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涸泽之精

上一章:第45章 涸泽之精 下一章:第47章 涸泽之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本来出门时是祝川拉着薄行泽, 但越走却成了被他拽着往前走,手劲大的几乎能把他腕骨捏断,一出浮塰便被塞进一辆车后座。

“你怎……”话音未落便被一个怀抱紧紧拥住, 带着无尽的后怕。

祝川一晃神, 被他抢先开口,“对不起, 我来迟了。”

薄行泽一直抱着他道歉,不断地同他说对不起。

祝川有些担心他的状态,总觉得他像是飘忽着,连眼神都无法聚焦起来。

伸手想拍拍他但又想起他刚被砸过一次, 没敢拍, 只好轻轻说:“没事了,都过去了。”

薄行泽他听见这句都过去了, 又想起祝有思说的那句都过去了, 丝毫没觉得被安慰只觉得更自责。

他真正需要自己的时候,望眼欲穿也没等到他的出现,自己一个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捱过来了。吃了八年的药, 自己默默抵抗着病痛的侵袭,他都不在他身边。

薄行泽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 在头顶印下一吻,伴随着轻微的呼吸低下头从额头开始,用嘴唇一点点地详细描摹,像是在膜拜什么珍宝。

眼皮、鼻尖、嘴唇。

祝川习惯了他强烈炽热的掠夺, 头一次因为这样温柔想碰而不敢碰的膜拜感到战栗。

“薄行泽, 你在害怕。”

薄行泽唇停了,又将他拥进怀里,低低地“嗯”了声。

他把什么都丢了, 工作、责任他什么都顾不上了,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他只想立刻赶到祝川身边。

他很怕自己一个看不好,就会失去他了。

祝川不知道他到底在害怕什么,从他怀里出来时看到眼睛里的红血丝几乎遍布,心疼得伸手摸摸他眼睛,“你多久没睡觉了?”

“你走了之后我……想见你睡不着。”

祝川心里抽疼了一下,指腹在他的眼角摩挲,安抚地亲了他一下。

这一吻像个开关,薄行泽将他压在车门边侵袭而来,抵住齿关轻轻叩响门扉,索取养分般拼命汲取。

祝川从他眸中看到了压抑到极限的失而复得,不敢轻易掠取的小心翼翼夹杂着求而不得的渴望,清冷酒香晕染狭窄车厢。

这个吻绵长地犹如没有尽头,祝川被他弄得手脚发软,喉中溢出无法自抑的软声。

“薄行泽,别……”祝川喘不了气了,艰难地侧过头又被叼住颈侧,略微产生一丝疼让他轻抖了一下,“还在车里,你后背还有伤。”

“乖,不许说不要。”薄行泽重新咬住他的唇,从唇缝开始到齿缝再到上颚,似乎坚持要用清酒将他彻底氤氲一遍,每一寸都要沾染上他的气息。

他甚少对自己用“乖”这个字,每一次用都让他不自觉地乖下来,由着他为所欲为。

“还在车里,有人……嗯……有人在往里面看,你先松开我回家再……”祝川虽被压着可也能看到来往行人偶尔有往车里看的,车窗没有是透明玻璃没有贴反光膜,在外头能看得一清二楚。

“让他们看。”

祝川呼吸抖了几抖,总觉得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吻,舌尖如同那个夜晚才被放出来的凶兽般肆意折腾。

这么一想他整个人都有些羞赧,仿佛一条被渔夫为所欲为的鱼,剥开鱼鳞、暴露幼嫩鱼肉,任由渔夫粗砺指尖处理鱼肉。

人来人往的窗外,近在咫尺的视线与被人发现的紧张让他更加慌乱,错觉之下他有些怕,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喉结被齿尖衔住,祝川哆嗦了下,“薄行泽……你背上还有伤,先回去让我看看再说,好不好?”软声与他打商量,试图拖延时间。

“不疼。”他的手已经挪到了针织衫扣与扣的缝隙之间,急忙抓住他的手妥协,“回家,回家随便你弄。”

薄行泽似乎真的在考虑,祝川不知道他到底在怕什么,但很肯定自己迟早会因为他这个恐惧而死在床上,也许不在床上。

家里的阳台书房厨房,哪个都不干净,走到哪儿弄到哪儿。摸到什么塞什么。

祝川脸更红,莫名想起那次在厨房。

他只是嘴骚,而薄行泽则是个切切实实的实干派,半点不含糊。

那天回去的早,完事儿后薄行泽怕他饿便去给他煮夜宵,祝川洗完澡出来溜达到厨房看见穿着睡裤背对自己。

抓痕遍布,他走过去挨个儿舐过,“不许动。”

薄行泽真就没动。

他享受这种掌控欲,越来越过火直到翻车被人按在宽敞的流理台上塞了几颗小番茄和葡萄,最后嗓子都哭哑了。

还有一次在他办公室,那支随身携带的钢笔也没能幸免于难。

“叩叩。”

热烈爱意戛然而止,祝川整个人被电打了一般抖了下,慌乱地推薄行泽,被他抱进怀里安抚,“别怕,是殷殷。”

他忙爬起来,这才发现这场淋漓尽致的折腾,其实只是吻而已。

薄行泽将他的领口理好,伸手抹去他嘴角的痕迹,“我有分寸,相信我。”

祝川咬牙,“等我回家跟你算账。”说完拉开车门下去。

周殷殷颤着嗓子,满含哭腔地开口,“大哥,我没有家了。”

