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上一章:第八十章 下一章:第八十二章(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自从得到花颜在宫宴上被人劫持失踪的消息,花灼就在琢磨此事。如今几乎更能断定,也许当年武威候夫人生的是双胞胎,故意对外面隐瞒了其中一人。

毕竟,有什么样的易容术能以假乱真到堂而皇之地参加宫宴,在云迟和花颜的眼皮子底下,满朝文武中,与人打交道,而不被人发现?

只有双胞胎。

无论是四百年前的怀玉,还是如今的苏子斩,怕是都舍不得在花颜怀孕被孕吐折腾的昏天暗地时,出手劫持他,哪怕他在有了记忆后,心里有多么不甘心。

但与他长得一模一样,自小躲在暗中,了解极了他的人,就不同了。

那个人对花颜没有感情,所以,动起手来,才没有顾忌,伤她不留余地。

他看着花家祖父,震怒半晌,才咬牙道,“四百年前的花家先祖和族长真是糊涂!我花家不参与世事纷争,不掺和皇权社稷,花静为了护花家,放太祖爷兵马通关,做出莫大的牺牲。花家一代又一代人,守护临安,呕心沥血,让临安世代安稳,他怎么能将暗主令给怀玉帝一枚呢?就没想过四百年后有与苏子斩一模一样的人拿着花家的暗主令祸害天下?”

花家祖父白着脸呆坐许久,面对花灼的震怒,他只能叹息,“四百年前的花家先祖最是疼爱孙女花静,愧疚将她的性情养成了一根筋飞蛾扑火的性子,带着这份愧疚,所作所为,的确是有些失智,身为子孙,我也不知当年花家先祖复生怀玉帝又用追魂术送魂术帮他且还给他暗主令是何想法,也许是想让他拿着暗主令与小丫头相认,也许是……”

“也许是因为愧疚,真想让他在四百年后复国,重建后梁,毕竟当年花家先祖觉得以临安一地的安稳,换了后梁天下的倾覆,是花家对不起他。”花灼接过话,更大胆的猜测,“也许是当年那位先祖既能以灵术让人起死回生,又能以灵术启动追魂术送魂术,何其厉害,想必也能如祖父一般卜算到了四百年后妹妹拒绝嫁给太子殿下,而苏子斩拿着暗主令,便能与太子对抗,既护了妹妹,也能复国,还能全了两人两世情义,何乐而不为?”

花家祖父惊得睁大了眼睛。

花灼冷笑,“祖父想想,有没有这种可能?”

花家祖父一时没了言语,脸色一变再变。

花灼又道,“当年那位先祖,最是明白花静待怀玉之心,更也知道怀玉为了后梁江山何等呕心沥血,有惊天才华,不能施展,空有一腔抱负,面对支离破碎的山河,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想必对怀玉十分赞赏,否则也不会同意花静自逐家门嫁给他,爱屋及乌之下,难保不动了倾尽花家全力在四百年后相助他的心思,以花家的暗主令,帮他复国,还他一个江山。”

花家祖父闻言身子晃了晃,好半晌,才哑声道,“祖父的确没想到……”

花灼转过身,又看向窗外,心中波涛汹涌,几乎要淹没他。

屋中一时静了下来,静的只能听到花家祖父的喘气声,以及窗外的落雨声,而花灼,震怒过后,反而是透在外的死寂的平静。

许久后,花家祖父哑声开口,颇有些悔恨,“也许是我错了,若是我早想到,也不至于……”

“四百年前,那位先祖,是站在孙女的立场做了自己的考量,如今祖父您也是站在孙女的立场做了自己的考量,无论对错,都已铸成。”花灼揉揉眉心,声音是惯常的冷静,“正因如此,也许才是天意。”

花家祖父住了口。

花灼转过身,“当年,那位先祖可说暗主令如何能收回?”

花家祖父摇头,“想必当年送了暗主令,便没想过要收回,不曾留话。”话落,又叹气道,“当年那位先祖从京城回来后,因为耗尽心血,不多久就病逝了。”

花灼点头,“既然如此,这一代花家的当家人是我,祖父既然将掌家权交给了我,您便不要再管了,安享晚年吧!接下来,花家如何,我说了算。”

“你要怎么做?”花家祖父看着花灼,提起了心。

花灼拢了拢衣袖,嗓音淡淡,“我目前还没想好,关键是找到妹妹,诚如祖父您所说,我最是疼妹妹,一切看她的意思。她想再续前缘,我花家就帮她覆了天下,她想撇开前缘,那么,花家就帮她撇开。”

