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二更)

上一章:第七十章(一更) 下一章:第七十二章(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赵清溪似乎从没听过南疆死蛊,闻言立即问,“敢问神医,何为死蛊?”

天不绝沉声道,“死蛊是南疆失传百年的一众蛊冲,死蛊养在活人体内,三日既亡,融于血液,查不出丝毫病症。养在花草树木上,能使之四季常青,但若是人碰了花草树木,伤了血,死蛊之气便借着血液进入到人的身体内,七七四十九日,必亡。同样是查不出丝毫病症。”

赵清溪脸色发白,“我爹……何时中了死蛊?既是失传了百年,怎么会……”

天不绝道,“死蛊虽也许真失传了,但死蛊喂养的花木,却在这京城就有一株。那株花木,也是在两个月前,太子妃初怀孕时,发现的,就是那株二十年前从南疆带回来的凤凰木。不过自从发现后,太子殿下虽未将之砍去,但已命人严加看守了起来。如今宰辅之死,难道是何时去碰了东宫的那株凤凰木?这倒是蹊跷了。”

赵清溪震惊地看着天不绝,一时声音都发颤,“东宫……那株凤凰木?我爹……近日不曾去东宫……”

安书离看着床上的赵宰辅道,“神医说了,碰了花木,伤了血,死蛊之气便借着血液进入到人的身体内,七七四十九日,必亡。宰辅虽近期没去东宫,但七十九日之前,可否去过东宫?”

赵清溪摇头,红着眼睛道,“我不太清楚,四十九日之前,那时太子殿下将议事殿搬去了东宫,我爹是时常出入东宫的,但他……既然太子殿下早就两个月前将凤凰木保护起来,他怎么会去碰凤凰木?”

安书离也奇怪,凤凰木是死蛊之血喂养之事他是知道的,那一日,是他跟着云迟到了东宫,云迟和花颜谈论凤凰木时,他也在,并未瞒他。这些日子,花颜怀孕,云迟将东宫看的牢固无异于铜墙铁壁,谁能碰凤凰木?除非东宫自己人。

他一时间也不好下定论,便对赵清溪道,“太子殿下这些日子为了找太子妃,刚刚回京便病倒了,如今正在发热,你先安置宰辅,待明日殿下醒来,请殿下定夺彻查。”

赵清溪只能点头,用帕子擦着眼泪道,“多谢书离公子了。”

安书离看了她一眼,又补充了一句,“府中之人,都看好了,不可少一人,以便殿下明日查,尤其是宰辅的近身侍候之人。”

赵清溪颔首,“是。”

安书离又看了赵宰辅一眼,没想到堂堂宰辅,竟然临终是这样的死因,且这么突然。他转过身,对福管家和天不绝道,“走吧。”

二人点头,三人出了正院。

赵府的管家送二人出府,一路直抹眼泪,“府中没有男丁,夫人和小姐以后可怎么办……”

安书离劝了一句,“赵府的旁支族亲照应一二吧。”

赵府管家更伤心了,“旁支族亲都是指望不上的,孤女寡母怎么能日子好混?”话落,他试探地看着安书离道,“老奴虽身体低微,但自小看着小姐长大,斗胆求书离公子一句,以后请多多照应赵府些吧。”

安书离脚步一顿,淡淡冷声道,“有太子殿下在,无论宰辅是被人所害,还是如何,总会彻查清楚的。赵小姐不是弱不禁风的女儿家,管家多虑了。”

赵府管家顿时息了声,不敢再多言了。

安书离出了赵府,与福管家、天不绝一起回了东宫。

梅疏毓正在等着,见他们回来,立即问安书离,“怎么样?赵宰辅真死了?”

安书离点头,“真死了。”

梅疏毓惊奇地问,“可查出是什么死因吗?这么突然,不会是横死吧?”

安书离瞅了天不绝一眼,坐下身道,“神医说是死于死蛊之毒,与当年皇后娘娘,昔年武威候夫人的死因一样。”

梅疏毓骇然。

天不绝捋着胡子道,这普天之下,查不出死因,就是死于死蛊了。若不是出在东宫这株凤凰木身上,难么难道别处还有这样的花木?难说的很。”

梅疏毓问安书离,“那怎么办?赵府怎么说?”话落,他一拍脑门,“赵府没个男丁,谁主事儿啊?”

