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两年前的旧案

上一章:第一章 不翼而飞的尸体 下一章:第三章 活着的死去的是同一个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邓琨把茶具端到了院子里的石桌上,朱毅拿起一只杯子:“这好像是当年你结婚的时候我送你的那套吧?”邓琨点了点头:“没怎么舍得用,平时我都用那套便宜的,这玩意摔坏一个难得配。”

朱毅拿起茶叶罐,打开来闻了闻:“云雾原茶,秋茶。”邓琨笑了:“你不是常说嘛,春茶秋水,真要品原茶还是秋茶好喝。”朱毅也笑了,放下茶叶罐:“今天怎么那么好的兴致,我想你把我叫来不只是为了请我品茶那么简单吧?是不是侦探社遇到什么棘手的案子了?”

邓琨叹了口气:“暮山县局的老雷你还记得吧?”朱毅望着邓琨清洗茶具的样子,漫不经心地说道:“怎么不记得,那个火一点就响的臭脾气。”邓琨看了朱毅一眼:“都这么多年了,还记仇呢?”

朱毅摆了摆手:“记什么仇啊?不就是工作中的一点争执嘛,我只是不喜欢他罢了。怎么,他找你了?”邓琨点了下头:“他遇到了一件怪事,这件事情很诡异,而且这事情又关系到他们暮山县局的面子问题,他也不好让手底下的人去详查,所以前天到林城来的时候他就找上了我。”

朱毅没有说话,等邓琨洗好了茶具他动手泡起茶来。

邓琨见朱毅没接话,他轻声问道:“你就真不想知道他到底碰到了什么诡异的事情?”朱毅淡淡地说道:“你叫我来不就是想拉着我跟你一起淌这浑水么?就算我不问你也会说的,我着什么急。”

邓琨苦笑了一下:“我说哥,你别总是这么深沉好不好,你知道不知道,这样弄得我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朱毅说道:“我又没准备抢你的饭碗,你有什么压力,好了,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邓琨这才把事情大抵说了一遍,说完了他便专心地品起了茶,朱毅端着茶杯静静地发呆。邓琨知道朱毅需要时间消化一下,就像他自己,在听了雷霆述说的时候也是一样的震惊。

“这茶确实不错,就是水差了一点,我说下次能不能先让这自来水先放上几个小时,让那液氯沉淀挥发?”朱毅说道。邓琨认真地品了品:“没氯气的味道啊?”朱毅瞪了他一眼:“你那嘴也太不讲究了吧。”

邓琨尴尬地笑了笑:“朱哥,要不明天我们去一趟暮山?”朱毅问道:“去做什么?”邓琨急了:“你不会真的不管吧?我可是答应了雷霆的,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熟人,好歹也算是朋友吧?”

朱毅说道:“我们去暮山能做什么?如果暮山能够发现什么线索,老雷他也用不着来找你了。”邓琨说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去大石?去找那个年轻人?”朱毅摇了摇头:“你去找人家做什么?问他为什么没死?”邓琨还真被问住了:“那怎么办?”

朱毅说道:“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邓琨想了想:“我也没有什么太具体的看法,雷霆坚持他底下的人一定不会看错,特别是他的法医还亲自动手解剖过尸体,可是尸体怎么就不翼而飞了呢?另外,他们也确定见到的那个年轻人就是死者,特征符合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朱毅点了下头:“我想老雷他们应该已经排除了什么孪生兄弟之类的可能性吧?”邓琨问道:“你怎么知道?”朱毅笑了:“动脑筋想想不就知道了,不然他为什么一定要来找你?”邓琨叹了口气:“什么都瞒不过你,好吧,那你是怎么想的?”

朱毅耸了耸肩膀:“我还没想好,喝茶,这事不急。”

和煦的阳光照在邓琨家的小院里,一边品着香茗,一边背着茶经,朱毅看起来好不惬意。但是邓琨有些沉不住气了:“我说好哥哥,你倒是说啊,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朱毅放下了杯子,点上烟,望着邓琨:“你还记得两年前发生在闽西的那个案子吗?”邓琨楞了一下:“你是说我们去闽西旅游时碰到的那件事儿?”朱毅点了点头:“对,我们住的那家旅店的老板娘无缘无故地失踪了几天,又莫名其妙地回来了,回到不到两天,因为贩毒拒捕被警察击毙,当时还是你无意中发现了藏在旅店后院那石磨中的毒品,才牵出的这个案子。”

邓琨苦笑了一下:“是啊,事后我还郁闷了好几天,怎么说她的死也和我有些关系。”朱毅叹了口气:“你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你若是不发现,她要是躲过了那一劫还不知道多少人会被毒品那玩意给害得生不如死。”

邓琨问道:“可那个案子和现在的这事儿有关系吗?”

