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寻回记忆

上一章:第八章 倔强的岳玲 下一章:第十章 思维控制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于倩没想到朱毅会到自己的诊所来,她有些不知所措,一边招呼他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坐下,一边又让罗姐端茶送水。

“朱老师,真没想到您会来!”于倩微笑着说道,朱毅见于倩有些局促地站在自己面前,他笑了笑:“小于医生,坐,你也坐吧。”于倩才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朱毅的目光四下里看了看:“你这儿的环境蛮不错的嘛!”于倩有些不好意思:“我这诊所才开了不到三年,之前我是在闵树医生的诊所里学习。”

“你是闵树的学生?”朱毅有些惊讶,于倩点了点头:“算是吧,毕业以后我跟了她几年然后才自己独立开了这间诊所。”朱毅笑道:“我和闵树是同学,那时候啊,华夏的大学并没有专门的心理学专业,心理学也还没有真正得到社会的认可,我们这批较早接触心理学的人大多是通过一些非官方教育培训机构学到的相关的知识。”

朱毅皱起了眉头:“其实近代华夏的心理学研究者并不少,可是一直都没能够成体系,建国后心理学的研究刚刚有些起色,又遇上了十年浩劫,那个疯狂的年代,心理学也成了洪水猛兽,就这样,很多珍贵的研究文献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丢失了,或被销毁了。”

于倩静静地听着,朱毅捧着茶杯:“一直到九十年代初期,心理学才又真正重新迎来了它的春天,不过当时心理学应用的范围并不广泛,而那时候华夏的心理学界又正面临青黄不接,老一辈的学者剩下的不多,急待注入新的血液,很多大学都没有开这个专业,并不是这门学科不被人认可,而是根本没有相应的师资力量!”

“我和闵树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凭着对心理学的热爱,一起报名参加了华夏首个心理学研习班,我们的老师是日本著名的心理学家森田正一。”朱毅说到这儿,于倩皱起了眉头:“日本人?”朱毅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于倩对于日本人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此刻她也不好说什么:“没什么。”朱毅微微一笑:“其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科学是无国界的,陈大齐教授你知道吧?华夏近现代知名的学理学家,只可惜,十年动乱结束以后他就去世了,而森田正一就是他在日本留学时的老师的儿子,继承了其父亲的衣钵,成为了当时日本心理学界的第一人。”

于倩也笑了:“或许是我对日本有偏见吧,总之,我不太喜欢这个国家。”朱毅叹了口气:“我也不喜欢,甚至可以说我和他们的某类人还打过不愉快的交道,但是我们可以有民族情结,可不能够因为我们的民族情结而否定人家的一切,你说对吗?再说了,拿来主义也没有什么不好,而且科学本身是没有好坏对错之分的,只是看拥有他的人把它用来做什么而已。”

于倩听了朱毅这话,轻轻“嗯”了一声:“我明白了。”

“你看我这好为人师的习惯,这些你们应该早在课堂里就已经知道了。”朱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于倩忙说道:“不,朱老师说的很多话是我们在教室里学不到的。”

于倩当然知道朱毅今天来不会是专程来给自己普及心理学的历史的,那些只不过是题外话,她相信朱毅的突然造访应该是和自己昨晚经历的怪事有些关系,毕竟昨晚医院里人太多,朱毅只是随便问了几句就离开了,再加上昨晚自己那状态,对于朱毅的问题也回答不出个一二三来。

终于朱毅还是把话题转到了昨晚的事情上:“我昨晚听小孔说他去洗澡之前你都还好好的,一切都发生在他去洗澡之后,你有这个印象吗?”于倩苦笑了一下:“我只记得是我让他去洗澡的,他去了之后我拿起遥控器想随便找个台打发时间,之后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朱毅沉默了一下:“小于医生,我有个想法,或许能够帮你找出那小段记忆!”于倩楞了一下,随即她马上就猜到了朱毅的意思,她苦笑了一下:“朱老师,我知道你是想用催眠的办法来唤起我的记忆,可是你也知道,被催眠者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而我或许……”

朱毅微微一笑:“这一点我当然清楚,你也是个心理医生,对于这些手段都十分的熟悉和了解,受暗示性相对要薄弱许多,不过试试也无妨,你说对吗?”于倩眯起了眼睛,半天她才说道:“既然老师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那就试试吧。”

