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排除法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丁婧茹的病情恶化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丁婧茹失踪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王逾越根本就在“逗你玩”,他去东郊水厂那边逛了一圈,然后在小界河看人家钓了会鱼就回去了。

吕元望着舒逸笑了:“看来你是太紧张了,明明就是一场虚惊!”舒逸却没有笑,他望着吕元:“你觉得这正常吗?王逾越跑到东郊就为了看人钓鱼?”吕元被问住了:“那你觉得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舒逸淡淡地说道:“不知道,但我想他这样做绝对不会是为了看钓鱼那么简单,或许他是想做什么,却发现了有人跟踪!”吕元说道:“这不能,我的人都是专业的。”舒逸却说道:“假如人家也很专业,甚至比你更专业!”

吕元也懒得和舒逸争执,但却对舒逸的话不以为然:“好吧,假如他真是‘翠鸟’那么有这样的警惕性确实很正常。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如果他是‘翠鸟’他应该知道我们一定会有人盯着他,他出门前就应该先想到了对策,对吧?不可能等到了东郊才发现盯梢他的人吧?”舒逸笑了:“这个思路就靠谱了,这样一来我说的他想做什么却发现有人跟踪的可能就不存在了,剩下的答案应该更简单,那就是他根本就是想带着我们逛东郊!”

“一旦我们多跟几次,多逛几次而无所收获的时候,盯他的人就会懈怠,就不会这么认真了。”舒逸的语气放慢,吕元说道:“我明白了,你是说他在麻痹我们?”舒逸说道:“很有可能,不然就真解释不通他这样做的真实目的了。”

他给吕元倒了杯水:“另外李娇的那两个牌搭子怎么就想到去看他了?他们都聊了些什么,让人去问过了吗?”吕元说道:“她们俩就是去打听一下李娇的情况,作为朋友问问也很正常,不是吗?”舒逸笑道:“是的,唯一不正常的就是她们前脚走,王逾越后脚就跑东郊去看人钓鱼去了,按理说,她们的造访应该是让王逾越对李娇的想念更甚,心情更加难过才对,怎么还会有去东郊看钓鱼的兴致?”

吕元“嗯”了一声:“看来这个王逾越的问题也很大,他更像是‘翠鸟’!”

下午三点多钟,技术部门把破解的U盘给送过来了,不过却让舒逸和吕元很是失望,那个加密的文档竟然是《孙子兵法》的电子文档,而且这加密水平还不一般,一次性解密,一旦打开了文件,十五分钟后文档自动粉碎。

而那段四十多秒的音频文件则是截的一首老歌《在那遥远的地方》。

吕元很是生气:“开什么玩笑,这个齐光远也太会耍人了吧?舒逸,照我看啊,他这是诚心的!逗我们玩呢。”舒逸反而很是镇定:“没必要生那么大的气吧?”吕元忿忿地说道:“能不生气吗?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敢情就得到这样一个玩意?”舒逸说道:“或许齐光远也不知道U盘里到底是什么。”

“怎么会?”吕元问道。舒逸说道:“原本我也觉得不会,现在看来太有可能了。你想想,这《孙子兵法》为什么要带自毁灭程序?”吕元皱眉想了想,摇了摇头:“不知道,有点恶搞的感觉!”

舒逸苦笑了一下:“这不是恶搞,而是一种试探!”吕元不解地问道:“试探?试探什么?”舒逸说道:“因为他怀疑齐光远很可能是‘翠鸟’,而他也知道齐光远与耿冰之间的关系很密切,他故意把U盘交给了耿冰,因为在他看来,如果齐光远就是‘翠鸟’的话,那么他有的是手段控制耿冰,他甚至觉得耿冰的加入是不是也是得到了齐光远的授意,所以他觉得U盘给了耿冰自然也就等于给了齐光远,齐光远是‘翠鸟’的话,那么一定会迫切想知道U盘里藏着什么样的秘密,那样就会设法打开文档,只要打开了文档,那就证实了他的假设!”

吕元说道:“有道理,可也存在问题。”

舒逸点了点头:“我明白你说的是什么问题,你是想说如果他真是想要试探的话,也得想办法在U盘落到齐光远手中以后再回到自己的手上,只有这样才能够知道U盘是不是被动过?”

这正是吕元的意思,舒逸说道:“你是觉得U盘一直留在耿冰的手里,齐光喻并没有拿回去,所以怀疑我这假设是不是成立?可你想过没有,假如当他觉得他从其他方面已经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呢?那样他是不是就觉得拿回U盘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否则他为什么要自杀,他自杀就是他自己觉得哥哥可能就是‘翠鸟’,他绝望了,因为他不愿意和自己的亲哥哥抗争!”

