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一更)

上一章:第九十七章 下一章:第九十九章(二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千年人参稀少,但苏子折不吝惜,一下子拿出了两根,给了青魂。

青魂恭敬地接了,立即捧了人参去熬汤,心下想着,大公子虽心狠,杀人如麻,但却对花颜不同,可以称得上好了,他也实在不明白,这不同因何而来。

牧禾正在厨房熬药,见青魂来了,连忙站起身说,“这药很快就好了。”

青魂对他摆手,“这药不必熬了,熬了也无用,夫人如今十分危险,寻常汤药方子无效,公子吩咐我从大公子处要了上等的人参,熬了汤喂夫人喝下。”

牧禾面色大变,“夫人她……怎么危险了?早先不是……还好好的吗?”

青魂一言难尽地摇摇头。

牧禾也不再问,扔下快熬好了的汤药,连忙接过他手中的千年人参,“你不会做这个,我来吧!”

青魂点点头,等在一旁。

熬参汤,火候大了小了都不行,要适中,否则都失了效用。

费了一番功夫,一碗参汤熬好,牧禾交给青魂拿着,他后面跟着,去了正屋。

此时,苏子斩已将花颜放去了床上,他守在床边,见青魂端来了参汤,他伸手接过,“给我。”

青魂立即将参汤给了苏子斩。

苏子斩端着碗,拿着勺子轻轻搅拌,待参汤温度适中了,他舀了一勺喂花颜。花颜自然紧闭着嘴角,紧扣着贝齿,咬着牙关,他试了两次,喂不进去。

他盯着花颜看了一会儿,低声开口,“你如今情况十分危险,不敢对你用重药,恐伤了腹中胎儿,唯独这参汤,方可一试,你张开口。”

花颜已久闭着嘴。

苏子斩又低声道,“你不是最在乎孩子吗?他折腾了你这么久,你就不想将他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生下来看看什么模样?”

花颜无声无息地躺着,没有动静。

苏子斩又开口,声音暗哑,“过往之事,当下之事,都先放下好不好?花颜,你知道的,若你出事儿,你腹中胎儿也会与你一尸两命,我也不会活着,自然要陪着你死的,我们都死了,那就真便宜了苏子折,他一日屠一城的话说得出来,自然也做得出来。”

他说完,试探地又往花颜嘴角递了递勺子,花颜依旧抿着嘴。

苏子折靠近她,声音大了些,“我知道你有意识能听到我说的话,乖,张嘴好不好?只要你醒来,让我如何都行。”

说着,他又用勺子碰了碰她唇角,花颜嘴角终于松动,吞下了他喂的参汤。

苏子斩松了一口气,她有意识就行,有活的意识,就死不了。

他一边喂着花颜参汤,一边脑中闪过无数画面,眼前恍惚起来。

在那些记忆里,她着实是个活泼爱娇的性子,初见,就是她灵动活泼让他心仪,但也不想深深宫苑拘束她,故压制下,但不料她却偷偷进了东宫见他,表明心迹,那时本年少,他抗拒不了心中的念想和一息奢望,便不知觉地点了头。

后来得知她是南阳王府小姐,遂迎娶入了东宫。

也就是在大婚那日,他骤然病倒,拜了天地后昏迷不醒,再醒来,才让他徒然惊醒,觉得自己这副随时踏进棺木的身子迎娶了她怕是害了她。

但当时,已为时已晚。

尤其是在登基后,他得知她其实是临安花家的女儿,彼时,自是知道,临安花家是隐世的世家,天下一家,独见临安,远离皇权,不惧皇权,她自逐家门,以南阳王府的小姐身份嫁给他的。

若不是遇见她,她本来该是何等快意在外生活,又何必处处被皇室规矩束缚?也是在那时,才下定了决心,待他有朝一日撑不住,也要给她留一条后路。

却没想到,他给的后路,是她最不想要的路,待明白时,已是连黄泉都没路的天人两隔。

那些年,最多的,便是她喂他喝药。

她身体很好,很少闹毛病,但也有少数的几次,染了风寒,说什么都不吃药,他便哄着她吃,她其实是极其好哄的,几句好话,她就依了,乖乖的将药喝掉。

也就像如今这般,他不过说了几句话,她便把药喝了,虽爱娇,却不磨人。

她生性活泼,但没想到耐得住宫墙深深,时而闷不住时,便在夜深人静,跃上皇宫的高阁上,每逢这时,都是在他睡下时,她似乎不想让他知道她想家。

虽然他已知道,但她不说,他只能装作不知道。

她虽大多数时候都乖觉的不打扰他处理事情,甚至帮他念奏折,批阅奏折,但偶尔也怕他劳心太过,也会磨人的,磨着他歇着,磨着他陪她在御花园游逛,磨着他在他生病怕传染给她不得不分床时,赖皮的死活不肯分床。

