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弱势群体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湖畔小屋 下一章:第五十章 杜小君的目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舒逸见食堂的人都望向他们这边,他搂住了韦满的肩膀:“我们出去说吧!”也不由韦满挣扎,他就把韦满带了出去,有人想上前阻拦,镇南方亮明了身份微笑着说道:“没事,警察办案,就是问他几个问题。”

舒逸和镇南方把韦满带出了度假村,回到了他的那所小木屋里。

韦满一脸的茫然,舒逸让他坐在了他自己的床上。

“这两个人你认识吗?”舒逸从包里掏出了杜小君和胡良的照片,递到了韦满的面前,韦满并没有伸手去接,眼睛直直地望着杜小君的照片,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小君!”舒逸望了一眼镇南方,镇南方的脸上也露出了欣喜。

舒逸指着杜小君说道:“你认识她?”韦满抓过了照片:“小君,小君!”他并不理会舒逸与镇南方。镇南方苦笑了一下,轻声对舒逸说道:“这也太难沟通了吧?”舒逸摆了摆手:“至少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他们是认识的。”

舒逸一下子把照片给收了起来,韦满有些急了,伸手就想去抓:“小君,小君!”舒逸淡淡地说道:“你知道她在哪吗?”韦满摇了摇头,舒逸又把胡良的照片放到了他的面前:“这个人呢,你认识吗?”

韦满的脸色微微一变,舒逸感觉到他的情绪波动,仿佛有那么一些害怕。

“你怕他?”舒逸小声的问道,韦满紧紧地咬着嘴唇,镇南方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怕,告诉我们,你认得他的,对吧?”韦满只是傻笑。

从韦满这儿舒逸他们再也问不出什么,只得悻悻地和镇南方离开了。

“老舒,你看出来没有,韦满好像很在意杜小君,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镇南方发动了车子。舒逸点了支烟:“韦满是认识杜小君和胡良的,他对杜小君确实有一份感情存在,而他好像有些惧怕胡良。”舒逸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他为什么要惧怕胡良?

镇南方“嗯”了一声:“他为什么要惧怕胡良?”舒逸跟着问了一声:“为什么?”镇南方一边开着车子一边说道:“老舒,你说杜小君原本和胡良的关系也不错,按理说,胡良出了什么事情杜小君应该不会是那种不闻不问,甚至不管是胡明夫妇还是林川去找她,她都态度坚决地拒绝了!”

镇南方继续说道:“我们能不能假设一下杜小君拒绝去见胡良的原因,这其中会不会有和韦满同样的情绪?”舒逸皱起了眉头:“你是说她也对胡良有畏惧?”镇南方点了点头:“嗯,另外刚才你问到他‘自强社’的事情,我留意到了他的眼神变化,他知道‘自强社’!”

舒逸淡淡地说道:“而且还很可能也是其中和一员。”镇南方没想到舒逸会这么说,他是无法做出这样的判定的:“为什么?”

舒逸轻声说道:“因为他听到‘自强社’的时候脸上有悔恨,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不但知道这个所谓的‘自强社’,而且还因为‘自强社’的缘故做过什么懊悔的事情,如果他不是其中一员,那么他就是曾经做过伤害‘自强社’的事情,否则,就是作为其中一员他做过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镇南方恍然大悟,他点了下头:“我明白了,这样的话为什么我们不把他带回去呢?或许能从他身上问出些什么。”舒逸叹了口气:“我想过,可是就算我们把他带回去也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帮助,你没觉得吗,他对我们很排斥,那种排斥也是他们的一种自我保护。在他自己熟悉的环境里他都这样的戒备,防范,你把他弄回来,你觉得他会说什么吗?”

镇南方想想也是:“可是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舒逸把烟头扔出了车窗:“现在我想明白了一个问题。”镇南方问道:“什么问题?”舒逸说道:“我明白了老师为什么要让我们查找杜小君和胡良的下落了,因为他们很可能和我们正在查的案子有些关系。”镇南方楞住了:“啊?”

舒逸笑了:“怎么?你还没想明白呢?”镇南方确实没想明白,之前他还在想,朱毅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就因为林川是专案组的成员吗?

舒逸叹了口气:“你不觉得吗?杜小君、胡良无论哪一个都很是符合我们当初做的那个侧写吗?就算他们俩都不是,那么我们不妨把范围扩大一些,扩大到整个‘自强社’那么很可能就能够找到满足我们侧写条件的人。另外,‘自强社’的存在,这样我们很容易就能够把那册子的来源、去处都说明白了。”

镇南方苦笑道:“先生这也是的,怎么就不直说呢?”