吕元道:“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齐光远还真可能就是‘翠鸟’,想想齐光喻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如果他没搞清楚,弄明白的话也不会干自杀的傻事。”舒逸却说道:“不一定,傻事一般都是聪明人干出来的!齐光喻是个聪明人,可是他太自负,所以当他认定一件事情的时候他甚至等不及去求证,特别是事关齐光远,他的智商或许就会大打折扣。”

吕元已经被舒逸给搞懵了:“我还真赶不上你的思维,听你这话好像又是在说齐光远很可能不是‘翠鸟’?”舒逸白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肯定过谁是‘翠鸟’?无论是齐光远还是王逾越我都只是怀疑他们可能是,没有证据我不会乱下结论的。当然,现在看来齐光远的可能性就减少了。”

“就因为他没有打开U盘中的文档?”吕元问道。

舒逸摇了摇头:“不只是这样,还因为齐光喻的死!”吕元就更不明白了,舒逸笑道:“把这两件事情结合在一起你就能够想明白了,你看呐,齐光远如果真是‘翠鸟’,在知道自己的弟弟调查对自己起了疑心的时候他会怎么办?”

吕元想了想:“齐光喻是齐光远拉进这个任务来的,而齐光远表现得很后悔,不行,我假设不出来,因为不管我怎么假设,哪怕他真是‘翠鸟’,从兄弟情份来看他都不应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弟去死,所以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对!”

舒逸抬手指了指他:“你说对了,你看到了最关键的一点,这就是我说的为什么齐光远是‘翠鸟’的可能性会在我知道了U盘的事情然后结合齐光喻的死而减少,因为第一,齐光远并不知道齐光喻会怀疑自己是‘翠鸟’,他之所以对这事儿感觉麻木,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翠鸟’,所以他没有这样莫名的警惕性,这也是他坦荡荡的没有动那U盘的原因。第二点就更好说了,如果他真是‘翠鸟’,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弟弟开始怀疑自己了,他完全可以直接和齐光喻沟通,无论他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心,亲兄弟总是最值得相信的助力,不是吗?有必要看着兄弟为自己去死吗?”

吕元叹了口气:“对,你这样说我就能够想通了,所以你才说齐光喻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自己把自己逼上了绝路。舒逸,我们这算不算是排除了齐光远是‘翠鸟’的嫌疑?”舒逸说道:“算是吧,这也是个排除法,其实别说你,我常常都被自己绕了进去。”

吕元笑了:“绕进去没关系,能走得出来就好。既然大致排除了齐光远,那么王逾越的可能性就更大了。”舒逸点了点头:“所以你那边得盯紧了,另外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到底财富在谁的手上,不过我想这个问题应该很快就有答案了。王逾越今天去东郊转了一圈,说明什么?说明他已经坐不住了,如果他就是‘翠鸟’,他必须马上和那批财富集合到一起,远走高飞!”

吕元说道:“其实财富在谁的手上也呼之欲出了。”舒逸看了他一眼:“那你说说看,在谁的手上?”吕元说道:“现在还剩下几个人?李娇、丁婧茹和齐光远,丁婧茹的可能不大,对了,还有一个人我们怎么就忘记了?”舒逸说道:“你是说葛海宁?”吕元点了点头:“对啊,当初齐光远不是放了他一马让他离开了吗?你曾经也是九个人中的一员,当然也有嫌疑。”

他望着舒逸:“你怎么不提醒我,如果他在版纳,我相信一定能够找到他的。”舒逸摇了摇头:“他已经去了越南,早在几年前就去了,这事儿陆局早派人查过了,如果那个人是他,那么‘翠鸟’也早就跑去找他了!”吕元说道:“这样一来我们的目标就只剩下三个人了,再排开丁婧茹,那么就只能是李娇和齐光远了,李娇被我们排除过了,齐光远,一定是他!”

舒逸点了支烟:“如果我说齐光远应该排除呢?”吕元张大了嘴:“那么就只剩下丁婧茹了!”舒逸说道:“我就先说齐光远吧,他不是‘翠鸟’,那么他对拉齐光喻进来的懊悔就是真的,他应该也真厌恶了这样的生活,他之所以会把U盘的事情告诉我们,说明他是真的悔悟了,甚至还说过,或许下半辈子在监狱里才能够赎清自己的罪孽。他既然都已经发自内心的忏悔,U盘的事他也说了,财富的事情他为什么就不能说?弟弟死了,这笔钱他也保不住,还藏着掖着干嘛?”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丁婧茹的病情恶化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丁婧茹失踪
热门: 十宗罪2 少年侦探1:魔幻图书馆 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时光之轮7·剑之王冠 杀人的花客 迷色莲花村 雅拉冒险笔记 笼中的爱人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银色白额马