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二更)

上一章:第二十章(一更)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什么人能够悄无声息地将信放在安书离的马车上?

安书离的马车,除了有车夫,也是有护卫的,可见,本事不小。

云迟打开信,苏子折信的内容十分嚣张,若非苏子斩命云暗提前传回了话,他心中已有了谱,还真会被这封信气的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他攥紧信笺,对安书离说,“你身边的人,可都查过了?”

“我见到这封信,当即就查过了!”安书离叹了口气,“这信据说是凭空出现的,就连暗处的暗卫都没发现,说是没看到什么人靠近马车。”

云迟眯了一下眼睛,“凭空出现一封信,也不是不可能。”

安书离看着云迟,“殿下的意思是……”

“苏幻的母亲,有南楚宗室的血脉,也有南疆王室的血脉,不太远的距离,隔空悄无声息地放一封信,还是不太难的。”云迟道。

安书离心神一凛,“这人得除去!”

云迟点点头,“我今日,便去苏氏族中走一趟。先帝待宗室不薄,父皇待苏家亦不薄。身负宗室和南疆的血脉,如今却反过来帮着苏子折,无非是为了她儿子苏幻,本宫当日言而有信地放了苏幻,倒是放出麻烦来了。”

安书离问,“殿下是打算就这样光明正大地去苏家,还是暗中前去?”

“光明正大地去。”云迟道,“这便去。”

“殿下可用下官陪着?”安书离又问。

“不必!我自己前去。”云迟摆手,对外吩咐,“备车。”

福管家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殿下小心!”安书离想了想,还是不放心。

他实在不敢相信为了儿子连皇上都敢害的人,有什么是为了儿子做不出来的。

云迟点点头,“放心,本宫自有办法。”

当初,南疆要和亲一位嫡出公主,皇室没有合适的皇子,便从宗室里挑选了一个宗室子,南疆便也不送嫡出公主了,退一步地送来了一位庶出公主。先帝为那位宗室子封了平郡王。

那位庶出公主倒是个很好的人,嫁来京城后,与平郡王夫妻相处和睦,生了一女,但夫妻二人短寿,在女儿未曾及笄,便先后得了病,撒手人寰,还是太后念在孤女的份上,很是照应了孤女,接到宫里养了一阵子,后来看中了苏家族中的一位公子,太后做主,将她嫁去了苏家,生了苏幻。

算起来,她一个姑娘,是得了太后庇护的皇恩。

南楚建朝以来,四百年里,从未曾亏待过宗室宗亲,虽有照拂不到的地方,但也尽力安置妥当,云迟监国后,也未曾对宗室动过干戈,睁一眼闭一眼。

今日,他是第一次对宗室中的人找上门,他先找了在宗室里德高望重的一位老郡王,然后,将事情简略地说了,老郡王德高望重必有他立身受人尊重的道理,嘴巴是个严的,人是个不糊涂的,云迟也不怕他传出去,他听了云迟的话,看到那封信,气的不行。

谋害皇上,这可是大罪,跟着反贼想要谋反,更是罪无可赦。

他当即对云迟说,“太子殿下,老夫陪你去找她,这个糊涂的东西。她只记着有个苏家的儿子,难道就不记得自己姓云了吗?”

云迟深施一礼,“劳烦叔公了!”

于是,老郡王陪着云迟,去了苏氏族里,没刻意掩藏行迹,倒也没大张旗鼓。

自从武威侯被云迟请去东宫做客,苏氏一族有能力的人分了两批,一批支持苏子折,一批支持苏子斩,二人离开后,苏氏的人几乎都被带走了。

如今族中人,只剩下老的老,少的少,大多数都是妇人。

云幻母亲早先不知道儿子在做什么,以为他被苏氏族里送进了皇室暗卫营里,以武博个前程,后来知道后,也管不住了,云幻要安排她离京,她说什么也不走,每日在佛堂礼佛。

昨日,收到了苏子折命人送给她的信,言:她若是不出手,就杀了她儿子。

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她挣扎之下,自然受了威胁,于是,今日出手,凭空将那封信送去了安书离的马车上,安书离得云迟器重,见了信,自然给他。若是云迟公然天下休妻,她自然不必对皇上出手,也能保全儿子,若是云迟不受威胁,是选皇上还是选太子妃,那便不是她能管的了。

