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玉燕投怀

上一章:47、雪满梁园 下一章:49、急景凋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夜北风扰人清梦,直到次日卯时方止。定权盥洗完毕,乘舆去康宁殿向皇帝问安。本已做好了立雪程门的打算,不想差人甫一通报,片刻便获宣入殿。时辰尚早,皇帝想是闻报方起,正在披衣,见太子入内,便挥手让陈谨退下,也不起身,依塌而坐,示意定权上前,笑道:“昨夜生受太子了。”又吩咐赐座。

定权拿态坐下,方思想着当回复些什么,忽又闻皇帝问道:“因为给朕做这个寿,也难免叫你分了心,有许多事情原本也早该问问你了。”定权思及昨夜之事,不免惴惴,笑道:“陛下请下问。”皇帝无语打量了他片刻,方开口道:“刑部那边的案子,问得如何了?”定权一愣,方答:“臣前日已吩咐有司具案,即日便可了结。”皇帝“嗯”了一声,又问道:“是怎么个说法?”定权思忖片刻,答道:“以逆谋定罪,张犯夫妇及长子等五人拟斩,三人拟绞,余下五服外之亲眷拟充官,家产籍没。因其长女已适,小女已畏罪自裁,张家自家发埋,便不与追究。”见皇帝点头,拿捏了半晌,方又问道:“只是张犯幼子,虽系至亲,年方志学,臣忖度或可减等拟为流刑,只是并不敢自专,还请陛下乙览圣断。”皇帝皱眉道:“此事朕不过一问,既交到了你手上,你自己酌情裁夺便可。”定权忙应了一声,又闻皇帝道:“昨日宴上我与你舅舅说过了,新年一过,便教他折返长州。逢恩虽然聪明,毕竟年纪还轻,朕怕他坐镇不住。教你早早了结案子,之后常到户部去行走行走,兵者国之大事,前方要用的车草钱粮,朕瞧不到的地方,你要处处代朕留心。百姓人家有句俗话,叫做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话说到此,望了他一眼,却又转口说道:“张案的事情,叫你自己裁夺,但是司法上有句话,可伸恩屈法,但慎网漏吞舟,这个道理,你可明白?”定权只觉背后汗下,忙应道:“臣记下了。”皇帝点了点头道:“朕要起身了,你先退下吧。”望着他身影出殿,只觉头疼异常,回想昨夜半夜宿辗转伤神,到底叹了口气,对陈谨道:“你叫人去传话给广川郡王,生死福贵各有天命,教他不必为一子忧伤,也教王妃好生保养。”陈瑾答应了一声,方想起身传旨,忽闻皇帝又咬牙说道:“教他早早滚回封国去,再做片时逗留,朕不饶他!”

待定权步行回到延祚宫时,天已微明,四五个宫监正持帚扫去道路积雪。又有两个小黄门,不过七八岁年纪,跟随尊长当值,穷极无聊,便将扫落积雪团成雪狮子。定权看见时,已做好了几个,伏在雪中,便不免驻足一观,只见是一只大狮负着一只小狮,爪下又提携着一只,虽出自孩童之手,倒也颇为生动可爱,忽想起方才皇帝说过的话,呆立半晌,才叹了口气。再抬头看时,见几个扫雪的内侍早已退至路旁,两个小黄门也噤若寒蝉,遂指着那雪狮勉强笑道:“近乎道矣。”方欲离去,见两人面上神色仍旧惊恐,想是并未听懂,忽觉心生不忍,又道:“是赞你团得好看。”

