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不该出现的人

上一章:第一节 了不起的来客 下一章:第三节 战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红魅话音落罢,右袖口朝桌面拂拍,桌面发微微一震,原本镶嵌其中的几十颗宝石,纷纷跳起,自行排作数列。朝月铭身前疾飞而至,待的靠近一脸惊恐状的月铭身前时,突然尽数失去力道,轻而不缓的朝下坠落。

最后排成三角形,堆立着。

月铭连忙开口道:“得以有幸招待三位高人,是月铭楼的荣幸,万万是不敢算计这些身外物的。”

红魅不以为然的道:“千影千剑虽非富甲一方,却也不致在乎这点钱财,开店做生意,岂又不收钱的道理?”

月铭闻言轻声着道:“这便是月铭楼对三为表达诚意其中最微不足道的部分。”

早已坐定却沉默不语的依郁此时终于开口道:“罢了,不必为这等小事纠缠。你希望的不过是我们能代替白鸳鸯让月铭楼在新铭街区内有立足自保的依仗而已,这并非什么了不起的难办之事。

但我们千影千剑也不是凭你几句甜言蜜语和租借供我随意玩弄就可收买的,想让我们作为月铭楼的依仗,月铭楼的收入我们须占一成。这条件并不过分,因此也不存在回旋的余地。”

月铭想也不想的脱口应允道:“确实公道,由此足可见三位的侠义心肠,此外月铭楼的一切,只要三位需要,无不可随意支使取用。”

红魅接话道:“现在,上酒菜吧。另外关于今日一战之事,希望能在最段时间内,以最详细真实的过程叙述,对外传播开来。”月铭会意点头应着道:“月铭自会办妥,绝不会让三为高人失望。不知三位,该如何称呼?”

“千剑,千影,千雪。”

月铭楼五层,从此开始多了一张桌,桌上以九十九颗宝石镶嵌着一个大大的‘千’字。这等珍贵之物,竟然如此张扬的镶嵌于饭桌之内,竟不怕被人盗窃么?

换作寻常,自然挡不住本事过人高手前来窃取。

但新铭街区以及附近,无人不知那成名数年,威名赫赫的白鸳鸯双刀,一齐败在千剑一招之下。其中详细却偏有简短的战斗过程,让许多人赞叹千剑千影夫妻的可怕同时,亦生出畏惧或崇拜之心。

当然,并非人人如此。从月铭楼传出的所谓消息,在许多放逐者认识里,真实度自然大打折扣,这些人相信白鸳鸯败了,却是很难相信两人联手会走不过一招。即使同在新铭街区的有名高手之间,从来都会互相攀比,更别说与之接壤的其它有名人物了。

这些人中,从来不乏试图挑战其它有名人物,进一步抬高自己的存在。威名非同一般的白鸳鸯,自然是这些人的目标之一。事实上,每年都会有这样的人物,因为各种理由,跟白鸳鸯交手战斗过。只不过,从来没有胜利者而已。更多的人,却没有贸然的出手挑战,自然有许多理由。

或是时机不当,或是把握不足同时顾惜自身好不容易拼打建立起的名声而安兵不动的。这类人,只有通过许多的旁观或是耳闻,得以生出较大把握时,才会化之为行动,对目标挑战出手。当然,这种把握的真实性,不尽相同。

如今,是许多人认为的好时机。白鸳鸯败了,这些高手不相信白鸳鸯夫妻同时败于别人一剑之下,因为信服白鸳鸯的实力。尽管未曾见过闻名的泣地快剑,但这些认为时机成熟的高手们都相信,即使是泣地的剑,也没有能力一招之间败白鸳鸯夫妻双刀。

泣地都办不到的事情,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夫妻剑如何能做到?当然做不到,传闻当然是假的,当然是月铭楼故意夸大的消息,对于月铭楼而言,这么做的必要性虽然不太多,但却是理所当然的必然。

整理出了这一系列合理的推断,这些人都认为,眼下是好机会了。无论白鸳鸯过去如何,但如今败了,无论是大意败亡,又或是战败。那都说明白鸳鸯并没有原本定位的那么厉害,因为是失败者。

于是,在月铭楼前。接连半个月来,一共出现了二十四场决斗,这些决斗其中十四场由千影出手,另外十场则是千剑出手。但无论是这对夫妻中的哪一个出手,决斗的结果都在瞬间敲定,均是一剑。

