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涸泽之精

上一章:第48章 涸泽之精 下一章:第50章 涸泽之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严弦虽然不知道他跟廖一成之间有什么恩怨, 但从眼神表情和周身气场来看,他是没打算手下留情。

“薄总,其实有时候你不用那么累的。”严弦稍微停顿片刻, 实在忍不住索性直说了, “我知道这句话说了可能比较唐突,但是您不能把所有的事都闷在心里一个人扛着。”

“嗯。”薄行泽淡淡应声。

严弦轻吸了口气, 试探又说:“我知道您很厉害,什么事情都能办得到,但就算是机器人也会有程序崩溃的时候何况是人。”

那天薄行泽在办公室里枯坐整整十几个小时,最后叫她的样子眼睛都红了, 活像是丢了魂似的, 她都快被吓死了。

“其实你可以学着相信别人的,让别人跟你一起分担。开心的、快乐的都应该有人分享才好不是吗?”

薄行泽抬头看她, 奇怪道:“吃错东西了?一大早在这儿写小作文, 我让你太闲了?”

严弦一口气堵在胸口,噎住了。

“我不累,也没有不信任你。”薄行泽抬起头看她, 眸光落在严弦脸上片刻,嗓音淡淡地再次开了口, “你跟了我四年,在红叶没有别人比你更值得我信任,但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儿。”

严弦不明白,“什么意思?您打算辞职?”

薄行泽没回答。

严弦看他那个讳莫如深的样子更加紧张了, 他虽然脾气坏性子冷工作狂又严苛, 好吧是非常难伺候,但……

“您跳槽我也去!”

薄行泽微怔,随即笑了起来, “我要是找不到工作回家靠祝老师养了,你也跟我去?”

严弦怀疑他根本就是秀恩爱来气自己的,磨牙道:“昏君!昏君!”说完忿忿踩着高跟鞋出去了,踩的地面劈啪作响。

“哦对,您下午约了徐医生见面,那发布会还是我替您这位昏君去?”

薄行泽头都没抬,“不然呢。”

-

祝川在发布会早两个小时出了公司,今天约了徐医生见面。

“哎哟,老爷子几天不见更显精神了,明儿能一口气上八楼吧?”祝川笑眯眯地靠在门边冲里头吹了声口哨,一派纨绔风流。

徐医生扫了他一眼,“贫也没用,滚进来。”

祝川笑着坐在他对面,主动将新鲜出炉的检查报告递给他,“来,看看我还有几天好活。”

“少说一句话不会死,把嘴给我闭上!”徐医生瞪他两眼,接过报告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说:“最近用药的效果不太好,加重剂量还是没用就代表状况在恶化,你是不是没坚持吃药?”

祝川撑着额头笑,“那药苦死了,您就不能弄点糖丸儿什么的。”

“良药苦口知不知道,你还当自己三岁呢吃糖丸,我给你两巴掌。”徐医生和祝有思是老友,气起来当自己孩子骂毫不手软。

“最近又喝酒了没有?整天泡在酒缸里迟早腌入味,告诉你多少次吃药不能喝酒,你就当耳旁风!”

祝川道:“天地良心,最近滴酒不沾。”

徐医生“嗯”了声,随即拧眉猛地嗅了两口,“你身上哪儿来的酒味?还说没喝!”一份报告直接扔他脑门儿上了。

祝川手忙脚乱捞下来,刚想反驳忽然反应过来这是薄行泽信息素的味道,昨儿晚上不知道发什么疯,一个劲儿在他脖子后流连。

慢到极致的进出,漫长的的充斥,到最后他甚至感觉到了饱涨的感觉。

那种多一滴都吃不下的错觉让他羞耻不已,他还在那儿要人夸似的问“数了吗?是不是只有三次”。

数他大爷。

祝川红了下脸轻咳一声掩饰过去,“可能不小心沾到别人信息素了吧,说不好就有哪个神经病的信息素是酒味呢。”

徐医生不信,“真的没喝?”

祝川将车钥匙放在桌上,“我自个儿开车过来的,真喝酒了那还能酒驾吗?你这老头怎么不信人呢。”

徐医生哼了声勉强信了,稍微停了会说,“不过你这个状况还是比较危险的,虽然现在状况还算好,但也有恶化的可能。我的建议还是再做一次手术。”

祝川“唔”了声,“要是不手术能活几天?动手术,能活几天?”

徐医生被他这个话说的有点麻,他当医生这么久了还没见过有人能把生死看的那么淡的,仿佛活一天活两天对他来说就是个数字。

“不动手术它就是个定时炸弹,动手术也有失败的可能,虽然冒险但起码是个转机不要轻易放弃。”徐医生看着他风流轻佻的模样,蹙蹙眉道:“你才二十六岁,别总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想想你妈妈。”

祝川撑着下巴笑,不光是祝有思,现在他还有薄行泽呢。

“这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主要是你有没有本事把成功率往上拉一拉的问题。这次我不一定敢往您那手术台上躺了啊徐医生,我怕下不来。”

徐医生:“基因病理的事我没有办法拿出绝对的答案告诉你会不会产生某种状况,你是生意人应该很明白。”

每一个病人都想活着,可活着不是想想就能办到。

祝川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一样也是个普通人,想要听见肯定的、不会发生,这样的答案。

徐医生想了想,转而问他:“我听说你已经结婚了?是当年你没等到的那个人?”

