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上一章:第九十一章(二更) 下一章:第九十三章(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既然不能出这处院子,花颜也不想转悠了。

于是,她对玉漱说,“扶我回屋吧!这破院子真没什么可溜达的。”

玉漱点头,扶着花颜回了屋。

统领没随着花颜进屋,看着花颜由玉漱扶着进屋后,出了院门,穿过梅林,去了书房。

闫军师见他来了,连忙起身见礼,恭敬地道,“已经按照您的吩咐,交代了下去,因我们距离京城有些远,大约要三日后才能动手。”

统领“嗯”了一声,寒着的脸有些心不在焉,坐去了椅子上。

闫军师注意到统领袖子上的脏污,愣了一下,心想着统领爱洁,这般穿着脏污的衣裳,按理说,他该是一刻都受不了,如今……

他犹豫了一下,特意提醒,“统领,您的袖子……”

统领的脸色寒了几分,不答,冷声道,“你今日只说了花灼废除暗主令,另设临安令的消息,可有云迟的消息?”

闫军师立即说,“有的,他带着人去了后梁皇室陵寝,扑了个空,气的一把火烧了陵寝,然后便召集回了此处搜查的东宫暗卫,似乎……”

“似乎什么?”统领竖起寒眉。

闫军师道,“似乎不再找太子妃下落了,不知为何。”

统领冷笑,没说话。

闫军师看着统领,揣测道,“也许他是看到空空的墓穴,棺木也空空如也,猜想出了什么,受不了费尽心思夺到手的女人原来心里一直放着另一个人,且那个人四百年前没死,如今也许还如她一般换了个模样活着,四百年前,怀玉帝与淑静皇后,一对帝后,生死相随,可歌可泣,任谁也泯灭不了的情缘,以他骄傲的性子,不要这个女人了吧,所以,才干脆不找了。”

统领更是冷笑,“你觉得会是这样吗?”

闫军师不敢肯定,模棱两可地说,“也许……可能吧。”

统领寒着脸道,“你未免小看云迟了,他想要的人,就算化成灰到了别人手,他也是要夺回去的。”话落,他不屑冷嗤,“不过大体是猜出了我要对付京城,才将所有人都召集回去了,为了南楚的江山,待她之心,也莫过如此,亏她为了他收复西南境地,在北地不惜以死与我相抗。活了两辈子,还是个没脑子的蠢女人!”

闫军师见统领骂花颜,心中舒坦,于是趁机问,“这么说,如今京城防备极严了,若是我们让收复的花家暗线十之二动手的话,怕是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好处?我只让他折一半人就够了。”统领捻着手指,阴沉地说,“先让京城乱起来,折他一半羽翼,然后……”他随手摊开面前的南楚山河图,随手指了几处,“这里,这里,这里,再都乱起来,我看云迟拿什么固守山河?他监国区区四年,多不过五年,连他出生都算上,二十年的根基,拿什么比四百年的筹谋?”

闫军师眼睛一亮,“您说的对。”话落,又担心地说,“可是二公子那里……万一他向着云迟呢?毕竟在北地,若不是他帮云迟,不会毁了我们多年根基。”

统领眯起眼睛,“他有了记忆,还会向着云迟?”话落,他冷冷地笑,“那我倒佩服他了!赔了江山,又赔了女人,还陪着帮着人家固守山河?”说完,嘲讽不屑地带着杀气说,“还如四百年前一般悲天悯人吗?那就杀了他。”

闫军师一惊,看着统领,“这……”

“怎么?”统领盯准闫军师,“我不能杀了他?”

闫军师连忙垂下头,“您与二公子毕竟是一母同胞,骨肉相残,有违天道。”

统领大笑,森寒的眸子不见半点儿笑意,“谁跟他是骨肉?他是他,我是我,他若是向着云迟,我就杀了他。若他不向着云迟,我就给他留一口气。别以为他有了记忆,就是我祖宗了!做梦!”

