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二更)

上一章:第一百零七章(一更) 下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安书离恍然,是啊,苏子斩在京中一带的势力是从他性情大变开始培养的,至今培养了五年,那是他自己的各人势力,也是不可小视的。

只不过苏子斩的身份如今实在是难以言说,他敢给,太子殿下若是敢用的话。便多了份势力。

只不过,他有些担心,开口道,“殿下,这话是他一年前留下的,如今不知可否真作数。”

云迟抿唇,“本宫别的不敢说,但他对这些不看重,还是会作数的。”

安书离点点头,那就没必要担心了,多一份势力,也多一份对京城的保障。但又想着,苏子斩不看重这个,看重什么?自然是花颜了!他入朝,就是为花颜。

他又叹了口气,他发现最近一段时间,他变得爱叹气了。

凤娘很快就被请到了东宫,恭敬地对云迟见礼。

云迟覆手而立,看着她,“你查了几日,可查出了什么?”

凤娘摇头,无奈地说,“殿下恕罪,奴家从上到下筛查了一遍,都清白的很。当初公子择人时,择的就都是孤儿、乞丐,奴家没发现有人有异常。”

她也怀疑是否有人埋的太深了,但是真没查出来,可能还需要时间继续查。

云迟沉声道,“不必查了!”话落,盯着她,“那日你说,苏子斩曾经说过一句话,一旦有朝一日他寒症发作身亡,他名下所有产业与势力,都悉数交给本宫。后来,他寒症得解,也说过,若哪一日他不在,还如他当初说过的话。可是这样?”

凤娘抬眼看向云迟,恭敬垂手,“正是。”

“他这个不在,除了性命之忧,可还指别的?”

“公子说的不在,一是性命之忧,二是恐生大变,不在京城。”

云迟点头,淡淡问,“本宫若是说,遵循他第二点,暂且他不在时收用你们,你可愿意?”

凤娘当即单膝跪下,郑重地说,“凤娘和所有人的命都是公子的,公子有命,莫敢不从。若殿下收用我等,凤娘自是愿意。”

“好,你起来吧!”云迟吩咐,“你带所有人,从今日起,守好各大朝臣府邸,京中官员们府邸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凤娘也得知了昨夜梅老爷子去了的消息,知道京城怕是真要出事儿,当即道,“凤娘遵命。”

凤娘离开后,安书离笑着说,“难道是武威侯和苏子折在暗中谋划这么多年,不曾对苏子斩的势力掺和动过手?”

云迟目光寡淡,“他一直以来,即便不知,也防着武威侯,或许当年他性情大变,不见得是因为武威侯娶柳芙香,而是隐约怀疑姨母的死跟武威侯有关,接受不了。毕竟,他没那么喜欢柳芙香,是姨母喜欢柳芙香而已。”

安书离想起昨夜武威侯的话,武威侯一直在逼苏子斩苏醒记忆,作为苏子斩本人,兴许是有感觉的,只不过武威侯隐秘的太严实,亦或者他身为苏子斩的亲生父亲,苏子斩虽然怀疑,一直不敢面对相信罢了,没准还真如是。

二人又商议了片刻,算是将一切能做的准备都做了,只能着有人冒头乱起。

小忠子看看天色,小声问,“殿下,该用早膳了,神医刚刚离开时吩咐今日书离公子盯着您吃药,他累坏了,要睡一日。”

“嗯,端来吧!”云迟点头。

小忠子立即带着人将早膳端到了书房。

同一时间,梅舒毓由安十七替换回了京城。他在听到梅老爷子突然去了的消息时,整个人都懵了,时常活蹦乱跳着想对他动家法的祖父,怎么突然就死了?

他呆怔了老半晌,一把抓住安十七,“此事是真的?”

