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申强和晋阳的心思

上一章:第八章 裙子并没有取走 下一章:第十章 逼到悬崖边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悯农看了看表,已经是正午时分了,他感觉到了一丝困倦,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睡,虽然说这儿相对安全,可他还是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因为不知道警察会不会找到这儿来。

到底是谁在陷害自己,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周悯农,自己向来睡得都不是太沉,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想来想去他都觉得一定是晚饭吃的东西出了问题,有人在自己的食物里下了药,这是唯一的解释。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周悯农想不明白,按理说他们才到长流,案子的调查也根本还没有什么进展,怎么就出了这档子事呢。看来傅春来的身上一定有着什么不中告人的秘密,周悯农越想就越觉得傅春来有问题,也不知道朱毅他们怎么样了,自己出了这样的事情一定会连累到他们的。

周悯农叹了口气,他已经想好了,等天黑了他再折回和流县城,他一定要搞清楚是谁想要陷害他,只有回到长流他才有可能洗刷自己的罪名。

他又想了很多,警方会不会通缉自己,如果和警察撞上了怎么办?他摸了摸腰上的枪,不可能真和警察对干吧?如果那样,自己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申强他们赶到两江口的时候就只看到了周悯农留下的那部车。

“申队,我想他应该逃往闽南方向去了。”一名刑警对申强说道。申强眯起了眼睛,并没有回答。那刑警继续说道:“嫌犯有着极强的反侦查能力,弃车的时机抓得也很好,车里还有大半箱油呢。”

申强淡淡地说道:“他也是个警察,和我一样是刑警队长。”那刑警楞了一下:“难怪,想要抓住他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过我说申队,你也觉得他真的杀了人么?”

申强说道:“现在不是我觉不觉得的问题,问题是那刀上确实有他的指纹,所有的证据都对他不利,再加上现在他又潜逃了,就算他真的没有杀人此刻如果拿不出确凿的证据的话,就算他全身都长满了嘴也说不清了。晋阳,告诉大家,如果真和他对上了,尽量克制,不要伤害他。”

晋阳说道:“可他的手里有枪。”申强点了点头:“嗯,不过我想他应该不会乱来的。”晋阳笑了:“看来申队你也不信他就是杀人凶手。”

申强没有回答,从内心来说他也不希望一个执法者真正的沦为一个罪犯,而且他见过周悯农,周悯农给他的第一印象还是很好的,虽然年轻了一点,但一双眼睛看起来很清澈,有着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不应该是坏人。

在朱毅他们面前他并没有表露出这些,因为对于朱毅和邓琨他还是有些不满的,这种不满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朱毅他们好像拥有很大的能量,这种依靠特权而置法律的尊严于不顾的人,从内心来说他是鄙夷和不屑的。

两江口往南就是闽南境内了,申强靠在车边,点了支烟:“你觉得他真会逃往闽南去吗?”他是在问晋阳,晋阳说道:“很有可能。”申强却不以为然:“我倒是觉得他更有可能潜回长流,假如他真像我们说的那样,并不是真正的凶手,那么他一定想要查明事实的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

晋阳望着申强:“还真有这种可能,那我们就回去守株待兔?”申强望着几个正在忙碌着的警察,轻声对晋阳说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到长流来么?”晋阳回答不知道,申强压低了声音:“他们好像在查两年前的那个案子,他们当天找关系调走了两份尸检报告,晚上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晋阳点了下头:“他那两个同伴也不太像话,就这样把他扔下了?”申强说道:“那两个人可不是普通人,就连我们局头都不愿意招惹他们,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就这样算了。不过他们再能耐又能怎么样?总不能妨碍司法公正吧?”

晋阳笑了:“我说申队,我发现你挺矛盾的,对于嫌犯你应该是很同情的,可是对他那两个同伴却好像很有成见。”申强反问道:“有吗?我不这样认为。”晋阳靠近他小声说道:“申队,如果他们真是在查两年前的案子,你想怎么做?”申强瞟了他一眼:“当时你不是说这案子很蹊跷吗?你那小舅子方仲兴还为此送了命,你就不想把它查个明白?”

方仲兴便是当时负责为阿彩验尸的法医。

晋阳沉默了,他和申强的关系很好,他也知道申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局里早就已经有了调子,那案子已经结了,不许任何人再私下里进行调查。申强也猜到了晋阳的心思:“怎么?怂了?”晋阳掏出烟来点上一支:“你说吧,你想怎么样?”

