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把酒忆当年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心魔论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把自己弄丢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白沉默了,经过这些天的事情,他也知道小娟有问题,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和小娟对上,其实只是他不愿意去想,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小娟已经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朱毅也望向莫白,莫白咬了咬牙:“如果真让我和她对上,我一定不会放过她!”朱毅和邓琨对望了一眼,都笑了起来。莫白瞪大了眼睛:“你们笑什么?你们以为我做不到吗?好,我这就去查找她的下落,一定要新手将她抓住!”

莫白说着他就往外走,朱毅沉声说道:“给我回来!”莫白停下了脚步,朱毅冷哼一声:“周悯农,或者应该叫你莫白,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莫白的脸色发白,他重新坐了下来。

朱毅扔给他一支烟:“你是在和谁赌气?和我们还是你自己?”莫白接过烟,并没有点上,而是垂着头。邓琨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这只是将心比心地问你一问,我们并不是怀疑你什么,毕竟我们都是凡人,都不能排除人的各种情感,对吧?”

莫白已经平静了下来,他望着朱毅:“先生,对不起,我明白了,就像舒逸于沈冤来说一样,小娟也是我心里的一道坎,这道坎我也必须要自己过去的。”朱毅点了点头:“刚才你不是说了,这是个心魔,你还列举出了另一种心魔,我问问你,这两个心魔哪一个更要误人得多?”

莫白想也不想:“如果连原则都舍弃了,那就枉自为人了,我想应该是我提出的心魔要厉害得多吧!”朱毅摇了摇头:“你错了,心魔无大小,只要种下心魔,久而久之它就会吞噬了你的本心,你再想想,孰轻孰重?”

莫白的额头渗出了细汗,朱毅说得没错,心魔原来真的没有大小。他抬头看了看朱毅:“谢谢先生的指点!”朱毅笑了:“其实这也是一个高僧对我说的话,我只是转述出来让你借鉴罢了。”莫白轻声说道:“先生,那你说我该怎么做?”朱毅淡淡地说道:“坚持本心,为人的本心!”

莫白轻轻重复道:“做人的本心,做人的本心!”邓琨笑道:“知道什么是做人的本心吗?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莫白楞了一下,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

朱毅点上烟:“是啊,知易行难,呵,当年我面对关心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邓琨望着朱毅:“朱哥,原本我以为这一段你已经放下了,可是后来在看到你见到关暧以后,我才知道你原来并没有放下,而关心在你的心里也成了一个心结。”

莫白轻声说道:“心结?”邓琨点了点头:“对,是心结,而非心魔,因为当年朱哥对于关心,你要说没有一点感情那是假的,只是他们的那段感情很畸形也很纠结,但人非草木,又怎么可能无情呢?平心而论,关心害过他,可也救过他,甚至为了他而舍弃了自己的性命。当年的朱哥,他对关心的那种感受,不知道要比你对小娟的不知道要强烈多少倍!”

朱毅没有说话,慢慢地喝了一口早已经冷却的茶,那茶很苦涩,如同他的内心。

“朱哥对关心的感情并不是爱,而是一种怜惜,那种怜惜有时候比爱更让人痛心!哀其不幸,却又恨其不争,可是关心和小娟从根本上来说并不一样,关心是个可怜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身不由己的,除了对朱哥的付出外,其他的事情都非她本愿,但她没有办法,她的身份与立场注定了她的悲剧!”

莫白望向朱毅,朱毅的神情很是淡然,可是他还是能够感觉到朱毅内心的波动。

“小娟不一样,她的命运是掌握在她自己的手中的,善与恶其实都在她的一念之间,这一点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没有人能够控制她,也没有人能够逼她,相反,她却有着很多的手段来控制与逼使其他的人为她所用,而且她隐藏得很好,她一直在演戏,无论是在我们的面前,还是在你的面前,抑或在其他人的面前,相比之下,这样的人比关心更可恶!”

邓琨说这些的时候一点都不给小娟留余地。

莫白的脸色苍白:“你们,你们真的确定她是那样的人吗?”邓琨笑了:“你自己的心里难道就没有答案吗?我想应该是有的,对吧?只是你不愿意承认,不愿意面对而已。”

朱毅把玩着茶杯:“小娟和关心一样,都是很智慧的女人,心思也都十分的缜密,做的事情滴水不漏。只是关心还有着感情,对她的亲人的亲情,对我的那份不值得的爱情,这是她致使的弱点,如果她能够像小娟一样,或许以当时的我的能力,根本就不可能识破她,那么那个案子也很可能是另一个结局了!”