此后数日并无大事,皇帝也绝口不再提定棠子夭之事,直到十一月底接到定棠已抵封地的奏报,定权派赴岳州的侍臣也回京缴旨之时,雪已融尽,时节也进入了小寒。定权屏退众人,在延祚宫的书房听此使臣汇报,又插口问道:“他家中现下还余几人?”使臣办差经月,事事皆已成竹在胸,未假思索,便回答道:“许主簿家道小康,亲眷尚存四人,养夫及继母,姨表兄弟二人,其余家中尚有大小仆妇七八人。”定权点头道:“你可将他们都安置好了?”使臣答:“臣受殿下严旨,不敢使上下一人是漏。”定权笑道:“许君清白门第,漏网不漏网的话便言重了,只是你此事办得颇为得体。另有一事,本宫□月在宗正寺查案期间,这位许主簿可有过什么言行举动引人侧目之处,你插在詹府内的人有什么话要说?”使臣道:“主簿镇日早到迟退,举止相较过往并无异常。”定权略略点头,却又问道:“果真没有?本宫的意思是,宁失于冗,勿失于疏。”使臣思想片刻,道:“果真没有。”定权道:“如此便好,你一路劳顿,先休息洗尘去罢。”使臣忙称不敢,方要退下,忽又想起一事,道:“臣听了殿下方才的嘱咐,倒是想桩小事。臣的属下去查过詹府的入班记录,八月中某日许主簿曾迟到一次,因此月俸被罚三分,拟杖二十,被少詹做主免除。”定权“哦”了一声,想想又问:“可还记得是哪日?”使臣面露难色,道:“因是小事,臣并未细究,只是这位许主簿前一日才因风寒告了半日假,所以少詹虽然同他亲切,也不好十分兜揽。”定权微微蹙眉道:“方告过假,便又贪眠失了衙喏?”使臣笑道:“想也不足为奇,本是因□月间詹府内人懒事疏,此等记录也层出不穷……”忽觉失言,连忙闭口。定权倒也并不追究,一笑便放他而去。

许昌平再次拜见太子,又是一年将近冬至之时,禁中也早已喧腾一片,开始预备应节物事。行近延祚宫时,见一行宫装丽人手托新制成的锦衣玉带,笑语盈盈穿阁过殿,思量着当是皇帝按例赏赐太子新衣,便退至一旁,又静候了小半个时辰,才前往央人通报。此次太子却并未为难,即刻命人引见,衔笑专候他入殿。许昌平自宗正寺一别,已三四月未曾面君,此刻礼毕起身,偷眼打量,只觉他神气甚佳,却不知何处稍异于常。略一思索,才查觉太子此日身上紫袍,当是新衣。那蜀地贡锦,寸缕寸金,华丽与清雅兼俱,举手投足间,一抹帛光,已觉富贵咄咄逼人。

定权静观他片刻,也不忙让座,笑问道:“许主簿一向少见。圣节前本宫王事缠身,无暇问顾,还请见谅。前些日子了结了逆案,倒是有了些少闲暇,想寻卿一叙,事有不巧,却闻卿日前返乡了,今日得见,不免要从俗问一声,家下一切可安好?”许昌平微微一揖,以示恭谨,亦笑答:“劳殿下下顾,臣确实返乡欲安排祭祖之事,只是不敢瞒殿下,此行却不曾见到家内人等。”定权微笑道:“过门不入,这又是何道理?”许昌平道:“内中有些贱事,不足上辱尊听。”顾见太子面上神情,心中所思更加坐实,便又笑道:“只是虽未见其人,但知其平安,亦不虚此一行。”定权点头道:“是如卿言,再好不过。”携了他手腕,笑道:“久不见卿,如失明镜,心内积存了几件事,今日还要细细请教。”一面引他入了内室,又亲自闭门,这才教他坐定,闲问了他几句岳州的人情风仪,许昌平也一一答复了。

片刻后东宫的内侍总管周午亲自奉茶入内,定权命他放下茶盏,亲手捧了一盏茶置于许昌平面前,见他欲起身答谢,伸手压在他肩上相阻,笑道:“不必如此多礼,岂不闻事君数则辱,朋友数则疏。于公于私,焉得好处?主簿安座,孤适才话还未说完。”许昌平见他作态,便称了句谢恩,不再坚持。又闻定权问道:“主簿家下和京师相隔并不甚远,一往一回约需多少功夫?”他仍不过在继续方才的闲谈,许昌平略想了想,答道:“乘车约四日可往复,策马约三日即可。”定权点头笑道:“如此说来,若是快马加鞭,半昼一夜足矣。日固近,长安亦不远,两下往来,不致起秋风之叹,当真便利得紧。”许昌平本欲去端茶,听闻此语,手腕忽然微微一抖,连忙收回,究竟难查他无心有心,半日方颔首答道:“诚如殿下所言。”

