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穷山竭泽

上一章:第58章 穷山竭泽 下一章:第60章 穷山竭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薄行泽勾着眼角笑, 一脸你继续的架势。

祝川知道糊弄不过他,索性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吻上去,细雨长丝般勾弄撩拨, 等他入神了猛地推开他扭头就跑。

“上哪儿去?”薄行泽长臂一身将他拽回来压在怀里,正巧手机响了他便空出一只手接电话, “确定吗?好这件事你先别声张, 我亲自去一趟A国见他。”

“这才多久就已经准备抛售了,这么沉不住气,高估他了。”薄行泽轻嗤。

祝川抬头看他,“又背着我算计什么呢?”

薄行泽将电话挂断,给陆衔洲去了条消息才说:“没背着。”

他现在不上班也不打领带,休闲穿搭看起来有种锋芒尽敛的温柔。

祝川轻叹了口气说,“还好我不是你仇人,廖一成想从你身上获得利益把你踩进泥里, 你反手要把人家扔进地狱, 以德报怨啊薄总。”

薄行泽淡淡道:“我只知道以暴制暴才能永绝后患。”

“那你怎么不对我以暴制暴?我欺负你这么多年了, 只会忍着让着也不暴一下?”祝川捞着他的手, 轻轻在指尖咬了一下。

“你是我的殊易。”

祝川以往对什么都看得很淡, 但不知不觉中早已变得像个七情六欲纠缠的普通人。

“你把眼睛闭上。”

薄行泽闭上眼, 祝川抬起头凑过去亲了一下那层薄薄的眼皮,“等咱们把所有事情都办完了去度个蜜月吧。”

长睫倏然掀开, 薄行泽一把攥住他的手激动地声音都抖了,“好!好!!”

“傻不傻啊,霸道总裁的形象都崩掉了。”祝川忍笑,看着他因为一句话就激动的冷静自持都没了,又因为他只对自己这样而更甜了。

“我现在不是霸道总裁了,我是你养的金丝雀。”薄行泽破罐子破摔, 真就入戏了,停顿一会还嫌不够似的又补了一句:“今晚宠我吧。”

“好,那金丝雀同学,咱们能吃个饭不?饿了。”

薄行泽估计是闲下来小说看得也多了,突然冒出一句:“我比较想吃你。”祝川差点一跟头栽出去。

“哥,我建议你把严弦拉黑。”

薄行泽将昏君政策贯彻到底,“一会就拉。”

-

檐上月地方大,有时候懒得回去了两人便住这儿,吃完饭祝川说撑着了便提议出去消消食,正好杨迹的房子在附近便溜达过去了。

徐言前段时间动了胎气在家养着,他们这段时间焦头烂额顾不上,也该过去看看了。

杨迹脾气坏,请了几个保姆都让撵走了,家里就他们两个也不知道吃了没有,薄行泽让后厨打包了两份食物带了过去。

祝川按了按门铃以为没人,刚打算走门就开了。

徐言站在门口有点惊讶地喊了两声哥,“你们怎么来了,请进。”

“杨迹呢?让你挺着个大肚子来开门。”祝川伸手敲了敲他的肚子,比乔乔那会小了不少。

乔乔怀孕那会陆衔洲小心养着,圆润的跟颗珍珠精似的,徐言看起来纤弱不过脸色还算红润。

“他在做饭。”徐言伸手指了指厨房小声说,“我晚上去做饭他不高兴了,让我滚去客厅看电视别妨碍。”

祝川挑了下眉梢,这小祖宗还会做饭呢?

他走过去看了眼,杨迹正对着手机不知道念叨什么,能听出来语气烦躁快要暴走了,不过手上动作却没停。

这嘴硬心软的兔崽子。

“哎,吃饭了。”

杨迹一愣,回头看见笑盈盈的祝川和一脸淡漠的薄行泽,下意识把锅铲一扔,“你来干嘛?!!”

“来看你怎么给老婆做饭啊。”祝川伸手拨了拨垂下来的头发,含着笑冲他努努嘴,“手烫伤了,你粉丝最爱的那双手都成猪蹄了,不在意?”

杨迹往身后一收,“我才没给他做饭啊,就是看他做饭难吃实在忍不了,我都长痘了!”

徐言估计也是听见了,小声反驳,“我做饭很好吃的,他长痘是因为自己不能吃辣偏要跟着我吃,那我怀孕了爱吃辣嘛又不怪我。”

薄行泽将打包盒放在桌上,“檐上月带过来的,不用忙了。”

餐桌摆满,徐言胃口不错多吃了一点,杨迹手火辣辣疼但又怕徐言看见了又得红着眼睛自责,虽然帮他上药挺好的,但是……算了。

“吃慢点,又没苛待你。”杨迹冷哼。

徐言红了下脸,放慢了咀嚼的动作,咽下去了才张口接过他喂过来的一勺汤,忽然瞪大眼,“你手烫伤了!我去找药膏。”

“别忙,客人还在就兴师动众。”

祝川随性惯了,“你们随意当我们不存在就行,就顺路过来看看一会就走,不打扰你们小两口腻歪。”

徐言不经打趣,红着脸快步去找药膏了,祝川向来喜欢乖软的小孩儿,收了收笑问徐言预产期是什么时候,杨迹说:“快了。”

“起名字了吗?”

杨迹指尖点了点桌沿,“杨二狗吧。”

“……好歹也跟你姓了,不错。”

杨迹哼了声,嘴角却几不可察地翘起一点弧度,当然要跟他姓了!