祝川心一沉,周殷殷眼泪断线珠子似的掉,抽噎着把刚才的事说了,委屈得直打哭嗝。

祝川无奈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轻轻怕拍后背,“好了不怕,乖,大哥在这里。”

周殷殷趴在他怀里更委屈了,哭嗝噎得完全说不出话。祝川伸手给她擦眼泪,提醒她:“明天还有个小采访,眼睛哭肿了上镜不好看,到时候粉丝脱粉别来找我。”

“就哭就哭。”周殷殷索性开始撒泼,她止不住嘛。

“殷殷。”身后一道冰冷嗓音传来,哭声戛然而止。

少女从大哥怀里出来,乖巧喊了声:“大嫂。”

薄行泽眉目冷厉气质疏离,周殷殷一直挺怕他,抹了抹眼泪站着等他训话,等了一会见他不开口便主动说:“对不起,我爸爸把您砸伤了。我……我已经跟爸爸妈妈说如果他们不能接受就当做没生过我这个女儿。大哥很疼我,我知道的。”

“嗯。”

周殷殷小心翼翼,“您不相信吗?”

薄行泽说:“你不让他失望就好。”对他来说,别人表不表衷心毫无意义,他只在乎祝川会不会受伤。

周殷殷眸光坚定,“我不会的!”

祝川知道薄行泽的性子,开口截过话头:“事儿办完了咱们是今天就回平洲,还是明天再回去?你背上有伤先去医院看看?”

“回平洲。”

薄行泽一分钟都不想让他留在这儿。

头等舱临时没买到,经济舱周殷殷一个娇小少女坐着还好,薄行泽和祝川两人就有些难受。尤其薄行泽那两条大长腿完全放不下,看着有些局促。

三人座,周殷殷在最里侧。

她视线时不时偏,看到身侧的两只手交握,以及时不时偏头轻轻在对方嘴角印下一吻的大嫂。

薄行泽舍不得松手,用眸光将他侵略了一遍又一遍,毫不掩饰的眼神让旁边偷看的周殷殷脸都红了。

祝川实在受不了了,想斥责又怕声音太大,只好勾勾手指让他附耳过来一点,“不许亲了,不然我就不让你牵手了。”

薄行泽看着他的手,退而求其次地点点头。

飞机起飞,耳朵里有沉重的嗡鸣声,薄行泽伸手护住祝川的耳朵。

周殷殷自食其力自己捂,偏头看向窗外渐行渐远的平地,默默与这片土地告别,忽然体会到了当年他们鸠占鹊巢时大哥和漂亮姨的感觉。

江城和平洲离得并不太远,三个小时便能到达。

薄行泽歪头看了眼正在闭目装睡的祝川,他知道自己做的很过分,但他实在是太过焦虑了,如果不用这种办法稍微缓解一下他怕自己会疯掉。

严弦怕他那个状态会出事,亲自开车送他去机场,一路唠唠叨叨也不知道他听见没有。

要不是自己走不开非得跟他一起过去,紧张兮兮地交代了一大堆,还没下飞机先安排好了江城分公司的人派车去接他。

薄行泽确实有些失控,他整个人都很恍惚,眼前不断有祝川无助地呜咽着哭腔想见他一面的样子,有他满身是血的死在了手术台上的样子。

他甚至觉得,这段时间的婚姻都是他太过期盼而产生的幻觉。

他一直没有找到祝川。

他已经死了。

薄行泽太怕自己现在失而复得的婚姻、感情只是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

他一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就会从他的指缝中溜走,所有人都告诉他,你从来没有找到过祝川,只是你想太多产生了幻觉。

所以他要确定,要用吻、要紧紧的扣在掌心里,一瞬不离的盯着他。

身体很疲惫,可精神却是高度紧张。

他不敢睡,从上飞机到去了周家见到祝川再到将他带回身边,他紧绷的那根弦隐隐有断裂的风险。

薄行泽侧头看着装睡到已经睡着的人,看着交扣的两只手,戒指相对熠熠生辉。

眼眶有些酸,本能让他忍不住闭上眼睛但意识却又逼他立刻睁开,耳里祝有思的话、傅教授的话交织在一起,每一个字都在撕扯他的神经,让他无法安定下来。

“大嫂,你眼睛好红。”周殷殷小声说。

薄行泽没抽出视线分给她,只是低声说:“别吵,他睡着了。”

周殷殷不敢说话了,小小声“哦”了一声也歪头在一边闭目。

过了一会,她听见一声很低很低的,几乎听不太真切的嗓音,“殷殷,你哥哥是在的,对吧?”

周殷殷心猛地往下一坠,莫名感觉到了一股钝痛,好像有人拿着把斧子狠狠砍了一下。

她转过头看着薄行泽,望进那个通红的眼睛里,被吓得半晌说不出话来,总觉得自己要是说了他不爱听的话会被当场掐死。

“是、是啊。”

薄行泽长长舒了口气,好像无比满足,“好,那就好。”

上一章:第45章 涸泽之精 下一章:第47章 涸泽之精
热门: 在逃生游戏里种田 七宗罪2:人体盆栽 我真没有暗示你 疑点 我是极品炉鼎 五大贼王7:五行合纵 重生成龙王后我靠海鲜发家[种田] 天空的孩子 泰坦尼克谋杀案 龙族大陆之天赋魔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