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开诚布公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为了报仇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走出阴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清早,朱毅就到了专案组,就一个专案组的外勤陪着,邓琨和舒逸都各自有各自的事情去了。

朱毅来之前给喻中国打过一个电话,他没想到喻中国竟然会在大门口等自己,下了车,朱毅笑道:“喻局,怎么能劳你大驾亲自来迎接!”喻中国一脸的内疚:“老朱,对不起,我……”

他还在为向单千秋“出卖”了朱毅而感到内心不安,朱毅摆了摆手:“老喻啊,这样的话就别再说了,你没有错,我也是专案组的成员,不过有时候做事过于谨慎了些,其实就是你不和单工说,我今天也会当面向单工道歉!”

喻中国“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走吧,单工正等着呢,对了,你来得这么早,一定还没有吃早餐吧?单工已经让人准备好了。”

单千秋坐在餐桌旁,翻看着今天的报纸,见喻中国领着朱毅进来,他忙站了起来:“朱毅来了?快,坐,坐,喻局,你也坐,我们一起吃个早餐吧!”餐桌上的早餐很是丰盛,有牛奶面包,包子稀饭,还有豆浆油条。

单千秋微笑着说道:“也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我就让他们一样备了些,我倒是更喜欢喝稀饭,吃包子,再来点泡菜!”朱毅说道:“其实早上喝点稀饭,吃点面食更符合养生之道,不过不宜吃得太多,至于泡菜嘛,那玩意开胃是开胃了,但多少有些破坏了营养结构。”

单千秋楞了一下:“没想到你对养生还有研究。”朱毅忙说道:“研究谈不上,只是这两年闲的时候比较多,没事就瞎琢磨。”喻中国笑了:“我们就没这么多讲究了,特别是以前做外勤的时候,能够按时正顿吃饭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碰到大任务,连接几天喝凉水,啃干粮也是很正常的。”

朱毅点了点头:“这是实话,当年我在部队的时候只要有拉练,有任务时也都是这样,所以现在我这肠胃就娇贵了,三天两头出问题,不怕两位领导笑话,我啊,肠胃药是不离身的。”单千秋叹了口气:“其实干我们这行也差不多,课题研究投入的时候经常会忘记了吃饭睡觉,不知道饿,也不知道困,说那什么来着,对,废寝忘食,用这词形容也不过分。”

朱毅拿起一根油条,撕了一块喂到嘴里:“只有热爱自己的事业,才会心甘情愿地为它付出,为它牺牲,这一点在我们这一辈人的身上是普遍存在的。”喻中国笑道:“不过现在的年轻人相对就欠缺多了!”朱毅抬头望着他:“知道为什么吗?”单千秋饶有兴趣地问道:“为什么?”

朱毅笑道:“因为他们没有信仰,现在年轻的一辈人,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他们不是时常把张扬自己的个性放在嘴边吗?那是他们太自卑,自信缺失,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个性,最后他们张扬的不是个性,而是把自己的缺点乃至劣迹彰显出来,当成自己所谓个性的名片,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们的张扬非但不能够让自己的人生从善如流,相反还会伤害到很多无辜的人!”

单千秋叹了口气:“是啊,没有信仰是最可怕的事情,一切以自我为中心,追逐利益,不惜伤害他人的利益,更可恶的,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甚至视人命如草菅!张扬个性,突出自我,最终只可能走向极端,滑向深渊!”

喻中国也轻叹一声:“这是我们教育的失败,这教不仅仅是学校的,更是家庭与社会的,信仰是什么,是人的灵魂,试想,一个没有了灵魂的人,你能期盼他做出什么有利于社会和他人的事情。没有信仰,没有灵魂的人,平淡着混吃等死也就算了,至少不害人害己,一旦他们有些本事,反而会对社会造成危害,他们的能力越强,对社会的危害也就越大!”

单千秋接过话来:“我们遇到的这个案子不正是这样么!”见终于扯到了正题,朱毅也差不多吃好了,拿起纸巾擦了下手,喝完了碗里的豆浆,掏出支烟来点上:“单工,今天我来是来向单工负荆请罪的!”

