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二更)

上一章:第十章(一更) 下一章:第十二章(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安书离后知后觉地已料到,但是云迟这般确定地说出来,还是让他想吐血。

京城刚平稳,一摊子事儿,尤其是他刚颁布了太子七令,诸事待操办,他宰辅的日子也刚坐上没几日,还没彻底熟悉全部接手过来,他即便不要命地忙,最起码还要忙上最少两个月,尤其是开春了,黑龙河已化冻了,他有修筑川河口堤坝的经验,还要遥控安排操心修筑黑龙河堤坝之事,他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啊!

太子殿下不走还好,有他坐镇京中,他就算拼死拼活再忙活两个月,也没意见,毕竟,他比他更忙,一国太子,忙的事情更多,总比他这个新上任的宰辅忙累。

毕竟,身份摆在那里,该他做的主办的事儿一样都少不了。

他这个新上任的宰辅上面,好歹是有他顶着的。

但是如今告诉他这么忙的目的是他真要离京,他看着云迟笑,他一点儿也笑不出来,他快哭了。

他离京后,所有朝事儿,岂不是都砸在他的这个宰辅身上?

那么他再抓谁顶在头上?

皇上如今还昏迷不醒呢!

诸皇子们,除了个五皇子,其实大多还是不堪大用的,五皇子也嫩的很,做不了云迟这个身份该做的主,只能他咬牙来做。

他苦着脸看着云迟,有气无力地说,“殿下真要亲自去找人?既然您决定要自己去找人,早先颁布什么太子七令啊?”

自从颁布太子七令后,全天下的目光都看着京城,看着太子殿下,看着他这个新上任的赵宰辅,半分错都出不得,否则本是好事儿,没准哪个环节出错,就弄成了动荡,忙死个人。

云迟笑看着他,知道他满腹郁气,他反而笑的和气没脾气,“只有全天下的目光都盯着京城,才谁也不会想到我会在这时候出京。”

安书离噎了噎,“您可真会想。”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如果他不是新上任的宰辅,他不顶着这诸多的事儿,也觉得这时候确实太子殿下想的对。

可是他的太子七令将全天下渲染的看起来一派诸事待兴的模样,实则内里如何,只有他们清楚。诸多弊端,污秽结网,肮脏看不见的怕是在朝野上下积存了三尺深,这内政外政,要真正理起来,何其不易?

他想给云迟跪下说,您若是走了,这一大摊子事儿,臣顶不住啊!

可是,看着云迟笑着的神色,心中明白云迟心里清楚的很,还用得着他提醒?明知道不能为而为之,怕是他忍耐的极限了。

他已经忍了这么久,没出京,没找太子妃,如今,不想再忍了。

也许,在那日充满血腥的夜晚,他亲自亮出了剑,斩杀了数百被策反的太子暗卫,只放走了一个云幻,便下定了决心,所以,力排众议,提了他越级而上,成了如今的官拜宰辅,就是等着他将这宰辅之位坐稳个差不多,就扔下一堆事给他,然后离京去。

安书离叹了口气,又叹了口气,说,“程顾之不出意外的话,算算日子,今日该进京了吧?”

“嗯。”云迟点头,“就在这两日,本宫派人盯着了,路上没出意外。”

安书离稍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总算来一个能用的。”

云迟微笑,“他若是熟悉京城,入朝上手,最少也要十天半个月。”

安书离脸色又垮了。

云迟笑着说,“苏轻风和苏轻眠兄弟也来了。”

安书离没多少精神,“那还不都一样?十天半个月,好大的事儿了。就算适应京城了,上手了,真正拾起来,怕是要一个月了。”

云迟点头,看着他恹恹的神色,好笑着说,“不过你也别担心,本宫破格提拔一人入朝,可以帮你分担一二,这个人,立时就能上手。”

“谁?”安书离疑惑,这些日子,他每日甚至每夜都与云迟坐在这书房里见一波又一波的官员,络绎不绝的,破格提拔的,平级调动的,一日三升的,半日三降的,甚至是直接罢官免职的,都见了不少,但他觉得没谁能帮他一起顶着。

“赵清溪!”云迟说出这个名字。

安书离猛地睁大了眼睛,“赵府小姐?她?”话落,他不敢置信地看着云迟,“太子殿下这哪里是破格提拔?这是破了祖宗规制,启用女子为官啊!”

