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穷山竭泽

上一章:第54章 穷山竭泽 下一章:第56章 穷山竭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薄行泽沉默两秒忽略了这句无妻, “进来吧。”

严弦有些迟疑,但还是抱着文件跟进去了。

这糟心的信息素气味。

“一榭能源那边已经上钩了,廖一成派了人跟陆总洽谈细节。不过他还是比较谨慎, 虽然濒临倒闭却还能稳得住心态。”

“上次项目呢。”

“目前看上去进展不错,叶铭礼的研究队已经开始进入流程。这两个项目办下来我看他搞不好真的能东山再起, 您这真的不是帮他吗?”

严弦到现在还是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薄行泽翻开分公司报表, 一边一目十行浏览一边道:“一加一确实等于二,二减一可不一定会是一。也有可能是血本无归。”

严弦愣了一会,这时候做什么数学题?

“我知道了!二保一的突破口!可是他真能这么简单就上钩吗?万一不抛售怎么办?”

“不抛就逼他抛。”

严弦看他一边快速阅览报表一边还能跟自己说话,看似被廖一成逼迫被动,其实一步步都在引对方往自己的圈套里来。

“老天保佑。”

薄行泽没忍住一笑,“突然念什么经。”

“保佑你爱□□业都别翻车,不然你才是二减一血本无归。”

“……”薄行泽扫了她一眼,抽过另一份报表继续看, “一榭那边几个小股东什么态度?”

“他们现在都当这些股权是烫手山芋, 巴不得有人能来给他们变现拯救出苦海呢, 我一联系他们卖都要跪下来喊姑奶奶了。”

薄行泽沉吟了下, “签合同收购, 另外多准备一份合同, 让他们照常参加股东大会。明面儿上的股东还是他们,时机不到不要说出来。”

严弦还是有些担忧, “我明白。不过廖一成这个人缜密小心,手上握了绝对裁判一榭能源的股权,我们所有能买的股权加起来也只有45%。”

薄行泽胸有成竹,轻笑了声:“所以要逼他冒险,目前一榭除了他之外手上握有股权最多的只有31%,即便卖掉一点也不会有影响。”

这一点就是决胜关键。

“那如果您估算错误了呢?我们岂不是赔大了?到时候你可就欠了红叶和陆总两边的资金和人情, 卖身契也没辙了啊。”

薄行泽奇怪,“我会失败?”

严弦虽然大了大胆子,“你是人,不是神仙,万事不要太过绝对。”

“这个想法就对了。”

严弦:“?”

“只要廖一成觉得我输了,那才是真正机会来了的时候。”

薄行泽将事情交代完毕,打开电脑等待接下来进行的年终会,开了三个多小时才结束。

祝川醒了没见着人,头疼地呻吟半天才从床上爬起来,随手摸了摸好像已经清洗干净了但还是有种鼓涨感挥之不去。

他习惯性拿手机看时间,猛地记起来再次昏过去之前接了个电话。

他赶紧给尤芃回过去,“徐言状况怎么样?我马上来。”

“啊?您不是已经派人送医院了吗?睡蒙了?”尤芃刚从医院出来,站在走廊里压低声音接电话,被护士提醒忙不迭走到楼梯口去。

“我什么时候派人去的?”

尤芃满头问号,“不是您让薄总安排人去的吗?说你正在忙,闲下来了就来医院看徐言。”

祝川也满头问号?他让薄行泽直接弄晕过去了什么时候安排他去接人的,“行,事情解决了就好,查出是什么人没有?”

“不好说,杨迹太红了。粉转黑的不少,大部分表示会一直支持他的人也对徐言有很大的恶意,觉得他陷害勾引杨迹。他们现在录综艺的地方不是秘密。”言下之意,想混进去太简单了。

“你觉得是粉丝干的?”祝川问。

尤芃仔细想了想,“我觉得没有其他可能,其实徐言的履历是很干净的,在被杨迹标记之前连恋爱都没谈过。他性子又软家里有钱多半不会跟人结仇,最大的仇恨值就是杨迹的Omega。”

“行,你先照顾徐言。有什么事立刻找我。”祝川说完停了下,又把另一个手机号说给她,“找薄行泽也行。”

祝川是被抱进房间的,没找到拖鞋便赤着脚往外走。

听见书房有声音便推门进去,打着呵欠说:“你什么时候找……艹!”

严弦:“呃……祝老师中……午好。”

祝川反手将门关上走了,薄行泽跟严弦说:“你先回公司,陆总那边有进展随时通知我。这件事办的越快越好。”

“我明白。”

薄行泽差不多估算了下时间,“叶铭礼的数据后天就能拿到,一到手你就安排人去跟警方举报祝川这些年参与过的所有擦边过线的项目。”

严弦有些不赞同,“会不会太冒险了?祝老师这些年黑的白的没少沾扯,万一这么干了不仅没救得了反而把他推入更艰难的境地怎么办?”

薄行泽说:“我不会让刀偏。”

**

祝川硬是被困在家里一周,期间抽空过去看过徐言一次,确认对方没事立刻又被带回来。

无论做什么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全方位“囚禁”。

高中的时候缠得不行才帮忙洗脸,现在他倒是主动地帮他洗,“我是病人我承认,但我不是植物人,你能不能让我自己洗。”

“不能。”

祝川转身勾住他脖子,“我今儿要去医院一趟,徐医生让我过去复查。还有徐言今天也出院了,你去不去?”

“去。”

“你公司不是还有事要处理?能抽得开身?更何况现在年底,以往我妈这段时间都是住公司的,你这么闲?”