朱毅淡淡地说道:“当时你因为负疚感太强,就没有再关注那个案子的后续。那个老板娘当时被缉毒警察击毙,尸体火化了,可是半个月之后,在海边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警方经过调查,最后确定那尸体竟然就是那老板娘的,死亡时间推定是在她回家的头一天!不过警方最后还是把这个消息给隐瞒了下来,毕竟这种事情太过诡异,警方组织了警力进行了秘密的侦查,可是结果却是无疾而终,就成了悬案!”

邓琨惊呆了,虽然他是那件缉毒案的参与者,但后续的这个故事他却并不知情。

朱毅说道:“当时你的心情不是太好,这事儿我也就没告诉你,之后我也把这事儿忘记了,毕竟和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邓琨原本就是刑警出身,脑子转得自然也很快:“这两个案子很相似!”朱毅笑了:“是的,一个人,竟然有两个分身,一生,一死,活死人!”邓琨皱起了眉头:“有人杀了人然后假死者的身份进行犯罪?”朱毅说道:“可是你想过没有,有必要这样折腾吗?”邓琨被问住了:“这个……”

朱毅说道:“好了,别这个那个的了,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到闽西去。”邓琨很是不解:“去闽西?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啊?”

朱毅说道:“怎么就是舍近求远了,我问你,就算我们去了暮山或者大石,找到了那个叫裴晓刚的小伙子,我们能拿人家怎么样?人家又没有干什么坏事,是吧?再说了,你也得为老雷想想吧,人家活得好好的,你非得说人家已经死了,还见到了尸体什么的,这传出去会引起社会的不安,也会给暮山警方带去不良影响!”

“当然,如果大石警方愿意配合倒也有些事情可以做,那就是想办法证实这个裴晓刚是不是真的裴晓刚,比如指纹啊,DNA什么的应该是能够对比出来的。不过国内好像还不有建立系统的个人档案系统,指纹和DNA也没有真正每个人都完整录入,想从这方面入手也得看运气,除非他原本就有过案底,或者在交通啊其他什么部门建过类似的档案。”

朱毅说罢站了起来:“至于为什么要去闽西,理由很简单,因为那儿有完整的案情,我们的调查不会受到太大的限制。好了,我也回去准备准备,订机票的事情你就费心了,时间确定了给我电话。”

暮山县警察局,雷霆在接到邓琨的电话后总算松了口气,知道朱毅答应帮助调查这个案子,雷霆觉得有了底气:“老邓啊,有时间叫上朱毅过来玩,别看不起我们小县城,自然风光还真是不错,来了我好好带你们领略一下大自然的美丽,嗯,我知道他心里对我有意见,我说,这都过去那么久了,他就不能想开些?”

正说着,周悯农推门进来了,雷霆示意他等自己说完电话,然后对电话那头的邓琨说道:“对了,有件事情你看方便不方便,你们不是要去闽西吗?要不要我派个人给你们跑腿打杂?哈哈,还真瞒不过你,嗯,我们刑警队的队长,叫周悯农,小伙子精神着呢,这个案子也是他经办的,他很熟悉,应该能够给你们帮上忙,嗯,好,好,那就这样吧!”

雷霆挂了电话,笑着以周悯农说道:“小子,你准备一下,今晚就到省城去,去找一个叫邓琨的人,去了以后一切都要听他们的,我告诉你,尤其是那个叫朱毅的人,你可给我把他侍候好了。”雷霆说得周悯农一头的雾水:“不是,我说局长,这盗尸案我正查着呢,哪里走得开啊?”

雷霆瞪了他一眼:“叫你去你就去,废什么话,再说了,这也是查案,记住了,别在他们面前摆刑警队长的谱,就是我大他们面前也不敢拿什么架子,要想顺利地把这案子破了,你就给我老实地当好他们的跟班就是了,多长得心,好好跟人家学习学习,对你以后可是受益匪浅的事儿!”

周悯农还想说什么,雷霆递给他一张纸片,上面有邓琨的电话:“少在这儿给我磨牙了,快滚蛋吧,去准备一下,然后马上赶到省城去,明天跟他们一块去闽西。”雷霆想了想:“把枪带上,这一路上必须保护好他们的安全,另外,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泄露了身份,真遇到大事,别擅自作主,多听听他们的意见,天大的事情他们都有能力解决的。”

周悯农还从来没见雷局长对谁这样的推崇,看来自己将要去见的两个人还真是了不起的人物,他嘿嘿一笑:“局长,这俩到底是什么人啊?给透个底吧?”雷霆说道:“没时间了,快去吧,他们是什么人你自己相处下来不就知道了。”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章 不翼而飞的尸体 下一章:第三章 活着的死去的是同一个人
热门: 仇恨的证明 阴阳师·夜光杯卷 步步惊心 理发师陶德 冰与火之歌8:冰雨的风暴(中) 不限时营业 凡人修仙传 非人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 黑暗之路01:无声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