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二更)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一更) 下一章:第七十六章(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梅疏毓转过头,见赵清溪清瘦得很,似乎风一刮就倒,低着头的模样,看起来柔弱又无依。他抬手狠狠地拍了自己脑袋一下,暗骂自己不该这时候说这个。

颇有乘人之危之嫌。

于是,他立即道,“我就是心慕你而已,你别有负担,你若是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反正我也没觉得你会喜欢上我。曾经太子表嫂说待我回京,帮我与你牵牵红线,试试姻缘,可是我回京后,她孕吐的没精神管我,如今表嫂下落不明,赵宰辅又出了事儿,我今日本不该提这话,你别放在心上,你撑着赵府本不易,该如何打算就如何打算,甭理会我,你就当我刚刚胡言乱语就是了,别放心上。”

赵清溪慢慢地抬起眼,似乎第一次认识梅疏毓,认认真真地看着他。

梅疏毓被她看的不好意思,摸摸鼻子,眼神不敢与她对上,暗骂自己没出息。

赵清溪盯着梅疏毓看了一会儿,忽然说,“毓二公子去给我爹烧两张纸吧!你来了,是不是还没吊唁他?”

梅疏毓一怔。他来了赵府,就忙着彻查了,自然没顾上吊唁赵宰辅。

赵清溪转身向灵堂前走去。

梅疏毓在原地呆了片刻,实在不敢猜测赵清溪是什么意思,但他本来就是个按捺不住凡事儿不问明白食不下咽寝难安的性子,于是,他咬了咬牙,追上赵清溪,舔着脸问,“赵小姐,你……你这话什么意思?我笨,你说明白点儿。”

赵清溪脚步一顿,声音带了丝情绪,“你是挺笨。”

梅疏毓懊恼,没了话。

赵清溪也不给他解惑,继续向前走去。

梅疏毓想了想,实在不敢多想,只能跟上她,来到了灵堂前。

因赵清溪将赵宰辅的尸首装了棺,灵堂前放着烧纸纸钱火盆等物,这时候,朝臣们都走的差不多了。

赵清溪本该跪在灵堂前给吊唁的人还礼,但因赵夫人不顶事儿,她要打理府中一切事务,配合梅疏毓彻查府中人,所以,守在灵堂前的是赵府旁支族亲的本家,或哭或吊唁。

赵清溪来到灵堂前,众人都向她看来。

赵宰辅在时,只赵清溪一个女儿,旁支族亲们想让赵宰辅过继个子嗣,赵宰辅死活不肯,说有个女儿就够了。

京城人人都知道,川河谷治水,有八成拿的都是赵府的银子,赵府早被掏空了。赵宰辅虽在其位,但其实府中早已空虚,连瘦死的马都不如了。

如今赵宰辅又死了,孤女寡母的,眼看着这赵府是没落了。旁支族亲的人觉得如今的赵府也捞不到什么,以后就更没什么让人可捞的了,所以,就连帮衬着守灵吊唁什么的都不甚尽心,颇有应付的意味。

赵清溪从昨日便冷眼瞧着,也不说什么,总之自有她带她娘离京的打算。

但今日不同了。

她来到灵堂前,看了众人一眼,站在一侧,伸手拿了烧纸,回身递给梅疏毓。

梅疏毓看了赵清溪一眼,又瞅了瞅旁观的赵府旁支族亲,默默地接了,以他如今的在朝中的官职身份,拿了烧纸扔进火盆里,再对赵宰辅拜上三拜也就是了。但他琢磨了一下,觉得哪怕自己会错了意,以小辈对长辈来说,跪一跪,祭拜一番,也没什么。

于是,他单膝跪在地上,将烧纸轻轻地放在火盆里,郑重地拜了三拜。

他三拜后,赵清溪轻声说,“二公子可有什么对我爹说的?”

梅疏毓心咚咚地跳了两声,抬眼看赵清溪。

赵清溪还是一副苍白着脸看不出什么表情的模样,说出的话来,很是平静。

梅疏毓心里叫娘,想着赵小姐聪明,对比他就是个笨的,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说明白他也好知道怎么做啊?如今她什么也不说,到底是认可他同意他还是怎地?

若是他说出的话不着调,岂不是累了她的名声吗?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

他极力地想从赵清溪眼里表情上看出点儿东西来,可是他盯着赵清溪看了半晌,啥也没看出来。他泄气地收回视线,心里一团的乱。

赵清溪等了一会儿,轻声说,“二公子没有什么要对我爹说的吗?”

