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涸泽之精

上一章:第44章 涸泽之精 下一章:第46章 涸泽之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祝川吓了一跳, “你怎么来了。”

寒气就此拥上来,祝川甚至感觉到了薄行泽双臂的发颤,还有呼吸的散碎急促, 失态的样子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大劫。

“对不起, 我来晚了。”

祝川不明就里,他昨晚发消息没人回, 居然是连夜坐飞机过来了?怕自己在周家吃亏?

他刚想笑说也太小瞧自己了,但话到嘴边忽然觉得这种不管对方是否吃亏都想保护的小心情又说不出了,回抱了下薄行泽拍拍他的背低声说:“不晚,什么时候来都不晚。”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句无心之语正好栽在了薄行泽心尖的坑缝之中, 抱着他的双臂更紧了。

如果当年他也能及时赶到, 抱着他告诉他,“我来了, 你不要怕。”

徐婉莹见两人抱在一起腻腻歪歪打心眼儿里恶心, 讥笑道:“这不是红叶集团那个执行总裁吗,果然青年才俊,怪不得当时和徐少爷都能传出婚讯来。”

薄行泽连眼神都没分她一个, 松开祝川后敛眉看着他,眼底含着无限的爱意温柔。

徐婉莹小三出身, 最在意被人无视和瞧不起,提高声音说:“果然什么什么锅配什么盖。”

祝川侧头跟周锦崧笑,“哎,你这心肝老宝贝骂你呢, 说你这盖不行。好好怎么还骂起来了, 你们这情趣真别致。”

徐婉莹没想到自己居然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周锦崧原本正盯着薄行泽看,被他这么一说也立刻怒得瞪了徐婉莹一眼, “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带殷殷上楼去。”

徐婉莹忿忿拽着殷殷上楼,被她用力挣开跑到了祝川身后,“我不!”

“你想气死我!”周锦崧咬牙切齿地指着她,沉声催促她上楼。

“爸爸妈妈,我真的很喜欢现在做的事,你们担心的事情我不会做的。”周殷殷咬住嘴唇,伸手拽了下身上价值不菲的连衣裙,小心翼翼地看着周锦崧说:“我真的很讨厌做周殷殷,只能优雅温柔。等着婚姻管理局给我分配一个Alpha,或者你们给我挑一个门当户对的丈夫我就得跟他结婚,我真的不喜欢。”

周锦崧道:“在外面搔首弄姿,跳那种不堪入目的舞,给男人取乐就是你喜欢的?”

“那个舞还有获奖的!”周殷殷委屈极了,被说搔首弄姿不堪入目,到底是个小姑娘,眼圈忍不住微微泛红。

“穿那种衣服做那种动作,露腿露背露腰,吸引来的粉丝是什么样的人心里没点数吗?以身体作为卖点,换来的是什么样的收益还需要我告诉你?我看你的礼义廉耻都学到狗肚子里了!”

周殷殷往常不敢,但现在站在祝川身后也有了点底气跟他顶撞,“我又不是卖身!我们跳舞唱歌是靠才华能力的!而且大哥会保护我的。”

“你大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哥在干什么,开了一个叫什么,檐上月是吧。名字起得倒是风雅,但是里面都在干些什么勾当,那是个窑子!”周锦崧冷笑着,仿佛已经亲眼见到了里面不堪入目的场景,厌恶道:“你看看他自己平时穿成什么样,外面多少风言风语,说周家的大少爷自己就是在外面卖的!我在朋友面前都抬不起头!他给整个周家的脸都丢尽了!”

周殷殷也去过檐上月,根本不是外人想的那样!里面的小姐姐小哥哥都很可爱,甚至比很多酒吧要安全的多!

“大哥不是那样的人!大哥很爱大嫂,绝对不会出去乱搞!”

徐婉莹见缝插针冷哼,“谁知道,你问问他自己敢否认和别人上过床吗?当着薄行泽的面儿,他敢吗?”

祝川算是明白了,这是借着周殷殷的事儿羞辱自己呢。

他和别人上过床这是事实,薄行泽也知道。但此时当着众人的面儿说出来,还是会让他面上难堪,连带着两个人一起羞辱。

他不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说自己是檐上月头一个出来卖的浪货他都能一笑置之,但此刻却有些心疼薄行泽,平白要因为自己而受这样的委屈。

祝川掐紧手,准备不留面子直接撕了徐婉莹,结果一道沉冷嗓音传来,“我知道他有过别人,所以呢?”

薄行泽一向冷,带着决策者的锋锐和震慑。

徐婉莹不太敢直视他的眼睛,忍不住发怵。

清冷面容下蕴藏戾气,冷厉嗓音在空旷厅堂中字字铿锵,“他和我结婚之后就一心一意,婚前性行为很奇怪吗?总好过他连太太孩子不顾出去和别人上床,搞大别人的肚子。”

这话说的并不斯文,超出了薄行泽的性子和休养,他就是明摆着嘲讽周锦崧。

祝川觉得心脏好像被人拧了一把,疼得受不了,眼睛都有点酸。

薄行泽说:“我爱他,不在乎他是否有过几个前任,只要他现在属于我就已经是最大的馈赠。”

“他是我的至宝,如果受到任何伤害我一定千万倍的讨回来,无论是谁。”

徐婉莹冷哼一声,“果然是天生一对。”

薄行泽冷扫她一眼,“多谢肯定。至于你刚才说的,他为了报复才跟我在一起,我甘之如饴,还有问题吗?”把徐婉莹噎的有口难言。

祝川“噗嗤”一声笑出来,“人家没肯定你。”

薄行泽刚怼完人就“无辜”地看着他,“她说我们天生一对,你不喜欢?”

