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花颜挣扎着下了床,弯腰穿鞋,因手腕没力气,身体虚弱,穿了半天,也没将鞋穿上,正跟鞋和脚较着劲儿时,苏子斩蹲下身,一手握住了她脚腕,一手夺过了她手里的鞋。

花颜一怔,抬眼看他,本没了的气攸地又涌上心口,怒道,“你给我滚开。”

苏子斩身子一僵,手上的动作也僵住了。

花颜气的劈手夺过他手里的鞋,又打开他的手,接着较着劲儿地穿鞋。

苏子斩便蹲在地上看着她,脸色黯淡,气息低迷,整个人静静的。

花颜用了好一会儿,终于穿上了鞋,但也累得够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着气,这才有功夫跟苏子斩算账,“你是我的谁?凭什么蹲下身来帮我穿鞋?我用得着你吗?”

苏子斩沉默,低垂着眼,一声不吭。

花颜愈发地生气,无论是四百年前的怀玉,还是四百年后的苏子斩,哪怕天崩地裂,在最困难时,性命堪忧时,都不曾有过这般模样。如今她面前的这个人是谁?她不认识。

她抬脚踹他,“你去收拾收拾自己,跟鬼一样,真是有碍观瞻。”

苏子斩慢慢地站起身,伸手要去拉地上的花颜,想起刚刚被骂,又撤回了手,低声说,“地上凉,你先起来。”

花颜看着他伸出又缩回去的手,默了默,慢慢站起身。

苏子斩见她起来,转身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花颜起身后,在原地站了片刻,走到桌前坐下。

玉漱去了厨房下达了命令后匆匆而回,见花颜费力地伸手给自己倒水,连忙将水壶接过来,“夫人,奴婢来。”

花颜“嗯”了一声,随即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皱眉,盯紧她,“你喊我什么?”

玉漱手一颤,水倾斜,洒出了些,不敢看花颜的眼睛,小声说,“主子有令,所有人称呼您为夫人?”

花颜脸色蓦地沉下来,厉声说,“你指的主子是苏子折?”

玉漱点点头。

花颜端起茶盏,“砰”地又放下,滚烫的水花四溅,溅了玉漱一脸,怒道,“你现在就去告诉苏子折,有本事他就让云迟休了我,云迟一日不休我,我一日就是他的太子妃。凭什么他让人称呼我为夫人?”

玉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白着脸,颤声说,“奴婢不敢!”

花颜死死地盯住她,“不敢?”

玉漱摇头,哆嗦地说,“主子会杀了奴婢的。”

花颜震怒,“那你就去让他杀!他杀他的人,我也不心疼!”

玉漱身子一软,颓然地萎顿在了地上,脸色惨白一片,须臾,她像是鼓起了什么勇气,猛地抬手,照着自己的天灵盖劈去。

花颜一惊,立即伸手去拦,可是她终究是手腕无力,手骨绵软,没拦住面前这个人决心赴死。于是,眼睁睁地看着玉漱一掌劈在了自己的天灵盖上,顿时头脑碎裂,鲜血直流,身子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花颜伸出的手便就那么僵在了原地。她的面前是玉漱已气绝的尸体,鲜红的血几乎刺瞎她的眼睛。

她沉默地看着。

她对面前的这个女孩子没什么感情,她唯一记得就是她来了这里后,有限的苏醒的那一日里,她搀扶着她在院外走了两圈消食,后来苏子折要上她的床,她誓死不准,惹怒苏子折要杀她时,苏子斩闯进来,一脚踹开了门,她发出的那一声惨叫,想必伤的不轻。

如今,她刚醒来,这个尚在年华的女子便自杀在了她面前。

只因为她的两句话,宁愿自杀,也不愿去苏子折面前传话。

苏子折的御人之术,大体就是,让人宁可死在外面,也不要死在他面前,若是让他亲自动手,大概比死还可怕。犹记得从北地回临安,途径神医谷地界,梅花印卫统领被他哥哥挟持住,也是自杀而死,十分干脆。

厨房的人端着饭菜来到门口,刚要进屋,便看到了地上横躺着的玉漱的尸体,顿时“啊”地尖叫一声,手里的托盘因为太过惊恐没托住,顿时摔在了地上。

碗筷碟子霎时碎了一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这恐惧的尖叫和脆裂的声响惊动了隔壁的苏子斩,他刚解了衣衫沐浴,闻声一把抓起了衣衫,披在了身上,转眼就来到了房门口,冷冷沉沉的声音问,“怎么回事儿?”

