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深夜的变故

上一章:第十九章 深夜敲门的人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让人不自然的关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悯农能够感觉到路晚晴内心的恐惧,她的声音已经颤抖了,虽然周悯农的心里有着很多的疑惑,但他还是忍不住打开了门,因为他确定自己听到的是路晚晴的声音。

门开了,周悯农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路晚晴,他又看了看路晚晴的身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进来吧!”路晚晴进了屋后,周悯农警惕地又看了一下,确定安全了他才关上了门。

路晚晴望着周悯农,终于忍不住伏在他的肩头,哭了起来了。周悯农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好了,别害怕,没事的。”周悯农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然后给她倒了杯水:“喝点水吧。”路晚晴接过去喝了一口,把水杯放在了茶几上,她的情绪还是有些激动。

周悯农皱起了眉头:“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就为了来找我吗?”

路晚晴咬着嘴唇,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周悯农。周悯农说道:“你倒是快说啊!”路晚晴打开自己的坤包,从包里取出取出手机,摁了半天然后递给周悯农。周悯农看了一眼,竟然是一段音频文件。他轻声问道:“什么意思?”路晚晴说道:“你先听吧,听了你就知道了。”

周悯农戴上了耳机,听了起来,只见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心里也有了恐惧的感觉。电话里竟然是周悯农自己的声音:“晚晴,我,我杀人了,我现在很需要你的帮助,晚晴,除了你,我真不知道还能相信谁了。”接下来,电话里那个“周悯农”大致把自己被陷害的事情说了一遍,竟然和自己的遭遇一模一样。

在最后那个“周悯农”让路晚晴取了他家里的一份体检报告带到闽西长流来,还告诉了她这个地址。虽然路晚晴觉得很奇怪,出了这样的大事,为什么周悯农却只是让自己取一份体检报告过来,但她还是照办了,虽然已经分手了,但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帮到周悯农,她也不相信周悯农真会杀人,或许这份体检报告对周悯农的脱罪能够起到重要的作用吧!

周悯农听完了,望向路晚晴,此刻他明白为什么自己问她为什么会来找自己的时候她会流露出那样的眼神了。周悯农说道:“你什么时候到的长流?”路晚晴回答道:“十一点左右下的火车,然后一路打听找到这儿的,不过路上我却把你让我带的东西给弄失了。”

周悯农此刻的心里还明些疑惑,对于路晚晴的话他并不怀疑,他只是奇怪路晚晴为什么会恐惧:“你刚才好像很害怕,你在害怕什么?”

路晚晴苦笑了一下:“你知道我的胆子一直都是很大的,可是刚才在来的路上我真被吓坏了,才从火车站出来没多久,我就感觉好像有人在跟踪我,我想甩掉他,可是却始终没有办法,就在离这儿不远的那个巷口,他突然就冲我奔来,夺下了我的包,抢走了你的那份体检报告。”

周悯农楞住了,看来对方是冲着这份体检报告来的。

“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周悯农关切地问道,从内心来说他还是很感激路晚晴的,至少路晚晴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冒险前来,也算是有情有意了。

路晚晴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我还是被吓到了。”周悯农叹了口气:“你没事就好,晚晴这儿不是久留之地,天一亮你就赶紧离开吧。”路晚晴的声音有些哽咽:“对不起,我没能够办好你交代的事情,悯农,那份体检报告是不是很重要,是不是能够帮你洗脱杀人嫌疑?”周悯农说道:“你不用担心,这事情我会处理好的,门口有家小旅馆,今晚你就住在那边吧,走,我送你过去。”

路晚晴双手抓住了周悯农的胳膊:“你真的不会有事么?”周悯农露出一个微笑:“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有事的吗?”路晚晴仔细地盯着周悯农的脸看了看,仿佛要确定周悯农的话是不是在骗他,周悯农伸手理了理她的头发笑道:“好了,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放心了,我不会有什么事的,晚晴,听话,今晚在那家旅店凑合一宿,明天一早马上回去。”

周悯农亲自把路晚晴送了过去之后才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周悯农站在窗边,他的心乱了。电话录音里确实是自己的声音,当然,他知道那肯定不是自己说的,另外,路晚晴在下火车后赶往这的路上被人跟踪,还抢走了自己的那份体检报告,抢东西的人并没有伤害她,也没有拿走她值钱的东西,看来人家就是冲着这份体检报告来的。奇怪了,他们要这报告做什么?

那份体检报告是前些日子准备购买一份人身保险时做的全面检查,因为裴晓刚的案子发生后,保险的事情就暂时搁到一边去了,对方又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呢?