花家祖父沉默。

花灼笑了一声,语气莫名,“这天下人都不难,包括我们花家,路也好选,既然早就掺和了,也不怕再多掺和,唯她最难。”说完,他转身出了房门。

花家祖父看着花灼离开,临走前还没忘了拿起他早先扔在门口的油纸伞。他想,他老了,幸亏他身体好了,花家的一切,有人接手,且他这个孙子,能支撑起花家,他瞒了这么多年,是好是坏,是对是错,到如今,他瞒不住,也不该瞒了。自然都交给他吧。

花灼出了花家祖父的院子,天色已暗,他没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去了太祖母的院落。

太祖母已吃过了饭,见到他来了,笑呵呵地摆手,“灼儿,你可吃过饭了?”

花灼摇头,“没有。”

太祖母“哎呦”了一声,“都过了饭点,你怎么还没吃饭?是为了找你妹妹,忙的忘了?”话落,问他,“那你在我这里吃?太祖母这就让人给你再做。”

花灼坐下身,摇头,“不必了,我一会儿回去吃,让夏缘做。”

太祖母瞪着他,“缘丫头有了身孕,你怎么还让他下厨?不兴你这样的欺负人的。有了身孕,要仔细注意,不能出差错。”

花灼笑了笑,“她躺不住,与妹妹一般好动,孕吐的反应不重,若是让她闲着,她怕是会胡思乱想,不如给她找点儿事情做。太祖母您知道,她最是乐意帮我做事情,若是我什么都不用她,她才是待的难受。放心,我怎么能累着她?我有分寸。”

太祖母闻言呵呵地笑,“好好好,你的女人你的孩子,你说怎样好就是怎样好,有分寸就好。”

花灼被逗笑。

太祖母瞧着他,问,“这么晚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儿?颜丫头有消息了?”

“没有。”花灼摇头,“是来问问太祖母,您觉得妹妹与前世的花静,可有不同?”

太祖母一愣,瞧着他神色,“你这小子,怎么突然来找太祖母问这个?是不是你妹妹出了什么不好的事儿?”

花灼依旧摇头,“没有,只是暂时没有消息罢了,孙儿就是问问,太祖母是咱们家的老寿星,活到您这个份上,比我们所有人都通透。”

太祖母闻言又乐呵呵地笑,“和着听你这话,是来找太祖母取经来了?”

花灼含笑点头,“算是。”

太祖母笑着道,“人啊,骨子里的脾性,哪怕转了几辈子,也是改不了的,依我看啊,这小丫头,与上辈子,骨子里来说,没什么不同。”

花灼收了笑,“是吗?”

“是啊。”太祖母点头。

花灼沉默片刻,“可我觉得,还是不同,上辈子她不信命,拼了命的抗争到底,这辈子,是信命的。她将四百年前她祖父交给她的卜算之术,学的炉火纯青,这辈子,我的卜算之术还是她教的,她给自己卜算,也是相信天意的,没死命去挣开,否则,也就不是答应嫁给云迟了。”

太祖母笑呵呵地摇头,“上辈子她是花静,自然做花静该做的事儿,这辈子是花颜,自然也就做花颜该做的事儿。这小丫头一直以来不糊涂,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哪怕有些迷失的地方,也会拨开云雾,从不让自己后悔,看起来是不同,但所作所为,遵从本心,算起来也没什么不同。”

花灼又沉默片刻,转了话题,问,“太祖母是喜欢太子殿下,还是苏子斩?”

太祖母乐呵呵地说,“都是两个好孩子,太祖母都喜欢。”

“那要说个最字呢?”花灼执着地问。

太祖母伸手拍拍他脑袋,笑呵呵地说,“灼儿尚年轻,才会这么问,当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不会这么问了。这天下,本就没有那个最字,只有在你心里劈开的两道分水岭,你劈开时,不管是因为心里偏心,还是因为手抖,或者什么原因,一边多劈开了些,一边少劈开了些,便是结果。”话落,她慈爱地说,“太祖母最喜欢你,因为你是我的重孙子。”

花灼无奈地笑了,站起身,“孙儿不打扰太祖母了,您歇着吧!孙儿回去用晚饭,确实有些饿了。”

太祖母笑呵呵地摆手,“去吧去吧。”

花灼撑着伞出了太祖母的院落。

明天再二更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十章 下一章:第八十二章(一更)
热门: 白首妖师 异世邪君 琴帝 全职法师 道君 诡秘之主 永恒圣帝 谍影风云 最强医圣林奇 暗黑系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