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侧写画像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约定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于倩的转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岳玲望着于倩,她仿佛想从于倩的脸上看出于倩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于倩哪里会不知道岳玲的心思:“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是这次我说的是真的,岳玲,上次的事情我真的……”于倩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岳玲幽幽地叹了口气:“行了,你不用说了,我答应你!”

没有人知道于倩和岳玲达成的协议,此刻朱毅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眯着眼睛想着什么。舒逸和镇南方开门进来,镇南方正想说什么,舒逸竖起指头“嘘”了一声,示意他别说话,怕打扰了朱毅的思考。

没想到朱毅竟然睁开了眼睛:“没事,他想说什么就说吧,对了,我正有事想找你们呢!”舒逸笑了笑,镇南方说道:“先生,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朱毅摆了摆手:“想到什么还谈不上。”他看到他们还站着,忙说道:“坐吧,站着干嘛。”

舒逸先坐了下来,镇南方则乖巧地清洗起桌上的茶具:“前些日子和老舒学了下泡茶,先生,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朱毅嘿嘿一笑,指着舒逸:“你跟着他学的?就他那手艺,还没出师呢!”

“对了老师,你刚才说找我们到底有什么事啊?”舒逸岔开了话题,朱毅说道:“童宇那边一时半会还没有结果,我们的调查也陷入了困境,我就在想,我们是不是能够先给这凶手画个像!”镇南方正在清洗茶具的动作顿了顿:“画像?可我们谁也没有见过他啊!”

舒逸微微一笑:“老师说的是做心理侧写吧?”朱毅点了下头:“嗯,就是这个意思。”镇南方有些好奇:“哦?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玩儿的?”舒逸说道:“通过他的一系列的犯罪行为还对其心理进行分析,大致地推断出他的性别、年龄以及曾经的一些心理经历,很多国家专门有侧写员或者侧写师,通过他们对犯罪分子的侧写,来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初步的锁定。”

镇南方一下子来了兴趣:“听起来倒还真像那么回事,那么在我们国家为什么不跟着推广呢?”朱毅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起来容易,但真正要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包括我在这件事情上都不持赞成的态度。”

镇南方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朱毅淡淡地说道:“原因很简单,三个方面,第一人员的素质达不到,一个合格的侧写员他要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对于各种心理现像及表现要有深刻的认识,其次他还必须熟悉犯罪,掌握犯罪的心理,侧写不是纸上谈兵,不能够仅仅依靠书本上学到的那些东西来套用,臆断!”

“第二,就算人员的素质相对都高,但侧写的结果与事实的差距还是有很大的出入的,它与微表情分析不一样,微表情是我们看得见的,而且微表情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它是不容易伪装的,因为人的神经系统的活动遵循着一定的客观规律,你看到的一个人真正的情绪流露与伪装出来的情绪是截然不同的,人要用一种伪情绪不掩饰真情绪从表像上可以做到,可是神经运动却会出卖它,比如说,我们常说的一句俗话,皮笑肉不笑,为什么?那就是因为那笑是假的,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必定是牵动肌肉神经的。”

“但侧写则不同,侧写其实只是对犯罪分子心理共性的一个初步的整合,把与其相关的犯罪行为转变成为与其相关的心理特征。你们都是具体侦办过许多案子的人了,你们应该知道,犯罪分子的智商越高,其作案手段就越高明,这种高明指的并不是它的作案方式有多么复杂,相反,有时候就是简单的作案方式也够得我们喝一壶。而且高智商的犯罪分子具备了极强的反侦查能力,这种反侦查的手段不仅仅是作案的方式方法上,包括心理上的戒备。”

“当他们的心理高度戒备的情况下,侧写的符合度就会大大降低,如果过分依赖心理侧写,反而会将我们的侦查工作引入歧途!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心理侧写同时还受到侧写员自身心理的局限,再优秀的侧写员都会在侧写的时候掺杂进自己的情感与喜好,这样就很容易形成首因认定,也就是说他第一次的侧写结果往往就会贯穿整个案子的侦破中去,其实就是我们说的第一印象,之后想要更改就太难了。”

“如果侧写员自负或者太自信,他会误导整个案子的侦破,形成严重的冤案,错案。所以上次上面提出将心理侧写广泛应用到刑侦工作中去时,我投了反对票!”

朱毅一口气说完,镇南方这才恍然大悟,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先生怎么又让我们来做这个侧写呢?”朱毅苦笑了一下:“这不是案子的侦破工作一直停滞不前吗?我想不如尝试一下,再说了,也不用太当真,权当是娱乐吧!”