厨娘跪在地上,惨白着脸,伸手指着里屋地上,回答不上来。

苏子斩以为花颜出了什么事儿,快步进了里屋,见花颜坐在椅子上,模样完好,脸色不复早先刚醒来时因为气怒而染上的红晕,也有些白,他松了一口气,这才看到地上横陈着玉漱的尸体,愣了一下。

花颜目光掠过门口的饭菜,又掠过跪在门口瑟瑟发抖的厨娘,看了苏子斩一眼,见他身上滴着水,衣袍湿哒哒,气息急促,她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说,“我让她去给苏子折传话,她不愿意去,自杀了。”

“什么话?”苏子斩问,“我让人去传。”

花颜盯着他看了一眼,将早先对玉漱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苏子斩抿唇,对外吩咐,“青魂,你去给苏子折传话,太子妃如何说,原封不动,一字不差地传给苏子折。”

“是!”

苏子斩又吩咐,“顺便将这个女人的尸体给苏子折送去。”

“是!”

青魂走进来,看了花颜一眼,托起地上的尸体,扛了出去。

地上落了一大片血迹,满室的血腥味。

花颜后知后觉地泛起了恶心,她压了压,没压住,索性站起身,越过苏子斩,快步走出了房门,到了门口,冷风一吹,她才觉得胃里好受了些。

那些年,她游历天下,自认为看过了诸多人生百态,哪怕当年在白骨山,也没觉得人世间的恶态她不想看,但今日,她真是半丝也不想看。她甚至有些后悔,一条年轻的生命,就因为她一句话,将这恶态呈现在了她和她腹中孩子面前。

苏子折的恶,恶在人心,恶在影响着他周围身边的人。若是有朝一日,他得了这天下,她不敢想象,这天下会到什么样的地步。

帝王的一句话,善者,可造福天下,恶者,怕是浮尸百万。

“还跪着做什么?你也想死吗?不想死就起来将这里收拾干净。”苏子斩声音暗哑,看了跪在地上的厨娘一眼,又扫了一眼立在门口的花颜。她衣衫单薄,冷风从房檐吹过,吹透薄薄的衣衫,她的身子骨怎么受的住?于是,他拿了一件披风,转身出了房门,犹豫了一下,给她披在了身上。

花颜这次倒是没打开他,而是转头看了他一眼,没了恼怒和迁怒,平静地温声说,“苏子斩,你说,云迟是不是一个好太子?”

苏子斩看了她一眼,点头,“是!”

“他若是登基,会不会是一个好皇帝?”

“是!”

花颜笑了一下,迎着阳光,笑意浅浅,“若是没有我,你觉得,他还会是一个好太子?好皇帝吗?”

苏子斩顺着她的目光,阳光刺眼,他沉默着,不再接话。

花颜伸手遮在了额前,挡住了眼里的阳光,似乎也不期望他能回答,对他道,“我在这里站一会儿,你去收拾吧!我偷懒躺着睡,你能顾着我,若是你倒下,别想我照顾你。”

苏子斩点头,想起什么,又对屋内收拾的厨娘说,“再去重新弄饭菜来。”

厨娘颤着声应了一声。

苏子斩不再多言,转身去了隔壁。

厨娘很快就收拾完了房间,又将所有的窗子打开通风,散了屋内的血腥味,之后,立即回了厨房。

青魂带着玉漱的尸体,找到了苏子折后,将玉漱尸体放在了他面前,依照苏子斩的吩咐,将花颜的原话转达了。

苏子折脸色难看,一双眸子冰寒凌厉,“我看她是活腻歪了!非要挑衅我,让我杀了她是不是?别以为有苏子斩护着她,我得不了手。”

青魂自是不接话。

苏子折冷笑,“你回去告诉她,她以为我真不能让云迟休了她?你让她等着,不出半个月,我就让云迟对天下放出休了她的消息。他父皇的命还攥在我手里,我倒也想看看,他是要爹,还是要女人。”

想看休妻不?O(∩_∩)O

在古代,不合格的妻子,就休回家~

哎呀,我把她休回家,也不让她嫁给苏子斩,再给太子殿下换个新的太子妃~咋样~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热门: 九星毒奶 大奉打更人 极品家丁 汉乡 全职法师 少年风水师 豪婿韩三千 最强弃少叶默 琉璃美人煞 魔道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