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青魂将苏子折的原话先回禀了苏子斩,询问是否如实告知花颜。

苏子斩听罢后,沉默许久,点了点头,“告诉她吧!”

青魂颔首,来到花颜面前,将苏子折的原话原封不动一字不差地传给了她,之后,悄悄打量她神色。

花颜听完,平静的脸上染上暗沉,一双眸子也暗幽幽地涌上寒冰之光。

苏子折攥了皇上的命?

云迟是要爹?还是要女人?

她低下头,看着地面的台阶,觉得哪怕阳光正好,哪怕她身上披了厚厚的披风,她依旧觉得通体发冷,冷入骨髓。

当今皇上自幼教导云迟,自小将他立为太子,疼爱至极,诸多皇子在云迟面前,从来都是退避三舍,无一人与他争锋。

无论是云迟做的对的事情,还是不对的事情,只要说出个理由,皇上都支持。

这样的好父皇,待她也是极好的。

反观她,前世今生,一团乱糟糟,无论是宿命的纠缠,还是人心的放不下,总归,这天下,便是别人都不敢说她不配云迟,她自知也是不配的。

可是将取舍摆在云迟面前,苏子折不可谓不歹毒。

若论取舍,云迟怕是宁可让皇上生,而陪着她一起死,这怕是最好的选择了。

可是云迟又怎么能死?苏子折这样的人,又岂能让他得了天下?

她脚尖用力地碾了碾石阶,对青魂说,“你再去一趟,告诉苏子折,不就是称呼一声夫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便是能让云迟休了我,又如何?就算云迟休了我,我死也不会嫁给他的。”

青魂应是,转身进了苏子斩的房间。

花颜知道他必是先去禀告苏子斩了,深吸一口气,转身进了房间。

房间内,已没了血腥味,地面上被打扫擦的干干净净,仿佛从来没死过一个叫玉漱的人。

青魂禀告完,苏子斩没说什么,对他摆摆手,他立即去给苏子折传话了。

苏子折刚吩咐人将玉漱的尸体拖下去喂狗,便听了青魂转达的话,他冷笑一声,“怎么?她怕了?或者说舍不得让云迟为难?”话落,他啧啧了一声,寒声道,“我偏要为难云迟。”说完,对外面喊,“来人!”

“主子!”有人应声现身。

“将玉玲调去她身边侍候,仔细些,告诉她,若是学玉漱自杀,就跟玉漱一样,死了被喂狗。”苏子折寒声吩咐。

“是!”

苏子折又对青魂道,“你回去告诉她,若她再不老实,我杀不了她,她肚子里的孩子,我若是让她保不住,轻而易举,别再试图挑衅我。”

青魂看了苏子折难看发狠的脸一眼,转身去了。

他离开后,一直没说话的闫军师拱手,“统领,您真要让云迟休了她?据说那一日临安花灼带着花家人入了京相助云迟,有花灼在,保住了安书离、梅舒延的性命,怕是也能保住皇帝性命,我们的人如今已无法再催动皇帝体内的噬心蛊,攥不住皇帝的性命。”

苏子折冷笑,“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以为我为什么不杀云幻?他为保命扔下了收服的太祖暗卫,我却不杀他,那是因为,他还有一个用处。”

闫军师眼睛一亮,“您是说云幻的母亲?”

“对,南楚建立后,为何一直收复不了南疆,对付不了南疆的蛊毒?除了蛊王宫无数暗人守护外,还因为,即便南楚皇室有着云家人的灵术传承,但也对付不了由南疆王室正统血脉养的蛊毒,只能控制冻结,不能以云族术法拔除。而噬心蛊,做为蚕食人心而养的蛊虫,只要有同是南楚皇室的血脉和南疆王室血脉的人,既懂云族术法,又懂驾驭蛊毒的蛊术,就能冲破云族术法的冻结,让体内的蛊虫苏醒,一旦苏醒,蚕食完了皇帝的心,就是要了他的命。”

闫军师犹豫,“云幻的母亲,能同意吗?她毕竟也留着南楚皇室血脉。”

苏子折冷笑,“会同意的,她流着南楚皇室的血脉没错,但她的儿子,可是流着苏家的血脉,后梁的血脉。她若是不想我杀了她儿子,那么,就得乖乖听话。”

闫军师试探地问,“那……现在就安排下去?”

