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二更)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一更)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日,废暗主令,以临安花家供奉了千年的紫雪玉麒麟为令,设临安令的消息,从临安如雪花般地传了出去。传的不声不响,传的消无声息,保证三日内,一城一县一州一地都传到,且传到每一名花家暗线耳中。

消息一出,震惊了所有生活在天下各地的花家暗线。

消息传出临安的同时,安七、安九、安十一分别带着人悄无声息出了临安城。

族长和五位叔伯生恐因废暗主令设临安令这个惊天雷砸在无数人耳朵里出什么大乱子,便干脆住在了花家陪着花灼,想着万一有事儿,他们也能帮衬公子一二。

花灼已看完了过去一年里的线报,择出了三处不妥之地,命了安七、安九、安十一前去处理,他心下倒是不怕,就算暗主令没落在苏子斩手中,落在了旁人手中,四百年后才起效用,如今也不过是过去了一年而已。

他就不信,一年而已,就算那人拿着暗主令,能全盘接手花家。

虽然,在那人的筹谋下,也许花家已有不少人上了贼船,他废暗主令,另设临安令,使得花家注定要因此折上一批人,也许会伤筋动骨,折上更多,但好过拱手送人。

如今临安令出,能收回来的,他就收回来,收不回来的,便动手毁了,也不能让其成为祸害。

当日,花灼没回花灼轩,打发花离去给夏缘递了个话,让她径自用饭先睡。

夏缘知道花灼为花家事儿繁忙,自然乖巧,用了饭菜,便早早睡了,她知道,只要她照顾好自己,便是不给花灼添麻烦帮了他了。

这一夜,花灼在书房坐镇,书房的灯亮了一夜,族长和各位叔伯陪着,与他一起接收暗线传回的消息。

废暗主令,另设临安令的消息层层传出临安后,最早收到消息的人,纷纷回复,一只只信鸽飞进花家,大部分收到的都是“遵公子命,遵临安令。”,让族长和各位叔伯都微微松了一口气,看着花灼冷静平淡沉稳的眉眼,想着也只有这样的公子才稳得住保得住花家。

到第二日天明时分,已收到了百分线报,只有少数几份含有疑问的,但那几份,均来自那两位没到临安的叔伯旁支,花灼猜想,也许不等安十六请,他们怕是已经启程在来临安的路上了。

飞鸽传书,日行千里,如今一夜间,也就说明,方圆千里的花家暗线,应该都是稳妥的。就算不稳妥,阳奉阴违,也没关系,总之,暗主令不能用了,如今只有临安令,以后若是但有不尊临安令的,有风吹草动,他也能察觉,再处置就是了。

花灼看着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书房,他站起身,打开窗子,轻吐了一口浊气,又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对身后六人道,“各位叔伯,劳累了一夜,去歇着吧!”

六人陪着花灼等了一夜,这一夜都无事儿,六人也稍稍放下了心,年纪大了,的确熬不住了,便也不推辞,点点头,都去歇着了。

六人离开后,花灼也离开了书房。

回到花灼轩,夏缘已起来了,正在院中修剪花枝,见他回来了,她立即扔了剪子站起身,“一夜没睡?在书房也没小憩一会儿?”

花灼摇摇头,伸手将她头上沾的一片叶子拿掉,问,“昨晚睡的可好?”

夏缘点头,立即问,“事情处理了吗?”

花灼颔首,“处理了,后面便等着结果了。”

夏缘见他眉眼疲惫,也不再多问,立即说,“饭已经做好了,我本打算给你送去书房,既然你回来了,就先吃了,然后赶紧歇着,若是有事情,我喊你。”

花灼点点头。

夏缘连忙去了厨房。

二人用过早饭,花灼去温泉池里沐浴片刻,便躺回了床上,不多时便睡了。

夏缘坐在床前看了他一会儿,想了想,出了房门,走出了院子,去了太祖母处。

太祖母见她来了,乐呵呵地问,“两日没见你了,肚子里的小东西是否闹腾你了?”

