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思维控制论

上一章:第九章 寻回记忆 下一章:第十一章 岳玲的发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东方晓再一次召开了案情分析会,朱毅自然也应邀参加,陈元伟和吴培荣亲自找东方晓谈过话,他们把朱毅那不为人知的身份也隐晦地向东方晓透露了一下,东方晓在震惊之余也很快就明白了两位大局长的意思,你东方晓不是咬死这几起案子不是自杀案吗?想查案,想抓住真凶,这些都没问题,可是这靠山你得抓住了。

靠山自然就是朱毅。

原本东方晓对朱毅无端端地这插手警方办案还有些想不通,可毕竟人家是上面请来的,而且也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并不干涉自己的工作,没有在一旁指手画脚的,相反关键的时候还真能够提出建设性的意见。现在他知道了朱毅的身份,国安和军安两大部门的安全顾问,自己这小小的刑警队长算什么?

吴培荣分管刑侦工作,这个会议他是必须参加的,他低调地坐在了朱毅的下手,当然朱毅在入座前也谦让过,可吴培荣哪里敢托大,朱毅只是微微一想就明白了原由,也不再和他客气了。

东方晓见大家都入座了,他轻咳了两声:“今天召集大家开这个会议的目的是对近日来发生的几起诡异的‘自杀案’进行一些探讨,来一场‘头脑风暴’,希望大家能够畅所欲言,集思广益。”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个案子确实很是诡异,大家明明知道这些所谓的自杀事件应该没那么简单,可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能够提出一点有意义的意见或者建议,此刻就算是上面同意对案子进行立案,东方晓他们也是无从入手。

就连朱毅算是见多识广了吧?可来到新州已经三、四天了,也还是一头的雾水。

“具体的案情大家都清楚,我也就不再多费口舌了,大家都清楚,所谓的自杀根本是站不住脚的,但我们现场勘察的结果却偏偏又证明了自杀的事实!前两天我曾经和陈局、吴局以及朱先生一起在讨论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拿不出有力的证据证明他们不是自杀,是谋杀,我们甚至连争取立案的机会都没有。在座的都是老刑警了,你们应该知道,法律讲求的是证据,虽然我们提出了疑点,但却没有相应的证据支撑!”

东方晓叹了口气:“当然,我们也可以睁只眼,闭只眼,把这几起案子就当做自杀案来了结了,可是同志们,我们不能这样做,因为我们是警察!如果我们真的那么草率,明明知道案子有疑点而放任不管,那样真凶就会逍遥法外,就还会有更多的人因为我们的失职,不,是渎职而丧命,那我们就是在犯罪!”

这时一个年轻警察开口说道:“头,你的意思我们明白,我们也很希望能够抓住凶手,其实这个案子搞得大家都很郁闷,特别是那个《自杀手册》的传闻已经在新州搞得满城风雨了,这个凶手可是在对我们进行嚣张的挑衅。可我们呢?到现在为止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们能怎么办?查也得有个方向吧?”

年轻人望向许大军:“许队倒是去查过那册子的出处,可是却根本查不出一点线索,从册子入手不行,我们该怎么办?”

许大军的脸色有些尴尬:“唉,小邵说得没错,想从册子入手是不太可能的,我问过很多搞印刷的人,他们都是这样说的。”

东方晓皱起了眉头,虽然年轻人的话有些让人泄气,却不得不承认人家说的是真话。随即他的眉头又舒展开来了:“邵宇说的没错,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听听大家的意见。”他的目光移到朱毅的身上:“朱先生是上级领导部门请来的心理专家,对于最近发生的这几起案子他也大致都了解,要不我们听听他的看法?”

东方晓微笑着对朱毅说道:“先生,你就给大家讲讲吧!”

朱毅也不推辞,他先掏出烟来散了一圈:“好吧,既然东方队长让我来打这头炮那我就说说,说得不好还希望大家能够见谅。”

点上烟,又喝了口茶,朱毅才缓缓地说道:“我和在座的各位其实认识是一致的,我不相信这几起案子都是简单的自杀案,相反,应该说是一起经过精心策划,有组织,有预谋的谋杀案,凶手的作案手段很是隐蔽,意图在我们看来也不甚明确,之前几个受害者之间除了都是学生身份以外,很难再找到其他的内在联系。”

“接着是小伍同志的死,这就让这个案子失去了我们掌握的唯一的两个规律之一,那就是受害者已经从单一的学生这一规律变得无序了,再后来又出现了心理医生于倩的事情,这件事情在座的也许除了东方队长和吴局以外知道的人不多,我简单说一下……”

