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一更)

上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四章(二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安书离确实有些话要问安十七,他不是云迟,他能冷静地分析这件事情。

他抿了抿唇,问,“花灼公子将此事告知太子殿下,是什么意思?”

安十七立即说,“我家公子觉得此事他既然知道,便不该瞒太子殿下,早晚都要知道的事儿,早知道总比晚知道的好。”

安书离点头,这件事情太子殿下的确晚知道不如早知道,否则一直被蒙在鼓里,太子殿下处理起事情来,怕是十分被动,易出差错。他挑眉,“你家公子是在帮太子殿下?”

安十七十分实诚地摇摇头,“公子说了,他只将花家从这潭深水泥潭里捞出来,至于别的,南楚江山不是花家的,是云家的,他不会管。但因花家暗线出的事情,公子自然能料理便料理了。”

安书离抓住他话中重点问,“你家公子怎么料理花家暗线?”

“废除暗主令,重设临安令,临安令只听公子一人调令,非公子下令,概不遵循。不听临安令者,便逐出花家,自此不再是花家人。公子会派人下手钳制,钳制不住的,便铲除。”安十七也不隐瞒,痛快地说了。

安书离闻言颔首,“据你所说,暗主令已被人利用了一年?”

四百年后能调用暗主令,如今已是南楚四百零一年。

安十七点头,“暗主令被人利用花家暗线做了些事情,公子也是刚知道此事,正在彻查清洗花家暗线。”

安书离颔首,“可查出苏子斩的双胞兄弟叫什么名字?”

安十七摇头,“暂时未曾查出来。”

安书离又问,“也就是说,如今你家公子也不知道太子妃在哪里了?”话落,他蹙眉,“他也不找太子妃,不管太子妃死活了?”

安十七叹了口气,“少主既然说不让太子殿下找她了,公子得了信,觉得少主不会有事儿,自然也不必找了。公子首要之事,是先清洗花家暗线,否则那人以花家暗线作乱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安书离也明白,花家暗线遍布天下,一旦被人利用,轻则祸乱,重则覆国,花灼通过花颜留话,自然知道她既然能留话,性命无忧,也就不再担心了。

他该问的也问了,便对安十七摆手,“十七公子去歇着吧!”

安十七担忧地看了云迟一眼,“我再等片刻,天不绝来了我再去。”

安书离没意见。

不多时,天不绝便提着药箱匆匆来了,他其实都怕见云迟了,上一次太子殿下发了高热,来势汹汹,这才好了,今日又因为花颜感同身受撕心裂肺的病了,如今又出了事儿,他真生怕他再这样下去,自己哪怕是大罗金仙,也有救不了他的一日。

安书离见天不绝来了,让开了床前,温声道,“劳烦神医了,太子殿下情绪太过激动,我怕他损伤自己,将他劈晕了,但依旧怕他已内伤伤身,故而请你来一趟,也可放心。”

天不绝至今尚且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闻言看了安书离一眼,又看向云迟,果然见他脸色苍白,全无血色,他点点头,上前给云迟把脉。

诚如安书离猜测,云迟的内腹的确是手了内伤,这内伤由内而发,显然是他自己伤了自己。

天不绝把过脉,撤了手,捋着胡须皱眉脸色难看地道,“出了什么事儿?竟然让太子殿下自己伤自己?这伤势可不轻。”话落,他看向安十七,“有小丫头的消息了?且不是什么好消息怎的?”

“你先给太子殿下治伤,回头我慢慢与你说。”安十七没什么精神地道。

天不绝伸手入怀,掏了一瓶药,扔给安十七,“吃两颗,让你精神精神,看你的模样,跟被吸血鬼吸了精血似的。”

安十七接过瓶子,二话不说,吞了两颗药。

天不绝提笔给云迟开了一个药方,递给小忠子,“盯着他吃七天。”话落,又改了主意,“罢了,你盯着怕是不管用,明日开始,我按时过来盯着,我老头子对太子殿下还有些用处,他总能听我一二。”

小忠子千恩万谢,“多谢神医。”话落,立即拿着药方下去了。

天不绝提起药箱,对安十七说,“走吧。”

安十七点点头,跟安书离告辞,与天不绝一起出了书房。

书房内独剩下了安书离,云影进来,对安书离拱手,“书离公子,你去歇着吧,太子殿下交给属下看顾。”