安书离道,“赵夫人哭得晕死过去了,如今是赵府小姐主事儿。”

梅疏毓欷歔,“赵宰辅就这么没了,剩下个孤女寡母,川河谷治水,几乎掏空了赵府的存项,以后赵府的日子怕是不好混。”

安书离瞅着梅疏毓,见他似替赵府发愁,他挑眉道,“心疼赵府小姐?”

梅疏毓咳嗽一声。

安书离对他道,“既然有心,就别什么也不做,你什么也不做,她也不知道你心里想对她好。”

梅疏毓又咳嗽起来,眼神不自然地看着安书离,“赵府看不上我啊。”

“以前是看不上,如今未必看不上。”安书离道,“自从你自西南境地回京,梅府的门槛都快被人踏破了。你想娶赵府小姐,也不是多难。不过,如今赵宰辅没了,赵府小姐要守孝,怕是你要等着她过了热孝期,才能提了。”

梅疏毓摸摸脑袋,“以前,赵宰辅目标瞄准的是太子表兄,太子表兄订婚后,他瞄准的是子斩表兄和你,我有自知之明比你们差太多,虽仰慕她,但也自知配不上她,如今……你觉得我有戏?”

安书离笑了笑,“赵宰辅不是赵府小姐,赵府小姐与赵宰辅有些想法还是不同的,你若上心,可以试试。”

梅疏毓琢磨了琢磨,点头,“行,赵宰辅如今出事儿,她哪里还有心思?等以后若有机会,我就试试。”

安书离不再多言,他是不会娶赵府小姐的,否则当初也不会让花颜给他改了姻缘了。不过到底是因他求花颜改了姻缘,无论赵宰辅如何,赵清溪是个无辜的,今日赵府管家的一席话,他倒是听进了几分,他虽不能照顾她,但有人有心想要照顾,他便顺手推舟,若是成全了梅疏毓,也是美事一桩。

赵宰辅突然夜晚死在家中,不止惊动了东宫,也惊动了京城各大府邸。

安阳王惊的好半天没回过神来,问安阳王妃,“本王没听错吧?好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安阳王妃虽然对赵宰辅算计她儿子的阴私手段瞧不上,与赵府再没了往来,但也十分震惊,“的确太突然了,今日天色太晚,不好去赵府,你总归与赵宰辅同僚一场,明日你再过府去看看吧。”

安阳王点头,他自然是要去看看的,“听闻太子殿下回京后身体不适,是离儿带着东宫的管家和神医天不绝代替太子殿下去的赵府。”话落,询问安阳王妃意见,“要不然派人去东宫问问离儿怎么回事儿?先打听一番?”

安阳王妃摇头,“打听什么?儿子事情多,哪像你进来每日闲得慌,别打扰他了。”

安阳王住了嘴,默默叹气,他在王妃心里的地位,永远不及二儿子,太子殿下自从秋试后,愈发地看重新贵学子,多启用新一辈的朝臣,如今老一辈的,愈发不得重用,如今他在他儿子后面还要排长长一队,他儿子忙的不行,他却的确是闲,就连宫里,皇上昏迷不醒,他们这些朝臣们也见不到皇上,只每日处理些相对不重要的朝务。

敬国公是个硬汉糙汉子,不同于安阳王,乍闻赵宰辅出事儿,则是一个高跳了起来,大手一挥,“不能吧?那老小子奸滑的很,怎么能突然悄无声息干脆就死了呢?是不是消息有误?我现在就去赵府看看。”

敬国公夫人一把拽住他,“据说赵府哭成一片,都去东宫请了太子殿下了,一定不是假的。天色这般晚了,你若是想去,还是明日再去吧。万一这里有什么阴谋,你这时候急巴巴赶过去,不太好。”

敬国公瞪眼,“老子行的正,坐的端,有什么好怕的?”

赵夫人也对他瞪眼,“赵宰辅真死了,是大事儿,不是你正不正,端不端的事儿。有太子殿下在,你急什么?你别忘了,咱们可算是太子妃半个娘家,如今太子妃失踪,至今没找到下落。”

提到花颜,敬国公顿时歇了心思,“行吧,听你的。”

其他各府都观望安阳王府和敬国公府的动向,见两府没人去,也就没过去。

于是,这一夜,京城在赵府的一片哭声中,挨到了天亮。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七十章(一更) 下一章:第七十二章(一更)
热门: 琉璃美人煞 豪婿韩三千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无限恐怖 极品家丁 武炼巅峰 最强弃少叶默 绝世武魂 少年风水师 全职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