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二更)

上一章:第七十六章(一更) 下一章:第七十八章(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一日,花灼派人将书信已最快的飞鹰送去给云迟后,歇了一觉,他身体即便病好了,也比常人弱,因卜算之后又费神思想,这一觉歇了两日。

他醒来总觉得心下不太踏实,这种不踏实的感觉没有根由,于是,他吃过饭后,又拿出了卦牌,在手中搓着。

夏缘坐在一旁看着他,见他锁着眉,试探地问,“这一次出的事情十分棘手吗?连你也处理不妥?”

花灼“嗯”了一声。

夏缘问,“是有人故意对付花家?”

花灼偏头瞅了夏缘一眼,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别想太多,孕妇切忌多思多虑。”

夏缘无奈,小声嘟囔,“什么也不思不想,吃了睡,睡了吃,早晚变成猪。”

花灼失笑,想了想,建议道,“你若是闲不住,就做些绣活,趁着月份浅,可以亲手做些小衣裳,到时候给孩子穿。”

夏缘眼睛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我这就去找东西。”说完,再不理会花灼,去找柔软的布匹和针线去了。

花灼总算转移了夏缘的注意力,捏着卦牌又揉搓一会儿,片刻后,叹了口气。前两日,他一日卜算了三卦,第三卦时,到底是受了轻伤,这么短时间,是再不能动卦了。

问卜之事,也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花灼扔了卦牌,起身下了床,站在床前,看着窗外。

外面烟雨霏霏,就跟下在人的心坎里一样,满满的湿愁。

花灼有了想进京的想法,但是临安距离京城毕竟路途远,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进京的必要。若是云迟依照他卜卦推测,找到了花颜,他进京一趟,能见到她,也不算白跑一趟,若他没找到花颜呢?他进京能做什么?京中一带花家的势力本来就弱。

他揉揉眉心,离开了窗前,拿了一把伞,撑着出了房门。

夏缘在库房找东西,听到脚步声,探头瞅了一眼,喊,“花灼。”

花灼停住脚步,顺着声音看去。

夏缘从库房的门口里探出头来,对他问,“你要去哪里?”

花灼温声道,“去找祖父商议一番,有些产业,若是不能救,就断了好了,免得临安花家尾大甩不掉。”

他说的认真,夏缘闻言也没怀疑,对他摆手,“那你去吧。”

花灼对她嘱咐,“小心些,让婆婆帮着你,别磕碰了。”

“知道了,放心吧。”夏缘将身子探了回去。

花灼撑着伞出了花灼轩,路过花颜苑,他脚步一转,径直进了花颜苑。

他与花颜自小就不喜欢人侍候,他因为身体原因,身边多少有几个不得不照顾他的人,但花颜从会走路,在遇到夏缘之前,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她这处院子,一年最少有大半年时候空着,她不常在家,总是满天下的跑,以给他找药为名,虽然也的确是在给他找药,但更多的,她喜欢那份在外面跑的肆意。

以前,小的时候,他不知道花颜有那些经历和记忆癔症时,还曾想着这小丫头上辈子是被关在笼子里关久了?这辈子生下来就喜欢往外面跑?

后来,从他知道了她的那些事儿,便更多的是心疼。

她上一辈子,可不是被关了一辈子吗?未出嫁前,被她祖父在家里在云山两地轮番关着,出嫁后,因嫁的是太子,在东宫和皇宫关着,总之,都被拘着性情。

四百年前,她没见识过几日大千世界,这一世,他在知道后,便理解了。

花颜苑虽无主人居住,但隔三差五都会有人打扫,十分干净。

花灼一路进了院子,又进了屋,屋中的摆设依旧,花颜即便大婚嫁人,在家中所用的一应物事儿,什么也没带走,就连最喜欢一对风铃,也没带走。

花家给她准备的嫁妆,都是从库房里挑选的物事儿。

花灼似乎还记得她出嫁前一日,夏缘问她,“要带些什么东西吗?”

花颜说什么来着?

她笑着说,“东宫什么都有,带什么呀,我需要什么,云迟就给我什么,没什么可带的。”

夏缘便也作罢了。

如今,花灼站在花颜的房间,想着按理说消息到了云迟手中,他一定会去后梁皇室陵寝救花颜,但今日他觉得十分不踏实,大约云迟没救成?还是花颜已经不在后梁皇室陵寝被转移了?

