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二更)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一更) 下一章:第七十章(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五皇子追着云迟随后进了东宫,听闻云迟谁也不见,他便去找了安书离。

安书离坐在东宫的会客厅,见五皇子一脸疑问,他也摇了摇头,无可奉告。

五皇子纳闷不已,“四哥连你也没见?回来就直接将自己关进东苑了?可是出了什么事情?难道是四嫂出了大事儿?遭遇了不测?”

他猜测着,说到最后,把自己也吓的脸白了。

安书离摇头,“若是太子妃遭遇了不测,太子殿下也回不来,大约是别的事情吧。”

五皇子想想也对,稍微宽下了心,又问安书离,“我听闻四哥将东宫的人都召集回来了?这是不找四嫂了?”

安书离揉揉眉心,“等太子殿下愿意见人时,再问吧。”

五皇子点头。

梅疏毓听闻云迟这么快回京,也很快就来了东宫,同样碰了壁,云迟依旧不见人,他抓着安书离问了又问,安书离什么也不知道,他便跑去问福管家。

福管家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梅疏毓在南疆时与安十七打的交道不少,便又跑去找安十七。

他去时,扑了个空,安十七不在东宫,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无奈,也只能跟着安书离等着云迟见人时。

这一等,便是一日,云迟始终没出凤凰东苑。

到傍晚天黑时,梅疏毓坐不住了,干脆跑去爬凤凰东苑的墙头,从南疆回来,他就不那么怕云迟了,所以,他翻上了东苑的墙头,利落地进了东苑。

他脚刚沾地,云影便现身拦住他,“毓二公子,太子殿下吩咐,谁也不见。”

梅疏毓嘎嘎嘴,讨好地看着云影,“太子表兄一日不吃不喝了吧?这样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怎么成?云影啊,太子表兄是万金之躯,若是出事儿,可怎么办?你让我进去看一眼,只要他好好的,我就不打扰他,行不?”

云影看着梅疏毓,有些犹豫,他也担心云迟出事儿,但还是要遵守云迟命令,看着他讨好的脸,沉默片刻,依旧摇了摇头,“殿下命令不可违。”

梅疏毓泄气,换了一种方式,“那我问你,太子表兄回来后,你可进屋看过他?”

云影摇头。

梅疏毓跺脚,“我不进去看可以,你怎么能不进去看看呢?万一太子表兄想不开呢?你见过他什么时候什么都不管地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过?没有吧?”

云影想想还真没有,哪怕当年武威候夫人去世,也没有过,他点头,“属下去看看。”

梅疏毓见他松动,松了一口气,“快去!若是太子表兄好好的,我也好歇着去,否则这么提着心等着他出来见人忒累得慌。”

云影转身去了。

梅疏毓搓着手等在外面,暗骂这天可真冷啊,明明都过了年打过春了,只是这春显然是个冷春,冷的冻死个人,这一场雪下的,不止把东宫冻住了,把京城也给冻住了。

云影进了房间,在外间画堂喊了一声,“殿下。”

云迟没应声。

云影心里一紧,推开了里屋的门,挑开了帘子,走了进去,只见云迟躺在床上,他快步走到床前,恭敬地喊了一声,“殿下?”

云迟依旧没出声。

云影心想殿下即便睡着,从来不会睡的这般沉喊都喊不醒,他见云迟脸色潮红,心里升起不妙的感觉,伸手试探地去碰触云迟的额头,这一碰,温度烫的几乎灼烧了他的手,他面色顿时一变。

他白着脸快步往外走,来到门口,喊了一声,“方嬷嬷。”

方嬷嬷从小厨房出来,见到云影,立即欢喜地问,“是殿下睡醒了吗?”

云影立即说,“殿下发热了,昏沉的很,喊都喊不醒。”

方嬷嬷面色一变,道了声“糟了”,跺脚道,“都是老奴的错,以为殿下累了需要歇着,从门缝偷偷看过殿下两回,见他睡的熟,便没打扰,殊不知殿下竟然是发热了。”话落,她急道,“快,快去请神医来。”

云影点头,立即去了。

方嬷嬷快步往里屋里走,梅疏毓本来就在院子内,听闻云迟发了高热,也有些急了,跟着方嬷嬷一起进了里屋。

里屋的大床上,云迟和衣躺着,脸色潮红,身上的温度如一座火山,烫的梅疏毓打了好几个激灵。

梅疏毓撤回手,转回身,对众人怒道,“东宫的人都是怎么侍候的?一个个的都不想要命了吗?就这么让太子表兄发烧没人理会?我若是不闹着翻墙来看太子表兄,他有个好歹你们担待的起吗?”