白鸳鸯夫妻败亡的真实情形如何,外人不得而知。但这二十四场决斗,却是公开进行的,在许多双眼睛的注视下进行的。挑战者,无不是新铭街区或是周遭街区负有盛名的高手。

于是,新铭街区第一剑的荣誉头衔,被公认,在没有附近的高手,敢来试其锋芒。再数批因挑战而败亡,心怀不忿者之密友,纠结着人手,或是带领着组织前来。最后说是被杀得落荒而逃,组织人心溃散,名存实亡,或是被尽废修为后。

便是新铭街区最具势力的三大组织首脑,亦分别亲身驾临。便是最后招安不成,亦没有任何一个因此翻脸,反倒公开宣称与千剑结为知交。第一剑之名,变的更稳固,难以动摇。

月铭楼上那张由宝石镶嵌大‘千’字样的桌子,地位被承认。再没有人将打这九十九颗宝石主意的念头付之行动,许多勇于尝试者的下场和那逃不过的快剑之威,便是烙印,比之几十名高手围守更具威震力的烙印。

任谁都相信,千剑千影的第一剑之名,如非常人物,绝不可能将之动摇。

这样的非常人物,终于在一个大雨倾盆,电闪雷鸣的天候里,出现了。

幽幽跟随着尸王,在离开死亡神大陆后,首先去的地方并非毁灭神大陆,而是战神大陆。一来,通过地牢可直接传送到达;二来,这本是尸王的打算。

到达地牢后,尸王在十天内挑选了五个合适的载体,三男两女。将在此地修炼的五人咽喉,咬穿,吸收罢了血液,以特殊的咒文让五人的尸体不致消逝。

而后,尸王用了一个月工夫,改造这五具尸体,赋予他们特殊的精神意识,赋予他们强大的力量,以耗损自身功力为代价,制造了五个智慧极不一般的属下。

然后,放走了五人。

这让幽幽不解,但却终究没问。一直得意等待幽幽开口询问的尸王,终于在前往仙踪林大陆的路上,放弃了指望,主动开口道出了缘由。

“过去在战神大陆引发的骚乱,不过是最低级的方式。当时的我岂会下足血本,真替血狂打天下?他不配,若非契约的缘故,他早已先被我毁灭。在地牢中你看到的,才是我尸王最可怕的能力。

那五个一级血液吸收体具备强大的基础能量,同时具备极高的智慧,凭他们对战神大陆本身的熟悉,会自发的为吸收更多血液,强大自己而隐伏,杀戮,制造更多比之低级的血液吸收体。他们会懂得小心谨慎,在不久的将来,战神大陆会隐藏一批数量和战斗力非同凡响的血液吸收体存在。

紧接着要去的是银圣和杀神,毁灭三地,用的是同样办法和手段,不过毁灭真神会收到更多的一级血液吸收体这大礼。当必要的时候,这些建立暗势力存在的血液吸收体一齐暴露在光明中时,就是毁灭神大陆内忧外患那刻,有它们在,便是我带着你硬冲进神城,不待我的奴役们全部被消灭,他们已经被我毁灭了。”

幽幽语气冷淡的道:“哦。你以前唠叨的曾经差点独身毁灭一个真神城,就是这么回事?真会吹牛,明明靠很多手下。”

尸王理所当然的道:“奴役本就是我所创造,当然是我独战真神城,有何不对?”幽幽自然没有兴趣纠缠这种话题去跟尸王争执,自顾飞移着玩弄手中启雅神箭,沉默不语。

待得进入仙踪林大陆范围后,幽幽收起背后黑灰色的蝶翼,如尸王般套上早已准备好了的放逐者披袍。

战神大陆通往仙踪林的道路上,来往的勇者数量已然远不及多年前那般热闹了,更不如多年前那般单一了。如今,不仅有战神大陆的人,更有毁灭与者,死亡与者以及放逐者。

但长年积压的惯性决定,其中最多的,仍旧是战神大陆的勇者们。

由于黄沙区怪物消逝的缘故,来往出没此地的高阶级勇者,已经十分罕见了。因此,来往的人群见着高空飞过的背展巨大蝶翼的与者和夺者时,免不了驻足仰头观看,目光所显露的情绪,大多却是一样的。

这虽不常见,却也不致罕见。尸王和幽幽自然没有看的兴趣,两人埋首自顾前行,谁料正此时。高空中那名夺者,惊呼出声喊叫道:“是你!”这反常的态度,不仅吸引过身旁与者的目光,也吸引着道路上驻足观看的人群。

几乎所有的目光,齐齐转至道路上,幽幽和尸王所在的位置。

那夺者的惊呼声,本是冲着这里的。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节 了不起的来客 下一章:第三节 战斗
热门: 戮仙 代体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青发鬼 幻剑灵旗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二·咒俑 沉默的证人 反派帮我搞基建 冰龙 房产大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