申强说道:“大家都以为他已经逃往了闽南,我们也向局里做出这样的推断,希望能够让县里的追缉力度小一些,给他留出适度的活动空间。然后我们争取能够找到他,暗中给予他帮助,当然,做这样的事情是有一定的风险的,一旦被发现,而我们又无法让他洗脱罪名的话……”

晋阳也是老警察了,他哪里不知道申强说的风险是什么,搞不好这身警服不能再穿了都是小事,说不定还会锒铛入狱,成为阶下囚。晋阳用力地扔掉了手上的烟头:“我干了!”申强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像条汉子!好了,让大家收队。”

回去的时候申强一直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他在想如果是自己此刻会躲在什么地方。突然他睁开了眼睛:“停车!”驾驶员把车停了下来,申强说道:“晋阳,陪我下去走走,你们先回队里去吧。”

晋阳不知道申强怎么就突然想到下车走走了,他正准备问,申强的电话就响了,是尤局来的。尤局问了一下情况,申强果然说周悯农很有可能已经逃到闽南去了。

挂了电话,申强不等晋阳开口便说道:“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是他我会躲到哪里去,哪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晋阳苦笑了一下:“你不是他,他也不是你,他应该是第一次到闽西来,人生地不熟,就算是逃也是在抓瞎。”

申强摇了摇头:“你错了,虽然他是第一次来,人生地不熟的,可是他是个经验丰富,训练有素的刑警,他有着本能的对危险的判断,也就是我们说的第六感。”晋阳不太认可申强的话,但一时也反驳不出什么。

申强说道:“走,我们回到刚才那儿去!”晋阳虽然不知道申强想干什么,但还是跟着回到了找到汽车的地方。申强说道:“现在假设我们就是周悯农,你说我们应该往哪走?”晋阳这下明白了,申强是想要找到周悯农:“往回走,回县城!”

申强点了点头:“对!他必定要往回走,那我们现在就往回走看看。”晋阳苦笑着说道:“既然要往回走又何必又走这一程?”申强正色地说道:“因为方向不同,我们看到的和他看到的就算是同一处地方,视界和角度都不一样,这样就会影响到我们的正确判断!”晋阳不说话了。

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申强停下了脚步,他望着旁边的一条小路,那是上清莲山的道路,也正是当时周悯农进山的路。晋阳说道:“他应该不会选择这条路吧?”申强问道:“为什么?”

晋阳笑道:“这儿距离他弃车的地方太近,很容易就会让人想到。”申强望着他:“那刚才我们赶到他弃车的地点时你想到了吗?”晋阳收起了笑容:“没有。”

申强说道:“我也没有,因为当时我只想了两种可能,第一是他已经逃往了闽南,第二就是他潜回了县城。可是在回来的车上我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如果真要潜回县城,一定不会是白天,天快亮的时候发案,此刻正是我们紧锣密鼓到处追捕他的时候,他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潜回县城是根本行不通的。”

“所以他必须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天黑,顺便好好休息一下。”晋阳接话道。

申强却笑了:“躲起来等天黑是一定的,能不能好好休息就说不上了。虽然他也是刑警,心理素质应该不错,可是乍遇到这样大的变故,他要能够安稳地睡觉就太难了,我敢打赌,他根本就不可能睡得着,那脑子肯定闲不住的。”

晋阳说道:“好吧,那我们就现在是不是上去找他?”申强说道:“找他做什么?找到了怎么办?是抓还是放?”晋阳被问住了,申强说道:“我有很强的预感,他一定就躲在距离这儿不远的地方!”晋阳没有说话,申强继续说道:“你知道吗?很多时候猎人对于猎物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而他此刻就是我们的猎物!”

晋阳叹了口气:“那我们该怎么办?”申强说道:“等,等天黑,他要回县城这是必经之路,我们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我们的目的只是找到他,跟上他,知道他的落脚点,到时候想办法给他一些帮助就是了,别惊动了他。”

申强说完,不自然地扭头向后看了看,晋阳问道:“怎么了?”申强的脸上有些困惑:“我怎么老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们。”晋阳忙四下看了看:“没有啊。”申强苦笑了一下:“或许是我太神经质了,说实话,这种被人家当做猎物的感觉并不好!”晋阳哂笑道:“你别告诉我他反过来在盯着我们吧?”申强摇了摇头:“如果真有人盯着我们那一定不会是他!”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章 裙子并没有取走 下一章:第十章 逼到悬崖边上
热门: 恶魔的宠儿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 觉醒日1 篮坛教皇 豪婿韩三千 萍踪侠影录 王牌进化 妖怪气象局 西巷说百物语 女帝奇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