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深夜敲门的人

上一章:第十八章 神秘又陌生的故人 下一章:第二十章 深夜的变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铁兰的谭永乐把朱毅送回后酒店就准备离开,说明天一早再过来接他,朱毅却说道:“铁兰,如果今晚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想和你单独聊聊。”说罢他望向谭永乐,微笑着说道:“谭先生,你不会介意吧?”

谭永乐笑了:“看朱哥你这话说得,你和小兰是老朋友了,这么多年没见一定有很多话要说,这样吧,小兰,我就先回去了,你就在这儿和朱哥叙叙旧。”铁兰对谭永乐说道:“那你先回去了,路上小心,开慢一点。”

谭永乐走了以后,朱毅给铁兰倒了杯茶,自己点了支烟。

铁兰说道:“朱哥,早几年就听说你想要戒烟了,怎么,还没有戒掉么?”朱毅叹了口气:“谈何容易啊,戒烟这事儿,得有毅力,有恒心,这不算,还得有好的心境,我不行,整天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少,这脑子呢也就闲不下来,我就这坏毛病,动脑的时候总得有烟熏着,否则这脑子里就是一团浆糊。说戒烟倒也戒过那么两次,都没成功。”

朱毅指着茶几上的香烟盒苦笑了一下:“原本吧,我一天也就是一包烟,可第一次戒烟失败以后,我那量不减反而增了,成了一包半一天,第二次更失败,一包半变成了两包。我现在啊,在控制慢慢减少这吸烟的量,争取一天控制在一包烟,这对于我来说也算是戒烟了。”

铁兰笑了:“其实也不用刻意去戒烟,凡事顺其自然才好,特别是一些已经形成的习惯,骤然的改变,很可能起到的并不是你预期的结果,甚至恰恰相反。”

朱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把你单独留下来,谭先生不会生气吧?”铁兰轻哼一声:“他敢,我们认识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不过朱哥,你留我下来恐怕不是单单为了叙旧吧?”她知道如果只是叙旧,回忆一些陈年往事的话,根本就不需要谭永乐回避的。

铁兰想了想笑着说道:“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想问关于关暧的事情吧?”朱毅摇了摇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参加你们的这次年会吗?本来我是不想来的,因为我的手头正处理着一个案子。”铁兰眯起了眼睛,曾经和朱毅一起共过一段时间的事,对于朱毅,她自问还是很了解的:“朱哥,你不会告诉我你正处理的这个案子和我有什么关系吧?”

朱毅回答道:“和你本人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很可能和你们这个行业有些关系。”铁兰也来了兴趣:“整容整形?哥,你说具体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朱毅摁灭了烟头:“铁兰,我问你,一个人有没有可能通过整容整形变成另外一个人?”铁兰说道:“理论上说是完全可能的,只是我自己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

朱毅又问道:“好,我们假设这点是成立的,那么当一个人通过整容整形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那么有没有可能这个人的DNA也能够和另一个人的DNA变得一样?”

铁兰笑了,仿佛听到了一个很可笑的笑话:“这怎么可能,整容整形就算是把一个人的外表变得和另一个人一模一样,可是他的身体构造却还是原来的,这一点是不可能改变的。否则这个世界不是乱套了,我们只是帮助人们实现追求外在美的梦想,但我们没本事改变他本来的身体构成,哥,你想想,真能够连DNA都改变了,那可是改变了人的基因!”

是啊,改变外表虽然说并不容易,但也还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要改变人的基因那谈何容易,何异于脱胎换骨?可朱毅还是不死心:“你还记得一个人么?”铁兰问道:“谁啊?”朱毅轻轻地吐出一个名字:“张弛。”

这下轮到铁兰吃惊了:“张弛?就是制造灭门案的那个张弛?那个疯子?他不是在灭门案现场自杀了吗?”朱毅淡淡地说道:“我只是突然想起他的一些故事来,他曾经说过一句很出名的话。”

“给我一把手术刀,我能够让全世界的人整齐划一!”铁兰接住了话茬。朱毅点了点头:“对,我想他说的这个整齐划一应该不只是人的外表吧?他是生物学家,华夏生命工程倡导者和人体生物构造学的研究鼻祖,据我所知,他还是华夏最早提出基因嫁接理论的人,而他的基因嫁接理论也使他成为基因学界的众矢之的,说他提出的理论根本就是谬论,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而这个言论也是反人类,反社会的异端思想,危害甚至大于克隆。”