闫军师又道,“若是杀了二公子,属下怕族亲的几位长者知道,会与您发怒。”

“我怕他们发怒?”统领寒着眸光,“那就都杀了。”

闫军师垂下头,“想必二公子有了记忆后,不至于再糊涂。”

“他最好不再愚蠢。”统领吩咐,“盯着几位老头子,别让他们给我反戈,但有反戈,心向苏子斩,阻止我的大业的话,都给我杀了。”

闫军师颔首,此回干脆,“是,谁也不能阻止主子的大业。”

花颜回了屋后,只见桌上的剩菜残羹已被收拾干净,地上早先打碎的药碗和药渍也已收拾干净,甚至连床上她躺过的被褥也换了崭新的。

她坐在桌前,瞅了一眼外面,统领已出了院门,她虽玉漱道,“陪我说会儿话。”

玉漱垂下头,“奴婢不敢。”

花颜瞧着她,乐了乐,“你跟在他身边多久了?这么怕。”

玉漱不说话,显然这类问题都不会回答花颜。

花颜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也不拿人的性命为难人,摆摆手,“行吧,你下去吧!”

玉漱转身走了下去,但没离开,守在了门外。

花颜身子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揉搓着手里的手炉,坐了一会儿,干脆抱着手炉起身,躺去了床上。

她虽然昏睡了七日,但是被强制喊醒,浑身疲软,闭上眼睛,很快就又睡了过去。

玉漱听到里屋的动静,探头看了一眼,见花颜自己上了床,很快就睡了过去,她撤回身子,躲离门口远了些。

一个时辰后,天色将黑时,统领回到了院子。

玉漱站在门口,恭敬见礼,头也不敢抬。

统领径直穿过画堂进了屋,屋中光线昏暗,未曾掌灯,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床上躺着的花颜,均匀的呼吸声从帷幔内传出。

他瞳孔缩了缩,寒声吩咐,“掌灯。”

玉漱立即进了屋,掌了灯,屋中顿时亮了起来。

统领走到床前,伸手挑开帷幔,花颜大概是身上盖的少,她很冷,眉头皱着,缩成一团。他看了片刻,寒了眸光,冷怒,“怎么侍候的?再拿一床被子来。”

玉漱看了一眼屋中烧着的地龙,想着那一床被子不薄,当此时也看到了床上花颜缩成一团,赶紧应是,立即去了。

他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花颜眉头似乎皱的更紧了,像是很不耐烦被吵到,伸手将被子往上一扯,蒙住了脑袋,继续睡去。

统领冷眼瞧着,冷嗤了一声。

玉漱很快抱来了一床被子,动作利落地搭在了花颜身上。

统领转身,坐去了桌前,吩咐,“给她将怀里的手炉换掉。”

玉漱给花颜搭完被子,应是,立即将手炉换了新的。

不多时,花颜身子舒展开,蒙着被子的脑袋也扯开,露出了脸,眉目也舒展开了。

统领喝了一盏茶,在天色彻底黑了时,站起身,出了里屋。

玉漱心领神会地低声说,“主子,隔壁的房间一早就收拾出来了。”

统领眼底骤然盛满寒光,“滚出去!”

玉漱不敢再多言,立即退了下去。

统领又转身回了屋,动作太大,门口的珠帘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他快步来到床前,伸手解了外衣,扔在了一旁的脚塌上。

花颜忽然醒了,腾地坐起身,抱着被子冷冷地说,“你敢上来,我就……”

统领眸光如利剑,“你就怎样?杀了我?”他冷笑不屑,“你如今有几斤几两?”话落,他骤然发狠,“你是乖乖躺在这里睡?还是我把你扔去地牢睡,你选一个?”

花颜一噎,看着他阴狠森寒的眸子,似盛满了盛怒,就如在后梁皇室陵寝那日要掐死她一样,她毫不怀疑,若是她选去地牢,她虽不杀了她,今日大约有的苦头吃。

她疯了有好好的屋子烧着地龙盖着暖和的被子抱着手炉不睡,跑去睡地牢。

她手放在小腹上,虽受他威胁,但还是气不顺地梗着脖子说,“你想睡这张床,我把它让给你就是了,偌大的院子,总有房间给我睡吧。”说着,她松开被子,就要下床。

“你敢!”统领手按在她肩上,恶狠狠地盯着她,“你敢动一下试试。”

花颜觉得有一把铁钳掐住了她,肩上顿时一疼,她暗恨自己这副弱不禁风的身体,恼怒地挥手打他的手臂,“拿掉,下手这么重,疼死人了。”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十一章(二更) 下一章:第九十三章(一更)
热门: 灵域 凤逆天下 都市之最强狂兵 少年风水师 永恒圣帝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三寸人间 神墓辰南 史上第一密探 超神机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