薄行泽伸手按住他眼角,不答反问,“你晚上回来吗?”

“回来啊,不回来我能上哪儿去?以后除非出差绝对不在外头过夜,过了也带你,行不行?”祝川仰头亲了他一下,“乖,我不会离开你。”

“好。”

薄行泽虽然不愿意让他离开视线,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来办。

这段时间的布局已经差不多了,股权转让也全都做完,只差最后给自己“一刀”了。

“哦对,我给你找了个司机,你往后还是不要开车了,不然我迟早丧偶。”祝川在洗脸,随手指了下手机,“你翻我微信第一个,我刚跟她说完,估计一会就来了。”

薄行泽沉默片刻。

门铃响起来,一个挺年轻的小伙子站在门口,连忙喊了声“薄哥”。

祝川说:“以后你就负责你薄哥所有出行,工资从我这儿发。放心吧节日福利年终绩效,他要是加班儿就三倍给你。”

“谢谢哥。”

祝川拍拍薄行泽肩膀,“人小李都来了,赶紧去公司吧,我一会到医院了给你打电话。”

薄行泽低头亲了他一下,主动说:“今晚我睡书房。”

祝川惊讶,“

易感期过了进入贤者时间开始清心寡欲了?”

薄行泽耳垂微红,清醒的时候还是不太习惯在外人面前开黄腔,低声在他耳边说:“怕跟你睡一起忍不住,等你好了我再……”

祝川微笑:“相信我,你不会忍不住。因为未来一个月你都别想进房间。”

薄行泽松开手,“一会见。”

祝川没听清反问了句什么,但他已经转过头走了便也没再追问,大概不是什么要紧事。

小李在一边偷笑,祝川把车钥匙扔给他,“开慢点儿,别学你薄哥这个负面教材。”薄行泽走在前头,眉梢跳了跳。

易感期后面两天其实薄行泽已经清醒的差不多了,估计也是确认了祝川不是骗他的缓兵之计,又或许是看他伤得太厉害了,动作温柔了不少。

他这一周经历了什么,说出去一个字都得被关进小黑屋。

“没有耕坏的地,除非牛不够努力。”祝川看着小李开车走了,自己才上车准备去檐上月一趟。

那天薄行泽拂了付四的面子,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结果一上车就被人敲响车窗,他落下来就看见两个警服笔挺的警官。

“祝川先生是吗?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可以是可以,什么罪名我能先问问么?”祝川从车上下来,懒洋洋靠在车身上。

“今天早上我们接到报案,易贤被人打成重伤。同时我们也收到举报,您涉嫌支持多项非法项目研究,以及……”

每一个字祝川都认识,怎么凑在一块儿他就听不明白呢,他什么时候支持非法项目研究了?

“我能问问具体是哪几家公司么?”

“到了就知道了。”

祝川也懒得反抗,反而还伸出手问他们需不需要铐上防止自己逃跑,搞得两位警官非常无语,“目前只是带你回去协助调查,不是抓捕。”

祝川坐上警车,正是中午最堵的时候,一上路就走不动了。

“我还没坐过警车,前头怎么不给您让路,不像话。”

“你还骄傲起来了?警车也不能妨碍公民的权益。”年轻警官扫了他一眼,嗤了声:“不过别急,我看你很快就要有个豪华限定单人座位了。”

祝川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那不能,我是一等奉公守法好公民。”

**

问询室内灯光昏暗,估计是为了营造一种紧张感,只留了一盏台灯惨白的照在桌面上。

“这里是你在平洲投资的所有项目,看看有没有什么错漏。”

祝川捞过来瞧了一眼,耷拉着眼角轻笑着扔回桌上,“警官,有钱不犯法吧?”

“有钱当然不犯法,但其中有两个涉嫌非法研发有害药物,这两个项目三天前刚刚被查处。还有这项,以公益为由非法集资。”

另一份文件被递上来。

祝川轻飘飘扫了一眼,随即一把抓起来,“这项目什么时候被查处的?”

这是他跟廖一成还有薄行泽一起合作的那个项目!研发至多开始了一周不到的时间为什么就已经被查了?

警官以为他认了,嗤了声,“为了利益连人性都不顾了,这种研究都要资助,你就能保证自己的家人不会用到吗!”

“我问你什么时候查处的!”祝川沉声问。

警官拧眉,“吵什么吵!你先从实招来为什么投资这个项目,敢研发这个你是不是已经有了销售渠道!你不说也没关系,你的另外两个合作伙伴到了,你一样无从抵赖。”

祝川沉吟着,手机忽然响了,他刚想接就被夺过去关掉了。

他只来得及看见远哥两个字。

这两个字仿佛醍醐灌顶,他迅速将一切联系在一起,先是有人拍到了杨迹标记徐言的照片,他为了救杨迹从而答应了易贤的搭线认识了廖一成。

从一开始就有人在幕后操纵?

上面几个出事的项目全都是易贤经过他搭线做成的,他这个人能力不高,眼前利益看得多。

最后这个多半和他没关系。

薄行泽突然来参与这个项目,上次严弦也表现得对廖一成有些厌恶,难道是他?

这个项目三方都有合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脑子坏了?

上一章:第54章 穷山竭泽 下一章:第56章 穷山竭泽
热门: 羔羊的盛宴 全方位幻想 禁咒师 青春的叛逆 我在异界是个神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恐怖谷 穿越之男妾为攻 时光之轮11·迷梦之刃(上下) 组织部长 修真界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