她领着朱毅到了治疗室,自己主动在那软榻上躺下,闭上了眼睛。

耳边传来了朱毅的声音:“我听说昨晚你和小孔去西餐厅享受烛光晚餐,你们经常这样浪漫吗?”于倩知道这是朱毅故意在找些轻松的话题,想要让自己放松下来。对于朱毅是不是真能够催眠自己,于倩倒是抱了怀疑的态度,催眠一个普通人来说确实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可是要催眠一个心理医生,特别是在事先告知的情况下,于倩自问自己是没这本事的。

所以对于朱毅要催眠自己,于倩非但没有感到紧张,相反她更多的是好奇和期待,她想看看朱毅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是否真如传闻的一样。

“其实我们很久都没有一起吃过晚餐了,这段时间他们报社的工作很忙,昨天他说要带我去吃大餐的时候我也觉得很意外,后来才知道是他的任命下来了,他是让我和他一起庆祝。唉,我倒是宁愿他没有什么职务,做个普通的小记者,别那么忙,忙得我们呆在一起的时间都没有。”

“你们去的那家餐厅叫什么来着?”朱毅并不去纠结她对孔繁荣的抱怨。

“梦和露,是新州最好的一家西餐厅。”于倩轻声说道,朱毅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这餐厅我去过一次,环境很好,也很有特色,三叉的烛台,摇曳的烛光,轻柔舒缓的小提琴……”朱毅的声音不大,很是柔和,带着磁性。于倩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昨晚和孔繁荣一起烛光晚餐的情景,她并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被朱毅带入了浅睡眠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于倩听到两声清脆的击掌声,她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坐在旁边的朱毅,楞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结束了?”朱毅苦笑了一下:“嗯,结束了!”于倩皱起了眉头,她在重新回忆着刚才的一幕:“我想起来了!”

朱毅叹了口气:“是的,你推动的那段记忆已经找回来了,你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到结婚时小孔对你说的那句誓言,你对他的誓言又为什么会突然产生了怀疑,你想让他证明他是不是真如誓言里说的那样,为了你什么都愿意做,甚至为你去死!”

于倩一脸的苦涩:“这么说这纯粹就是我自己的问题?”朱毅没有说话,于倩苦笑了一下:“朱老师,你告诉我,是不是我的心理有问题?不然我怎么会突然就钻了牛角尖?”朱毅摇了摇头:“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你突然的思维跳跃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也就是平白无故的,你为什么会想到结婚时小孔的誓言,又为什么会怀疑他的誓言!”

于倩轻声说道:“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他拼命的工作而忽略了我吧,我的负面情绪堆积到一定程度的一次小爆发!”朱毅掏出香烟,突然想到这可是于倩的工作间,他又放了回去。于倩却说道:“没事,你抽吧!”

于倩的情绪有些低落,对于朱毅到底怎么就能够这样轻易地催眠了自己她已经不关心了,她现在担心的是如果自己真的有心理问题,后果可就太严重了。

朱毅还是没有把烟点上,只是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小于医生,你别胡思乱想了,这不是你的问题,我认为昨晚你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应该是有什么诱导性的因素存在的。”于倩心想朱毅这一定是在安慰自己,脸上淡淡地笑了笑。

朱毅却继续说道:“你自己是心理医生,就算是对于小孔因为工作而忽略了你的感受有不满你也知道在平时做适当的渲泄,这是懂得心理学的人在一定程度上的一种防止心理出现问题的自我保护,我之前也和小孔沟通过,这方面你做得很好。也就是说,你说的堆积怨气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就拿现在来说,我问你,你觉得自己对小孔于工作的那份狂热你真的有那么大的怨气吗?”

于倩想了想还真是没有。

“所以我认为昨晚一定是什么诱导你产生了那样莫名的想法,当然,至于是什么我不知道!”朱毅说到这儿顿了顿:“我甚至差点怀疑是鬼魅的存在了。”他一脸的苦涩。

于倩知道朱毅最后这句是在说笑,她说道:“老师,我是不是一个很容易接受暗示的人?”朱毅楞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于倩苦笑了一下:“你那么容易就催眠了我,而你也说了,那什么也很容易诱导我产生了莫名的想法!”

朱毅哈哈大笑起来:“你以为催眠你容易啊?要不是提前在小孔那做了功课,比较真实地再现你们浪漫的那些场景,让你有身临其境的感觉的话,你哪有那么容易被催眠,至于那诱发你的因素嘛,这个我就不敢乱说了,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你的心理没问题,你也不是自己说的那样,容易被人暗示。好了,别瞎想了!”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章 倔强的岳玲 下一章:第十章 思维控制论
热门: 孩子们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相见欢(相见欢原著小说) 末日边缘 重启游戏时代 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 沉默的证人 我在仙界上小学 诸天神帝 死亡飞出大礼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