“而他在灭门案的头一天曾经扬言,说他会用行动证明,他的理论是正确的。”朱毅说到这儿抬眼望向铁兰:“你不觉得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怎么又会在灭门案现场就这样自杀了呢?”铁兰听了朱毅这话:“朱哥,你不会是怀疑他并没有死吧?当时可是通过DAN的比对,对他的尸体进行了确定的。”

铁兰说完,她突然张大了嘴:“我明白了,你是说他的尸体是假的,你不光是怀疑他将第七个受害者改头换面换成了他自己,就连那人的DNA他也动了手脚?天哪,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提出的基因嫁接理论……”

铁兰像是在自言自语:“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这样?”朱毅这才说道:“我这次来就是想向你们这些专家请教一下,这种可能性是不是真的存在。”铁兰苦笑了一下:“朱哥,这种事情你问我们不是问错人了么?你应该是去问一个基因学家。”

朱毅淡淡地笑了笑:“其实我在来的时候就想过,别说是问你们,就是真的问基因专家我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答案,我只是觉得如果张弛还活着,那么他不可能他不可能再混迹在科学领域,但他又不可能放弃他的研究,他的梦想与追求,那么他就只能混迹在另一个对于他的研究有帮助的领域,或者可以说行业,那就是整容整形!”

铁兰皱起了眉头。

朱毅继续说道:“灭门案的发生到现在已经八年了,也就是说,如果他挤身这一领域,应该是近八年的事情,而他这个人的个性相对也张扬,我想如果他真的进入了整容整形这个领域,应该也不会甘于默默无闻。”

铁兰却反问道:“他就不怕张扬会使自己暴露么?”朱毅笑了:“或许他真的不怕,因为就算是我们怀疑上他了也拿不出证据证明他就是张弛!”铁兰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朱毅说道:“假如他的DNA什么的都完全发生了改变,或者说变异,你说,我们拿什么来确定他就是张弛?再说了,你刚才也讲了,张弛的死是被确定了的,甚至可以说是铁的事实!”

铁兰点了点头,朱毅说得没错,她说道:“朱哥,我明白了,我会把目前国内比较有名气,排名靠前的一些业内人士的名单给你,当然,都是符合你的条件的,是这七、八年内才崭露头角的新人。至于谁会是他,那个就只能够由你自己去判断了!”

朱毅说道:“嗯,我们之间就不用再对你说谢谢了吧,不过希望你能快一点。”铁兰笑道:“放心吧,明天晚上之前我就能够给你,哥,你知道吗?你真让我吓了一跳,或许也只有你敢这么想。”

朱毅也笑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赶快回去吧,别让小谭等着急了。”铁兰说道:“这就撵我了?你就不想知道关暧的一些事情么?”朱毅平静地说道:“不想,我和她以前没有什么交集,以后也不会有。回去吧,我也累了。”

铁兰走了,朱毅坐在沙发上又点了支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海里竟然浮现出关心的影子,接着关心又变成了关暧,铁兰说认识关暧有五年的时间了,自己在沪市见到关暧应该只是一种巧合吧。虽然朱毅的心里这样想,可是他还是给陆亦雷打去了电话,他让陆亦雷帮助调查一下关暧,不管怎么说,既然心里有疑惑就一定要想办法弄清楚。

周悯农已经睡下了,朦胧中他听到敲门的声音。

周悯农一下子翻身起来,拿起了放在枕边的枪,这个时候谁会来?他肯定不会是陆优或者申强,陆优就算是要见自己也会先打个电话,如果特别紧急他更不会从容地敲门。申强呢晚上和自己呆在一起很久才离开,再说了,他有钥匙,也不用敲门。

周悯农走到了门边,他静静地听着门外的动静。

敲门的人很执着,仿佛不敲开这扇门是不会放弃的。差不多敲了两三分钟,周悯农有些耐不住了,他觉得再让敲门声继续响下去很可能会招来麻烦,他压低了声音:“谁啊?”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路晚晴!”周悯农惊呆了,路晚晴!她,她怎么来了?

周悯农用力地摇了摇头,幻觉,这一定是幻觉,路晚晴是谁?是周悯农曾经的女朋友,分手已经两年了,这两年他们倒也经常见面,却形同路人。她不是在暮山吗?怎么就跑到闽西来了,竟然还找到了这儿。

“悯农,开门啊,我怕!”路晚晴的声音有些颤抖,周悯农能够感觉到她的恐惧,周悯农终于忍不住了,打开了门……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八章 神秘又陌生的故人 下一章:第二十章 深夜的变故
热门: 九州:暗月将临 彼岸花(彼岸花原著小说) 听尸(心灵法医原著) 英雄监狱 傲慢雨偏剑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三·胡术 穿成修真界最大纨绔 浪花少年侦探团 高术通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