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花灼进京了?云迟闻言一怔。

按理说,飞鹰传书刚送去临安没两日,花灼哪怕是骑最快的马,也来不到京城,除非他在没收到他书信时,便已经动身来京城了。

他下了马车,扫了一圈,沉声问,“他人呢?”

“累了,在摘月台的墙根下歇着呢。”云影向摘月台方向看了一眼,“花灼公子似进京后,就先来皇宫了,被他收拾的这批花家暗卫数百人,都十分厉害,若非他亲自进宫,赶在了这批人动手时,恐怕如今皇上和太后也不见得能相安无事,帝政殿的守卫虽重,但也不及这批人。”

云迟“嗯”了一声,看了一眼重兵守卫的帝政殿,岿然没动静,的确一只苍蝇都没放进去,“我去见他。”

云影侧身,让开了路。

云迟理了理衣袍袖角,缓步走向摘月台。

皇宫里到处都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或者说,整个京城如今都弥漫着血腥味。

云迟来到摘月台,果然见花灼靠着摘月台的廊柱,一脸累惨了的疲惫,黑色锦袍皱皱巴巴,满身满脸灰尘邋遢,他似乎也无所谓,就那么靠在那里。

他的身边站着安十六和安十七。

见云迟来了,安十六和安十七连忙见礼,“太子殿下!”

云迟点点头,目光落在花灼身上,诚恳地一拜,“多谢大舅兄帮本宫解了皇宫之危。”

花灼抬起眼皮瞅了云迟一眼,见他脸色苍白,气息虚浊,皱了皱眉,“你堂堂太子,对我拜什么?我如今没力气起来与你回拜,本是我花家暗卫出了问题,用不到你谢。你这是受了内伤?”

云迟直起身,“你本可不用理会辛苦,毕竟这批人,既已反叛,又被你扫地出门,已经算不得是花家的暗线了。可你还是来了京城亲自处理,本宫自然也当谢大舅兄辛苦来京。”

“行,谢就谢吧!一会儿回你的东宫,给我两坛好酒。”花灼无力地说。

“好说,别说两坛,十坛也有。”

“有醉红颜吗?”

云迟一顿。

花灼懒懒散散地盯着他看,这话语说的随意,风轻云淡,似乎只当这世间难求的好酒一般,不甚在意酿酒的人是谁。

云迟垂眸,浅淡地说,“有,我与花颜大婚之日,子斩送了百坛醉红颜,怕宴请宾客都喝了,新娘子喝不到,特意嘱咐福伯给她留了十坛。但不久后她就怀有身孕了,是以,一直没喝,还留在酒窖里。”

花灼拍拍衣袖,费力地站起身,面对云迟,“既然有,就喝醉红颜。”

“行!”

花灼攸地一笑,手放在云迟的肩膀上,懒洋洋地说,“妹婿啊,带我去见见亲家呗。”

云迟也跟着弯了一下嘴角,“皇祖母若是见到大舅兄,一定很高兴。”

“那走吧!”花灼撤回手,“我这副模样,太后不会嫌弃我吧?”

“今日大舅兄救了皇祖母,皇祖母岂会嫌弃你?天家人也是知恩的。”云迟抬步引路。

花灼吸了吸鼻子,“满城的血腥味,难闻死了。”

云迟脚步一顿,“云影,你带着人去,速战速决。”

“是!”

花灼回头瞅了一眼,吩咐,“十六、十七,带着人去帮忙。”

“是!”

转眼间,身边人被分派走,只剩下了云迟和花灼二人,二人不再说话,并排走着,清浅的脚步声,响在寂静宫墙的夜里。

不多时,二人来到了帝政殿。

守卫对云迟见礼,“太子殿下,太后刚刚还没问起您了,很是担心您的安危。”

云迟“嗯”了一声,带着花灼进了帝政殿。

帝政殿一派安静,殿门口的台阶上站了两个人影,正是太后和周嬷嬷,不知等了多久了,见到云迟,太后大喜,快步走下台阶,“迟儿,你可还好?”

说着,上上下下打量他。

云迟上前一步,扶住太后,蹙眉,“皇祖母,您怎么出来了?该在殿内等着,夜风凉寒,仔细染了风寒。”

太后见他完好,松了一口气,“哀家听说不止皇宫进了贼人,整个京城都乱起来了。哀家十分担心,知你已进宫,怎么待得住?”话落,她看到了云迟身边的人,一愣,疑惑地问,“这位是?”

