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一更)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二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花颜虽然用了力气,但自然没打开统领如铁钳一般的手,反而将她的手打的很疼。她气怒地瞪着他,心中的怒火腾腾地上涌。

统领冷笑地看着她,“不杀了你,已是便宜你了,别以为我纵容你一身臭毛病,你就真能骑到我头上。”

花颜顿时泄气,但还是不甘心,仰着脖子恼道,“谁臭毛病了?你跟个冰块似的,我怕你不杀我,先冻死我。天下这么大,院子里房间好几处,你非跟我过不去做什么?”

统领捏着她肩的手徒然用力。

花颜疼的“咝”了一声,大怒,“放手。”

统领手劲儿不松,眯着眸子,眼底风暴席卷,恶狠狠地说,“你说我非跟你过不去做什么?”

花颜咬牙,“我哪里知道?你先松手。”

统领冷笑,自然手劲不松。

花颜觉得他的手跟把铁钳似的,肩膀上的骨头都快被他捏碎了,她心里冒火地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见他分毫不让,她怒道,“你到底想怎样?”

统领面色阴沉,一字一句地道,“那一日,在墓室,你说我若不嫌弃你……”

花颜身子徒然一僵。

那一日,他说,“我不杀你,是想体验一番云迟的女人到底什么滋味,体验完了,再杀了你。”

她说了什么?

她说,“也行,只要你不嫌弃吃云迟吃过的,我就奉陪你一遭,死前还能沾染点儿桃花色,倒也当得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旧事重提,她心里发沉,她不是躺在棺材里,而是躺在床上,在这样的屋子里,在床上,她再不如那日能再轻松应对他。

她盯着他的眼睛,四目相对,他的眼里有泥浆在翻滚,黑涌涌的,透过他的眼睛,她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到底什么模样?

两世以来,她的人生就如浓雾一般,有一点点的光就横冲直撞,上一辈子跌个粉身碎骨自杀而死,这一辈子呢?当真揣着云迟的孩子也自杀?且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吗?

不!

她徒然地泄了气,木木地说,“松手,床这么大,你爱睡就睡行了吧!”

统领盯着他,不松手,反而又加大了手劲儿。

花颜只觉得钻心的疼,透过肩胛骨传遍整个身体,几乎传到了她小腹上,她眼里水汽渐渐溢满,“我都说了,这床你爱睡睡,还不行吗?你有本事杀了我,我也认了,不杀我,你就松手。”

统领看着她,见她眼泪在眼圈处打转,偏偏不落下来,他嗤笑了一声,慢慢地松开了手,“杀你容易的很,要你……也容易的很,由不得你。”

花颜心底发冷,她没灵力没武功,且怀有身孕孱弱的不行,他说的对,他做什么,都容易的很。

她伸手去揉肩胛骨,手刚碰到就疼的让她吸凉气,她将手按在肩胛骨上,大约是因了这钻心的疼,她反而忽然冷静了下来。

她静寂了一会儿,忽然也嗤笑了一声,“是都很容易,你们后梁皇室的人,轻易能得到女人心,后梁因为什么亡国?政局积累弊端是其一,你知道什么是其二吗?”

统领眯着眼睛沉沉地看着她,不接话。

花颜仰着脸,忽然对他笑了,一字一句地说,“是淫乱宫闱。除了怀玉,末代的几代帝王,不被记入史册最大的皇室密辛,便是贤文帝其实不贤,乱淫亲姐妹,永德帝其实不德,乱淫先帝后妃,惠良帝其实不良,强抢子侄弟媳……”话落,她冷冷地嘲笑,“身为后梁皇室后裔,怎么?你要乱淫先祖母?”话落,她不客气的补充,“那可真是出息大了。”

统领徒然暴怒,猛地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花颜看清了他眼底的盛怒,如暴风骤雨席卷,眸中的杀意她看过不止一次,但这一回,最是惊心,她被掐住脖子,不能说话,便这样看着他。

统领瞳孔一寸寸收紧,手也随之一寸寸收紧。

花颜呼吸被扼制,眼前已渐渐发黑,渐渐的,看不清事物。

统领忽然闭上眼睛,声音寒彻骨,“本不想杀你,但你自找的。”话落,他手微抖着,却一根根往里收。

花颜觉得,他说的对,她真是找死,但他莫名地对她太好了,好到她害怕。参汤暖炉这一路,挑剔饭菜他也不恼,将他衣袖蹭脏他也不怒,如今若是让他上了床,那么,她对得起谁?

不说云迟,便是她自己也对不起自己。

果然是桃花劫!