但她没想到,云迟会这么快地找上她。

她虽是宗室女,但总归是嫁入了苏家的人,这些年,在苏氏族中一大家子人里过的不起眼,早些年,她还年节时候进宫看望太后,自从丈夫早亡,她没打算再改嫁,便常年在府中礼佛,怕自己的寡妇之身在年节时惹人晦气,便也不进宫了,在府中吃素斋,虽未遁入空门,也算是半个出家人。

她以为,云迟没那么轻易会想起她,而单凭一封信,她虽出了手,但也没沾染那封信,单凭一封信,她没留痕迹。

所以,当佛堂的大门被打开,阳光从外面照进来,她回转身,看到了立在门口的云迟和宗室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郡王时,惊的心怦怦地跳了好一阵。

“姑姑安!”云迟看着她,面含浅笑。

她看着云迟面上的笑,听着他的话,脸色渐渐地惨白一片。

她自小在太后身边待了一段日子,又是宗室女,云迟称呼她一声姑姑,倒也不框外。框外的是,这声姑姑她当不起。

“佳敏,你糊涂!”老郡王怒喝了一声,“你意图谋害皇上,威胁太子,你可知罪!”

云佳敏说不出话来,慢慢的,扔了手中的经书,跪在了地上。

“你那个孽子在哪里?”老郡王走到她面前,气的恨不得踢她一脚,将手中的信砸在了她脸上,“你看看你,你干的这叫什么事儿?你可知道那一夜他策反太祖暗卫谋乱,太子殿下饶了他一命,放了他一马,如今你又来恩将仇报,你可还是个人?”

云佳敏一言不发。

老郡王气恨地说,“你倒是说话啊?哑巴了?你整日里待在这佛堂,诵读经书,你诵读的是什么经书?你心中可有仁善大义?可有慈悲心肠?一心向佛者,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扑罩灯。你呢?你儿子跟着人一起作恶,要毁了南楚的江山社稷,你为了你儿子连你的出身都忘了吗?你如今可还拿着郡主的俸禄,吃着朝廷的奉养呢?你可知道廉耻?”

云佳敏闭上眼睛,面如死灰地说,“我自知罪责难逃,请太子殿下赐我一死。”

“赐你一死?”老郡王怒气冲冲,“让太子殿下赐死你,都便宜你了,也脏了他的手。”话落,他伸手指着她,“你既无话可说,就自己以死谢罪吧!”

云佳敏动了动嘴角,终究是无话可说,她点点头,伸手拔了发上的珠钗,刺进了自己的脖颈里,瞬间,鲜血如注,她睁开眼睛,看着云迟,漏风的气嗓,依旧求了一句,“太后于臣妇有恩,臣妇本也下不了手害皇上,本以为太子殿下会休妻……臣妇没料到……臣妇求太子殿下……看在我干脆死的份上,再见到苏幻……饶他……一命……”

“你还敢为你那孽子求情?”老郡王气的紫青了脸。

云迟终于说了第二句话,“他若是不再帮苏子折,撞到我面前,本宫便饶他一命。若是他死不悔改,本宫也无法答应你。”

云佳敏得了云迟这一句话,已知足,这才闭上了眼睛。

老郡王感于云迟心慈,又气又恨中看着倒在血泊里的云佳敏,也颇受伤害,“这个丫头,本是个好的,只是可惜,当初将她嫁到苏家嫁错了。太后和我商量她的婚事儿,彼时都觉得挺好,谁知道是这般……”

“谁都不是圣人,谁都不能料到将来事,叔公莫自责。”云迟对身后小忠子吩咐,“传本宫旨意,厚葬佳敏郡主。”

人简单地自己认罪而死,倒也值得他吩咐人厚葬。

小忠子应是。

老郡王本就对云迟喜欢,如今见他心怀宽广,更加欣慰。

二人出了苏氏族中,分别时,老郡王对云迟问,“殿下,安阳王府与安氏一族近来闹腾的热闹,殿下是否准备插手?”

京城这一大摊子事儿总算理完了,写着都替殿下累的慌,明天都扔给小离子,出京~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一更)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一更)
热门: 琉璃美人煞 极品家丁 粉妆夺谋 三寸人间 谍影风云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花颜策 异世邪君 剑徒之路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