花灼拱手见礼,“在下临安花灼,拜见太后。”

太后眼睛一亮,松开了云迟,瞧着花灼,“原来你就是花灼,颜丫头的哥哥?你怎么进京了?什么时候进京的?快免礼。”

花灼直起身,笑道,“刚刚进京。”

太后还要再问,云迟拦住她的话,“皇祖母,咱们先进去说。幸亏大舅兄今夜进京,在孙儿被人缠住时,平了宫里的动乱。否则,孙儿没进宫前,怕是您和父皇难得安稳。”

太后“哎呦”了一声,“好好,进去说。”

周嬷嬷打起帘子,三人进了大殿,自从皇上昏迷不醒,太后就一直待在帝政殿没回宁和宫,住在了距离皇上内殿最近的一间暖阁里。

“皇上一直也想见你,如今昏迷着,你也请个安吧!咱们就在他的内殿说话。他想必也听得见,就是醒不来。”太后道。

花灼没意见,点了点头。

三人进了内殿,皇帝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些时日,人消瘦的不行,他本就身子骨不好,如今几乎可以用骨瘦如柴形容了。

花灼上前,对着床上躺的皇帝看了看,拱手见了礼,然后坐下身,与太后、云迟说话。

屋中夜明珠蒙了一层薄纱,不刺眼的亮,但也不因为夜色浓郁而昏暗,太后虽眼神不好,但还是能比院外更清晰地看清花灼,连声赞了好几声花灼好品貌。

太后又问了花颜下落,花灼摇头,太后试探地问,“花家可还传承着占卜术?你也不能卜算出颜丫头在哪里吗?还有她腹中的胎儿,好不好?是吉还是凶?”

花灼叹了口气,“妹妹的命格特殊,与帝星国运牵扯,卜算不出来。”

太后也叹了口气,“这可怎生是好?”

云迟站起身,“皇祖母年岁大了,别操心这些事儿了,已三更了,早些歇着吧!我带大舅兄回东宫歇着,他一路奔波而来,也累得很了。改日大舅兄歇过来,再与皇祖母说话。”

太后这才发现花灼一身风尘仆仆衣袍尽是褶皱脸色疲惫,但因他气质斐然,所以让人忽视了他此时状况,她当即点头,“好,你们快去歇着吧!”

二人出了帝政殿,云迟又对皇宫安排了一番,带着花灼离开了皇宫。

这时,京城已安静下来,街道上,京城府衙三司的人马正在清洗处理尸体,血腥味还未消散。

五皇子见到云迟的马车,脸色发白地上前对云迟见礼,“四哥!你还好吧?”

云迟挑开车帘,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落在他肩膀,对他问,“受伤了?”

五皇子摇头,“沾染的别人的血迹,幸好凤娘带着人救了我,差点儿再也见不到四哥。”

这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京城大面积的动乱和杀戮,那些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就在同一刻,闯入了京城各大府邸,也进了三司京都府,虽早就做好的防备,但也没想到攻势这么不要命。

他觉得死里逃生一回,至今仍是心有余悸。

“没事就好。”云迟温声道,“今夜之事过去了,京城短时间内就安平了,明日之后,你也歇歇。”

五皇子点头,隐约看到云迟马车内一个人,“四哥车内还有人?”

云迟回头看了一眼,见花灼闭着眼睛已睡着,他道,“是我大舅兄,他今日累乏了,明日你再见他说话吧!”

五皇子恍然,这才知道花灼进京了,点点头。

马车回到东宫,进了宫门,福管家白着脸说,“殿下,您还好吧?书离公子为救国公爷,中了毒,正由天不绝医治。

云迟立即问,“可是剧毒?可有解?”

“据说是前朝失传的一步杀,很是难解,幸亏神医医术高绝,暂且压制住了。幸亏这毒中在书离公子身上,书离公子仗着内功高强,及时封了心脉,若是中在国公爷身上,怕是国公爷当场就毙命了。”福管家道,“如今在国公爷住的院子里呢,没敢挪动地方。”

“本宫去看看。”云迟说着,看了一眼花灼,见他已醒来,吩咐道,“福伯,给大舅兄安排院落。”话落,改口,“就让他住去凤凰西苑吧!那里反正早已空了下来。”

福管家看到车内花灼的脸,愣了一会儿,普天之下,让云迟称一声大舅兄的人,唯陆世子和临安花灼公子。他恍然见礼,“老奴给公子见礼,公子随老奴来吧!”

花灼揉揉眉心,“不急,我对书离公子也好奇的很,先随妹婿去看看他。”

云迟没意见,下了马车,福管家引路,二人一起去了敬国公住的院落。

哥哥真不错的,明天更好~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热门: 神医嫡女 独步天下 少年风水师 天才医生秦洛 无限恐怖 灵域 仙王的日常生活 道君 绝世武魂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