单千秋正用手里的一点包子屑揩着碗里残留的一点稀饭,他微笑着望了朱毅一眼,把最后一口吃得干干净净:“我经历过困难时期,所以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不浪费一点食物!”朱毅微笑着点了点头,喻中国则没有说话。

大家都吃完了,单千秋请他们到沙发上坐下,又亲自给他们倒了茶。

“老朱啊,负荆请罪我可受不起啊,说实话,昨晚听老喻说那事情的时候我的心里确实很不舒服,我想啊,我老单虽然不掺和案子的事情,可是毕竟我还是专案组名义上的组长吧?你们这么大的行动,我是不是应该有知情权?”单千秋说到这儿,朱毅连忙点头:“是的,是我的错!”

单千秋抬手阻止了他:“不,你没有错,后来我冷静下来想想,你也好,老喻也好,你们才是真正具体办案的人,你们一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定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也就是说,不管你们怎么做,一定有你们自己的道理,你们暂时不告诉我,也有你们自己的考虑,是我想多了!”

朱毅咬了咬嘴唇,他能够感觉出单千秋说这话的时候是蛮真诚的,总体上来说,朱毅对于单千秋这个人还是蛮有好感的,从专案组成立到现在,他一直都放手让喻中国和自己办案,从来不从旁干涉,指手画脚。

“单工,其实这次的行动之所以我没有向专案组汇报,就连喻局我都没有告诉,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多少和单工有些关系!”朱毅说到这儿,单千秋楞了一下,指着自己的鼻子:“和我有关?”

这下朱毅没有再隐瞒,把英姐说单千秋很可能就是那个组织的首脑时,单千秋一脸的苦涩,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那个组织的首脑了,这简直是无妄之灾,不过单千秋是个沉稳的人,他自然不会着急上赶地替自己辩解,他静静地听完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拿起桌子上的烟点上,然后笑着对喻中国说道:“老喻啊,这玩意我早就戒了,可是你又让我破了戒!”

喻中国尴尬地咳了两声:“我那还有一条特供,一会让小宋给你拿过来!”单千秋大手一摆,很有大将风度:“拿来吧,反正已经抽了,不要白不要!”

说罢,他才望着朱毅:“老朱啊,那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朱毅苦笑了一下:“起初我确实也有些怀疑,当然,我的怀疑只是缘于英姐的话,没有任何的证据,但是单工,你应该理解,这个案子非同寻常,所以我不得不慎重!”

单千秋皱起了眉头,莫名其妙自己就成为了幕后的黑手,这让他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不,这还不只是哭哭笑笑就能了事的,这个案子有多复杂别人不知道,单千秋可是知道的,对方既然真有让一个人彻底改变成为另一个人的能力,那么改造一个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没有人能够证明自己是不是真是改造人,同时他自己也不能够证明自己不是改造人,这才是问题真正所在。

喻中国没有说话,这种事情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只有望着朱毅,既然这事儿是朱毅在处理,他也只能听听朱毅会怎么说。

朱毅见单千秋和喻中国都不说话,他知道他们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朱毅叹了口气:“不过现在我确信英姐也是被误导了,他们是在故意想把脏水泼到单工的身上,搅乱我们的视线,影响我们的判断。”

接着朱毅又把小娟临死前说的那些话说了一遍。

单千秋终于开口了:“你说小娟承认自己就是铁兰,而死的那个铁兰竟然是个替身,对英姐说我是幕后首脑的人是小娟,可小娟在临死的时候却又说那幕后的首脑另有其人,姓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朱毅苦笑了一下:“我也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有一件事情我能够肯定,那就是小娟这样做一定有她的深意!特别是她的死,我们分析过,一定是想要维护某个人,因为在我们看来,她不应该这样做的!”喻中国皱起了眉头:“维护某个人?”

朱毅点了点头:“我想应该是谭永乐!”喻中国瞪大了双眼:“沈冤?”朱毅淡淡地说道:“沈冤的另一个身份确实是叫谭永乐,可沈冤却不是真正的谭永乐!”单千秋眯起眼睛:“你是说谭永乐还另有其人?不对啊,当初在为沈冤制造新的身份时我们就查过,他用的这个身份在人口资料库里是没有的。”

朱毅说道:“我知道单工的意思,那就是你们给沈冤的谭永乐的身份是一个完全虚构出来的,但假如另一个谭永乐也是虚构出来的身份,而碰巧两个虚构的身份竟然就吻合了呢?当然,这碰巧不是真正的碰巧,而是这其中有人做了手脚。”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为了报仇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走出阴影
热门: 金字塔之秘 谋杀官员2:化工女王的逆袭 系统之宠妃之道 兽破苍穹 撩动心弦 干掉那个偏执帝王 匣中失乐 神秘的陌生人 魔印人2:沙漠之矛 D之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