梅疏毓终于在一团纷乱中听出了点儿情绪,他在这一瞬间福至心灵地开口,“有,有的。”话落,猛地咬牙,对着赵宰辅的棺木牌位道,“在下梅疏毓,心仪赵小姐已久,本该早日来府提亲,奈何回京后诸事耽搁,不成想宰辅您突然驾鹤西去,未能亲自向您提亲,着实是憾事儿,今日趁着您还未走远,在下特意跟您提上一提,您若是答应,在下以后必定好好照顾赵小姐和夫人,天地为誓,不违此心。”

守在灵堂前的人见到这一幕听到这一幕不由得都惊呆了,一个个睁大了眼睛。

梅疏毓是谁?梅府二公子!以前年少时少不更事儿但且不说,只说这一年来,他在西南境地立了大功,如今回京,更是身负兵权重职,是太子殿下器重的朝中新贵,前途不可限量。

以前从没听闻他与赵清溪有什么牵扯啊?今日竟然跪在赵宰辅灵堂前提亲?他们莫不是眼花了,耳鸣了,看错了,听错了吧?

不少人都揉了揉眼睛,噢,没看错,梅疏毓还在跪着。

众人都看向立在一旁的赵清溪,想着今儿这事儿可真是稀奇了。

赵清溪素来是闺中女子典范,在所有人的记忆里,她的亲事儿,那一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三媒六聘,正儿八经的由长辈们做主的,否则,便是不庄重。

在所有人的想法里,满京城的女子,谁不庄重,也不会是赵清溪。

今日,梅疏毓这般独自一人,无父母作陪,跪在这灵堂前,说了这么一番话,按理来说,做的就是荒唐事儿。搁在赵清溪身上,她应该让赵府的人立马将他轰打出去才是。

但赵清溪没有,今日,他们似乎都看错了。

只见梅疏毓说完后,赵清溪盯着梅疏毓看了一会儿,见梅疏毓一脸豁出去了的生无可恋,她“扑哧”一下子乐了,转过身,拿了一卷烧纸,走了两步,挨着梅疏毓身边一起跪在了灵堂前,在梅疏毓目瞪口呆下,她将烧纸扔进了火盆里,清声问,“爹,您答应了吗?”

梅疏毓眨了眨眼睛,有些懵懵怔怔,神魂不在。

赵清溪笑了笑,清声说,“您不说话,女儿就当您默认答应了啊。”话落,她转头对梅疏延认真地说,“我爹说他答应了,待我一年热孝期后,你就前来提亲吧!三年孝期后,我们就大婚。”

梅疏毓睁大了眼睛,心里的不敢置信与心愿达成的惊喜交织在一起,让他不知是惊多还是喜多。他看着赵清溪,抖着嘴角,好半晌,才说,“你……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知道!”赵清溪随手解下了自己身上佩戴的香囊,递给他,“天地在上,我爹面前,不敢胡言乱语。”话落,挑眉,“你呢?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知道。”梅疏毓生怕她反悔,立即伸手接过她递来的香囊,抖着手系在自己腰间,费了老半天劲儿,才系好,然后扯了自己腰间的玉佩,递给她,“给你这个。”

赵清溪伸手接过,在手中摸索了两下,玉佩是暖玉,在这样冷的天气里,让她手都跟着暖和了几分,诚如梅疏毓这个人,有一颗赤子之心,难能可贵。她低下头,慢慢地将梅疏延的玉佩系在了自己腰间。

她心中最清楚不过自己在做什么,她想着她今日若是错过梅疏毓,一定后悔。

她素来聪明,不允许自己后悔。

梅疏毓看着她,心又跳了个不停,若不是在西南境地时磨炼得还有点儿理智,他恨不得跳起来尖叫十数声。他今日跟随云迟来赵府之前,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他没想乘人之危,但赵清溪却给了他一个机会。

他看着赵宰辅的棺木,想着他自己做了自己的主张,在赵宰辅灵堂前拐了他的女儿,也是经过了他同意的,不算是私相授受了吧?

他如今是东宫的人,他祖父父母知道若是打骂他,还有太子表兄给他顶着呢。

《粉妆夺谋》实体书第五部上市了!

宝贝们,女生节快乐~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一更) 下一章:第七十六章(一更)
热门: 极品上门女婿 永夜君王 小阁老 完美世界 全职法师 医品宗师 无敌剑域 永恒圣帝 大明文魁 凤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