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裙子并没有取走

上一章:第七章 驱逐出长流县 下一章:第九章 申强和晋阳的心思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望着开着警车远去的申强,邓琨说道:“看来他们是认定小周就是凶手了。”朱毅点了点头:“换了我们在他们的立场也会这样想,如果我猜得没错现场发现的那把凶器上面应该就有小周的指纹。”

邓琨说道:“我明白了,这也是他为什么要逃的原因,因为他根本就解释不清楚,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先逃了还有机会弄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不过他这样做摆明了对我们的不信任,他要是不跑,我们还有可能帮他想办法,这一跑,唉!”

朱毅笑了:“他不跑你准备怎么办?直接干涉警方的办案,用特权把他给弄出来?”邓琨说道:“你应该能够做到吧?”朱毅摇了摇头:“这不是能不能做到的问题,是应该不应该这样做的问题。好了,我们先进去吧!”

两人进了酒店,邓琨很快就办理好了入住,他们要了一个双人间。

“我现在很担心小周,警方马上就要对他进行通缉,一旦他做了什么傻事,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邓琨说到这儿抬起头来:“不行,我得给老雷打个电话。”朱毅叹了口气:“不用,我想他应该很快就会给我们打过来了。”

朱毅的话音未落,邓琨的手机果然响了,邓琨看了一眼,是雷霆的号码:“老雷,我正准备给你打过去你就打来了,看来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啊!”雷霆哪里有心思和邓琨调侃:“我说老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领着人去这才几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好了,我们一个优秀的刑警一下子就成了被通缉的悍匪了,你对得起我么?”

邓琨望了朱毅一眼,脸上满是苦涩。

朱毅夺过了邓琨的电话:“雷老虎,是我,朱毅!”雷霆听到朱毅的声音:“我不管,人你们是怎么带走的必须给我囫囵个儿地带回来,另外,那什么杀人案的事情你得给我摆平了。”朱毅淡淡地说道:“雷老虎,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心里有数,行了,我们正忙着呢,先挂了!”朱毅直接挂断了电话,邓琨说道:“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朱毅的手机响了,朱毅接听后只是告诉了他们的地址就挂了。

“谁啊?”邓琨问道。朱毅笑了笑:“陆优到双明了。”

周悯农停下了车,他自己就是刑警,他知道此刻长流警方应该已经有了动作,再开着这部车就太显眼了,所以他决定了弃车。

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周悯农往回走了半个多小时,就选了一条小路往山里的方向走去。他的心里很是难过,就在昨晚以前,自己还是一个警察,而此刻却成了逃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怎么就到了老头的房间里,手里还握着要了老头的命的那把短刀。他相信自己一定是被人陷害了,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周悯农的心里有很多的疑问,但现在他还不能停下来细想,他必须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他不能被抓住,一旦被抓住就全都完了。

周悯农在崎岖的山路上高一脚矮一脚地走着,他必须在天大亮之前找个落脚点,终于,又走了二十多分钟,就在天刚刚大亮的时候他看到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已经废弃了的民房,那房子有半边已经倒塌了,周悯农决定就在那儿好好休息一下。

他寻了一处视野很好又隐蔽的角落,在这儿他能够看到上山的那个方向,而就算是有人靠近这房屋也很难发现他的存在。他长长地松了口气,在一张破烂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记得包里还有点吃的喝的,果然他找到了两瓶矿泉水,还有几块压缩饼干。

因为办案他的饮食经常都不正常,所以养成了备干粮的习惯,故而压缩饼干就成了他的首选。他掰了半块饼干嚼着,又喝了两口水,然后小心地把它们又放好了,他知道此刻这点吃的喝的很可能就是救命的玩意。

他已经很累了,但却没有一点的睡意,他在想下一步自己该怎么办?他掏出了手机,手机早就关掉的了,他想是不是应该人朱毅他们打过去,想了半天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虽然他知道朱毅他们有着神秘的背景,可是他却不相信他们能够帮到自己什么,在这个时候,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救世主。

上午八点四十几分,朱毅他们便离开了酒店,在酒店门口,朱毅对陆优说道:“这事儿就麻烦你了,千万别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我相信他是无辜的。”陆优点了点头:“不过我现在最担心地是他和当地的警方对上,万一他拒捕,那后果就无法预料了。”朱毅苦笑了一下:“所以我才希望你能够先找到他。”

陆优说道:“可惜你不同意我的提意,如果让他们撤销通缉的话,事情就简单了。”

“不行,这不符合游戏规则,而且这样一来很容易会引起对方的警觉,我相信你的能力。”他拍了拍陆优的肩膀,陆优叹了口气:“好吧。”说罢,陆优向着停车场走去。

一辆黑色的桑塔纳3000缓缓地开到了朱毅和邓琨的面前,朱毅和邓琨上了车。

“真没想到会是你!”朱毅微笑着说道。万大峰也笑了:“陆少担心你的安全所以就让我跟着来了。”邓琨给了老万一拳:“老万,你可发福了,是不是婚后的生活太惬意的缘故。”老万嘿嘿一笑:“还好了,说吧,现在我们去哪?”