安十七拿出云迟给的令牌,“毓二公子,我怎么可能骗你?太子殿下念及你在京麓兵马大营,距离京城近,老爷子去了,怎么能不回京奔孝,特让我来替你,你回去就知道了,具体怎么出的事儿,说是很突然,怕是与赵宰辅一样。”

梅舒毓身子晃了晃,白着脸,一路红着眼睛,骑快马回了京城。

他进了城,还没靠近梅府,便听到高一声低一声的哭声,他猛地勒住马缰绳,忽然不敢靠近梅府,他不敢去看每次见了他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对他吹胡子瞪眼的老头硬邦邦地躺在棺材里。

他一直混账,祖父对他恨铁不成钢,气的动家法,他动他的,他跑他的,但在西南境地时,他却是收到了他好几封书信,虽然是骂居多,但字里行间也隐晦地表扬不少。

更甚至,在赵宰辅灵堂前,他与赵小姐定终身,事情传回来,他也没说什么,只在他回来请罪时,拿着鸡毛掸子照着他身上敲了两下,比挠痒痒还不如。

哦,他还骂了他一句,“老赵小子前脚刚走,你后脚就拐骗了人家闺女,还在人家灵堂前订婚,让人家估计走都憋了一肚子气,你可真出息!少不得等我下去给他请罪了!混账东西!传的沸沸扬扬的,你做的这叫什么事儿!懒得说你,滚滚滚!”

如今,那日话语刚过去几日,历历在目,但他却真去请罪了。

如今,不知道见着赵宰辅了没有?

他骑在马上,不知不觉默默流泪。

前来梅府吊唁的人,一大早上,车马都聚在了梅府门口,排出了长长的一条街。梅老爷子别看对待梅舒毓身上时常气怒暴躁,但为官时却是平和得很,不与人交恶,与如今的梅舒延差不多,退了朝后,更是安心颐养,也只为太子选妃时出面过。所以,前来吊唁的人极多。

大家也都看到了骑在马上无声地泪流满面的梅舒毓。

其实,梅老爷子最操心的,好像就是梅舒毓了,因为梅舒延太乖了,不用他操心,凡事都尽量做好,偏偏梅舒毓天生反骨,是他口中的不肖子孙。

不过如今,梅舒毓自成才,深受太子殿下器重,梅老爷子就算这般走了,应该也是放心的。

安阳王妃一早就来了,下了马车后,见到梅舒毓,愣了一下,连忙上前说,“你这孩子,刚从京外回来吗?赶紧进去吧!”

梅舒毓这才发现自己哭了,他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下了马,对安阳王妃见礼。

“走吧!真没想到出了这事儿。”安阳王妃拍拍他肩膀,心里想着赵清溪和这孩子也算是般配,如今两个人一起守孝了。

进了梅府大门,前院已搭建了灵堂,府中的夫人小姐小公子们,都聚在灵堂前,一个个或是正哭着,或是正眼睛红肿着,见梅舒毓回来了,都给他让开了一条道。

梅舒毓红着眼睛站在灵堂前,棺木没盖,搭了一块黑纱布,他站了一会儿,一手掀开,露出了梅老爷子的尸身。

梅老爷子就跟睡着了一样。

梅舒毓盯着梅老爷子看了一会儿,伸手戮了戮他的脸,大夫人惊呼一声,立即上前喝止,“毓儿,不准大不敬,死者不能乱动。”

梅舒毓仿佛没听见,沙哑地开口,“老头子,你说你,走这么早做什么?还没看见我娶媳妇儿呢。”

大夫人瞧着他,他虽这时没哭,但刚刚门房来报,说二公子回来了骑着马站在门口哭,这孩子多伤心啊,或许比他们所有人都伤心,那祖孙俩虽时常一个打一个躲,但感情自然是在打打闹闹中更深厚的,老爷子其实最喜欢的就是他了。

于是,她不说话了,众人又都伤心地哭起来。

梅舒毓又摸了摸他的手臂,沙哑地说,“硬梆梆的,这回抬不起来,打不动我了吧?魂儿呢?已走了?还是如今就站在边上看着我?你若是魂儿还没走,就闹个动静,让我知道知道。”

这时,一阵冷风,挂起了白帆,不知是听了他的话,还是碰巧来了风。

但这时候,都信鬼神,众人顿时都觉得梅老爷子就在这灵堂边上站着呢,倒没有胆子小吓破胆的,梅老爷子除了对梅舒毓横眉怒眼,对其余人,没个不和蔼。

梅舒毓抬眼看了一眼那飘动的白帆,收回视线,哑着声,漫不经心地说,“行吧,你还没走,所以,你看着,你死了,我才不哭呢。”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七章(一更) 下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热门: 谍影风云 少年风水师 诡秘之主 剑徒之路 黎明之剑 绝世武魂 道君 大奉打更人 大明文魁 他的小草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