“唉,再怎么说这也只是个假设,老师他也吃不准,就算我们真从韦满这儿得到了一些线索,却仍旧不足够支撑这个设想,而且这个设想是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自己冒出来的,懂吗?”

确实是自己冒出来的,就因为林川与专案组的关系,引出了杜小君、胡良,不然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查上这条线,也正因为如此,朱毅的心里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假设。

假设容易,可是求证就太难了。朱毅让舒逸和镇南方介入寻找杜小君和胡良的查找,就是希望从中找到证据。在朱毅看来,这是在做无心插柳的事情,他的心里也没有底,心里没有底的事情,他又怎么会随便说出来?

舒逸之前也是存在了和镇南方一样的疑惑,现在他却明白了。

回到了朱毅的住处,舒逸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老师,你是不是怀疑杜小君很可能就是那个人?”朱毅皱起了眉头,头轻轻地摇了摇:“这个还真是不好说,我只是直觉认为杜小君和胡良失踪的事情可能会和我们查的案子有关联,但是具体到他们谁可能是凶手,我的心里也没谱。”

“你们也说了,杜小君和那个韦满好像都很是惧怕胡良,这胡良也很可能是凶手。”朱毅笑了笑。

镇南方却说道:“胡良不符合侧写,他几乎没有真正和学生打过什么交道的。”朱毅淡淡地说道:“你错了,胡良和学生打交道应该还不算少呢,他虽然没有真正上过学,可是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学校度过的,甚至有些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同情他,还允许他进入教室里旁听,这些你不会忘记了吧?”

镇南方眯着眼:“我明白了,很可能他是在报仇那些给他白眼的人。”朱毅微微一笑:“又或者是报仇所有对他们这些弱势群体进行过侮辱和伤害的人呢?”

舒逸轻轻说道:“‘自强社’?”朱毅点了点头:“对,否则这个案子里有些事情说不通,就拿送出册子的事情来说吧,如果凶手只是一个人,他要在新州市发出这么多本册子的话,就很难做到很好的隐藏自己,假如是一个团体在做这件事情,而这个团体的人分散于各个学校里,平时根本就不显眼,他们就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册子给送出去了。”

舒逸倒吸了一口凉气:“老师,你这么一说我真的感到害怕,这得需要多大的智慧才能够把事情做到这么滴水不漏啊?这么看来胡良是不太可能的,一个弱智的人,他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头脑,假如你的推断没错,那么我更倾向于杜小君,毕竟她的心智是健全的。”

朱毅摆了摆手:“别急着下结论,这只是我们偶然摸到的一条线,不过接下来你们就要好好地查一查这个所谓的‘自强社’是不是真的存在,都有些什么人,杜小君、胡衣、韦满是不是其中的成员,都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杜小君并不知道自己竟然走入了专案组的视线,此刻她走下了公交车,来到了绿茵湖水库。此刻距离舒逸他们离开绿茵湖不到两个小时,如果舒逸他们知道的话一定会感到后悔,当初要是留下一个人盯着就不会和杜小君错过了。

杜小君轻车熟路地就往湖畔的小木屋去了,她的神色有些慌张,好像很是害怕的样子。她一路上都是小跑着去的。

路上她跌了两跤,终于跑到了小木屋。她推门进去,发现一个人侧身躺在床上:“阿满!”她伸手推了推床上的人,那人翻身过来,杜小君楞住了,韦满死了,他的胸口插着一把刀,杜小君下意识想去拔那刀子,手扶到了刀柄上。

但她马上就意识到了什么,只见他拉开那老式书桌左边的抽屉,抽屉里乱得一塌糊涂,她从里面找出了一部老旧的手机,颤微微地摁开了电源。

东方晓接到报案便马上带着人去了,他并没有把这个案子向朱毅那边通报,毕竟在他们看来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与专案组的那个案子好像并没有任何关系。他们赶到的时候并没有见到报案人,他们只知道报案的是个女人。

死者是个脑子有问题的智障,东方晓不明白为什么凶手要杀这样一个弱智人士,图财是不太可能的,那是为什么?东方晓苦笑了一下,从警这么多年了,这一次遇到的怪事还真多。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湖畔小屋 下一章:第五十章 杜小君的目的
热门: 鲁班的诅咒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最强医圣林奇 龙眠 高能预警 校花的终极护卫(校花的全能保安) 暴娇和病美人[互穿] 超级仙尊在都市 玫瑰帝国5·白蔷薇之祭 阴阳师·生成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