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二更)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一更)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花颜睁开眼睛,恼恨地看着他,有些人的可恨之处不在于他杀了你,而是他非要将残忍的东西掰开揉碎在你面前,看着你生不如死。

世界上最重的折磨,莫过于生不如死了。

花颜大脑嗡嗡地响,似有千万刀剑穿来,刺的她从内到外都生疼的血流成河。这一回,她清楚地从他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苍白着脸,如鬼一样。

不,连鬼都不如。

她撇开脸,又闭上眼睛,放任心一寸寸撕裂开来。

统领的声音还在继续,他又说,“同是双生,我生来就是被当做铺路石的那个,凭什么?”他冷笑,“地狱你待过没有?我待过。我与梅花暗卫一起被当做死士训练,待了十年地狱。”他顿了顿,声音莫名,“天下有一处白骨山,你游历天下时去过吧?”话落,他腾地站起身,咬牙切齿地说,“花颜,你当年毁了白骨山,我见到你不杀你,你知道为什么吗?”说完,他森然地说,“就是等着让你落在我手里让你生不如死。”

花颜又蓦然地睁开了眼睛,转过头。

统领已不再看她,转身出了房门,“砰”地一声,门打开,他冲出了门外。

花颜看着飘荡的珠帘,噼里啪啦地响,外面的冷风冒进屋,她一下子凉到了心肺里,将体内的血流成河都冻的凝住。

她依稀的记起了多年前久远的一幕,的确是她毁了白骨山……

她费力地抬起手腕,在室内烛光下,她手腕的翠绿手镯流动着华光,当年有一个少年,浑身是血地躺在血泊里,身上受了几十处刀剑伤痕,在成山的白骨中,奄奄一息地抓着她的手,死死地盯着她手腕的镯子说,“你等着,我若不死,必追你到天涯海角,要了你的命。”

她闭上眼睛,将手腕软软地搭在眼睛上。

这个镯子,是她四百年前出生起,祖父给她戴在手上的云族至宝,用来护佑她安平,在云舒兵临临安时,她摘了下来,与那封信一起送回了临安,这一世,她出生时,隔了四百年前,两个祖父,虽已人不同,但还是又拿了出来,戴在了她手上。

若是如他所说,苏子斩是怀玉,他与他一母双生,武威候当年藏起来他,就是要给将来恢复记忆的苏子斩复国铺路吗?

他恨武威候,恨苏子斩,也恨她,恨命运让他与苏子斩一母同生?

更恨当年在白骨山!

在北地,他下狠手让她死,那时,他大约只知道她的花颜,他自然是要让花颜死的,但在宫宴上见了她,大体是看到了她手上戴的这个镯子,认出了她就是当年在白骨山的死人堆里,阴差阳错,或许可以称得上算是救了他一命的人,才一时没下手立即杀她?

于是,改了主意,带她去了后梁皇室陵寝,揭开了那副棺木,然后又带了她来了这里,告诉她真相?

真相这种东西,她一点儿也不想知道。

玉漱见统领怒气冲冲地推门而出,但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屋檐下,目光阴沉翻涌地看向前院,她不敢出声,规矩地立在一旁。

这一处院落安静,在夜晚,有丝丝冷风从房檐处遛过,前院的刀剑声隐隐传来,愈发地清晰,似打的十分激烈。

统领在门口立了片刻,忽然转身,又回了屋,冷寒地吩咐,“关门。”

玉漱不敢耽搁,立即关上了房门。

统领又回到房间,转眼便来到了床前,看了花颜一眼,冷笑,“你说,他若是杀到了这里,看到了你我睡在一张床上,会如何?”

花颜拿开挡在眼前的手,翠绿的手镯随着她手的动作晃了晃,她睁开眼睛,看着统领罩在床前的一片阴影,阻隔了灯光,床帐内似乎一下子就暗的伸手不见五指,她声音木然地说,“还能如何?杀了你。”

统领嗤笑不屑,冷厉地说,“他能杀得了我?做梦!”

花颜听着刀剑声,似闻到了血腥味,“你埋伏在这里多少人,准备杀了你的亲弟弟?他生来何错?”

“何错?”统领勃然大怒,“他是怀玉,你没听见我刚刚说什么吗?”

“就算他是怀玉那又如何?这一辈子,我不认识怀玉,我只认识苏子斩。”花颜淡声道,“你恨上天不公,但上天对他又何公?你恨武威候,恨命运,难道他就不恨?一母同胞,你让他血溅三步在这里,对你又真有什么好处?你确定你该杀的人是他?”

