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铁兰遇害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铁兰的怪异举动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心魔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舒逸望着自己这个老战友,他感觉到了沈冤内心的惶恐与忐忑,虽然自己劝他既然爱一个人就应该相信她,可是舒逸也知道,沈冤的担忧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

舒逸轻声问道:“假如,我是说假如她真的有问题,你会怎么办?”沈冤没有说话,只是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舒逸叹了口气,他太清楚沈冤的个性,沈冤不回答自己这个问题,就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那就是他很可能会为了铁兰做任何事情。

沈冤淡淡地说道:“我现在就是个普通人,平头老百姓。”

舒逸笑了笑:“如果真如你担心的一样,而她只是个小角色,你这样做我也觉得无可厚非,以你的本事带着她远离是非了不失为一个解决方式,可如果她不只是个小角色,而是在整个局里起到的是举足轻重的重要呢?”

沈冤身子微微一震动:“不,不会的!”舒逸也觉得自己的话说重了,沈冤虽然已经退役了,可是舒逸知道他仍然存了一颗报国之心,事情真要像自己说的这样,那么如何选择对于沈冤来说无异于一种折磨!

舒逸拍了拍沈冤的肩膀:“沈哥,小弟只是说如果!”沈冤苦笑:“如果,如果,如果其实就已经有了百分之五十的概率了,好了,小舒,你沈哥虽然很爱她,但是孰轻孰重,沈哥还掂量得清楚。”

沈冤脸色陡然一变,很是冷酷:“假如真被我们不幸言中,那么我会亲手除掉她,然后自尽,也算是给这段感情一个交代了!”

舒逸一惊,忙说道:“沈大哥,万万不可!”沈冤瞪着舒逸:“为何不可?”舒逸说道:“如果她是元凶首恶,你这样杀了她你想过没有,这个案子还怎么破?沈哥,这事情交给我吧,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沈冤冷笑道:“满意的交代?就是所谓的把她交给法律去制裁,让她承受无尽的痛楚?那样还不如杀了她来得痛快,至于你们的案子么,你也说了,我现在就是个普通人,你们的案子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能够这样做已经是我的底线了!小舒,你说如果我要是想把她带走,你拦得住我吗?”

舒逸的心沉了下去,他与沈冤不仅仅是多年的搭档,更都是华威的嫡传弟子,沈冤的本事他很清楚,两人真要拼起来自己根本没有胜算,就算是有也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玉石俱焚。难道自己和沈冤真要走到这一步吗?舒逸抬头看了看沈冤,沈冤也斜着眼睛望了他一眼,他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真有那么一天,与舒逸相对,自己下得去这个手吗?

两人对视了一下,突然都笑了起来,沈冤说道:“看我们在这儿杞人忧天,这一切不过是我们的假设罢了,搞得像是真的似的。”舒逸也点了点头:“不过沈哥,好多年没和你切磋了,哪天有时间比划比划?”沈冤的豪气也被激起:“好啊,听说你现在做了教官,我也想看看你这个外勤特工教头有多厉害!”

两人聊着过去,时间过得倒也很快,一晃就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四点半了,她进去了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不出来?”沈冤皱起了眉头:“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舒逸也拿不定主意:“要不去看看?”沈冤想了想:“我去吧,我去不显眼,我曾经在医院里呆过,都是熟悉的人,最多我说是回来取些东西。”

舒逸点了点头,沈冤下车就往医院跑去,舒逸轻声叫道:“有事给我电话。”

凌晨四点半钟,医院里静悄悄地,值班的护士也早已经睡下了。沈冤径直往铁兰的办公室走去,铁兰的办公室里果然亮着灯,沈冤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没有反应,沈冤试了试,门是反锁着的,他左右看了看,掏出一根铁丝捅入了锁眼里,“嗒”的一声,门锁应声而开。

沈冤觉得不对劲,他闻到一股血腥味,他心里大惊,几步上前,看到铁兰坐在她的办公椅上,耷拉着头,颈部大动脉处渗满了鲜血,一双眼睛早已经没有了光彩。

“铁兰!铁兰!”沈冤大叫着扑了过去,他检查了下铁兰的尸体,早就死透了。沈冤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办公桌上,他恨,恨自己为什么当时就没有跟着来,如果他跟着进来,铁兰也不会有事了。

沈冤的叫声惊动了医院里的值班医生和护士,有两个跑了过来,其中一个护士见到沈冤张大了嘴:“谭,谭医生?”又看到铁兰的尸体,吓得大叫:“杀人了,杀人了!”

