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恩怨随风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难测的人心 下一章:第一章 死如秋叶般静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朱毅歪了下头对舒逸说道:“带走吧,小和尚,你还是守在这儿,一会会有人来取走墙上的那只保险箱!”舒逸押着铁兰走在前面,邓琨和朱毅走在后面,邓琨叹了口气:“这个案子这下算是圆满了!”朱毅说道:“看来车祸现场的那具尸体果然就是张弛的,检验结果,车祸前他就死了,胸口中了一刀,估计就是铁兰的手笔!”

邓琨有些痛心地说道:“真没想到她会变成这样!”朱毅淡淡地说道:“这个世界上,最莫测的就是人心,有时候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一念起或许是沧海桑田,也或许是灰飞烟灭!”

两天后,雷霆也到了沪市,他觉得自己必须来一趟,否则他的心里的那些疑惑要把他给憋疯了。

是邓琨去接他的,上了车,雷霆就说道:“朱毅那老小子谱还真是大!”朱毅没亲自来接他,他感觉到很没有面子。邓琨瞪了他一眼:“你呀,一天到晚能不能别和朱哥斗气啊?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整天杠来杠去的,有意思吗?”

雷霆笑了,邓琨接着说道:“严部长也到了沪市,现在正在开总结会呢,朱哥说了,你肯定是一肚子的问题,让你自己到总结会去听听,应该就能够解惑了!”雷霆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邓琨白了他一眼:“你可得有心理准备,去了是没正席位坐的,因为啊,在座的可能你的级别最低了!”

雷霆胀红了脸:“你!”邓琨笑了。

两人来到会议室,会议室已经坐了很多的人,除了朱毅,其他的人雷霆都不认识,见雷霆进来,朱毅向他招了招手:“老雷,快过来!”雷霆没好气地走了过去,这时他的目光落在朱毅身旁的一个年轻男子的脸上,他确定这是一张陌生的脸孔,可是那目光却很是熟悉,而那年轻男子也在望着自己,而且他的情绪仿佛隐隐有些激动。

雷霆皱起了眉头:“这位是……”年轻男子站直了,给雷霆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雷局!”雷霆茫然地点了点头,跟在雷霆身后的邓琨笑了:“老雷啊,认不识了吧?他是小周,周悯农,不过现在人家可是改名换姓了,叫莫白!”

雷霆也激动了起来,过去一把扶住了莫白的肩膀,眼里闪烁着泪光:“悯农!这些日子,可苦了你了。”莫白微微一笑:“雷局,我,我……”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只听到负责主持会议的喻中国开口了:“大家请坐好,我们的会议马上开始了!”

喻中国简单开场,然后给大家介绍了几个部里来的领导,然后剩下的活儿就交给了朱毅。朱毅轻咳了两声:“各位领导,同志们,说实话,我没想到会开这样的总结会,我也没有太多的准备,下面我就把案子的大致情况说说,或许说得不太全面,有什么疑问,等我说完了,大家再提出来吧!”

“在开始正文之前,我先说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和我有关,那应该是十八年前……”朱毅把自己曾经经历的那件大案简单地说了一遍,侧重点则放在了关心、方小柔的身上,除了知晓案情的几个人以外,很多人都不知道朱毅为什么要说这段题外话。

接着朱毅话锋一转:“之所以要向大家说这些,是因为马上要提到的这个案子的主犯铁兰,铁兰就是我刚才故事里提到了关心以及方小柔两人同父异母的亲姐妹!”严正皱起了眉头:“老朱,你不会是想说她做这一切都是冲着你来的吧?”

朱毅苦笑了一下:“我也不希望这样,可偏偏就是了!好了,接下来我再说说八年前的一个案子,这个案子是一起灭门的惨案,而元凶首恶是一个很有才华,也很有本事的人,他叫张弛……”

朱毅说了大概两个多小时,整个案情才大抵说了个明白,当朱毅说到小娟的时候,大家都很有感触,严正侧身对旁边的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轻声嘀咕着什么,朱毅隐约听明白了他们的谈话,朱毅淡淡地说道:“屈副部长!”那男人是警察部的副部长屈渊,屈渊望向朱毅:“朱先生,有什么事吗?”

朱毅微微一笑:“我倒是觉得严部长说得没错,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孔馨确实是一个合格的战士,虽然说她因为杨城而对他们作了屈从,可是如果没有她一直冒着生命的危险给我们留下线索,我们也不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就连我现在是不是能够和大家坐在这儿都是个未知数!”

屈渊皱着眉头,有些为难:“其实我们早就为孔馨开过追悼会了,她原本就是烈士,现在弄出这一段来,如果我们再给她折腾一回的话,唉,就怕有人会说什么啊!”朱毅沉声道:“我们为什么要坐在这儿开这个案情总结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还原事实的本来的面目,是的,你们确实为孔馨开了追悼会,她得到了烈士的称号,我们现在并不是要推翻你们对她的认定,只是希望能够把她对这个案子做出的贡献写进她的历史里去,就这么简单!”

