着道:“能活的回来再说吧。”

千剑说罢,身形一闪,飞跃穿过半开的窗口,没入风雨,泣地身形朝前急掠,紧随穿出,大笑道:“哦?竟不两剑齐上?那对我而言,全无乐趣可言了。”

“凭你也配?”

待得穿出窗口,迎接泣地的是一片连绵紫红剑影,每一道剑气均穿梭于雨滴之间的空间,如凑巧,又如蓄意而为。夹杂在漫天坠落的暴雨中,乍一看,那紫红的剑气亮光,仿佛本就于雨为一体,仿佛本就是下着这种奇特而美丽的雨。

泣地右手掌中不知何时多出柄长细窄薄短的利剑,迎着扑至的紫红色能量剑劲雨幕,毫无花巧的刺出。

漫天紫红剑气,随着泣地的出手,无不被拨挑的朝周遭偏飞远去。身在半空的道人影,在紫红剑气能量几乎尽散后,终于纠缠在一起。一长一短两柄利剑剑身,一次次紧密沾连,复又扭动,圈圈由疾动气劲带出的亮光芒,无声的偏飞,绽放,犹如爆开的烟花一般,灿烂非常。

月铭楼一至五层的窗门,陆续被人推开,窗边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其中有不少女人,在这种时候为能尽量看清楚雨空中的激烈交战,浑然已没了心思在乎周遭围挨逼挤的是否同性,自身那些不得被虽然触碰的部位是否仍旧如平日般维持着安全距离。

五楼的酒客们,同样如此。唯一未被拥塞的窗口,便是那桌面由宝石镶嵌着千字的特殊座位了。千影和千雪,倚窗而立,静静注视着雨空中的战斗。原本该是进去更衣的月铭,却在此时,仍旧穿着方才那套衣裙,匆匆奔近,一脸焦急担忧的朝窗外望去。

波纹状的紫红,黑灰气劲圈圈扩散,而后弥消。频率极高的剧亮气劲冲撞能量,一次次散发出刺人双目的亮光,而后又暴散出摧残彩光,湮灭消逝。在雨空中连续交击千招,两柄剑却始终未曾正名捧撞,只是那覆盖着离地高空大片空间的层叠剑影,却是不断冲撞在一起,继而消弭,再生。

两人终于落回地面,各朝对方疾刺一剑,均被避过。错身而过的两人,稳握着手中利剑,背对着身侯敌人,一时间均没有动作。场面陷入沉默,半空中被两人带出的无数剑气虚影,逐渐消弭散尽。

撞击着地面,屋顶,墙壁的暴雨发出连绵不绝的淅沥声,若不是雨幕下站着两人,但看这雨,仿佛一切均如这几日般,安静无异。

知晓泣地身份的五楼酒客中,不少人交谈评论着。声响不大,却足以让正观瞻着的死楼酒客依稀听清,于是,很快整个月铭楼上下,都知道此刻正在进行的决斗双方是放逐者快剑泣地和新铭第一快剑千剑。

这一消息的散开,让原本极少数仍旧独坐独饮的人,亦按耐不住的纷纷穿出窗口,稳立楼缘处,神色专注之极的观察着距离数步,背对着背的交战双方。

月铭的紧张和担忧,完全可通过那只紧抓窗沿的右手看出。果是如此,泣地提出希望一睹月铭舞姿之时,便让之忧心不已。倘若待月铭出来,双方已动上手,甚至千剑千影已败亡,那么这亏不仅得沉默接受,还得赔笑反对泣地道不是。

“战况如何?”月铭忍不住脱口询问道,方才的交手,却是没看到的,即使看到了,也未必看的清。但从周遭人群的反应和议论听来,两人方才确实已交过手,千剑仍旧站着,全身上下无丝毫血迹,便是说明未曾因此受伤。

一名女放逐者注视着下方的眼神半点不移,口中却丝毫不敢怠慢的回答道:“似是平手,难分高下。方才空中那片刻,虽然我亦看不清两人的剑气到底交击多少次,但凭那气劲波动判断,绝不少于两百剑!”

女放逐者的话多少让月铭心安不少。两百余次剑气交击,并不表示过了两百余招,本事高明的放逐者,瞬间所能击出的剑气数目,少则几十,多则上百甚至数百。

有的招不过只有一剑,有的则可有几十,几百。但无论如何,这般正面交手过后,千剑未受丝毫伤势,怎也说明即使面对泣地千剑再不剂亦不至于不堪一击。千影未曾出手,倘若两人合击,未必便胜不得泣地,这足以让月铭感到心安了。

千影倚立的身姿仍旧如常,那张戴着面具的脸,微仰着,晶片遮挡下的眼神让人看不具体,但隐约透出的光亮仍旧让月铭认为,千影此刻仍旧平静的不见有丝毫担忧和紧张。

月铭突然生出一股冲动,很想扯开千影的宽大披袍,拽掉那张黑色面具。很想看看,千影的真实,到底有怎般的风华容貌,怎般傲人的体态,怎般独特的神情……

这只是一闪而逝的冲动念头罢了。

一声轰隆隆的雷鸣声响过后,雨似乎下的更大了。

泣地紧了紧手中的剑柄,犹豫半响后,终于还是决定,再出一剑。方才半空中的交手,千剑那丝毫不逊色甚至更可怕的出手速度,让泣地为之震惊。但方才半空中,千剑是占了先机的,这让泣地无法全力施为的发动攻击。自然不愿就此罢手甘休,倘若继续战下去,会如何?

泣地偏有没有太大把握。

泣地终究还是动了,手中短剑带起一片雨幕,化作夹带强劲内力的雨墙,朝依郁压上,手中那柄剑,环身体划出半个圆,紧随雨墙之后,朝那紫红色气劲覆盖的身影疾扑刺出。

飘坠落地的雨,形成一个圆,朝四面八方扩散飞射开,夹杂着无数道细小的紫红线芒。两柄如同划破虚空的利剑,分别带出两道光影,朝对方疾飞扑出,剑未至,两人剑气激荡带起的雨幕,已纷纷撞击在一起,爆成团团雨花,化作更小的水滴,散飞。

手中短剑已然刺出一半的泣地,急速抽身后撤,凌空几个翻身,带起一串虚影,双足稳稳落地。千剑刺出的剑已同时凝在半空,未作追击。许多人发出唏嘘声,更多人茫然不解,待听得其它人的感叹后,心下亦觉可惜。

这一剑双方竟几乎同时撤招了,这不是大多数观战所希望看到的,胜负该由生死分,该由剑分,该由血结。

泣地手中的短剑,不知何时,消失在掌中。长笑着道:

“好!好剑!新铭区第一快剑果然名不虚传!我泣地纵横多年,从未将谁的剑放在眼里,即使是笑天,亦只恨闻名而不得相遇,对于他的真实本事,无从断言。但你的剑,却让我不得为之赞叹,这一战继续打下去,亦难分胜负,到最后极可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酒逢知己,剑逢敌手,人生两大幸事,快事!过往从无可谓朋友的同伴,皆因无人配为朋友。但今天,却极希望能得到你这个朋友!也是这柄泣地剑的第一个朋友!”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五节 热闹 下一章:第七节 旧仇(上)
热门: 法蒂玛预言 灾厄纪元 侯卫东官场笔记2 心理罪·教化场 拐个皇帝回现代 刺客信条:启示录 名侦探的咒缚 巧克力游戏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九州·白雀神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