祝川被他这个模样弄得哭笑不得,无奈笑说:“喜欢,特别喜欢行了吧?咱俩天造地设,可般配了,开心了?”

薄行泽点头。

祝川从踏进江城这片土地心口就积压了一口闷气,即便周锦崧与徐婉莹无法在他这儿占到上风,但还是让他觉得愤懑,但薄行泽来了之后,他忽然觉得那口怨气“呼”地散了,他能完完全全地依靠在这个人的身上。

以前他不明白,为什么傅教授这么强大的,甚至能单挑十个Alpha的Omega会那么享受被家里那个小狼狗惯着疼着,明明一切他都可以自己办到,有可能还比小狼狗做的更好。

此时他好像忽然明白了被人疼着护着的感觉,千里迢迢赶来,把他最看重的工作全部抛下,只是因为担心他会受伤害。

祝川感动不已。抬头看向周锦崧不再多废话,直截了当道:“周殷殷我要带走,你可以不答应。明天一早律师信就会送到你的办公室,同时我会用公司的名义再发布一份。准备好出庭吧,周先生。”

“你敢威胁我!”

祝川眉梢轻扬,“对,我什么性子你一清二楚。反正我就是个出来卖的,我不要脸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您要脸,但这些闲出屁的喷子可对您的私人生活有兴趣,搞不好能帮您回忆起这些年都还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龌龊事。我看晋升的事儿就别想了,别坐牢就好了,便宜您政敌了。”

周锦崧怒不可遏地一挥手,摔碎了一只花瓶,平地惊雷一般。

“你是想让我死在你面前才会罢手是吗!连亲妹妹都要害!生了你这样的不孝子我还不如不要!”周锦崧抱起沉重的古董钟冲着祝川便砸过去,周殷殷尖叫一声,说时迟那时快薄行泽以背挡在了祝川面前,将他护得严严实实。

沉闷痛哼和被砸得向前踉跄一步,祝川心猛地坠下,立刻将他扯开,“哪儿受伤了!”

“没、没受伤,不碍事。”薄行泽看他没事就放心了,忍着后背的疼同他轻笑。

那座钟掉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尖锐的塔状造型砸过来,就算是穿着大衣可那也是活生生的血肉,这么重砸上去怎么可能不受伤!

“让我看看!”

薄行泽拉下他的手,低头亲了他一下,“乖,真的没事,一点都不疼别急。”

祝川眼睛都红了,冷冷看着周锦崧良久,眸中浓烈的恨意和冷意让周锦崧踉跄了两步,蠕动着嘴唇没能说出话。

周锦崧以为他会疯起来打烂家里的摆设或是用更加恶毒的语言反唇相讥,谁知他并没有,只是轻轻笑了下。

“薄总。”

“我在。”

“我想回家。”祝川微仰头看着他。

“好,我们回家。”

周殷殷看他要走忙拽住他袖子,“大哥,你不管我了。”

祝川站住脚,如同与陌生人说话一般淡淡,“我签了你就不会不管你,但我迟早要跟你爸妈对簿公堂,自个儿选一个站队吧。”

周殷殷有点怕这样的他,就好像是妈妈带她和哥哥第一次来周家的时候,他看自己的眼神。

厌恶、冰冷。

大嫂意外受伤,彻底将他心里的恨意都激发出来了,她甚至看到了满含的杀意。

周殷殷咬住嘴唇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眼睛里蓄满了泪,祝川伸手扣住薄行泽,“走吧,回家了。”

薄行泽眼里一向只有一个人,别人对他来说都和空气没区别。

周殷殷看着他们的背影,回过头看着高高在上和怒不可遏的爸妈,膝盖一弯跪了下来,“爸爸,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工作。我相信大哥会保护我,他不是那样的人,不会利用我来报复你们。如果……如果你们觉得我这样也是不孝的话,你们就也当做没有生过我这个女儿,对不起。”

她重重给两人磕了个头当决断,摘掉身上所有首饰,将银行卡信用卡一切周家给的利益全都放下来。

“大哥也是你的孩子,你侮辱他的时候就不会心疼吗!要是大嫂不护住你会把他砸死的!”她红着眼睛,第一次跟爸妈大吼,吼完爬起来头也没回地跑出了大门,走了很远才回头看了一眼,眼泪扑簌簌往下掉。

徐婉莹喊声仍在回荡,“他是利用你!想用你报复我们,你别傻了!”

从小,徐婉莹在她身上就没有过过多关注,上面有一个能够与大哥争家产、很优秀的二哥。

自己只是一个意外,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无所谓的、可以进入周家的筹码。

周锦崧对孩子一向关注不多,二哥足够优秀才被他多看几眼,自己在这个家甚至不如一个钟点工的意义重。

她小时候在文艺汇演上得到奖,兴冲冲回来和他们分享,他们看都不看一眼,反而斥责她以后不许参加这种活动。

偶尔会见到祝有思,周殷殷年纪小但也知道自己妈妈抢了别人的东西,小心翼翼地跟她说话,和她分享自己的演出。而她明明那么忙,却还能抽出空夸她表演很棒,随手抓出几块儿糖让秘书给她买个蛋糕当奖励。

周家需要一个将来可以无论政治也好、商业也好,完美优雅的联姻对象,这个家根本没有人在乎她的意愿。

大哥今天来家里受这些委屈都是为了她,对她来说大哥和漂亮姨更像家人。她不能让大哥输掉,即便她不能出道,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也要和大哥站在一起。

上一章:第44章 涸泽之精 下一章:第46章 涸泽之精
热门: 安德的影子 火星崛起 幻夜 追凶者之萨满疑云 捉鬼实习生1:少女与鬼差 审神者暗堕计划[综] 小总裁ABO 魔兽 忘尘阁2:玲珑心 莽荒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