这事儿在南楚历史上没有,在别的朝代,倒是有,只不过太遥远,记入史册的也不过那么零星的一二人三四人,不能再多了。

近一千五百年来,各朝各代,都没有女子为官。

这个遥远,可是一千五百年前,那是个诸国争霸天下的年代,女子为官不稀奇,但如今,南楚泱泱大国,这破了规矩,于一时看,只是赵清溪一人,于长远看,这可是女子为官的先河。

他虽不会看不起女子,也觉得女子有不少有才华之人,但也觉得,这是不是太突然了?这事儿若是传出去,天下文人学者术士怕是会吐沫星子淹了……呃,不会是太子殿下,也会是他。

毕竟这人破格提拔上来,是帮助他在太子殿下离京后监国理政的。

“这么震惊?”云迟以思索了数日,就等着安书离受不了了提这个话头,顺势将赵清溪推出来,但如今看着他震惊的模样,还是愉悦了他。

能让安书离谈之变色,震惊成这样,这件事儿的确是开了天大的先河。

安书离深吸一口气,“赵府小姐的确有才,得赵宰辅悉心栽培,视野心胸均不输于男儿,不过,到底是女子,这一旦为官……殿下觉得真可行?”

毕竟赵清溪是赵宰辅给云迟自小准备的太子妃,教养虽按照大家闺秀的仪态教养,但书读的却也够多,当初赵宰辅就怕她与云迟没共同话语,二人不能和睦相处,做夫妻心不近,女儿岂不是不幸福?

所以,彼时,云迟没选妃之前,他做过云迟的半个老师,给云迟学什么,就让赵清溪学什么,虽不像对云迟这个太子那样要求严,但赵清溪自己本身却是个卯着劲儿的脾气,也心仪云迟,所以,该学的都学了。

后来,太子选妃,选了临安花颜,赵宰辅好生置气郁闷了一阵子,既然做不了太子妃,侧妃又委屈她女儿,就颇有些后悔,不让赵清溪学了,怕以后这般有才华的女儿,不嫁入皇家,谁还敢娶她?娶回去,她满腹才华,高高在上,与夫君没个共同语言,这岂不是害了她?

但那时赵清溪习惯已养成,加之也没觉得花颜能胜任太子妃,太子一定会娶了花颜,所以,也想再努力一把,赵府没有的孤本书籍,赵清溪依旧找云迟借到手里。

这也是当初赵清溪亲自去东宫还书籍的由来。

赵宰辅心中愧对女儿,觉得也许是自己把她害了,云迟根本就不喜欢知书达理的女子,就喜欢爱娇爱俏爱闹有小脾气和大脾气喜欢玩闹胡玩没个闺秀样子的女儿家,就是花颜那样的,所以,他思前想后,不想女儿嫁的太差了,就看中了苏子斩。

苏子斩虽然身体有寒症,但寒症了那么多年,不是也没死人吗?所以,还是能嫁的,主要是他才华好。但武威侯那时已做不了苏子斩的主,没应。

后来,他狠狠心,为了女儿,不惜走了歪路,算计安书离,也有这个原因在。

安书离也是个有才华的,虽性子淡漠,但云迟也性子凉薄寡淡,苏子斩性情大变后也冷成了冰渣,所以,这要是真做了夫妻,拧成一根绳,也行的。

但没想到,被安书离识破了,害的赵宰辅弄了个没脸。

所以,这细情说起来,赵清溪的才华,那可不是一朝一夕有的,是真给培养起来的。她的才华,比朝中大多数人可强多了,再加之人聪明,知进退,懂得把握形势,看清利弊,圆滑处事,这都是一个官员的素养。

从她能屈能伸,能答应做云迟的迎亲客,能在赵宰辅灵堂上答应嫁给梅舒毓,就可见一斑。

云迟破格提拔她,除了女子的身份外,还真是个好人才,没的挑。

安书离想了一通,也觉得这是个合适人选。

云迟点头,“本官为她开这个先河,若以后还有这般博学多才的女子,也一并可入朝。如今南楚缺的是人才,本宫要让全天下人知道,只要有才,本宫便可不拘一格重用,不分男女。”

这是二更,明天见~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章(一更) 下一章:第十二章(一更)
热门: 琉璃美人煞 回到明朝当王爷 大明文魁 汉乡 完美世界 花颜策 叶辰萧初然(上门龙婿)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都市之最强狂兵 魔道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