舒逸轻声说道:“我同意老师的观点,之前我也看过一些美国关于心理侧写方面的著作,给我的感觉他们把过于夸大了心理的重要性,甚至把心理学在案件的侦破中起到的作用神化,不,甚至可以说是妖魔化了。”朱毅“嗯”了一声:“心理学作为一个辅助性工具是没什么问题的,但一定不能把它的功能过分的夸大,否则还有刑侦学来做什么?办案最终要讲求的还是证据!”

镇南方泡好了茶,给大家倒上一杯,朱毅品了一口:“嗯,还行嘛!”镇南方笑了笑。

朱毅开始了正题:“首先我们来看看,目前这个案子的起源是源于学校,收到册子的人全是学生,这说明凶手应该是一个经常有接触到学生,方便和学生打交道的人。”舒逸和镇南方都没有说话,他们知道朱毅一定还有下文。

“到目前为止,已经死了六个人,也有一个幸存者,死的六个人,四个是学生,一个是警察,另一个是社会无业人员,但归根结底,册子都是以各种方式送到学生的手里的,他的目标最终还是针对着学生去的。李小花的死是误码杀,不过小伍的死却可以看做是一种挑衅或者一种警告!”

镇南方提出了反对意见:“小伍为什么就不可能是误杀呢?”朱毅回答道:“因为小伍的死,我们之前的假设就是凶手入侵了受害者的脑电波,与之同步,控制了受害者的思想、情绪和行为,那么他对受害者当时那一刻的思想是有所知的,小伍是用自己的配他自杀的,那么凶手就肯定已经知道了小伍是警察,明明他的目标是学生,为什么要对小伍下手,只能说明他是在警告或者挑衅!”

“如果小伍的死是警告或挑衅,那么于倩的事情又怎么说呢?”舒逸问道。朱毅掏出烟来扔出两支,然后自己点上:“于倩的事我确实也没想明白,你们觉得呢?”

镇南方拿着烟在鼻子上闻了闻:“于倩的事情确实不符合道理,不过我觉得他并没有真正想杀死于倩,否则根本不用等到孔繁荣出来,因为那一次是干扰信号出现最长的一次,从时间上看如果他真要杀死于倩,根本不用等孔繁荣洗完澡出来。”

舒逸淡淡地说道:“或许是他觉得有趣,想作弄于倩和孔繁荣玩呢?”朱毅看了舒逸一眼:“玩?可是也差点要玩出了人命!如果不是孔繁荣夺刀,那么于倩很可能也死了!”

镇南方闭起眼睛,认真地想了一下:“尝试,会不会是一种尝试?”镇南方这一说,朱毅和舒逸都瞪大了眼睛,镇南方坐正了身子:“你们想想,一直以来凶手都是控制着单个的受害者自杀,而这一次他好像是试图一下控制两个,只是有一点他没有算到,就是孔繁荣竟然提前,去洗澡了,我们假设一下,如果当时孔繁荣一直呆在于倩的身边,或许他的尝试就成功了,到时候死的或许不是一个,是两个!”

舒逸笑了笑:“听起来像那么回事,可是你有什么证据?”

镇南方还果然拿得出证据来:“你们想想,那晚于倩怎么就突然想到了结婚时孔繁荣曾经说过的誓言,他也够能耐的,竟然把这一段从于倩的脑子里挖了出来,既然让于倩产生了心结,又让孔繁荣有负疚感,如果孔繁荣真一直在场的话,可能于倩让她自杀证明心意他还真会那样做!然后等他真做了,于倩还能独活吗?”

“一箭双雕,一石二鸟。”朱毅说道,镇南方用力点了点头:“嗯,嗯,我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我说他是在做一个尝试!”舒逸眯缝着眼睛:“可是这又违背了我们刚才的假设,凶手的真正目标是学生,小伍的死如果说是他的挑衅和警告,破了他的常规还说得通,如果他要是对于倩和孔繁荣也起了杀心的话,那么就不符合我们最初的假设了,这侧写也就得重新做出条件推定了。”

朱毅也说道:“是啊,舒逸说得没错,如果你的这个想法成立,那我们最初的假设就错了,侧写的条件就不能成立,得从新推定。不过南方说的也没有错,他的想法是大胆了一点,可是却说得过去。”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约定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于倩的转变
热门: 白骨令 人皇 极限 浪花少年侦探团 质量效应第1卷:天启 魔印人2:沙漠之矛 超弦空间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 冰与火之歌14:群龙的狂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