他那时也是舍不得的,但实在是觉得她怕喝药,每回染了风寒,她喝汤药都皱着一张脸,虽好哄,但那难受的模样让他心疼,他不想她陪着他一起受罪罢了。

还有很多……

一碗药不知不觉喂完,苏子斩舀了一勺空,才发现,怔怔地放下碗,看着昏迷不醒的花颜,手一时间抖个不停。

他不想要这些记忆!

但他又暗恨,这些记忆为何不早出现!

青魂和牧禾立在一旁,看着苏子斩,不敢出声打扰,直到见他身子抖个不停,青魂才开口,“公子,您也受伤了,若是不喝药,您会撑不住的。”

只有他们跟在公子身边的人知道,公子已三日夜没休息了。

苏子斩不语,身子依旧在抖。

牧禾脱口说,“公子,您若是撑不住,大公子那边不好对付,谁来看顾夫人?您可不能出事儿。没有您,属下们对付不了大公子的。”

苏子斩闭了闭眼睛,压住心底奔涌的情绪,沙哑地说,“天不绝早先给我开的方子,不是一直留着吗?就按照他早先的方子,给我煎一副药来就是。”

牧禾见苏子斩已冷静下来,立即应是,连忙去了。

青魂这时才禀告,“大公子给了两株千年人参,并未为难属下。”

苏子斩“嗯”了一声,面无表情。

青魂又道,“大公子怕是对京城动手了,利用的是花家暗线,不知花家暗线被他收服了多少,没打探出来,消息在半日前传了出去,京城动手大约是三日后。”

苏子斩沉默片刻,目光定在花颜的脸上,轻声说,“暗主令落在他手里不过一年时间,就算收服花家暗线,不过十之二三,我失踪后,云迟一定会去春红倌找凤娘,早先,我已吩咐了凤娘,若我有朝一日出事儿,我京城一带的势力,都给他,有东宫的势力,加上凤娘带领的人,就算是花家暗线,也奈何不了他,不必管了。”

青魂点点头,也看着花颜,心疼地说,“公子,您不该将京中势力留给太子殿下,除了十三星魂和暗卫营,我们如今没有多少人手,才如此被动。虽然有侯府传给您的千机令,但已被大公子收服了一半人手,实在……”

苏子斩从花颜面上离开视线,看向窗外,夜色一团漆黑,就如他心中,此时无光亮,他低声道,“给他就给他了,这些我都不在乎。”

青魂心下一动,闭了嘴。

苏子斩默然地坐了片刻,站起身,向外走去。

青魂立即跟了出去。

外间画堂,玉漱守在外间,见苏子斩出来了,连忙见礼,十分小心恭敬。

苏子斩看了她一眼,吩咐,“你进去将她血污的衣裳换掉,清洁一番,别让她带着血腥味难受。”

玉漱应是,立即进了里屋。

苏子斩坐在画堂里,对青魂摆摆手,“下去吧!”

青魂退了出去。

玉漱给花颜收拾了一番,轻手轻脚地换下她身上血污的衣裳,用绢帕沾了温水,给她擦了染了血迹的地方,清洁之后,又给她换了干净的衣裳,才出了房门。

牧禾按照天不绝早先给苏子斩开的药方子,端来了熬好的药。

苏子斩接过喝了。

牧禾见苏子斩喝完药一动不动地坐着,他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休息的打算,开口劝说,“公子,歇了吧!再熬下去,您的身体会熬不住的。”

苏子斩点点头,站起身,却没进里屋,对玉漱吩咐,“你去里屋歇着守着。”话落,又吩咐牧禾,“你守在外间,若是她醒来,立即喊我。”

玉漱立即应是。

牧禾愣了一下,也立即应是。

苏子斩转身出了房门,去了别处。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十七章 下一章:第九十九章(二更)
热门: 回到明朝当王爷 永夜君王 少年风水师 都市之最强狂兵 黎明之剑 最强医圣林奇 永恒圣帝 沈浪徐芊芊 花颜策 粉妆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