定权啜了口茶,又闲闲笑问:“主簿方才说此番是预备家祀,本宫也依稀记得主簿曾经提过令尊已驾鹤西游。却未曾细问享祀何年,仙山何地?主簿为官清直,置备牛酒若有难处,不妨与孤直言。主簿与孤有半兄之份,孤敢不倾情相助?”他终于肯切近正题,许昌平初时心内虽有疑惑,也只以为他挟匿自家亲眷,不过为求不贰之心。此刻听了这话,方如雷贯顶,身后冷汗涔涔而落,亦不知他所知多寡,左右权衡半晌,方凝神谢道:“殿下厚意,臣感动莫名,只是此事与礼大乖,臣当以死辞。”定权望他良久,忽然莞尔,道:“主簿勿怪,孤说出这话,不过为一室之内,不传三耳。”站起慢慢踱至他身边,又以手指天地,道:“虽君臣父子之亲,五伦之间,不宣三口。”见许昌平良久仍是沉默不语,又冷笑道:“主簿可知,陛下日前有旨,将军不过一月便要离京了?主簿若能为孤破惑,孤心想,也不必再为些许陈年旧事去乱将军之心。不知主簿高见如何?”

许昌平半晌方哑然一笑,道:“臣当日来寻殿下,便知终有此一日。只是臣原本打算,待殿下践祚之后,再详禀明,请天子降罚。不想殿下之天纵英明,远甚于臣之愚见。”抬头再望他时,眉宇间怯意已荡然无存,笑道:“臣惭愧。”

他不认便罢,待此事认真坐实,定权也只觉凉风过耳,手心汗湿复干,如是者数次,终是咬牙开口道:“你说。”

许昌平神情已如常,道:“先君不禄,当皇初四年之仲夏。抔土之地,便在长安。”

定权点头道:“好。主簿少年登科,又有如此胆识,前程远大,无可限量。”缓缓转目瞥了他一眼,许昌平察他脸色,撩袍跪倒,叩首道:“臣请殿下降旨,赐臣自裁。”定权望他狞笑道:“你道孤便没有这个打算?”许昌平摇头道:“于今为殿下计,唯此一途,可保殿下高枕无忧。”定权笑道:“主簿心中既然清明,如此也好,主簿求仁得仁,孤可顺你之请。汝之家人,孤与你一概保全。”许昌平亦笑道:“覆巢无完卵,臣焉能不识此理?人生各有命,臣身既填沟壑,亦无暇顾他人。”定权见他并无惧意,心下也自疑惑,半晌方开口道:“你当日来寻我,究竟何所求?”

许昌平沉默良久,道:“臣所求之事,方才殿下已说出口。”定权狐疑道:“你想借孤之力,重谋先朝旧案?”许昌平叩首道:“翻案之语牵涉甚众,臣万不敢做此想。不过史笔人书,可曲可直,臣实不忍先君辱身生前,复遗臭身后,不得郊祀。”定权摇头道:“这话实难服人,你连先大人面都未曾见过,你亦身入许门,便是先大人令名得复,你于国家宗祀亦无半分丝连。你如此身世,便是将来谋求朱紫之服,本宫也绝不会与你。你便何至于抛家舍命,一心做此从井救人之事?”许昌平闻语,倒是一愣有时,终是微微叹气道:“殿下所言皆是人情,臣所为也皆是人情,臣这般举止,不过奉先母遗命而已。”

定权猛可里想起顾思林说过的话,亦知道其母与先皇后的瓜葛,心念一动,忙问道:“你母亲生前可与你说过些什么?”

许昌平并不回答这话,只垂首道:“先母虽非先君正室,却得蒙先君青眼,鹣鲽情深。自臣忆事伊始,先母枕畔袖间便从无一刻干时,思虑伤人,至于郁郁而终。先母临终之时,臣方年幼,然臣母饮泣之态,携臣手殷殷嘱咐之情,纵使时隔经年,今日思及,仍不可不黯然神伤。”

定权所思并不在此,听他絮絮地只管说这些风月往事,心中微感焦躁,正思及究竟当如何处置这个棘手之极的人物,忽闻许昌平道:“臣母身前与臣所言究竟有限,只是养母殁时,却与臣说了几桩内廷秘辛。臣初次见殿下时,确有知情不语之事,臣罪当诛。”

定权只觉后脑一阵阵发木,从新坐回椅上,闭目低声问道:“你果真知道公主之事?”