周悯农越想越觉得纳闷,他拿起了陆优留下的那个手机,拨打了朱毅的电话。

朱毅迷糊间听到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眼,见是周悯农的那个加密电话打过来的,看了看表,已经是半夜一点二十几分了,这个时候周悯农打电话来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朱毅忙接听了电话:“小周啊,这么晚了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

周悯农把路晚晴出现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朱毅听完问道:“也就是说他们应该就是冲着那份体检报告来的?”周悯农苦笑了一下:“应该是吧,不过他们要那玩意做什么?”朱毅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你最好换个住处,这样,你和陆优联系,这事儿让他安排,现在就办!”

朱毅说完挂断了电话。

周悯农虽然不知道朱毅为什么要让自己换住处,但他知道这一定是为自己的安全考虑,毕竟这个地方已经被发现了,路晚晴能够找到,警察和其他人应该也能找到。周悯农依言打通了陆优的电话,陆优听了之后说道:“我知道了,你等我电话。”

五分钟后,周悯农接到了陆优的电话:“小周,你说那个陆晚晴到底住的哪个房间?”周悯农回答道:“和你一个旅店,她住在333号房。”陆优叹了口气:“她不在房间里。”周悯农说道:“不可能,是我亲自把她送过去的。”陆优说道:“我现在就在333房,房间里没有人。好了,不说这事了,你收拾一下,五分钟以后下楼来。”

周悯农才挂了电话,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尖叫,是路晚晴,周悯农一惊,打开门就冲了出去,路晚晴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才会想要来找自己,她本来就是为了自己才到长流来的,如果她真出了什么事,那么自己会内疚一辈子。

可是门外哪里有人,接着就听到路晚晴的声音依稀到了楼底:“放开我!”周悯农迅速地跑下楼去,借着微弱的灯光,他看到不远处有两个身影,其中一个应该就是路晚晴,他根本就来不及想太多就追了过去。

那两条人影一下子就进了一条巷子,周悯农追上前去,他一只手提着枪,另一只手掏出了那个小手机,准备给陆优打过去,可他刚到巷口的转角,就感觉到头部被什么东西猛地击打了一下,眼睛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陆优看了看表,已经又过去了两分钟,可周悯农却还没下来,他抬头望了一眼那个仍旧亮着灯的房间,皱了下眉头,然后上了楼。

门开着,可周悯农却不见了,陆优仔细地察看了一下,他确定周悯农一定是临时遇到了什么事情而离开的,到底是什么事呢?陆优想到了那个路晚晴,或许是周悯农听到自己在电话里说路晚晴不在旅店,担心她的安全吧,可是不管怎么样,周悯农应该给自己来个电话才对。

陆优下了楼,钻进了车里拿起电话给周悯农打了过去。很快周悯农便接听了电话:“喂。”陆优有些不悦地说道:“小周,你在哪?”周悯农回答道:“哦,我在巷口。”陆优说道:“我不是让你在楼下等着吗?”周悯农回答道:“我,我刚才好像听到了晚晴的声音,所以就下来看看。”陆优心想果然是这样,他问道:“你找到她了?”

周悯农回答道:“没有。”陆优也不再问了:“你快过来吧,我的车就在楼下等着,先给你换个住处!”

周悯农很快就过来了,他上了车,陆优看了他一眼:“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最好能够给我打个电话。”周悯农点了点头:“对不起。”陆优说道:“没事,我知道你紧张路姑娘,放心吧,我们会想办法找到她的。”

陆优发动了车子,周悯农轻声问道:“我们这是去哪?”陆优淡淡地说道:“这儿已经不安全了,得给你换个地方。”周悯农说道:“可是申队那边怎么办?”陆优说道:“你住在这儿就申强和我知道,现在路晚晴既然找到了这儿,你觉得那个申强还靠得住么?”周悯农没有再说话,陆优的话让他无法反驳。

申强是第二天一大早发现周悯农不见的,他还看到自己给周悯农准备的几个手机都还在,看来让周悯农给逃了。申强并不知道周悯农的手上有着陆优给他的那个袖珍手机,更不知道陆优一直在暗中保护周悯农,申强木然地坐在沙发上,他不明白周悯农为什么要逃走。这两天自己和周悯农沟通得不错,而且他也坚信周悯农并没有杀人,申强想不明白周悯农为什么要不辞而别,周悯农的离开让他的心里很是失落,申强一拳打在沙发上,像是要要出一口怨气一般。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九章 深夜敲门的人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让人不自然的关暧
热门: 宫花红 母亲的女儿 夺帅之剑 学校怪谈 十字弓·玫瑰之刃 伯特伦旅馆 阿拉伯之夜谋杀案 高手寂寞 亡者归来 锋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