凤凰东苑侍候的人都惊动了,谁也没想到太子殿下不声不响地发了高热,这么多年,殿下鲜少生病,就算是有个头疼脑热,也很快就过去,从没这么热过,齐齐脸色发白,十分惶恐。

方嬷嬷暗悔不已,只心急地等着天不绝来,此时说什么都晚了。

天不绝听闻云迟发了高热,提着药箱来的很快,他迈进门槛,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云迟,来到床前,伸手给他把脉,手腕的温度烫的他哆嗦了一下,片刻后,他也怒道,“这热毒来势汹汹,显然是已少了几个时辰了,怎么不早喊我?”

方嬷嬷流着泪说,“是老奴的疏忽,老奴死罪……”

小忠子红着眼眶说,“神医,快,你有法子对不对?赶紧给殿下退热吧。”

天不绝咬牙道,“太子殿下这热毒太凶猛,必须要用一剂狠药,可是这剂狠药下去,他怕是会浑身无力几日。”

“那也比丢了命强。”梅疏毓这时倒是镇定,对天不绝说,“我就知道,有你在,一定有法子。”

天不绝抖着胡子,大笔一挥,利落了开了一副药方,递给方嬷嬷,“快,按照方子熬药,熬一大碗端来。”

方嬷嬷点头,立即去了。

梅疏毓对小忠子说,“你去把书离喊来,太子表兄这副样子,我见了都慌的很。让他来,有他陪着我一起看着太子表兄,我心里踏实。”

小忠子点点头,立即去了。

天不绝打开药箱,摆手,“闲杂人等都出去。”话落,又道,“汤药见效的慢,我给他行两针。”

梅疏毓摆摆手,侍候的人都退了下去,他守在天不绝旁边,帮他递针打下手。

安书离得知云迟发了高热,很快就来了,见到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云迟,心里也惊了惊,对梅疏毓问,“太子殿下怎么突然烧的这般严重?”

梅疏毓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若不是他闲不住,想见云迟,误打误撞缠了云影,哪里能发现他闷声不响地发起了高热,若是再晚些时候,这人烧死了怕都没动静。

天不绝给云迟行完针,摸了摸额头的汗,扶额,“我老头子也是命苦,救了那个又治这个,真是一刻也不得闲。我欠了谁的?造孽。”

梅疏毓试探地问,“神医,我太子表兄没事儿吧?”

天不绝没好气地道,“凶险是凶险,不过有我在,死不了。”

梅疏毓松了一口气,暗暗想着,等太子表兄醒来,一定让他罚东宫的人,侍候的也太不尽心了。

安书离看着天不绝问,“神医是跟着太子殿下出了皇宫的,可否告知,殿下这一趟都发生了什么?”

天不绝瞅了安书离一眼,他对安书离印象不错,便也不隐瞒,将云迟这一趟的事儿简略地说了。

梅疏毓听完睁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太子表兄扑了个空?表嫂留话让他不必找她了?为何不找了?”

天不绝摇头。

安书离若有所思,“你是说,那座后梁怀玉帝陵寝是空的?棺木也是空的?”

天不绝点头,“我没亲眼所见,我到的时候,那墓穴已塌了,我是听十七说的。”

安书离拧眉,看向云迟,道,“难怪。”

“难怪什么?”梅疏毓问。

安书离叹了口气,“难怪太子殿下发起了高热。”

梅疏毓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想的简单,郁郁道,“折腾了这么多日子,日夜找表嫂,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眉目了,又扑了个空,太子表兄身体自然受不住,人又不是铁打的,泄了劲儿,这一下子就病倒了。”

“病来如山倒,可不全是身体上的病,还有心病呢。”天不绝摇摇头,转身提着药箱出去了。

梅疏毓和安书离闻言一时都没了言语。

推荐热门小说花颜策,本站提供花颜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颜策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一更) 下一章:第七十章(一更)
热门: 谍影风云 神墓辰南 灵域 逆天邪神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超神机械师 沈浪徐芊芊 永夜君王 大奉打更人 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