他猜测不出来。

这么长时间,他一直在查背后之人,可是调动花家所有暗线,竟然查不到。他曾经以为,除非花家不做,否则天下事儿没有花家做不到的,调查一件事情也一样,除非花家不查,一旦查,就没有花家查不出来的。

可是如今,花家还真查不出来,不得不说,真是荒谬。

他正想着,外面有脚步声匆匆传来,紧接着,花离的声音响起,有些急促,“公子,十六哥哥回来了。”

花灼闻言走出房门,站在廊檐下,看着匆匆而来的花离,“他在哪里?”

安十六自从被云迟和花颜派去找小金和阿婆,算起来有两个多月了,便再也没消息,也没传回消息。

“十六哥哥晕倒在了城门口,刚被抬进府里,送去了他住的院子里。”花离连忙道,“十六哥哥像是骑快马回来,一直不曾停歇,他晕倒在城门口,他骑的那匹马倒地而亡了。”

花灼撑起伞,“我去看看。”

花离点点头。

花灼来到安十六的院落,安一也已来了,给花灼见礼后道,“公子,十六身上没伤,也没受内伤,只不过劳累过度,昏迷不醒,不知赶路赶了几个日夜,竟然累成了这个样子。”

花灼点头,抬步迈进门槛,进了里屋,看了安十六一眼,对安一道,“他这么快赶回来,想必有要事儿,有什么事情是不能飞鹰传书说的?搜搜他的身,看看可随身带了什么重要东西回来。”

安一应是,听了花灼的话,上前将安十六浑身上下搜了个遍,除了他自己的令牌,还有点儿银票碎银子外,什么也没有,他不由纳闷,“没有啊,难道我搜的不够仔细?”

花灼在一旁看着,知道安一已经搜的够仔细了,他道,“算了,等他自己醒来吧。”

花离小声说,“照十六哥哥这个睡法,估计要睡上三日。”

“不会,他若是心里惦记着有重要的事儿,几个时辰就会醒。”花灼吩咐花离,“去让厨房熬一碗参汤,让他喝下,他是身体损耗过度,参汤能让他补回几分。”

花离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不多时,花离端来了一碗参汤,喂安十六喝下,安十六紧闭着嘴,花离连说了好几遍“十六哥哥我是花离,这是参汤。”,安十六才张开嘴将参汤喝了。

花离喂完一碗参汤,松了一口气,对花灼说,“十六哥哥和十七姐姐一样,昏迷的时候,要撬开她的嘴喂东西难死了。”

花灼笑了笑,“十六和十七都是她自小带出来的,自然与她一个德行。”

花离嘟嘟嘴,小声羡慕地说,“十七姐姐宽和,跟着她又好玩,哪里像公子您这么严苛极了。”

花灼瞥了他一眼,扬眉,“对我不满?”

花离退后一步,小可怜般的摇头,“不敢。”

花灼轻哼了一声,“你觉得她宽和,那是没见过她严厉的时候,你觉得她好玩,那是没见过她玩死人。”

花离还真没见过,不说话了。

果然如花灼所说,半日后,安十六醒了。

他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环境,恍然已回到了花家,他腾地坐起身,刚要喊人,忽然看到窗前坐着的花灼,立即喊了一声,“公子?”

花灼正在自己与自己对弈,见安十六醒来,他扔了手中的棋子,转身看着他,“是什么重要的事儿让你不通过飞鹰传书,跑死了马匹,将自己累得昏迷不醒亲自回来报信?”

安十六动了动嘴角,面色凝重地说,“公子,有两件事儿,我不敢假他人之手,哪怕是花家暗线,我也觉得不放心。”

“哦?”花灼眯起眼睛,“是什么事儿让你觉得对花家暗线都不放心?”

安十六走到花灼近前,压低声音说,“二十年前,武威候为救夫人,以传家之宝交换的事物,不是什么暖玉宝贝,而是后梁玉玺。”

花灼一愣。

安十六又低声道,“小金和阿婆失踪了,我动用花家暗线彻查之下,发现花家暗线似乎不全受我们花家支配。”

花灼顿时犀利地盯住安十六,“你确定?”

安十六缓慢地沉重地点头,“这桩事情属下只是有所怀疑,所以才亲自将这两桩事情带回来告诉公子。”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七十六章(一更) 下一章:第七十八章(一更)
热门: 神医嫡女 全职高手 仙王的日常生活 重生之都市仙尊 庆余年 诛仙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少年风水师 他的小草莓 凌天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