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隐者

上一章:第八节 海阔天空 下一章:第十节 白鸳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但尸王却似已习惯,只是轻声着道:“我已没有精力更不可能再耗费时间和心血制造多一个懦夫,你最好仍旧遵守契约的协议。如今影幽已被其拐带离开,协议中的时间内,你必须亲身陪伴我一并外出战斗!”

“哦。”

尸王闻言,脸色好看了许多,亦平静了许多,轻声着道:“即可出发,凭我们两人,足已!其它的废物和蝼蚁,便是去了亦无多大用处。”

尸王说罢,便欲转身离去,幽幽却突然开口叫住着道:“你会不会烹制食物?”前者愣住,转身,以后不解的道:“我怎会屑于将时间和心思放在这些事情上?”

“那我以后吃什么?”幽幽语气冷淡的反问道,尸王闻言,愣住。是的,幽幽更不屑于花费时间和精力却学习这种技艺,死亡神大陆绝大多数追随者,是不食用放逐者和战神大陆兴起的那类植物和肉类熟食的。

因此,自然也没有如其它四真神大陆般到处可见的店铺,两人日后出没于四真神大陆,亦是小心翼翼的潜行,怎可能大张旗鼓?这种情况下,便是有宝石想买,也未必能保证食物的稳定性。因此,倘若仅仅两人外出,那是决计不行的,幽幽不喝血。

尸王愤怒道:“带上一个孱弱的只会烹制食物的蝼蚁又有何用?一场战斗,便未必能活得下去!”

“那分开走。”幽幽回答的语气仍旧冷淡,却有股不容改变的坚决。

“带个吧!”尸王无奈,终究决定带上一个累赘蝼蚁,专门为幽幽烹制食物,谁料幽幽脱口而出道:“你自己说带上也没用,能量被人杀空了,还不是得回神殿里被禁锢,而且跑的又慢,出现意外怎么跟得上我们?还要我们回头找啊?”

尸王哑然,顿时结舌,这本用以反驳幽幽的话,沉默半响,脱口而出道:“那你想怎样?”

“分开走啊!你怎么这么笨。”

“不可能!倘若分开,将你留在此地有何用?要的就是你那独扫千军的战斗力,辅以我强大的能力,足已保证你的安全,让你时刻发挥最强大的杀伤能力,离开了我,你如何面对大批亚神的围击?”尸王断然否决着道,幽幽语气冷淡的道:“那你想办法吧,跟着你要饿肚子,我才不干。”

尸王顿时作难,这有什么办法可想?死亡神大陆实力卓绝的死亡与者不是没有,但能跟上两人移动速度的,在四神军团脱离后,决计不存在。便是其中与者的佼佼者中,也没有谁懂得烹制来源于放逐者的古怪食物。

解决的办法放在眼前,尸王当然不可能因此制造一个影魅,更不可能因此耗费更多的时间去培养一个既懂烹制食物又具备能跟随两人能力的超级高手。要么让幽幽自己学习烹制食物,要么,尸王自己去学习。

后者本是不可能的,但当前者更不可能的时候,尸王的不可能只有变成可能,于是,尸王花费了三天时间,学习了烹制。这等简单的事情,尸王原本只需要半日工夫,便已解析掌握了的,谁知,因全无实践经验的缘故,其中尺度理论上明白,操作中却无法做到完美。

成品,被幽幽神态冷漠的仍回盘碗否决。于是,尸王不得不多余耗费两天半的时间,施展那惊人的身法和出手速度,对各类食物进行了千万次的实践积累。

直到幽幽点头,觉得可以下咽时。尸王学会了烹饪,怀着迷茫,无奈,和愤慨的情绪,领着幽幽出发离开了死亡神城。

尸王为什么要学烹制食物?众神之殿的强者传记典籍记载中,尸王的传记中被观察者们添加了这条疑问。莫非,烹制中藏有力量技巧的奥秘?这是观察者们一致浮起的答案和揣测,于是,这揣测作为注释,被添入传记之中……

相较于同样离开了神城的依郁和红魅而言,后者的处境实在好上太多了。

红魅可说是无所不能,无所不会的。据红魅说,当初创造培育者时,都根据对象决定培育者所需要学习和具备的能力,其中具备能力最多的,首推便是红魅和幻迷,其次是诱惑,再次之是王虚,银迷是其中具备能力最少的存在,因为被叛定认为,跟随在战神黑龙身边,不需要太多,如同银璃的存在般即可。

烹制食物当然也是红魅的强项之一,更何况两人更带着名仆从红左使,红左使自发的接下几乎所有的杂活,更诚恳的请求学习对食物烹制的能力。红魅应允了,当然,很长一段时间内,红左使只能作食物给自己吃,也必须如此。