不然呢。

祝川靠在椅子上,伸手插了个圣女果送进嘴里,眸光重新落在杨迹脸上,“既然喜欢人家了就好好待,别整天在那儿嘴硬心软,也就是人喜欢你能忍你这么个臭脾气。”

杨迹又哼了口气,“谁嘴硬心软了,我一点也不喜欢他。”

“不喜欢亲自给人家做饭?”祝川可是记得,他出道那会还经常在微博跟粉丝说话,有人问他最讨厌什么,他说做饭,还信誓旦旦说这辈子宁愿死都不会进厨房。

杨迹被他打脸,当即翻脸不认人,“你们怎么还不走啊,老板娘快把他带走啊!”

薄行泽笑了笑,起身将祝川拉起来,“不早了,我们回家了。”

徐言找完药膏回来的时候见两人都已经走了,迟疑着问了句,“他们都走了?”

“不然呢?你还想留他们在我们家过夜?”

徐言没懂他话里的意思又心系他的手,忙摇了下头过来蹲下身给他上药,结果肚子不方便蹲不下去有些进退两难。

杨迹将他扯在腿上坐着,然后把手伸给他,“上吧。”

徐言坐在他怀里脸倏地红了,背靠着他的胸膛总觉得气都喘不开了,小心地屏住放慢,轻轻帮他上药。

“下次还是我做饭吧,你又不会。”徐言说。

“我学一下不就会了,那能难得到我?”

“可是……”

“没可是。”

“好吧,那下次你做饭的时候我能在一边指……帮你忙吗?”徐言斟酌词句,怕伤了他的自尊心。

杨迹低头看他认真上药的样子,因为怀孕而散发出淡淡的信息素气味温暖极了,像是抱住了一个毛绒绒的大玩具,还会脸红害羞。

尤其他现在肚子一天天大了,从一开始的时候略微鼓起,再到后来得小心翼翼捧着。床事之上他一直很害羞,红着眼睛咬住嘴唇,捧着肚子求他轻一些。

他一凶,立即又可怜兮兮地由着他折腾。

杨迹想起他每次亲他肚子的时候,徐言都紧致湿软的不可思议,连信息素都会浓上好几度。

徐言正认真上药,忽然察觉不对便抬起头一下子撞进杨迹滚烫的眼神里,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我……你……还没上完。”

“下面的我来上。”

-

祝川很少没走这么多路了,仰头看了下满天繁星伸出五指虚虚抓了下,被薄行泽半路截胡带走了。

“你偷我星星。”

薄行泽弯了眼睛配合他耍赖,“我怎么偷你星星了?你有证据吗?”

祝川被他攥着手,用眼神扫了眼,“我刚刚抓下来就被你劫走了,赔钱。”

“要钱没有,要人一个。”

祝川叹气,被薄行泽掰正了脸认真说:“赔你一颗。”还没等他明白怎么赔,头就低下来了,极近地几乎两唇相交,却没亲。

薄行泽眸光定定瞧着他,“看到了吗?”

祝川逆着光,看到那双沉黑眸子中有星星点点的灯光以为他说的是这个,刚想笑忽然一怔,薄行泽的眼睛里除了灯光,还有他的倒影。

他的意思是说,自己是他的星星。

……吗?

薄行泽不会说情话,从八年前就不会说,到现在笨拙地去看小说学习别人怎么谈恋爱、怎么说情话。

只是小说是小说,放到现实总会显得有些土味,心脏承受能力不强的还会觉得很尴尬。

祝川八面玲珑,什么样性格的人都能说上两句自然不会这些话感动,但却被他这个行为弄成了一汪春水,荡漾的厉害。

“收到了,你的小星星。”

薄行泽轻轻一笑,将冬日夜风都熏暖了不少。

这附近有个学校,祝川忽然拽住他的手,“哥,要不要跟我来一个紧张又刺激的活动?”

薄行泽:“在路上别闹。”

“来。”

薄行泽跟上他的脚步才发现他说的是翻墙,不由得为自己那些不干净的想法沉默了两秒。

两人个头都高,中学的墙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难度,祝川虽然四体不勤但还算灵巧的爬到了墙头上坐着,可见以前没少翻。

薄行泽无奈地跟着他翻墙,不过他却没什么经验,显得有些困难。

“你不会就翻过一次墙吧?”祝川还记得他给自己买蛋糕那次,翘了课去的,人生中唯一一次啊。

两人一起跃下墙头,入眼便是空旷的操场,左手边隐约能看见写着致远楼。

“全世界的教学楼都叫致远楼。”祝川感叹了句,伸手指了下右前方,“哎你记不记得那儿,我们高中那个位置是体育馆,你没少在那儿欺负我。”

薄行泽说:“十几次而已。”

“十几次还少呢?我他妈一边要听着外面那些人打球,一边被你压在墙上亲,生怕他们打完了进来换衣服看见。”

“还有那次,我就拍了你一张照片你就亲我,我那会还不喜欢你呢。”

薄行泽耳垂有点红,祝川倾身问他:“你那会就喜欢我了呀?偷偷暗恋我?”

薄行泽不语,绕过他往前走。

“说一下呗,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小哥哥有没有偷偷想过我做春梦?早上醒的时候裤子湿了吗?那次浴室只有咱俩你是不是……唔!”

薄行泽回头,低头堵住他的唇。

上一章:第58章 穷山竭泽 下一章:第60章 穷山竭泽
热门: 网游之白骨大圣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七宗罪8:断翼天使 基里尼亚加 直A癌的正确治疗方案 秘密 黑暗塔4:巫师与玻璃球 我在三国当大佬[系统] 师尊,你徒弟又入魔了 我氪金出来的老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