屈渊的脸上微微一红,他点了下头:“好吧,我们部里会慎重考虑严部长和朱先生的意见!”

朱毅这才不再说什么,喻中国接过了话:“大致的案情大家都知道了,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可以提出来。”

雷霆憋了很久了,他站了起来:“我有个疑问,老朱,你刚才说了,其实是那个小娟,也就是孔馨故意让黔州的那起案子暴露的,那么后来荆香的事情呢?从整个案子看,最后荆香也好,高寒也好,都是弃子了,他们还用得着冒那么大的险从我们的手上捞出荆香吗?”

朱毅笑了:“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弃子是相对的,相对于铁兰来说,整个组织都是她的弃子,可是相对于张弛来说就不一样了,至少在高寒从你手上弄走荆香的时候,张弛并没有放弃他们!其实高寒的存在,更多是在监视与牵制着小娟,小娟也知道,所以她才会出手想要除了高寒,只是她不知道她杀的却是个假货!”

这时申强也举起了手,朱毅看了他一眼,抬了抬手,申强说道:“我,我就想知道晋阳的事,还有那个假尤局最后跑哪去了?”

朱毅叹了口气:“根本就没有什么假尤局,你们那个尤局已经抓起来了,其实两年前阿彩的事情他就掺和进去了,那个假阿彩,就是藏毒被击毙的那个,知道她为什么会那么大胆吗?才换了身份就敢作这么大的案,就是因为有你们尤局给她撑着!”

“只是因为他们之中的内斗,铁兰把我在闽西的事情透露给了孔馨,而孔馨又在适当的机会让邓琨‘无意中’发现了假阿彩藏毒的秘密,只是当时我们并没有插手这个案子,而尤局也借口不能让社会上因为两具阿彩的尸体发生恐慌,把这案子压了下来,只是这事情后来被晋阳的舅子,那个叫方仲兴的法医给查出了端倪,他们就布了局,杀人灭口!可是当年这个案子,还有一些人和假阿彩有过接触,他们就这些人进行了威胁,算是把事情压下去了,他们没想到两年后我们竟然会选择从阿彩的案查起,我们到了闽西,他们便一下子慌乱了!”

“他们的心里没有底,事隔了两年,谁知道秘密,都知道些什么,他们不知道,于是他们只能在我们找到一个就杀一个,试图掐断我们的线索。阿彩的父亲、阿彩的男人,那朵木等等,陷害申强,继而又把目标转移到了晋阳的身上,晋阳被抓住了,尤局长还不踏实,挑唆了方艳来专案组闹事,原本他们以为这样一来,专案组对晋阳的疑心就会更重了,却没想到喻局竟然就放了晋阳。”

“其实那个时候他们对晋阳也起了杀心,不过晋阳出来后,专案组并没有把目光锁定尤局长,他们才放了心,原来方仲兴根本就没来得及把一切告诉晋阳夫妇,但是你,申强,却必须死,因为你对阿彩的案子,方仲兴的死一直都不死心,一直在挑拨着晋阳陪你私下调查!更有甚者,你竟然和周悯农合在了一起,所以他们先杀了阿彩爹,嫁祸周悯农,之后又如法炮制,毒死那朵木,嫁祸你申强!”

说到这儿,朱毅也顾不得会议纪律,点了支烟:“这个案子之所以复杂,就三个地方,第一,它有着张弛那疯子的高超改造人的技术作后盾,真真假假,确实是把我们弄得晕头转向,第二,其间夹杂了铁兰、关暧和我朱某人之间的恩怨情仇,而她们也张弛之间也是面和心异,所以她们的所做所为有时候是和张弛背道而驰,让我们感觉到这个组织有时候行事竟然自相矛盾,对我们有很大的误导,第三,那就是孔馨的因素,孔馨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线索,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但她也被那些人威逼着,所以她做的一切相对很隐晦,加上铁兰她们的误导,我们在分析与判断上就无端地增加了不少的难度!”

单千秋咳了两声,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他,朱毅知道他关心的是什么,朱毅苦笑着向他点了点头,单千秋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会议结束以后朱毅就悄悄地离开了,他最后一次见到了铁兰。

“谢谢你!”朱毅轻声说道,铁兰一脸的冰霜:“你不必谢我,如果能再重来一次,我还会这样做!”朱毅叹了口气:“你知道你和关暧将要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惩罚吗?”铁兰冷笑一声:“我当然知道,成王败寇!”朱毅说道:“我把技术交上去,希望能够帮到你们,另外,无论关心也好,方小柔也好,我都没想过要伤害她们,我对她们,就像对你一样,我们没有恩仇,有的只是彼此不同的立场!”

朱毅走到了窗边,叹了口气:“起风了,真希望这阵风能够带走一切的恩怨……”

——外卷·朱毅传之活死人 完——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难测的人心 下一章:第一章 死如秋叶般静美
热门: 努力败光死对头的家产 我本英雄 大国工程 论翻牌子时被读档是什么体验 锋行天下 借镜杀人 安珀志2:阿瓦隆之枪 侯卫东官场笔记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 遥远地球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