“那你告诉我,我该杀谁?”统领眯起眼睛,“都到这般时候了,你竟然舍不得他死?你肚子里揣着云迟的孩子,却舍不得身为苏子斩的怀玉死?”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忽然大笑了起来。

花颜冷静地看着他笑,目光近乎冷木麻木的平静,“你该杀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怀玉没错,他若说唯一做错的一件事情,便是四百年前生在后梁帝王家,是后梁太子,又娶了我,登基为帝。他死,没错,他活,也没错,他生在这一世,就算他魂系苏子斩身上,又有何错?而苏子斩,你也说了,他既不知,又何错之有?”

“那错的是谁?我吗?”统领笑罢,阴狠地看着她。

花颜沉声道,“你怨恨苍天待你不公,对百姓不仁,就算你杀尽天下人,也夺不了南楚江山。云迟比你仁善爱民,苏子斩比你纯良多了。”

统领额头青筋直跳,攥紧了拳头,声音从牙缝中挤出,“刚刚没杀了你,现在你还想着他来救你?苏子斩能救了你?你一再的激怒我,是真觉得我不杀你?”

花颜嗤笑一声,嗓子很哑,声音很轻,“你真该在皇宫见到我时,就杀了我,我也不必知道这些不想知道的事儿了。无知不知道有多幸福。”

统领忽然散了拳头,双手撑着床榻,俯下身,将她圈在床榻和他的双臂间,邪魅阴狠地笑,“一个是四百年前生生世世都不想忘了的人,一个是为了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且怀了孩子的人,一个死生不惜,一个结草衔环……”

他说着,慢慢覆下头,“我倒要尝尝,你的滋味,横穿了四百年,到底……凭什么魅惑了一个又一个……”

花颜听到了外面有人劈开这处院落大门的声音,听到有仆从低呼,听到有刀剑风声,听到有血的味道,听到脚步声沉重地一下一下,力踩千钧而来。

她猛地抬手,挡在了统领要覆在她脸上的脑袋,用力地,将他脑袋推开,看着他漆黑汹涌的眼睛,冷冷地说,“看来你埋伏的人马不顶用,这么短的时间,他已经进来了,你若是不想今日我们三个都死在这间屋子,你就只管让他怒。怀玉的怒火我不曾见过,但苏子斩的怒火,他能一人剿平黑水寨,便能一人夷平你这间屋子。你想激怒他,就拿你的命来承担后果。你觉得,你承担的起吗?”

他有欲望,有野心,有谋夺天下的狠厉,但没了命,拿什么谋算?

花颜笃定地看着他,“你若是用我的清白来威胁苏子斩,那就大错特错了。苏子斩看不上南楚江山,他在这世间,唯一能看得上的……”她笑了一声,冷冷猎猎,“是我的命,除非你杀了我。”

统领勾起嘴角,弧度冷如冰,“你的意思是,他还是苏子斩?不是怀玉帝?哪怕有了记忆?依旧一如往昔对你?”说完,他骤然握住她的手拿开,覆在她耳边,低声嗜血地说,“你说错了,他明明已来到门外,都不敢进来,你猜,他如今心里在想什么?”

花颜挣了挣,没挣开他的手,恨恨地对外面怒道,“苏子斩,你给我滚进来!你就是这么任由这个混账东西欺负我的吗?”

统领似没料到她竟然对外怒喊,神色一动。

苏子斩一脚踢开了门,同时玉漱惊呼一声,他已一阵风地进了屋,一身血腥味,伴随着一柄宝剑,泛着寒气和浓郁的杀气,对着统领的后背心刺来。

统领瞬间身子一滚,将花颜与他换了个位置,花颜的后背心转眼对准了苏子斩的剑。

苏子斩的剑出的快,收的也快,虽然剑收了,但他的人却没停手,一把捞住了花颜的腰,花颜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她人已离了床榻,被苏子斩揽在了怀里。

花颜眼前发黑,血腥味让她许久不闹腾的胃又闹腾了起来,正难受间,只听他冷声说,“苏子折,你当真以为这么多年,我不知道我还有个同胞兄长吗?”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一更)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一更)
热门: 白首妖师 诡秘之主 君九龄 超神机械师 凌天传说 神墓辰南 武炼巅峰 永恒圣帝 魔道祖师 花颜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