莫白无奈地笑了:“你们说了这么多,就是让我在面对小娟的时候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无非也是想告诉我,小娟对我是不可能有感情的,只有利用,对吧?”邓琨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还不明白?”

他还想教训莫白两句,朱毅拦住了他:“很多事情是需要他们亲自去经历的,小周,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心为本,虽然最后你可能会有遗憾,会有内疚,但它只是你的一个心结,一个让你可能常常会拿来嗟叹与凭吊的过往,而不会成为心魔,可是一旦你选择错了,就很可能让你的内心永远都会受到煎熬与折磨,成为自己的心囚!”

“但是无论结果如何,你都必须是自己去面对,没有人能够帮得了你,这一次无论是你还是舒逸在这个问题上做了逃兵,那么以后你们就再也不会有斗志了,也不会再有信心了,人生真正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放弃自己,放弃信心,放弃希望!”

莫白像是有些明白了,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朱毅淡淡地说道:“好了,折腾了大半夜了,都回去休息吧,小周,追捕小娟的行动,我会和喻局说,让你来全权负责!”莫白楞了一下,他点了点头,该面对的,是必须去面对。

舒逸到了市局,沈冤还在那儿,专案组外勤的一个年轻人忙拉住舒逸:“他不同意尸体解剖!”舒逸微微点了点头,那年轻人又说道:“可是这是正规程序,我们已经征得了铁兰亲人的同意,从法律上说,他和铁兰没有关系,不能阻止我们的尸验。”

舒逸皱了下眉头,这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舒逸悄悄地抬头看了沈冤一眼,沈冤没有没有反应,只是一脸的悲戚,他还真怕沈冤一时怒起,对这小子做出点什么事情。舒逸忙说道:“你们去吧,这事我来处理!”

舒逸来到沈冤的面前,他拍了拍沈冤的肩膀:“沈哥,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伤心难过,另外,你也是老人了,应该知道尸体检验对案件的重要性,你这样让大家都很为难,要知道……”沈冤淡淡地说道:“你是不是想告我妨碍公务,是不是必要的时候还会把我抓起来?”

舒逸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沈冤望着舒逸,也是久久的沉默,终于他长叹一声:“好吧,我也不让你们为难,该怎么就怎么吧,不过尸检之后,我要领取她的遗体,亲自替她办理后事。至于她父母那边,我会去说的。”沈冤站了起来,缓缓地向外面走去,只是那步履看起来很是艰难,仿佛人一下子憔悴了很多。

舒逸这才对那外勤说道:“好了,赶快去办吧!”

说完舒逸追着沈冤去了,沈冤听到舒逸的脚步声,他头也不回:“你还跟着我做什么?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傻事的。”又走得两步,沈冤停了下来:“不对,你应该是来监视我的吧?”舒逸苦笑了一下:“怎么说都行吧,不过我自己也想多陪陪大哥。”

沈冤扭头望着舒逸,眯缝起眼睛:“真想陪我?”舒逸点了点头:“对!”沈冤哈哈大笑:“好,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既然你想陪着我,那么就陪我去喝几杯吧,反正领尸体还得些功夫,怎么样,你不会拒绝吧?”舒逸哪里会拒绝,用力地点了点头。

“去我那,我那还有一箱茅台!”

这次他们去的是沈冤的家,也就是谭永乐的住处,而不是沈冤后来租住的出租屋。

“舒逸啊,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搭档时的情形吗?”沈冤倒了两大碗酒,笑着问道。舒逸端起酒碗:“记得,当时也是大半夜,我被你领到了杉木河的一家农舍,那户人好像姓胡,对吧,好像他家和你家还有些亲戚关系。”

沈冤点了点头:“不错,那是我舅母的娘家,亏你还记得!”

“大半夜的,你把人家给吵醒,硬是让胡大哥给炸了一盘花生,夹了一碟泡的莲花白,然后我们两人把人家的两坛刺藜酒给喝得干干净净,我说做我们这行是不能嗜酒的,你却说,做我们这行,什么都得沾,而且哪怕沾得深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工作,当时我还开了个玩笑,我问你,那毒品呢?能沾么?”舒逸一口气说到这儿。

沈冤笑着接过了话:“我说必须沾,只是那玩意对自控能力是个极大的挑战!”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心魔论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把自己弄丢了
热门: 淑女飘飘拳(淑女飘飘拳原著小说) 养道 人民的名义 千劫眉·神武衣冠(第二部) 亡灵出没在古城 怪钟疑案 神探伽利略 网游之王者无敌 计数器少年:池袋西口公园2 时间回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