朱毅说完于倩的事情后,他又说道:“我刚才说的两个规律,另一个就是出事的现场我们都发现了同一件东西,就是刚才小邵同志说的那本《自杀手册》,到目前为止,这本册子是唯一一个能够让我们把所有案子联系到一起的线索。”

“值得一提的是,于倩应该算是自杀未遂吧?当然也是因为她丈夫在家的原因,不过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她在事后竟然对之前发生的事情没有一点记忆,东方队长和我赶到医院的时候,那时她也刚刚醒来,脸上一片茫然,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医院去了。”

没有人打断朱毅的话,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就这案子说些什么,还不如认真地听听朱毅的意见。

“事后我又去找过于倩,征得她的同意,我对她进行了催眠,让她慢慢记起了那晚发生的事情,原来那晚在她催促她丈夫去洗澡之后,她莫名其妙地就想起了结婚时丈夫和她说的那些誓言,她丈夫为了表示自己有多爱她曾经说过愿意为她做一切的事情,甚至为她去死!正因为这句愿意为她去死,从而引发了她要其丈夫为她自杀的这一幕。”

“当然,她丈夫怎么可能会答应就这样无缘无故地自杀?结果她就认为丈夫的爱是假的,而她想用自己的死来证明她才是真正愿意为对方去死的那个人。”朱毅说到这儿喝了口茶。

许大军忍不住问道:“那我们可不可以认为于倩这样做是有原因的,比如说她和她丈夫因为什么问题,之间有了隔阂,她的心里生出了积怨,再联想到结婚时的甜言蜜语,她的心里就不平衡了,就走了极端!这样一来,她的问题就与我们手上的案子没有什么关系了?”

大家都望向了朱毅,他们在听了朱毅说这许多之后也有了同样的疑惑。

朱毅摇了摇头:“不,如果于倩只是个普通人,我也会有许队这样的想法,可偏偏于倩不是个普通人,她是个心理医生,况且她和孔繁荣之间的感情也没有许队说的那么不堪。当然,每个家庭,每对夫妻之间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矛盾,但这些矛盾大多都不是不可以坐下来好好沟通,好好商量的,没有那么多大是大非。”

“于倩和孔繁荣也是一样!于倩是对孔繁荣的工作狂有些意见,可是她更多的是理解,而平时夫妇间开玩笑的时候她也懂得将这种负面的情绪当做玩笑来发泄一下,所以说,那晚发生在她身上的那一切是很不正常的。”

吴培荣嘿嘿一笑:“朱先生,照你这么说她应该不是撞邪了就是撞鬼了!”吴培荣说完赔了个笑脸:“开个玩笑,先生可千万别介意。”

他也意识到这么说有些无礼,可朱毅竟然笑了起来:“吴局说的不无道理,至少现在我们看来她确实像是见鬼了,而见鬼的不只她一个,还有之前死去的那五个,包括小伍,熟悉小伍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乐观的人,这样的人可能自杀吗?”

一个老刑警望着朱毅:“朱先生,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讲。”东方晓对朱毅介绍道:“这位是我们队里的元老孙叔,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对于这样的老人朱毅还是很尊重的,他微微欠了欠身:“孙警官请讲。”

孙叔皱起眉头:“我在想是不是有这样的可能,这些人在自杀的时候是不是受到了外界的什么东西控制了他们的思想,而使他们做出这些显然不符合自己本意的事来,包括那个心理医生!”

朱毅点了点头,孙叔的假设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只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想出来是谁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来控制了这些人的思想:“孙叔说得很有道理,其实这也就是我们吴局刚才提到的撞鬼了!只是这鬼的手段厉害,本领高强啊!”

大家都笑了起来,孙叔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他还以为朱毅是在笑他,谁知道朱毅又说道:“你们别笑,我说的是实话,当然不可能有什么鬼,但是这个凶手对于我们来说不就是鬼魅吗?我们明明知道他的存在,可是他是谁,他到底是用的什么手段来实现对他人思想的控制,我们却无从得知。”

东方晓轻声问道:“朱先生,凶手会不会利用了心理学的某些手段来现实这一切的?”朱毅肯定的说道:“不可能,催眠虽然也有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它需要特定的很多条件,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排除了这种可能,另外我也想过会不会是某种迷幻类的药物,后来我也否定了这种想法!”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章 寻回记忆 下一章:第十一章 岳玲的发现
热门: 心理罪·城市之光 武炼巅峰 闪苍 白猿客栈 幻夜 网游之白骨大圣 黑暗塔3:荒原 慧剑心魔 太上魂道 焚香论剑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