许昌平低声答道:“臣有罪。”定权重重吸了口气,又问道:“那先皇后的……先皇后是如何……”

许昌平迟疑半晌,终是照实答道:“此事臣当真不知,孝敬皇后崩时,臣姨母已不在宫中。”

定权亦不知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但觉得浑身都有些脱力,望着地上的许昌平,思想片刻,已明白了他的心思,忽而没由来一笑,道:“孤若今日赐死了主簿,当真便永不得知内中隐情了?”许昌平点头答道:“臣罪丘山,臣本预计待殿下得乘大宝之后,再禀告殿下。”稍隔片刻,方又道:“今时亦不改初衷。”

定权轻哼一声,道:“如果我便永不想知道呢?主簿今日可还有脱身之径?”许昌平道:“再无一途。”定权冷笑道:“口舌反覆,我如今如何信你?”许昌平道:“殿下信臣不过,臣自百口莫辩。只是殿下可稍忆八月之事,臣若有半分私心负殿下,只需一纸字书道明个中曲直,以付齐王即可。”见定权面上神情难辨,又正色道:“臣当日来觅殿下之时,便已将性命身家皆盘托于殿下面前。臣之信殿下,犹殿下之信臣,并非容易。臣不过常人之质,亦有趋生怖死之情,亦有长夜思,辗转侧,过宫门而心惊,见尊者而股战之态。从来种种,还请殿□恤详察。”

定权忖度他言语中的意思,确也知道自己与他的许多利害相通之处,虽知留下此人,或有养虎之危,再四权衡,毕竟笑道:“主簿请起。孤先前言语,主簿不必放在心上。孤思量有日,岂不知即今之计,唯有吴越同舟方为上策。先大人之事并公主之事,现下不语也极好,毕竟往者已逝,来日尚可待。”

许昌平见他松口,亦暗暗舒了口气,这才从袖中抽出一纸文书,交与定权。定权翻看之时,却是中秋节前自己交与他的那份名表,其上加圈加点,已经注疏俱全。遂点头收起,想起一事,又问道:“还有一事,主簿务必据实以告我。”

许昌平道:“殿下请问。”定权回头望向窗外,背手而立,良久方道:“端七夜里出我府去寻主簿的那个宫人,主簿当真不识?”

许昌平不知他为何忽而问起此事,回想那宫人模样,已觉记忆模糊,遂答道:“是,臣与她仅有一面之缘。”

定权亦不置可否,只道:“如此便好。”见许昌平举手欲有告退之意,行至他面前,卸下腰间玉带,交至他手中,笑道:“嘉节在即,无以为赠,借此物聊表寸心。”许昌平惊异望了他一眼,尚未待推辞,便又听他说:“望卿宝纳珍藏,切勿轻易示人。”一愣有时,便仔细收入袖中,拱手谢道:“臣谨遵令旨。”

定权见他黯淡绿袍的身影离去,将那名单重新草草一观,仔细收起。一时思想起长州之约,宗府之对,前后许多事情,思绪如蔓草一般,愈理愈乱。况且今次与他会晤,总觉还有一桩不安小事缠绕心头,去而复转,无奈却又无从追思。

周午再寻他之时,见他一身锦绣,宽衣缓袍侧卧榻上,大袖蔽面,不知是睡是醒,静立片刻,方想离开,忽闻定权闷声问道:“既然来了,有什么事就说罢。”

周午答了声“是”,问他道:“十月初六日,殿下可曾临幸过一个名叫吴琼佩的宫人?”

定权稍作回想,懒懒“嗯”了一声道:“似有此事,叫什么已经记不得了,你想说什么?”

周午望他片刻,方开口道:“臣为殿下贺喜,今日查明,吴内人已怀娠近二月。”

定权翻身而起,大惊问道:“你说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鹤唳华亭,本站提供鹤唳华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鹤唳华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47、雪满梁园 下一章:49、急景凋年
热门: 重生之命当争 完美关系(完美关系原著小说) 千年等一蛇 急电北方四岛的呼叫 迷人的山顶 枪焰 最强弃少叶默 人性记录 最后的驻京办 时光之轮12·末日风暴(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