朱毅说道:“先去新美顺服装店,在黄河路。”这难不住老万,华夏很多地方对他们来说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新美顺服装店的规模不是很大,它只是“新美顺服装厂”的一个门脸儿,朱毅他们走进了店里,一个三十上下的女人微笑着迎了上来:“几位,想买衣服吗?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看不上眼也没关系,我们这儿还能够订做,量体裁衣,我相信一定能够让你们满意的。”

朱毅微笑着说道:“我们是想打听点事儿。”女人楞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又笑了:“哦?不知道你们想打听什么?”朱毅说道:“你在这儿做了多久了?”女人说道:“我做门市经理已经差不多有五年了吧。”

朱毅说道:“那我应该问对人了,两年前曾经有个女人在这儿订做了一条紫色的长裙,带荷叶边的,那女人是长流县的,叫林阿彩。”女人想了想:“这个我就不记得了,每天都会有很多顾客来,订做服装的也不少,不过没关系,三位,里面请,我可以查一下,两年前的销售记录还存着的,要是三年前的我可就没办法了。”她和另外一个店员打了招呼就把朱毅他们领进了办公室。

“坐吧,对了,能问一下你们是什么人吗?”女人这才想起来,老万走上前去:“我们是警察。”他掏出了证件,递给女人,女人只是瞟了一眼就还给他了。朱毅和邓琨已经习惯了,老万他们工作的特殊性,身上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证件。

女人从文件柜里抱出一撂资料,慢慢地翻着,突然她停止了动作抬起头来:“长流县,林阿彩?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就是那个因为贩毒被击毙的毒贩啊?”邓琨看了她一眼:“怎么?你也知道这事儿?”女人点了点头:“听说过,所以有些印象,找到了。”

她把一个杯子递给朱毅,这是一份原始订单:“确实有这么回事,她订了一条天鹅绒紫色长裙,不过后来她并没有来取,对了,当时我们听到长流击毙毒贩的事儿,还议论过,不会那么巧就是同一个人吧!”

朱毅皱起了眉头:“你说什么?她没来取这条裙子?”女人点了点头:“是的,这条裙子后来还是处理给我们店里的一个店员的,刚才你们见过她。”邓琨望向朱毅,眼里充满了疑惑,朱毅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吭声。

“我能和那个店员聊聊吧?”朱毅问道,女人去把那店员叫了进来,她自己很识趣地回避了。店员叫阿秀,朱毅看出阿秀有些局促,他微笑着说道:“坐吧,不要紧张,我们只是想问你一件事情。”

阿秀坐下后朱毅问道:“两年前你就在这儿工作了吧?”阿秀点了下头,朱毅又问道:“两年前,大概应该是五月间吧,你是不是在店里买了一条处理的长裙?”阿秀想了想:“是有这么一回事,应该是条紫色天鹅绒的长裙吧。”邓琨插话道:“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阿秀嘟起了嘴:“那和裙子好贵的,放在平时我一定舍不得买,那次是客人订做的,可又没有来取,最后就便宜了我们内部人了。”邓琨说道:“就算客人没来取走也可以卖给其他的客人啊,为什么不拿去赚钱,而内部处理呢?”阿秀笑了:“这个怎么说呢,因为那条裙子其他客人一般都不会全身的,因为腰围小,胸围和臀围相对又要大得多。”

朱毅他们明白阿秀的意思,这是尺码的问题,朱毅仔细打量了一下阿秀,确实是这样,细想想阿彩的身材和阿秀的果然很是相似。

“我们能看一下那条裙子吗?”阿秀没想到朱毅会提出这个问题,她的脸微微一红,但她知道面前的几个人是警察,她说道:“当然,不过得等了会,我回家去取。”朱毅说道:“老万,你和她去吧。”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七章 驱逐出长流县 下一章:第九章 申强和晋阳的心思
热门: 侯卫东笔记3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前巷说百物语 时光之轮1·世界之眼·下 幽灵舰队 无罪的罪人 复仇 名侦探的守则 波西·杰克逊与迷宫之战 憎恶的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