祝川倏地松开手指,随即笑了下,“是啊,所以不敢死了。”

“他知道你生病的事了?”

祝川垂眼掩藏下一丝落寞和脆弱,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松含笑,“还不知道,不太想告诉他呢。”

徐医生这下又看不明白了,当年那么想见他一面。就连麻醉昏迷过去的前一秒,他还抓住了自己的手带着不甘和无助小声说:“徐叔叔,如果我活不了了,他来的话你一定要帮我告诉他,我原谅他了。”

现在怎么反倒不肯告诉他了?

八年时间过去,他已经从那个少年变成了另一个滴水不漏的成年人,有了更多无法参透的想法。

“徐叔叔你说,从你一个医生的角度来看。我不要他了,不告而别跟我在他眼前死了,哪个更难受一点?”祝川真心实意的问。

徐医生气得把笔扔在他那张漂亮至极的脸上,“你不相信我的医术更难受一点。”

祝川眯眼笑,恢复了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开个玩笑别当真,年纪大了小心高血压。哎您说我这整天被小孩儿气,我会不会高血压?”

“滚。”

祝川麻溜滚了,按照徐医生这个态度,他这病应该还是有救的,暂时走不到需要做选择题的地步。

出了医院用力吸了口外面不带消毒水气味的新鲜空气,祝川拎着车钥匙往车位走,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那儿等他,微眯了下眼一瞧。

易贤。

他就站在自己的车旁边,显然是在等自己,几天没见看起来消瘦了不少,脸上又添了点伤看着挺凄惨。

“有事儿?”

易贤快步上前想去抓他的胳膊,被祝川的眼神一扫硬生生停住了,有些尴尬地后退了一步低声说:“殊易,我来跟你道歉的,那天在檐上月是我太冲动了。”

祝川双手插兜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然后呢。”

“那些话不是我本意,伤害了你我也很后悔,你……你能原谅我吗?”

祝川眸色微凉的看着他,褪去了熟稔的情谊和风流轻佻的外衣,那对时时含笑的桃花眼原来也可以那么冷,盯着人的时候如同料峭春寒冻得人打哆嗦。

易贤从未见过他这样,就连和薄行泽分手时都没这样冷漠过。

“我知道自己伤害了你,我是混蛋,我千不该万不该。”易贤眼睛都红了,站在原地压抑着嗓子哽咽道:“可是殊易,我对你一点也不比薄行泽差。”

“就算是你心里没有我,那我陪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就一点也不念旧情吗?”

祝川静静看着他:“不是这样的易贤。”

“不是这样的?我为了你来平洲,心甘情愿陪你八年你轻飘飘一句不是这样的就想抹杀么?”易贤低笑着,眸光慢慢含了一丝戾气。

祝川轻舒了口气闭眼然后睁开,轻声问他,“薄行泽很穷,你知道吗?”

易贤当然知道,那时候整个学校谁不知道他穷,连学费都是靠着好成绩才能免去的,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穷酸气。

因为祝川和他的不对付,瞧不起他的人更多了。

“他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唯一能抓在手里的只剩那一节傲骨,还有我。”

祝川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眨了下眼睛掩盖泪意,“你轻飘飘地将他两样东西都夺走,有没有想过他失去这些应该怎么活下来。”

易贤不以为然,“你不是给他钱了吗?十几万还不够他生活的?够他们全家生活很久了吧。我看他的傲骨也并不值钱,真的有傲骨为什么收你的钱?”

他不提那十几万祝川还不难受。

薄行泽就是因为太爱自己,为了和自己还有一丁点算不上联系的联系,连傲骨都不要了,收下了那笔钱。

将它变成了如今的婚戒。

“易贤,上次在檐上月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咱们兄弟已经走到尽头了。”祝川手放在车门上,侧头看了他一眼,“你惹得那些事儿我会帮你摆平,这是最后一次。”

他一语双关点拨易贤,怕他听不明白又补了一句,“你能力在哪儿自己有数,别再去争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易贤一把按住车门,“你真的要这么绝情!”

祝川说:“我先生小心眼儿爱吃醋,我不希望让他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上一章:第48章 涸泽之精 下一章:第50章 涸泽之精
热门: 嫁给渣攻的白月光 琥珀之剑 信息素变A后我变O了 濒死之眼 [快穿]COS拯救世界 萍小姐的主意 逍遥梦路 请和我结婚吧! 清明上河图密码 限时狩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