“嗯。”苏子折向窗外看了一眼,身子靠在椅背上,凉寒地说,“这太阳未免太夺目了,不让他落下来,我心里不舒服,还是落下来的好,我喜欢没太阳的日子。”

闫军师闻言想起了他在白骨山待的那些年,险些死在那里,那里是常年看不到太阳的,他不再多言,“属下一定安排好,统领放心。”

苏子折摆摆手。

闫军师出了书房,看向京城方向,隔了千山万水,他似乎看到了云迟的休书。若是他为了花颜而弃皇上性命于不顾,那他这个太子大不孝,也就失了天下民心。

任是谁,哪怕堂堂太子,也不能为个女人不要父亲性命。

可是割舍了千辛万苦求娶的女子,也够要了他半条命了吧!

暂且要不了他一条命,要了半条命也好。

青魂传回了话,苏子折没说什么,花颜也再没说什么。

不多时,厨房又重新做来了饭菜,与饭菜一起进屋的还有一个婢女,这名婢女较之玉漱,容貌寻常,性子木讷,没什么出挑之处,扔在人堆里找不出来。但是花颜却看出了她身怀功夫,这功夫怕是不次于苏子斩身边的青魂多少。

她本喝了七天的参汤,胃里空空,却没什么胃口,饭菜来了,她没立即吃,而是盯着那名婢女看了好一会儿,问,“叫什么名字?是苏子折让你过来的?”

“奴婢叫玉玲,是主子让奴婢过来的。”玉玲低着头,声音也木木的。

“抬起头来。”花颜吩咐。

玉玲抬起头,一张脸在外面透进来的阳光下更显平淡,一双眸子也淡得没什么颜色。面对花颜的视线,没什么多余表情,恭敬却不谦卑。

花颜又看了片刻,笑了笑,“好一个人才,苏子折怎么舍得将你送来侍候我?”

玉玲不说话。

花颜又笑了一声,语气如灯火明明暗暗,“念着昔年的救命之恩,他倒是对我舍得了不少东西,在我这里自杀了一个,又送来一个更好的。”

玉玲垂手不语。

花颜拿起筷子,没滋没味地扒拉了一下面前的饭菜,对她说,“去喊苏子斩来吃饭。”

玉玲应是,转身去了。

苏子斩此时已沐浴完,但并没有打算到花颜跟前,他既不是四百年前的怀玉,也做不回以前的苏子斩,他心中不见阳光,便是外面阳光明媚,也照亮不了他心里半分。

他在花颜面前,发现不知该如何做,才不会出错。

他拿不准,似乎怎么做都不对,惹她一再动怒。

玉玲过来喊,立在门口,一板一眼,规规矩矩,声音木木,“二公子,夫人请您过去吃饭。”

苏子斩转身,瞅了玉玲一眼,他带来的人里,没有女子,清一色的护卫,自然没法让人近身侍候花颜,苏子折给人,他自然不能替她推回去。不过,苏子折到底念着昔年她的救命之恩,或许还有什么旁的心思,给的人也不会害了她。

他点头,转身去了隔壁房间。

他迈进门槛,便见花颜似乎没什么胃口地在扒拉着饭菜,面前的几个菜碟被她扒拉个遍,也没见吃几口,他脚步顿了顿,走进来问,“饭菜不合胃口?”

花颜神色郁郁,“苏子折不是人,知道他的毒辣心思,我便吃不下。”

苏子斩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没接她的话,对玉玲吩咐,“你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开胃菜,让厨房再做几个来。”

玉玲应是,转身去了。

苏子斩在玉玲离开后,低声说,“他能捏住皇上的性命,无非是因为皇上中的噬心蛊,我的血能解万蛊之毒,可以想法子命人装了瓶子里送去京城。这样他便没法子让云迟为难了,你大可放心。”

花颜抬眼,见苏子斩说这话神色平静,在宽慰她,也在真想法子。他无论何时,都是如此心善。她垂下眼眸,“如今在苏子折的地盘,想必你但有动作,都会被他发现。若是他知道你到如今这般地步,还帮云迟,救皇上,为我守着太子妃的身份,怕是真要一日屠一城了。”

都别担心哈~

殿下的人设不会崩的~

放心哈~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热门: 九星毒奶 他的小草莓 武动乾坤 武炼巅峰 锦桐 斗破苍穹 重生之都市仙尊 完美世界 元气少年 史上第一密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