安书离想着云迟一时半刻不会醒来,如今他经此一事,受了内伤,哪怕醒来,恐怕也一时难以承受,他少不了要更操心些京中事儿,是该休息好了,打起精神。于是,他点点头,“好。”

安书离迈出房门,顿时又想起书房已没了窗子,冷风吹进去,冷的很,他又嘱咐云影,“还是将太子殿下送回东苑吧!这里太冷了。”

云影看了一眼被破坏的窗户,点头,扛起云迟,送回了凤凰东苑。

福管家早就听闻动静,此时带了几个人来,连夜修窗子。这是太子殿下的书房,明日殿下醒来会用,自然不能耽搁。

小忠子煎好了药,送去了东苑。

云迟紧闭着嘴,小忠子只能依照早先提花颜的法子让殿下张嘴,果然管用,云迟很快就喝了药。

安书离出了书房后,本欲回去休息,忽然想起东宫住着的武威侯,今日这事儿与武威侯可脱不开关系,于是他索性转了道,去了武威侯住的院子。

他来到门口,守门人立即见礼,“书离公子。”

安书离点头,“侯爷睡了吗?”

守门人向里面看了一眼,颔首,“侯爷每日都睡的很早。”

“好吃好喝好睡吗?”

“是,侯爷按时用膳,按时入睡,每日看书,自己与自己对弈,也并不怎么出房门。”

安书离笑了笑,“这东宫侯爷住的倒是舒服。”话落,吩咐,“去询问一声,就说我今夜抽出些空来,特地来寻侯爷下一局。”

“是!”

那人进去,不多时,正屋便亮了灯,须臾,说武威侯已醒来,同意了,有请书离公子。

安书离进了院中,来到正屋画堂,武威侯已穿戴妥当从里屋出来,见到安书离,挑了挑眉,“难得你又想起了本侯,有兴趣来找本侯对弈。”

安书离淡淡浅笑,“据闻侯爷棋艺高深,一直以来未有机会,今夜特意来寻,侯爷不嫌我叨扰就行。”

武威侯大笑,“说什么叨扰不叨扰的,本侯在东宫说好听是做客,难听就是被太子殿下软禁。你来询问我一声,是给本侯面子。即便不询问,强行让本侯陪你下棋,本侯也得起来。”

“侯爷说笑了!”安书离摇头,“侯爷在东宫住着,好吃好喝,就是做客。”

武威侯不知可否。

有人摆上棋盘。

安书离不再说话,与武威侯你来我往对弈起来。安书离身为四大公子之一,最擅长的就是棋艺,武威侯见他人虽温和,但棋风却不温和,笑道,“你的棋风与你父亲的棋风倒是大为不同。”

安书离闻言看了武威侯一眼,落子道,“那侯爷嫡出的那位生下来就被藏起来的公子,可与侯爷的棋风相同?”

武威侯手一顿,面色微变。

安书离扬眉,“侯爷真人不露相,这等事情,隐瞒二十年,实在非常人能及。我倒是很想知道,侯爷最疼的是哪个儿子?”

武威侯盯着安书离,见他虽说着这样的话,但面色依旧温和,他沉声道,“原来今夜你来找我,不是为下棋。”

安书离摇头,“侯爷觉得,我这一局可能赢了侯爷?”

武威侯看着他,“你怕是赢不了,本侯从不喜欢下废子,而你短短时间,已经下了两步废子了。”

安书离失笑,“侯爷怎知废子不会因时而异变成了要命之子?”

武威侯眯了眯眼睛,“是吗?那本侯就看看废子如何变成要命之子。”

安书离慢慢地落子,“我觉得我这一局定能赢了侯爷,侯爷却觉得我赢不了你。不如就赌一局如何?”

“赌什么?”

“赌若是我赢了侯爷,侯爷告知被你出生就藏起来的那位公子的名字与一些事儿,以及将他藏起来的原因。若是我输给侯爷,我就恳请太子殿下放侯爷出去,对侯爷所做之事,暂不追究如何?”

武威侯眼底漆黑,沉默片刻,应允,“好。本侯与你赌。”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四章(二更)
热门: 诡秘之主 重生之都市仙尊 君九龄 斗破苍穹 灵域 史上第一密探 独步天下 雪鹰领主 他的小草莓 凌天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