沈冤扭头看了一眼那医生和护士,厉声说道:“出去,都给我出去!”沈冤虽然乍见铁兰遇害,但还是知道应该保护现场,他掏出手机给舒逸打了过去。

舒逸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惊,铁兰死了?铁兰竟然死了,是谁杀了她,她又为什么会大半夜的跑到医院来?莫非她是来送死的?

舒逸来不及想这么多,一边往医院里去,一边把这事电告了朱毅。

朱毅接到了舒逸的电话,他把隔壁的邓琨叫上,带了两个专案组的外勤人员就赶去了医院。

“朱哥,铁兰到底是怎么了?”邓琨很是不解,大晚上的,瞒了释情偷偷溜回医院去,然后又莫名其妙地被人杀死了。朱毅摇了摇头:“我也很是纳闷,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邓琨哪里知道,他苦笑了一下。

朱毅淡淡地说道:“我感觉铁兰大晚上这样折腾着回到医院仿佛就是专程去送死的。”邓琨面上一惊:“送死?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且一点征兆都没有啊,小和尚不是说她今天的表现很正常!”

“朱哥,你不会是怀疑铁兰吧?她和我们可是多年的朋友,而且她可不只一次地帮过我们。”邓琨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朱毅轻叹了口气:“我并没有这样想,我只是觉得铁兰今晚做的事情透着蹊跷!其实我也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大半夜一个人偷偷跑到这儿来!”

朱毅顿了顿又说道:“现在已经是我们这个案子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候出现的任何问题都事关案件的侦破方向,我想对方应该也会明白这一点,此刻他们会做困兽之斗,全力一搏!他们还会把这潭水搅得更浑,扰乱我们的视线,想全身而退。”

邓琨想了想:“你是说那个一直躲在幕后的人想逃跑了?”朱毅的面色很是沉重,小娟已经是在明处了,她就是那个牵引着专案组对付那个组织的首脑的人,可是首脑到底是谁?小娟莫非真不知道吗?如果知道,她何不明明白白地说出来,而是绕这么大的弯子?

现在可以说是收官的关键时候,不管那个幕后首脑是谁,此刻他应该已经坐不住了,他再也沉不住气了,所以肯定会有所动作的,杀铁兰会不会就是他其中的一步?

铁兰,朱毅眯缝起眼睛,他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而刚才他隐约像是要想到了什么。邓琨见朱毅这样子:“朱哥,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朱毅看了他一眼:“唉,想不明白!”

车子到了医院,竟然警察也来了,医院的医生报的警,不过警察被舒逸暂时给拦住了,舒逸并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毕竟这个案子他只是以私人的名义给朱毅当的副手。

朱毅他们一到,两个外勤便和警察进行了沟通,警察负责为他们负责秩序,朱毅和邓琨他们直接去了铁兰的办公室。舒逸见朱毅他们来了,他忙上前把详细的经过说了一遍,沈冤还在暗自伤心,勉强和朱毅打了招呼。

朱毅望着铁兰的尸体,第一句话却是:“你们确定死的人就是铁兰?”朱毅的话就如一道惊雷,把舒逸和沈冤都雷到了,舒逸和铁兰并不熟悉,他望着沈冤,沈冤望着朱毅:“先生,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朱毅叹息道:“我只是觉得铁兰不应该就这么死了,而且在这个案子里,我们遇到这样怪异的情况还少吗?”

沈冤这才靠近了铁兰的尸体,重新仔细地检查起来,对于铁兰,应该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不过最后他还是沮丧地摇了摇头:“是她,不会错!”朱毅没有再说话,对于铁兰的真假,沈冤是最有发言权,他们在一起好几年,应该很是熟悉的。

不过朱毅还是不相信死的就是铁兰,他太清楚改造人的技术了,以假乱真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当着沈冤,他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嘱咐了两句,让专案组的两个外勤和警方把这事儿处理了,至于怎么处理,他们自然有章法。

“舒逸,邓琨,我们走吧!”朱毅看了看还在悲伤中的沈冤,他拍了拍沈冤的肩膀:“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你是跟我们一块回去,还是……”朱毅知道以沈冤此刻的心情,他应该不会走的,果然沈冤淡淡地说道:“我想再多陪陪她,你们去吧!”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铁兰的怪异举动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心魔论
热门: 官心病 紫阳 沉睡谋杀案 八墓村 完全感染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5:奥林匹斯之血 时光之轮8·匕首之路(上下) 所有大佬我都渣过 阴缘伞 来自东方的基建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