她也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屋中静的落针可闻。

忽然,在寂静中响起一串的马蹄声,紧接着,是呼喝声,刀剑声。

统领显然也听到了,手一顿,睁开了眼睛。

花颜也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灰白,看不到一丝光,甚至看不到面前的人。

“统领!”外面有人匆匆跑来,在夜里,声音格外地清晰,带着一丝慌张,“有人带了大批的人闯进来了。”

统领声音怒哑,“什么人?”

那人气喘吁吁,“闫军师说……说是……二公子……”

统领攸地手又收紧,须臾,又松开,猛地撤了手。

花颜身子一软,栽回到了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气,眼前黑黑白白好一会儿,才透出些许光亮。

死里逃生,莫过如此了!

这是既北地之后,她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统领嗜血的眸光又汹涌了片刻,对外面道,“就说我知道了,让他闯,有本事闯进来的话,我倒要看看,如今的他,求什么。”

外面人应是,立即又匆匆去了。

统领冷笑地看着花颜,“他倒是来的快。”

花颜不作声,头脑晕眩了一阵,才勉力不让自己晕过去,想着他既是苏子斩的双胞兄长,如今说是二公子闯进来了,那么,是苏子斩来了吧?

他来了,就在这一刻,救了她。

统领忽然坐下身,伸手摸花颜的脖颈,不同于刚刚的掐,指腹十分轻柔。

花颜觉得脖子火辣辣的疼,早先在后梁皇室陵寝被她掐的伤养到今日才将好,如今旧伤又添新伤,感受到他指腹碰触,更是疼的寸寸如火烧。

统领来回在她脖颈摸了片刻,看着她苍白的脸说,“你知道苏子斩是谁吗?”见花颜不语,他笑,邪肆森冷,“想知道四百年后你死去的事儿吗?”见花颜还不语,他道,“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后梁皇室陵寝里那副棺木是空的,不如我告诉你,怀玉帝哪里去了。”

花颜闭上眼睛。

统领瞧着她,她身上的气息在这一刻,又弥漫上了在后梁皇室陵寝打开那副棺木时一样的气息,他笑的邪恶,“四百年前,怀玉帝将你与江山一起给了太祖云舒,你偏偏尾随他饮毒酒而死,云舒也是个痴情种,为了救你,将云家嫡系一脉的所有子孙召集起来,对你用起死回生之术,而你祖父,更是可笑,跑去了后梁皇室陵寝,复生怀玉帝,云家和花家,数千年前,本是一脉传承,虽分支偏远,血缘已经淡没了,但各有的能耐却都不小……”

花颜似想到了什么,身子抖了起来。

统领一直盯着她,似被她这副模样给取悦了,“你猜到了是不是?可惜,你猜的大约不具体,我就如实告诉你。”话落,手抚上她的眼睛,像把玩一件精美的瓷器,“你似乎不愿复生,愿随怀玉帝奔赴九泉,迫不得已之下,宁可魂飞魄散,拼尽不能上穷碧落下黄泉,但也要生生世世记住他,对自己狠心地下了魂咒,且成功了。而他呢?自然没有你的本事,很容易就被你祖父给复生了。”说着,他大笑起来,“他死,你随死,他生,你不生,真是天大的笑话。”

花颜手指尖都抖了起来,整个人蒙上了一层灰暗。

统领欣赏着,又继续说,“你想说与苏子斩有什么关系是不是?关系大了。你祖父复生他后,他得知你竟然对自己用了魂咒,身体已化成了灰,心下大悔,便也请你祖父将他化成灰,随你而去,你祖父很是能耐,告诉他,你虽身体化成了灰,魂魄却没亡,上天对你有一线生机,追魂术可以找你魂魄,于是,他用追魂术,查到你魂魄将会降生在四百年后,而他,不止会追魂术,还会送魂术,为成全你们,将他的魂魄也送来了四百年后。”

花颜忽然暴怒,“别说了!”

她嗓子受伤,开口沙哑,没发出多少声音。

“不说?”统领冷笑着摇头,“你是不敢面对吧?”话落,他语气突然一狠,“你在后梁皇室陵寝打开棺木时早有猜测对不对?我偏让你面对。我告诉你,苏子斩就是怀玉帝。送魂术让他没了记忆,但是如今,他有记忆了。我倒想看看,他还将自己的女人拱手相让不。”

二更晚点儿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二更)
热门: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明文魁 盘龙 雪鹰领主 庆余年 回到明朝当王爷 他的小草莓 小阁老 武炼巅峰 白首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