红魅亲手烹制的,怎可能让红左使这个仆从身份的存在享用?依郁当然选择直接享用红魅所制好的现成美食,至于红左使的许多努力和尝试,圣仙剑依郁从没有习惯以胃难受的代价收买仆从,尤其这种明显做了一次就得次次做下去的自虐,那是决计不干的。

红魅也没有这种习惯。

红左使独自食用着经过多日锻炼,已决计不会难吃的烤肉,语气恭谦的道:“主上,冰封大陆怕是没有合适的隐所。况且此地毕竟是冰封女神的领地,虽然冰封女神几乎从不理会所属领地,但万一因主上过强的能量波动将之招惹出来,却也难免麻烦。况且此地,人来人往,恐非理想。”

依郁失笑道:“谁告诉你我们打算在这里寻找隐居之处?”

红左使哑然,离开神城前,明明便是主上亲口说的,要寻找新的隐居之所,如今却又怎的这般问呢?红魅平静的接话,消除了红左使的疑惑,“寻找隐居之地,并非迫切,亦并非唯一的可能。来这里不过是赏雪散心而已,以后不许再这般胡乱猜测认定。”

“是,谨尊主上教诲。”红左使既恐慌,又歉疚的应着道。

红魅微微点头,作满意状。双掌中不知从哪里隔空吸过一块看似干净的冰块,稍一运功,冰块便化作寒水。红魅口中快速念动着毁灭法束咒文,施展着小形黑暗魅力,凭巧妙的运用技巧,借其排斥异能量的性质,将双掌中冰所化的寒水杂质尽数除去,这才小心的将寒水注入依郁面前的酒杯。

后者端杯,神色迷醉的深吸口气,轻饮入肚。感叹着道:“很久之前,我就知道芙清的饮为何一直不好卖,因为那味道太平淡,淡的如同清水。我却是非常喜欢。”

红左使不知如何接话,却也不认为应该接话。红魅轻声着道:“但你早已经只爱喝冰雪所化的寒水了的。”

依郁眼现追忆之色,想起最后一次前往极北大陆时,因环境和条件所限,红魅就地取材制作化出的寒水,那一刻起,便再不爱饮酒与其它味道各异的液体了。

“不早,只因体会到极北大陆雪的味道。有人比我早太多了,过去这么多年,我才能用自己的体会回答那记忆中遥远的问题。你们知道,雪是什么味道么?”依郁说着,突然以询问的眼神投向红左使和红魅。

“回禀主上,红不知。”红左使的语气透着惭愧,却也透着迷茫。

红魅沉默不语,如同未闻,自顾替将依郁杯中的寒水满上。后者轻笑着道:“红魅,比起当初,现在的你像多了。”

红魅报以微笑,轻手拍去飘落在依郁发上的积雪。一阵特别凛冽的寒风骤然吹过,卷起地上的雪花,吹乱三人的发。

“既然寻不着理想之地,不必寻了。教授些放逐者与红左使,一并变成放逐者吧。”依郁轻描淡写的语气,丝毫不受凛冽风雪的干扰影响,清晰传入两人耳中。

“是……”

红魅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一直让依郁不解,但从没有开口问过,因为没有必要。其实不止红魅具备,所谓的培育者,似乎全部具备这种力量,明明从诞生就拥有伪真神印记的他们,在当初被人发现时,比如当初被雪拉发现的红魅,便没有被其察觉到所具备的印记。

当然,亦可能是雪拉本就察觉,却没有告诉依郁,但这推断,在依郁继承毁灭真神后仍旧没有察觉到时,便已宣告很难成立。现在,却是有必要问了,三人均拥有神之印记,倘若装扮成为放逐者,试图避免被其它亚神和真神察觉到真实身份,这种隐藏的能力,必须具备。

面对依郁不解的询问,红魅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这不是能力,也不是特殊功法,具备父王或是尸王意识波动形态诞生的灵魂,均有完全藏匿神之印记的能力,只有对神王不存在作用。这是无法教授的,不过,如果蓄意而为,处于我周遭一定范围的神之印记波动,均能被隐匿,让其神无法察觉,便是对尸王,亦同样有效。”

“幸亏我耐心不错。”依郁轻笑着如是道。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节 海阔天空 下一章:第十节 白鸳鸯
热门: 新参者 最强弃少叶默 基因黑客 迷雾山庄 球场狂徒 G少年冬天的战争:池袋西口公园7 人性记录 历史的尘埃(死灵法师的仆人) 大祭司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