夏缘笑着摇头,挨着太祖母坐下,挽着她手臂说,“没有,这两日我找了布料,打算做小衣服,不知是男孩还是女孩,我就每个尺寸都做几套。”

太祖母笑呵呵地说,“小孩子长的快,不用你做那么多,再说还有绣娘做呢,做多了穿不过来,你可别累着。”

“累不着,我月份浅的很,先给花颜做,她孕吐的厉害,一定连针线都拿不起来,我孕吐不厉害,是能做的,不会让自己累着的,我先做了给她,她比我早两个月。”夏缘笑着说。

太祖母点点头,心里想着花颜那小丫头的肚子不知道能不能禁得起折腾。

夏缘一边与太祖母说着花颜,一边仔细地打量太祖母神色,在太祖母走神的那一瞬,她就明白了,立即白了脸,眼眶转眼便红了,“花灼果然骗我。”

太祖母一怔,连忙“哎呦”了一声,“缘丫头,你这是怎么了?灼儿那小子骗你什么了?你告诉太祖母,太祖母揍他。”

夏缘咬着唇说,“太祖母,花颜出事儿了对不对?你们都瞒着我,不告诉我。”

太祖母一噎,看着夏缘,眼看着就要哭出来,她连忙拽住她的手,“你这小丫头,怎么也这么猴精似的?和着跑太祖母这里下套子来了,颜丫头是出了点儿事儿,不过,你放心,没性命之忧,若非如此,你当灼儿还能在家里待得住?早离开临安了。放心了,没事儿的,你别急,你一急,太祖母这一把年纪可受不住。”

夏缘闻言吸着鼻子将眼泪憋了出去,摇晃太祖母手臂,“太祖母,您告诉我好不好?花灼累的很,睡下了,我若是回去喊醒他,他大约也是糊弄我骗我胡乱应付我,他不相信我听了花颜出事儿不急,估计怕我伤了孩子,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懂得些事儿的,您告诉我,我保证不急,不伤了孩子。”

太祖母也不相信地看着她,“你这个小丫头,自小与颜丫头感情好,别说灼儿不相信你,连我也不相信你。”

夏缘举起手,“您若是不相信我,我发个誓?”

太祖母拍掉她的手,“誓岂能随便发?我告诉你就是了,你答应我不急的啊,若是你急,伤了腹中孩子,就是要了太祖母的命。”

夏缘立即点头。

太祖母想着这小丫头看着是个不经事儿的,但花颜在北地出事儿时,她却是帮了大忙,更何况临安花家嫡出的重孙媳妇儿,如今花家出事儿,以后指不定更如何经历风雨,她早晚得顶起这个身份,多担着事儿,既然瞒不住,便也不瞒了。

于是,这样一想,太祖母便将花颜在宫宴失踪的事儿说给了夏缘听,特意强调,太子殿下与花颜感同身受,太子殿下如今好好的,花颜也一定没事儿。

夏缘听完心里虽也急,但到底顾忌孩子,她想了一会儿,立即站起身,对太祖母道,“我与花颜在外那些年,恐防被花灼抓回来,一旦出了什么事儿,不敢动用花家暗线,便商定了一种特殊的联络法子,谁也不知道,只我们二人知道,我这就去回找花灼。”

太祖母一听,眼睛顿时一亮,“竟有这事儿?”话落,也不多问,“那你快去。”说完,又怕她着急,嘱咐,“还是慢点儿走,看着脚下,别摔着。”

夏缘点点头,倒也没急,辞别了太祖母,如寻常走路一般,回了花灼轩。

她回来时,见花灼已醒来了,自从跟随花颜嫁去了京城许久不见的安十七竟然回来了,正在与花灼说着事情,花灼手里拿了一封信,抿唇在看着。

夏缘见了安十七惊喜地问,“花颜找到了吗?是不是花颜的信?”

花灼手一顿,抬眼问夏缘,“你怎么知道?”

夏缘瞪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盯着安十七。

安十七纵马疾驰而回,跑死了两匹马,京城到临安比西南境地到临安近,是以,马死了,他却没如安十六一般晕倒,只不过一脸疲惫,浑身如土人一般地坐在花灼面前,正捧着水大口大口地喝,见夏缘盯着他,他放下水杯,站起身,恭敬地给夏缘见了个个礼,摇头,“回少夫人,少主没找到,这是太子殿下命我亲自送回来给公子的信。”

让大家久等了,这两更真是波折,总算更上来了~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一更)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一更)
热门: 武动乾坤 异世邪君 武炼巅峰 都市之最强狂兵 天才相师 他的小草莓 小阁老 琴帝 君九龄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